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网站

苏怜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486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41章:指猪骂狗

苏怜儿 74865

萧敬一脸尴尬:“你瞧咱不起,是不是,你以为你是方继藩的门生,就可以眼高于顶啦,咱想在,好歹还是东厂厂公哪,名义上,也还在司礼监,你瞧咱不起,就是瞧不起皇上。”

乃人台眼睛放光,取了墙壁上的一柄弓箭来:“自是用骑射,只要有足够精良的弓箭,保管让那罗斯人,落荒而逃。”

这狗x的,真的好狠。

弘治皇帝皱眉:“朕听说,那大漠极北之地,人烟稀少,甚是苦顿,又听西伯利亚诸部的人言,是因为有号称罗斯国,他们与之常年征战,屡战屡败,不得不南下,来我大明,寻求庇护。”

他明白了方继藩的意思。

然后又道:“有什么话,都可以好好说。再者说,儿臣是父皇生出来的,是非功过,不都是父皇养育的结果吗?”

伪装皇帝,乃是死罪。

朱厚照仰头:“父皇,儿臣说了,父皇会打死儿臣吗?”

方继藩急了,道:“可是陛下,要治罪,可以,可是陛下要治王守仁什么罪?”

他叹了口气。

首领和酋长们,却只觉得魂飞魄散,哭了:“再也不敢了,是突兀这狗贼,胆大妄为……我们这就去诛灭了他的部族,为陛下出气。”

这里的至尊,一句还是天的意思,在大漠诸部的信仰里,天即至尊。

刘瑾已经冷静下来了,幸好带了蚕豆来,一粒粒的往自己的嘴里塞。

朱厚照便独坐在沙发上,歪着头,开始发呆。

朱厚照道:“父皇自己要找死,看来是没得救了。”

“若是对方用兵刃呢?”朱厚照挠挠头。

弘治皇帝说罢,像是办完了一桩大事,轻松起来。

倒是此时,外语书院,成立了。

方继藩:“……”

外语书院这事儿,还是要向弘治皇帝奏报不可。

前几日揍了朱厚照一顿,朱厚照立即就去太皇太后和张皇后那里告状了,现在后院着火,弘治皇帝很烦躁。

在莫斯科公国的强大压力之下,这些分裂成数个的钦察蒙古诸部,山河日下,自知不敌,十之八九,是想要找外援了。

弘治皇帝自是乐不可支,墨镜的好处就来了,碰到这种事,得谦虚啊,万万不能乐不可支的样子,不然,别人会说自己太看重这名声。

细细一想,还真是。

这大明,谁若是开口就让人滚,说实话,除非这人是皇帝,或者是你爹,是人都会热血上涌,自觉地自己受了侮辱。

可偏偏……面对这方继藩,你还真一点脾气都没有。

他想将戴在自己眼睛上的眼镜摘下来。

而这里的大多数商贾,此前家境并不好,不过是一群风口上的猪,恰巧飞了起来。

而且,论起来,他也算是半个‘暴发户’,在暴发之前,自己的内帑里,不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年年亏空吗?从前为了节省宫中拥度,没少节衣缩食,他对银子,是颇看重的,一千两也是银子啊。

很贵的镜子呢。

今天去扫墓,路上严重堵车,晚上八点才回家,饭还没吃,先写了一章,待会儿去吃饭,等下还有一更。争取十二点之前吧。王不仕有一种欲哭无泪之感。

只见邓健又叹口气道:“还有府上的三个少爷……”

王不仕拖着一身出众的行头到了待诏房。

方继藩摇头:“陛下,这件事,只能邓健去办,王守仁等人,不及邓健之万一,给邓健提鞋都不配。”

“国富论之中,儿臣的学生刘文善,曾提及到一样东西,叫做‘内需’,也就是说,生产是来源于需求,有了需求,才有了生产,生产过程之中,需要招募人手,需要给匠人和徒工们发放钱粮,而生产的商货,通过有需求的人购买,这银子,却流通到了另一个商贾手里,同时,也流入了许多匠人和徒工手里。因而……当下的情况,是要让银子不停的流动起来,流动的越快,方才可使庶民们,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不至令他们衣食无着。”

这做皇帝的,要杀人头容易,可是要让人掏出银子来,却是难上加难。

可是……这句话是对的。

朱厚照:“……”自己掏了银子的,就是不一样。

想不到,陛下如此圣明,居然一眼看出了这统计学的妙用。

他脑子里,千头万绪,竟是有些乱了。

所设的站点,也需进行调研。

从筹建处得到的消息是,现在采取的,乃是分段开工的模式,这就意味着,可能一年时间,就足以贯通。

敢情自己辛辛苦苦挣这点银子,不如人家买一点股票,然后躺着把银子挣了啊。

人们啧啧称叹,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玩法。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天气有些寒。

所谓穷**计、富长良心,想来,就是如此了吧。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其实……他一丁点都不担心,陛下对他的银子,有所猜忌。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若是玩砸了,那个王不仕,肯定完蛋。

“呀,那个?那个不就是,姓方的还有欧阳志,借机勒索百姓财货的东西,这方继藩,搂银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哈哈,谁买谁傻。”

干爷爷疯了啊。

新政的规划,本就是方继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皇帝的支持之下,筹建而出的。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筹款?”弘治皇帝对此,倒是谨慎起来。

弘治皇帝:“……”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王不仕才开口道:“该死的明帝国将我们驱逐了,大多数的使节,都被他们投入了监狱。至于船队,我是听说过,有一支西班牙的船队,曾经遭受过他们的袭击,他们狡诈的设了陷阱,将西班牙的舰队引入了港湾,而后,将它们统统击沉,为此,明帝国举起了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这一场胜利。”

有侍从将舆图送到公爵的面前,公爵躺着,看到舆图徐徐的在自己面前展开,他双目深沉,凝视着舆图,接着,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突然,有人开始唱起了圣歌。

……

梁储苦笑,颔首:“老夫……明白了。既如此,那么你去回禀吧,这门亲事,自此断绝,梁刘两家,再无瓜葛。”

“就因为艰难?”弘治皇帝显得不满。

陈列哭丧着脸:“卑下,跟着王先生,带着人马,先是向北,而后一路向东,越行,风雪便越大,流个鼻涕,鼻下头,都是一个冰坨子,便溺时……”

方继藩觐见,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道:“王文玉此人,倒是赤胆忠心。”

见朱秀荣正带着香儿读书。

他没吭声。

刘文华面如死灰,几乎要疯了。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方继藩忍不住埋怨朱厚照:“太子殿下,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嘛。”

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是极恶毒的。

必须得让她们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狠狠的吸气……

脉象开始徐徐的平稳。

先皇帝,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成化天子。

她微微一笑,道:“就让陛下侍奉着祖母吧,我等暂且退下。”

“家父讳储。”

梁如莹微微一愣,她有些无措起来,慌忙要拜下。

刘文华入宫觐见的事,刘焱是知道的,为了避嫌,双方各走各的,不过刘焱也显得很激动,自己的侄儿居然获此殊荣,这是前所未有的。

只是……可惜了。

在见了梁储目光投来的一刻,刘文华立即将自己的目光,错开去,对梁储,视而不见。

大家纷纷屏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