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网站

苏怜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486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5章:善骑者堕

苏怜儿 74865

三个儿女中,唯有谢明曦遗传了他的读书天分。便是五十取一,也难不倒谢明曦。

没想到,谢明曦来了个将计就计,借着此事以退为进,大肆渲染,操控流言和人心。

一提顾山长,盛鸿脑海中的绮念顿时消散大半。被美色冲昏的理智,也尽数回归。

第三轮对弈,此时只过了盏茶功夫。其余对弈的几组,棋桌上稀稀疏疏地落着黑白棋子。而这个棋桌上,黑白棋子已布满大半。

不愧是纵横宫中数十载屹立不倒的俞太后!必要的时候,这份忍功着实了得!演技也出神入化。

她犹豫两日,终于狠狠心应了下来。

利舌如箭!

盛锦月不得已之下,只得一同随行。

颜蓁蓁最是争强好胜,一见方若梦猜中的灯谜胜过自己,立刻道:“我才不和你一处。灯谜都被你抢走了。”

谢明曦讥讽地扯起唇角:“只有这样,才能令母后满意。”

江老太太带了一包裹的馒头夹肥肉,冲着两个磨磨蹭蹭的儿媳怒喊:“你们两个还不快些过来?二郎三郎整日在牢房里吃苦,你们两个倒好,半点不着急。”

俞太后勉强走了一圈,额上冒了虚汗。坐回床榻边,命人宣召赵院使前来,厉声诘问:“赵院使,哀家的药方已经换了两遭,为何还不见好转?”

……

李湘如积压在心底的愤怒不甘,骤然冲破胸膛,怒喊一声:“别再说了!”

淮南王一回府,淮南王世子夫妇便一脸惴惴不安地来了。

淮南王冷哼一声:“要去你们去!本王可丢不起这个人!”

去就去!

今日是陆家嫡曾长孙陆天佑的洗三礼,陆迟邀了一众同窗及同年新科进士入府饮酒。李默赵奇陈湛等人都去了,盛鸿也在被邀之列。

身体里所有的力气,似都被抽空。

“你如今领着嫁妆归家,和夫家已了断。淮南王府之事,牵连不到你身上。你且在家中安生住下。待过两年,风声淡了。娘再寻摸着为你说门亲事。”

暖融融的春日里,冷清安静的慈云庵也有了几分鲜活气。

众人几乎已经预料到廉姝媛会如何回应了。定是“我也亲自率领两千蜀兵和楚将军对阵”之类。

董翰林已连续三年“荣登”学生最厌恶夫子榜单的第一名!奈何董翰林才学过硬,脸皮厚度更是无人能及,硬是赖在书院里不肯请辞。

“逆贼”们一个个倒下,朝廷精兵亦死伤颇多,鲜血染红了地面,浓厚的血腥气随风肆意蔓延。

“传哀家口谕,立刻治服宁王。”

至于建安帝,得维持住帝王的颜面,继续领着朝臣们上朝理事,一时未能脱身前来。

永宁郡主抽了抽嘴角,干巴巴地安抚两句:“姑娘家脸皮薄,遇到这等糟心事,一时想不通也是有的。待日后去了书院,便会好了。”

内堂里,只剩永宁郡主领着谢云曦,和谢钧沉默相对。

谢云曦心中一块巨石落了地,虽然竭力隐忍,眼中的喜意却遮也遮不住。

谢钧满腹心思,无心多说,挥挥手道:“去书房反省,今晚不得吃晚饭。”

廉夫子放心不下,再三追问:“真的没问题吗?若实在不行,明日临时换人便是。”

……

谢明曦点点头。

他要留在郡主府,再也不回谢家。

四皇子身量最高,面容最冷峻,目光也最阴冷。

“今日是我莽撞冒失,更不该动手。我现在就给殿下赔礼。”

方若梦定定神应道:“当然不止。我堂姐堂妹都一并来考了。只是,唯我一人考中而已。”

她是婢生女,在方家一众孙女中,便如影子一般,无人关注,毫不起眼。

想到自己待嫁时的紧张忐忑忙碌,再看看谢明曦此时的洒脱自得,方若梦忍不住笑着叹了一句:“谢妹妹,我真是羡慕你。不管到了何时,你总是这般从容不迫,智珠在握。”

尹潇潇心中有些莫名的惊惶不安,张口打断闽王:“好端端的,说什么生死,太不吉利了。你别说了。”

“殿下要守三年皇陵,才能归来。王妃可得养好身子。否则,殿下回来之后,见王妃枯瘦如柴,不知何等心疼。”

久病的淮南王,今日竟也撑着下了床榻,在人前露了面。

“恭喜王兄,”临江王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笑得十分亲热:“今日阿渲迎娶佳妇进门,说不定过一两年王兄便能做曾祖父了。”

淮南王这般看着他,该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吧!

身后随之而入的颜蓁蓁母女自然也见到了这一幕。

隔日,天子早朝迟了半个时辰。

淮南王世子咽下心头不满,气闷地应下。

一个荷包要做足一整日,十个,就得做上整整十日!

永宁郡主看在眼中,心里暗暗心惊。

“七皇子在宫中根基最浅,你这个未来的七皇子妃出身也最低。日后待你和几个同窗一起嫁入天家,你便是最逊色的一个。”

却绝口不提永宁郡主。

守在瞭望高楼里的“逆贼”见势不妙,立刻斩杀了一个朝中官员,像往常一样,将尸首扔下高楼,血淋淋的头颅悬挂在高楼处。

十余个“逆贼”心中一凛,不约而同地住了嘴。心里却都浮上了浓厚的阴云。现在,他们该怎么办?

譬如四皇子,譬如五皇子。

谢明曦一转头,便认出了来人。这是陆迟的长随,生得一张讨喜的圆脸。

尹潇潇凑到谢明曦身边发起了牢骚:“昨日射箭,我只拿了第四,连前三都没进。可我爹高兴得不成样子,硬是设宴邀了许多武将登门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笑声如擂鼓一般。”

六公主心中一暖,没有拒绝,伸出右手。

顾山长和廉夫子俱都皱起眉头,心里涌起不妙的预感。

俞皇后站直身体,冲建文帝一笑:“没想到,皇上这么早便来了。”

众人不知就里,俱有些诧异。

俞太后重新放松下来,低声喃喃:“哀家刚才做梦了。梦见哀家少年时,和娴之偷喝果酒后,一起以筷子敲碗,唱‘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