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网站

苏怜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486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5章:铭感不忘

苏怜儿 74865

在斩天的指引下,易峰又用了七天时间才算走出迷宫,而此时他已经深入地下近两万米,不过,现在身边的灵气却是比方才迷宫中要浓郁了百倍不止。

易峰有点不解,裂天镰自己说自己已经到了鸿蒙至宝阶段,可那大鸟的铁爪虽然很强,却绝对不可能有鸿蒙至宝的品级,裂天镰与之对轰许多次了,按说那铁爪应该早就被削掉了才对。

“妈-的!这是个骗局,这是那老家伙的圈套!”

易峰已经有了创世级的实力,开天斧在他手中的威势更加狂暴,小星球的防御罩只被轰击十几次便宣告破碎,可一道阴戾的声音却传入了易峰的识海之中。

赤炎灵剑在加入不少金属性的材料后,品质十分坚硬,与木属性的中品灵剑不差分毫,只是在灵性上稍差一些。当青暮锋的灵剑飞来时,易峰面色不改,手中的赤炎剑当即迎上。

十系神灵之力金丹爆闪之初,对易峰还没有太大影响,可一会儿后,由于易峰竭尽魂力都无法压制住这颗光怪陆离的神丹,他的身体也再次被苦痛包围。

能让雪人族公主受到如此重创,恐怕雪人族所在的山谷必然是遭到袭击,至于袭击他们的是谁就不好说了,有可能是一路退向北方的韩烟儿等正道修士,也有可能是追击而去的魔道大军。

这个动作,似乎也刺激到了四位妙云宗修士,他们相视一眼后,同时对易峰发动攻击,可当他们的身子刚动一分,周围的空间顿时压力倍增,四人同时发觉自己的仙灵之力居然无法外放出来,而且速度也锐减一倍不止。

普通的碧烟珠竟那个所谓的碧霞珠流溢出了一般无二的气息,显然是个假货。

那中品魔剑也就是中品仙器级别,甫一出动,便如一条黑**龙一般竟有龙吟之声发出,随后裹着滔滔魔焰,笔直射向易峰,速度奇快无比。

也就是说,武门与越玄神宗等势力,早不是铁板一块,从这次驿星换届可以看出,他们迟早会分崩离析,甚至可能爆发又一次神界**。

可易峰却是淡淡地道:“我之前已经说过,我不喜欢讨价还价!我师傅不在这里,没有他的允许,我不能代替他收你做师妹,我只能收自己的徒弟。”

*****

“你那神婴无论是功力还是魂力都远超你,似乎都有了神王的水准,而且他还有着十分强的独立意识,应该可以修炼领域啊。不过,你说你初入神界就有点不靠谱了,别以为我失去了部分记忆,就不知道神界的常识。刚入神界的修士,其神婴能够炸开神界的空间?”那女子依然不解。

二人无比郁闷地在星河中飞行着,期望着能够达到一颗有神石存在的星球,不管那神石在哪里,易峰都会将之夺来。

易峰被堵了半天,早已经是一肚子气,此时大个子怪物想要保护这把魔剑,易峰偏偏不让它如意,提着斩天剑就杀了过去。

饶是如此,大个子怪物的铁拳也刮到了易峰的防御罩,让防御罩一阵颤抖,险些就当即崩溃。大个子怪物的这一击,实在是势大力沉,所幸没有吃准部位。

“你没事儿吧?”收拾了沙鼠妖,易峰才转身对冷依依问道。而此时,易可儿也已经到了易峰身边,却是化为本体状态,窝进了易峰怀里。

斩天去窥测了一下,报出的结果,也是吓了易峰一跳,这两只超级神兽麒麟,居然都是神君级别。这个建筑群的主人可是真够大气的,居然让两只超级神兽给自己看门护院,其本人的实力只怕是更加强大。

鬼灵是很强,但却是从一开始就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了南宫老怪身上,又兼诸般事情一起突发,让他不及做出准备,此时明显有点晕头鸭子的样子。

让易峰诧异的是,四位神界大陆主宰发动的攻击,声势浩大无比,可没有击中两位不死主宰,也击中了几块石碑,竟然是不能让那石碑崩溃,也不能让石碑动摇。

易峰飞出黑洞之后,连忙向易可儿等人追了过去,见易可儿几人都没有事儿,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是一阵后怕。由于是第一次发动十系神灵之力裂变,易峰也没有想到威力竟然如此强大。

不过,易峰也该离开了。他习惯性地欲将龙骨收入储物戒指,却是发现原本被隐藏在体内的储物戒指,居然是不见了。

而前面却是一片山谷,其中还有几间茅舍,但却没有见到有人在。

果然,这个骷髅架没有攻击易峰,只是扫了易峰一“眼”便独自离开了。

在能量上,就连混沌之力都未必比得上十系神灵之力,易峰又要如何能够弄到超过混沌之力或十系神灵之力的能量呢?就算弄到了,也未必敢修炼;而在魂力上,那颗魔化魂珠几乎有着神王级的魂力,易峰却是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够有那么深厚的魂力修为,至少这个在目前看来还很遥远。

“血焰兄,仙界星球无数,你为何要选在这里呢?那人质既然掌握在你们手中,随便选哪个星球,还不都是你说了算。”易峰撇开那花雨仙门不提,却是忽而问道。

但是,不论怎么说,炎傲身份不凡,又是与大家一起到来,大家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云空天尊霍然立起,表情显得十分复杂,易峰强势回归,对他而言不是好消息。

不过,远古战刀被易峰强行拘禁后,并未有二十息时间,它便爆发出强绝无匹的气势,宛如洪荒猛兽在此刻苏醒一般,浩荡的威势冲天而起,竟是将易峰震得虎口发麻,也有了种不能掌控的无力感。

再次陷入僵局,拉锯战一直进行着,直到两只浑身火红的大鸟出现才停止。

一袭白纱掩体,黑发如瀑垂下,女鬼的背影显得十分娇小,还有那么一点点苍凉的味道。

鬼头大军所过之处,光是散发出来的强大魔气都让那些三流仙门的弟子心悸不已。

至此,易峰已经有了四位君级高手作为手下,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都到达新的高度。

果然,发现易峰要跑,三位老魔同时身形一晃,却是不偏不倚地挡在易峰身前,那份速度之快,简直让易峰毫无反应的余地。散魔级高手,那可是连大乘期修士都为之胆颤的存在,岂会是易峰能够比拟的。

而且,就算是龙皇一直压制自己的功力,也坚持不了太多时间,弄不好反倒还会误了自己,龙族不会允许自己一直逗留在仙界,自己妻子估计也不会允许。关键的是,用不了多少时间,禾儿也会飞升。

而在一边的禾儿公主,更是已经抽泣起来,表情极其哀婉,也是随着她父皇说愿意不惜一切换母亲的完全恢复。

继续向前挺进,危险没有遇到,倒是找到了不少法宝残片。

这还只是残片,若是法宝未损,那岂不会是更加强大。这些残片其实不为进入神园的修士所喜,因为由于残片的品质太高,他们即便是将之带出去,也根本无法利用。

而此时,在天空之中确实有一位仙帝正以手中的法宝落下惊雷。

几道流光瞬时便停在了融城主身边,显出了七位神王后期巅峰的高手来。这七位与融城主平时兄弟相称,都是康州境内实力强横的高手,也都是天尊座下。

班德大主神可不知道,那四个能量中枢里有四个巨猿分身,每个巨猿分身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主宰,但也远超一般主神。

四劫散仙一身仙灵之力四溢,迸发出来的浩然正气,却是鬼头们最为恐惧的东西,使得他一时并未陷入困境。

易峰扫量了一圈众人,见大家眼中都有狂热之色,心中微微有点激动。

就在季常平疑惑间,他的动作也迟缓了些,竟是被稍稍提了些速度的易峰给推出了场外。他愕然地发现,在之前,自己居然距离场外只有一步之遥。

韩烟儿也没有拒绝,非常高兴地将之收进储物手镯中,笑嘻嘻地在易峰脸颊上啄了一口,宛如蜻蜓点水般轻柔,别种滑腻温婉的感觉,让易峰心头一阵涟漪。

“不信我们可以试试!”易峰无耻地说道。未到传送阵边上,易峰二人就已经感觉到了杀机凛然,来自于传送阵方向的杀意宛如滔滔洪水一般,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武门只需要在每个星球的传送阵上派几人看护,一旦发现易峰二人便传讯通知,易峰二人便要被围杀。以武门的实力,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而易峰二人想要不经过传送阵离开这片星域,却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且不论后面武门的支援,单是这星球传送阵边上的武门高手,也足够易峰二人头疼的了。想要使用传送阵,必须要将这里的高手全部解决才行。

虽然是故意搪塞和糊弄,但总比什么都不说强,易峰在这些问题上是万万不能说实话的,毕竟斩天和斩天剑的存在乃是自己在这个凶险万分的修真界赖以生存的最大依仗。易峰此时有点为难,心思不断翻涌着,思量着该如何应付革膺帝君。

易峰万分郁闷,先是应付三位超级神兽,跟着就是蓝骄帝君。可至少自己拼命过后,得到了三位超级神兽的本命精魂,还几近讹诈般地得到了不少仙晶与极品材料。而这革膺帝君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此时若是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只怕是他当即就会与身后的几位帝级后期高手围杀自己二人。

“哈哈,弟妹放心,我肯定不会白收了贤伉俪的神牌,有什么条件可以随意提。”革膺帝君没有等冷依依说完,就截话过来。

易峰刚要拦阻,就已经见到几只鬼头实力猛涨,涨到自己都无法看清的地步。

“呵呵,用你的龙珠。你引一点龙魂融入他的灵魂,他灵魂境界肯定会被提升,而且他也会当即醒来。你也不用担心他醒来后会对你怎么样,毕竟你的精血已经融入他的灵魂,他有任何不轨之意都会被你察觉。”斩天笑着解释道。

“不想死的话,就安心炼化龙魂,哪来那么多废话呢?”易峰没好气地问道。这可不是好奇的时候,那仙帝若是再迟疑下去,恐怕是没有活路可言了。

“呵呵,这种奇怪的植物我以前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不过,那颗珠子肯定是火系灵物,而那株植物肯定是风系的。”斩天笑着解释了一句。

可是,那两样灵物所造成的环境实在太过恶劣,易峰想要将它们弄出来太难,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这个山洞中波动太过强烈,易峰的仙识也被极大限制,无法驱使斩天剑离体太远,自己的诸般法宝中,也只有斩天剑可以靠近那两样灵物。

当然,银甲地龙王此时对事情的真相可不明白,它只是很关心老友的处境,毕竟渡劫期在迷幻森林深处也不是最强者。

“呃……”

“他们为何要如此决心地对付我呢?在你们会晤之际,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谭家的逆天功法到了我的手里吧。就是因为我曾杀过武门的弟子?”易峰不解地问道。

肉身被毁倒是没有什么,关键是那魔化神婴此时没有意识,易峰又不能控制它自动离开身体,只能任由宛如一个随时都可能爆开的炸弹留在自己丹田,这种滋味儿实在是不好受。

一直专注于凝聚剑意收拢天地灵力的易峰,见到散灵符飞来,知道对方的心意,便也打出一张中级火灵符去迎那散灵符。

而斩天则是不屑地说道:“别说是渡劫期了,就是大乘期高手,若不是功法又强大又特殊,还披着仙甲,恐怕承受了这样的攻击,不死也得重伤!”

本来是自信心膨胀很多,大有种所向披靡的架势,今日似乎遇到麻烦了。而给他带来麻烦的正是易峰,正是这位让他十分厌恶的人。

除了老树与躺椅外,院子里就什么也没有了,显得空荡荡的。不过,三眼碧水猿却是进屋子里搬出来一张椅子与几把凳子,而后示意大家都坐下。

说完话后,那三眼碧水猿一只手伸入了一个箩筐中,易峰却是明显看到了箩筐口处的空间微微起了波动,看来斩天说的确实不错,这箩筐很不简单。

一更,求金牌,据说系统的免费金牌已经赠送,达到要求而没有得到金牌的大大们,可以去交流中心进行投诉。。。“这次那些家伙能活着逃出来一、两个就算是幸运了,恐怕已经无力再来追杀我,我还是赶紧绕个弯儿回去为好。”易峰远离地龙谷后,心中默默思量着。

纵是已经地龙谷很遥远了,易峰仍对那滔天魔焰心悸不已,而此时,他却是遭遇了一群正在外围猎杀妖兽的人类修士。修为却也都不弱,最强者已经有了分神中期修为,而从他们的服饰与言语中可以判断出他们都是华庭宗的修士。

“估计是那个星球有好宝贝要出土了。不过,附近貌似没有什么资源丰富的星球,应该也孕育不出什么好宝贝。”辰震仙帝最先开口,似乎并不怎么在意那霞光。

“呵呵,我看未必。任何星球,即便是贫瘠到没有任何仙石矿脉,即便是整个星球都找不到一块仙石,也有可能出产强大的宝贝,只不过几率很小而已。”血焰魔帝此时却是眯着眼睛,那如月牙一样的眼眸,闪着睿智的精光,使人对他说的话难以生疑。

在易峰与斩天剑的控制下,所有紫色剑芒全部集中打击九爪紫金神龙。

难道这条九爪紫金神龙的天赋神通已经觉醒?很有可能,毕竟这条神龙肯定是出自于宇宙初成时,而且已经修炼了无数岁月,天赋神通觉醒的可能太大了。

不过,作为天典之中的逆天功法,星辰剑诀之中最为强悍的星空剑诀,其攻击力强绝无比,似乎道道紫色剑芒都堪比斩天剑的本体攻击,如此迅猛地打击在龙鳞之上,易峰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龙鳞渐渐裂开了。

这个黑袍修士与普通的人类一般无二,但却是面容褶皱,宛如菊花盛开。

如此这般,才让易峰轻易得手。

时间也就这么悄然流逝着,不久之后,原阳仙君就带来了第一批仙器,虽然大多都是中品仙器,只有很少一部分上品仙器,但也能够让康庄仙门的弟子装备精良不少。而且,似乎是为了讨好易峰,原阳仙君带来的仙器品质都不错,即便是下品仙器也比一般的下品仙器要强一点。

又前进了一段时间,易峰几人脚下的道路几乎全部由白骨铺就,甚至还能见到较为完整的骨架。这些骨架不仅仅是人类修士,还有妖兽与异族的,看起来十分壮观。

不过,从那些棺木之中却是流溢出了股股戾气,似有冤魂在其中痛苦呻吟。

而在许多白骨之中,易峰感觉有堆白骨的气息有点熟悉,仔细感受一番才想起,这似乎是一位故人的骨身,那位故人便是——邀霞仙帝。

几位主宰早不见了身影,此时也不知道跑到何处大战去了。

一只只长满腐肉的怪物,狰狞地吼啸着,身子上居然还时不时有腐肉掉下来。

四更到了。。。“哼!你们还好意思说,方才的攻击,你也看到了,不是九劫高手能够发的出来吗?很明显,是你们先违约。”那位一身金甲的妖皇语气愤愤地说道。

直到几位妖皇带着妖族高手退出镇魔星系后,夜统领才带着八万多北方军残部向西方而去,当然,易峰也是肯定要随军一同出发的。

忽然,从来人口中蹦出了这两个字,声音极其晦涩,给人一种万年不曾言语过的感觉,可这应该是来人故作高深而已,就连言语都用法术掩饰了一些。

骨龙与两位麒麟商量的言语中,含含糊糊,却是没有将神牌的具体用法告之,这也让麒麟兄弟十分怀疑,暗道别中了这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家伙的奸计才好。

女魔嫣然一笑,伸出纤细洁白的素手将两个玉瓶接过,道:“算你小子识相。有这两朵黑暗圣莲的收获,也不枉我与那魔女一场激斗。也幸亏你小子机灵,在我引走魔龙后知道去取这暗系灵物。不过,你也得了一朵黑暗圣莲,那条小黑龙恐怕也被你杀掉,你也算是得了应得的,此事我们算作两清。但是,我要问问你,你体内的血灵镜是从何而来?”

就是那么一丝的速度优势,对于天尊级高手而言,便可以无限放大,可以让金衣天尊在近战中处于攻击一方,易峰则是只能被动防御。

易峰无法与金衣天尊拉开距离,金衣天尊依然没有用法宝,不过,金衣天尊需要一直保持高速,那么他的攻击就难以做到全力发动,并不是很势大力沉,本来一击可以破开易峰的防御罩,可现在却需要至少两次击打才行。

斩天剑还未回来,易峰只能以魔剑抵挡,而在铮的一声剑鸣后,虽然有着十系神灵之力加持,但魔剑依然承受不了那骨矛的攻击,脱开易峰的手掌,飞向了一边。

在三位超级神兽看来,这神牌原本就应该属于自己,自己三位能心平气和地与之商量就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三位也只打算用少量的仙晶与材料换回神牌,可没有真打算不惜血本来满足冷依依的大胃口。

“师尊,易峰他伤势尚需几日调理才能痊愈,若是强行出战,怕是会再次受伤,纵然是拿了第一,也得不偿失呀。”星尘子不无忧虑地说道。

他的表现也让雪人族公主与许多正道的老家伙看在眼里,大家虽然表面还客气地抚慰于他,可在心中已经是对他十分鄙夷。

可令人惊讶的是,盒王虽然是高级,但不知道是因为修士们的攻击太过强悍,还是因为盒王中的寰宇天晶气势太猛,那铁盒子居然暴烈开来。

“嗯!事实就是如此,理应芸霜获胜!”

易峰丢了一块极品仙石过去,也在那仙官未回神之际就进了城去。几乎是顷刻之间,那些被包围在鬼头大军中的敌人,便是在惊恐之中不断殒身,而他们的一身修为,甚至连血肉都被鬼头吞噬进去。

噬魂魔杖的问题很容易就被发现,因为根本不隐秘,就是噬魂魔杖本身品质不高,那些鬼头大军实力过于强大,使得噬魂魔杖难以控制。

一直硬扛三劫散魔的攻击那么久,饶是易峰肉身被淬炼过,纵是他有着四系真元力,也难以消受。

易峰这还是第一次置身星河之中,真元力外放之下,也没有感觉到太强的压力。

芸霜此时已经不在幻灵星了,她被一组正道修士发现后,就带出了幻灵星,至于现在的位置,她自己也根本说不清楚,因为她已经与正道修士一起,不知道乘坐多少次传送阵了。

不过,这个星球的传送阵却是被一群魔修盘踞着,这个星球应该也已经成了魔道的地盘。

这下南宫雪琪终于找到出气筒了,这位散魔简直是太值得她扇一巴掌了。

此时的易峰,筋脉也不知道断了多少,肉身品质越高,一旦受到损害其带来的苦楚也越发强烈。易峰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因为他已经有了意识昏沉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眼皮子几乎都要闭上。鬼妖终于行到陆长风二人身边,她的每一步发出的微响,都如死神的狞笑。

若是来人谁也不顾,那么血焰魔帝等人就只能出手了。血焰魔帝虽然一身旧伤未愈,可那神禁之中,绝对还有高手,而且必定是比血焰魔帝实力更厉害的高手。

“呃……”虽然是虚影儿,器灵直觉自己额头冷汗直流,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无耻的家伙。

大婚如期举行,却不是很热闹,毕竟正常情况下,大婚的新郎官要不了多久就会死掉,大家投向新郎官的没有贺喜之意,只有同情和佩服。

袁清是易峰的恩人,此时明显是慷慨赴死,易峰却笑得那般开心,而这一切似乎又是易峰一人在掌握着,再想起易峰曾与袁清的对话,再看不出个端倪来,几位妖皇与妖族长老就白活那么一大把年纪了。

“嘿嘿,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了,再有一个就破万咯,值得庆贺呀。”那金仙初期修士干笑着说道。金仙初期修士,却是显得十分富态,如世俗里三百斤重的大胖子。

此时,南武门二百多高手,在吉雄带领下已经全部到来,滔滔杀意,弥天而起,伴随着萧萧罡风,凛冽如刀。

袁清与禾儿公主的婚事,已经没有丝毫退路可言,也容不得龙皇与禾儿公主反悔。

易峰没有时间去多想斩天的话语,既然斩天能够吸收这些神灵之力,易峰也就少了一份危险,但那些空间裂缝却是不能被斩天剑抵消,它们的活动毫无规则可言,速度也越来越快,易峰必须快速离开才行。

不过,在这里易峰可以背靠石壁,可以不用防御身后,比在外面时轻松不少。在那神秘老头的影像消失了一盏茶时间后,在阴阳鱼裹着的混沌之力中,已经没有了斩天剑,只剩下那把金色小剑在不断鼓胀着,似乎是在消化吸收的斩天剑。

可若是事实真是如此,易峰也有个不解之处,那就是此时混沌剑灵要击杀自己,几乎是瞬息可就,完全没有必要如此费劲地来榨干自己的精血与魂力那么麻烦。

在嘭的一声炸响后,大坑口处的禁制完全崩溃,而五位魔道高手刚刚下来,就见一道耀眼的白光连成一片向自己五人扑了过来,转眼就将五人完全包裹起来。

事实也正是如此,血焰魔帝虽强,但方才能够击飞纳兰帝君的实力也是强行运转功法发动的,不仅不能长久,而且运转期间还十分危险,就算是成功运转一番,结束后对他的实力也会有很大影响。

那空间裂缝即便是上品灵器在其中都难以坚持太久,以易峰的肉身品质,一旦被其刮中那肯定是必死无疑。这个设置实在是太变态了。

火浪虽然是涌出来的,但推力很平常,无法让易峰后退半步。可行走了百米不到的距离后,易峰却是见到了一头将通道完全挡住的浑身冒着火焰的狮子。

于是乎,正在易峰得意之间,烈焰雄狮却是如吃了兴奋剂一般,忽然挺直了身躯,冲着易峰嘶吼了一声,似乎是在说:你别过来,否则我将对你不客气了。

九魅狐妖知道小芙是易峰的女人,自然得出手相助,以后也好让小芙记着这份恩情,少和自己争宠。

让易峰没有想到的是,黑风老魔开口后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夸赞自己的。之前黑风老魔一直都是只与麒麟兄弟传音交流,从不曾开口,此番忽然出声,让易峰险些一屁股坐到地面上。

这也足以证明,魔道也是一种天道的体现,魔修并不是传言中的那般邪恶。

没有犹豫,梦嫣仙子取出几粒丹药塞进易峰嘴里。此时渡过天劫,接受霞光洗礼的梦嫣仙子,却是有能力助易峰疗伤了。

这位云浮宗修士双腿发抖,嘴唇打着哆嗦,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半晌后见易峰目光中已经有不耐烦的神色,连忙开口道:“是的,星尘子确实被华庭宗要了去,就连芸霜也被一同请去。”

易峰不解地道:“将我师傅星尘子弄到华庭宗,我倒是可以理解,为何连芸霜也带走了?”

一直飞到剑宗分坛,易峰也没有再次遭遇敌人。进入分坛后,易峰就默默修养起来,在大量灵力与丹药的支持下,只用了一个多月易峰就完全恢复。

让易峰等人惊诧的是,这位中期仙帝却是实力不弱,即便是在领域的修为上也要强过辰震仙帝很多,易峰等人在这里居然是很难形成合力。

这鬼灵特殊,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却是不能和纳兰太奇那般远遁仙婴,他的能量几乎都集中在身体各处,而丹田之中的能量核心也早已经失去完整的理智的意识,遇到这种情况不死才怪。

于是,血焰魔帝顿住身形,手中的短刀蓦然涨大,迎着那些剑影便是劈出了一记白花花的刀芒,连成一片的刀芒,宛如一条星云一般,与无数剑光甫一接触,就被分割成无数碎片,不过如此也让那些剑光消隐不见,即便是能够突破的剑光也不复威力。

血焰魔帝一脸煞白,沮丧地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剑宗老者那随意的一次攻击下就已经呈现颓势,若是那剑宗老者全力施为,几乎有着可以秒杀自己的实力。

两只超级神兽离开那里后,左右没有去处,忽然见到这边有争斗,便过来瞅瞅,没有想到竟遇到了易峰等人,便出手帮助了一下,为的自然是易峰能够将它们带出去。

可是,如今看来,易峰一直站着上风,却是消耗更大。如此下去的话,最终力竭的将会是易峰,而不会是那大个子怪物。

在酒桌边上,还有几位容貌秀美的女仙,她们不断向下抛出绣球,哪位仙人能够接住,就可以上台去品尝一杯酒水,几乎每一个上去的都是十分满意地下来,显然是那酒水很不一般。

若是给仙君喝地仙级别的酒水,即便是那酒水再怎么好,仙君也喝不出个味儿来。

不过,越贤与吉雄同是来找易峰二人,却不是一个目的。吉雄自然是为了替侄儿报仇,为武门灭敌,可越贤却是因为巨灵神族的那几个字而来。

这个变化也没有逃过越贤与吉雄的眼睛,他们看着那魔化神婴,以及魔化神婴手中的魔剑,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

想起当初妖女在神界**中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吉雄那深藏内心的怯意涌上心头。

用了一盏茶的时间,雪人族公主在一座奇伟的雪山山腰处停了下来。

也正是有了这份依仗,易峰才胆敢随雪人族高手进入这个可以隐藏无数杀机的石道中。

易峰有点迷糊,又问道:“这混沌剑灵有什么作用呢?”

轰!!!

激斗半天,裂天镰也没有占到太大便宜,反而是消耗了不少威势。不过,裂天镰也没有恋战,见无法直接斩杀对方,便依照约定佯装不敌,败逃向易峰所在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