快穿之前世今生

星夏一夜-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672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7章:阴烈

星夏一夜 66720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手再次微微的一挥,冷声吩咐道,“给朕撞开门,冲进去,看到谋反的凤阑绝与那些大臣,给朕杀无赦。”

上官云端微微轻叹,虽然有些同情那个女子,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的残忍,你心中多了希望,便必须做好承认失望的准备。

老夫人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脸上也微微的多了几分慌张,只是,却更多了几分怒火,再次愤声道,“你就知道问她怎么死的?你为何不问问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她……”

听到老夫人这般的诬蔑娘亲,上官云端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唇微动,刚想要开口。

“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上官傲天却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二夫人,眸子中那嗜血的寒光,便直直地射在她的身上,他的唇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等我查出是谁伤害了鸾儿,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那个女人微愣,脸上的得意也快速的隐去,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错愕,很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这般风淡云轻的说出这样的话。

“这绝王府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眯起,一字一字冷声说道,那冰冷的声音,就如同是寒冬中那锋利的冰锥,直直地击向那个女人。

“绝王,皇宫中出了大事了,太上皇让绝王快点进宫。”一起来通知的,一共有四个太监,其中一个为首的,一个看到走过来的凤阑绝,便连连急声说道。

众人自然不敢有所缓慢,虽然有些人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但是却仍就紧紧的跟在后面,一行人,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此刻,凤阑绝说谢谢,便是相信了上官云端怀孕的事情,相信,而且深知孩子不是自己的,他竟然还能说出一声谢谢?

“皇兄,你这是什么反应呀/?”凤忆希看到凤阑绝的反应,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只是,那笑却明显的有些勉强,此刻她的心中只怕是恨到了极点了。

只要他的心中爱着她,而且只爱着她,就可以了。

在这大婚之夜,听到另一个女人,对着自己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不伤心,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没有心,除非她对凤阑绝没有感觉。

想到此处,她微微一笑,极为无辜地说道,“这位大姐,今天晚上,可是我们的大婚之夜,你有什么话呢,就暂时的保留,不要打扰我们了。”

“那么,前些日子,去王府中闹事的,怀有孩子的女人,是不是你派去的?”上官云端再次冷声问道,今天这个女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对凤阑绝产生误会。

就算记忆力再好,也不可能那么快呀,除非是神人,过目不忘。

“敢问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望向皇上,冷声问道,她承认,这次的比试恰恰选中了她最熟悉的方面的书,的确对她极有利,但是她却也是凭自己的真本事记的,毕竟,这古代的律法跟现代的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隐过几分寒光,这个皇上真是一个昏君。

真是太残忍了。

出了府后,上官云端仍就微垂着眸子跟在那男子的身后。

丞相夫人与凤阑锐的母亲当年是结拜姐妹,感情一直特别的好。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都纷纷的愣住,谁都没有想她会这般直接的回绝了蓝城的公主,而且还是这般毫不流情面的冷硬的口气。

“哼,用自己最擅长的来跟别人比,这算什么?”凤忆希听到她们的话,忍不住怒声说道,话语微微一顿,双眸快速的转向那几个女子,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照你们自己说的,你们自己都甘拜下风,自己认输了,还有什么资格取笑别人?”

“依本王的意思呢,为了彻底的让他们信服,云儿就暂时依了他们的意思吧。”轻笑,他再次淡淡的说道,此刻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异样的纵容。

皇后与皇上就坐在一边,自然也看到了,一个个也都是完全的一惊住,一时间明显的有些回不过神,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说话。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上官云端还有更简单的方法,因为在这个朝代根本没有什么平方之类的说法,所以上官云端只能告诉他那种最麻烦的算法,而且她还把1删去了。

但是,凤阑绝却是意识到了,双眸猛然的一亮,愈加的靠近了她些许,压低声音说道,“云端儿的意思是答应嫁给本王了。”

不得不说,她真的是费了大功夫了,整件嫁衣从上面到下面,从领口到衣摆,都刺满了图案,而且安排的恰到好处的巧妙。

“你,你这丫头,实在是太过无礼了。”老夫人气结,一张脸微微的涨红,她竟然在自己的府中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丫头给当众顶撞,这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你能够明白,他今天的那声恭喜,那声祝福,是如何的说出口的吗?你明白,他当时是怎么样的心情吗?”秦思柔的眸子再次的转向上官云端,低低的声音中,亦是满满的心疼。

“王爷,其实我们都知道没用的,又何必。”秦思柔微微的摇头,她的心中本来就没有抱任何的希望,她来说是为了跟上官云端说那些话的,如今话已经说完了,她便可以离开了。

南宫世家,南宫逸他是认识的,南宫逸并没有娶妻,所以,她显然不可能是南宫逸的女人,而且若是南宫逸的女人,南宫逸也断然不会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抢劫。

“丞相,我准备了马车,先送你们回去吧。”而恰恰在此时,李大人快速的走了过来,低声说道,看到柳如絮的尸体,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你应该明白,刺杀皇后,给皇后下毒,都是死罪。没有株连到九族,已经是皇上的仁慈了。”

“你,你怎么知道?她若不是夜无痕的女人,那么怎么解释她跟夜无痕之间的关系?”叶寒微愣了一下,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不过,眸子深处却也多了几分期待。

叶寒找到秦思柔时,秦思柔正在收拾行礼。

众人再次纷纷惊滞。

她的掩饰可以骗的过其它的人,但是却骗不过他。

“皇上,这也有可能呀,毕竟当时李贵妃与王爷都昏迷了,若是有人做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呀。”皇后也在一边继续说道,她也在猜想着,会不会是那个傻子换了茶。

她料定了皇后不敢,因为,对于这种事情,平时大家都是十分的相信的,谁也不敢轻易的发誓。

“你这是做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岂由的你这般的放肆,还不快点退下,让外人看到了,成何体统。”不等上官傲天开口,老夫人便怒声斥道,因为李妈是上官云端的娘亲的陪嫁丫头,所以老夫人对她也是一直都没有好脸色。

原本坐在另一边的几组人,也都听到了上官凌雨的话,也都纷纷的惊住,脸上纷纷漫过担心。

叶寒微愣,他原本只是想要捉弄一下凤阑绝的,却没有想到,这夜无痕比凤阑绝的反应更激,看来,夜无痕的心中真的是很在意上官云端,或者,比起凤阑绝来,他对上官云端的爱,并不会少。

算了,不就是一个称呼吗?

那一刻,他便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人亲情,感情,能信的只有你自己,要看的只有你的势力,你强别人就服你,你弱别人就欺你。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变的强大,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势力,终于让皇上不得不重视他,让这夜阑国离不开他。

秦思柔走出房间,恰恰看到夜无痕怔怔的站在外面,心中多了几分不舍与心疼。

而他在说完这话时,便迈动脚步,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