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梦幻西游问心无愧 > 第56章:狼顾鸢视

“看着你们一个个死在我面前,感觉真不错。”秦寂言可以对他们下杀手,可却没有这么做,而是以强者的姿态,嘲讽的看着他们。

顾千城歉意地看了他一眼,换上临时买的外衣,带上手套与口罩,便示意侍卫将棺木打开。

赵王府有秦云楚这么个拎不清的世子,总比有一个精明能干的世子强,她可不想被赵王报复。

这一切都不是她说了能算的,也不是她能阻止的,在江南她根本没有自由,她现在只寄希望于焦向笛和武家的人,希望他们能把消息传给秦寂言,让秦寂言提前做好准备,要是能带大军前来,那就更好了。

顾夫人嫁出去的妹妹,夫人嚷着要休妻,郑家几个孙女原本订了婚,可因为顾郑氏的事全被退了婚。

他的女人,他准备立为皇后的女人,居然被人当成小妾,好大的胆子。

秦寂言的顾虑并非杞人忧天,一个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锦衣卫一寸寸的寻找也没有找到秦寂言的下落,别说赵王和周王,就是老皇帝也认为秦寂言遭遇了不测。只是没有看到尸体,便自欺欺人不敢面对罢了。

在太上皇走后,祖父也没有立刻起来,而是在地上跪了很久很久,而且还跪得心甘情愿意。事后,祖父下令给全家添菜、添衣服,而且每个人都有礼物。

大家族的男子,看上哪个女人领回家就是,一个姨娘的名份还给不起吗?至于偷偷摸摸惹出事来吗?

四进的院子,就是两人的护卫全部住进来,也住得下。

不急,他们有的时间,慢慢来。

她现只能战,战斗到最后一刻!

老夫人当时离开顾家有多么狼狈,她现在就有多么急切的,想要证明她在顾家的地位,为此她可以牺牲一切。

此时火浆推移的速度,远超正常人行走的速度,放眼望却全是红滚的火浆,翠绿的树木越来越少,秦寂言走了许久才堪堪看到被火浆灼的通红的树木。

“我们皇后在里面。”大秦的将领是个有成算的人,心知不能把秦寂言进去的事说出来,不然长生门的人该拿侨了。

“此言有理,只是……我们真不管?”真正是为难呀?

帅营内,顾千城正在给秦寂言换药。这段时间每天都要迎接炸药的洗礼,秦寂言原本快愈合的伤,又有几处裂开了,尤其是背后肩膀处的伤,有发炎的迹象。

皇上不用他不要紧,他年纪大了,跟不上皇上的节奏,只要皇上用封家人就好。

这么小的孩子,才刚刚长全,他应该在她肚子里再呆三个月的,可是她这个母亲无能,没法保护他。忍着心痛,忍着自责。顾千城轻轻地用手指将他嘴里的秽物取出来,然后在他的小屁屁上轻轻一拍。明明已经痛得全身都在颤抖,可顾千城拍孩子的动作,却是极轻柔,将力道控制的刚刚好。

“顾千城,生孩子的那一个,她怎么样了?”虽说皇家血脉很重要,可凤于谦知道,在秦寂言心中,最重要的是顾千城。

死的那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呀!

顾千城虽然早早的就出发,可之前就有许多人在城外等了一两天,即使她天不亮就到了城门口,前面的位置也没有她的份,等了一个时辰还卡在中间。

秦寂言给顾千城的暗卫,此时化暗为明,当后方传来一阵骚动时,暗卫立刻跳下马车,一盏茶后暗卫过来,轻敲马车的门,“姑娘,程家的马车来了,他们一路和前面的人交换位置,和我们隔着六辆马车。”

给皇帝的谥号,是根据他们的生平事迹与品德修养,评定褒贬,而给予一个寓含善意评价、带有评判性质的称号。

封大人是首辅,皇上要追封自己的父母,这谥号必要与首辅等大臣商量,这追封的圣旨能念出来,封大人也是同意的吧?

“冲!”

“救人要紧。”暗卫进来后,没有看任何人,而是直接冲进最里面的那一间牢房,低声响了一句:“殿下。”

“顾姑娘,”黑衣人上前给顾千城行礼,暗卫飞快的跑了过来,戒备的挡在顾千城身前,“你们是什么人?”

这才惨了,要是让殿下知道他们保护顾姑娘不利,最后还是景炎的人救了顾姑娘,他们就死定了。

可是……

许是考虑到这盘棋局,代表的是太上皇与秦寂言之间的较量,封似锦并没有按自己以往的套路下棋,而是将自己代入到太上皇的角色中,然后……落子!

顾三叔听到这话,摇头不语……

秦殿下这个人,一旦认定就是死脑筋,顾千城不是说不过他,而是说了也没有用,反正秦殿下依旧我行我素。

更加坚定要把这些人一网打尽,赶尽杀绝。

要不是这样,刀疤那条贩人的船,也不会只在晚上行走,白天连动都不敢动。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唉……本来这两人是主力,结果好了,这两人关键时刻全部掉链子,简直是猪队友。

送上门的政绩京都府伊可以不要,但是……

“周王叔是聪明人,不是听明白了朕的话吗?”秦寂言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淡然,从容而自信。

子车看了一眼,立刻往里面倒了一碗水,“姑娘,我去倒了。”

“圣上,不可,万万不可呀!”朝臣再次哀求,一个个苦着脸,可是秦寂言压根不理,直接宣布退朝。

顾千城压根不考虑。

仔细看,会发现这把刀,就是封老爷子送给顾千城的那一套,被顾千城命名为柳叶刀的飞刀。

“祖父?”顾千梦看过去……

“怎么回事?”顾千城脸色大变,顾不得酸痛,提起裙子就往废墟里冲……

“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只看秦寂言的脸,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秦殿下云淡风轻,当下高低立见……

心直口快?

顾千城吓了一跳,差点就叫了出来,“殿下,你吓死我了。”真是的,非要把人引来才满意吗?

“怎能不顾忌你。”要是不顾忌顾千城,他在了解江南的情况后,就不会贸然潜入,而是会等,等凤于谦带兵过来。

“圣上,我相信你,但是……我更希望看到确实的保障。当初我们的交易,是我为太子殿下提供五年的血,你保我不死。现在我能为太子殿下续命,你不能再用这个条件敷衍我。”这世间没有那么便宜的事,一个条件换两个好处,哪怕秦寂言是皇帝也不行。

他算是看明白了,虽然皇上最近越来越疏远秦王殿下,可心里还是想要秦王殿下继位,不然不会想着将机会留给新帝,让新帝施恩于年轻举子。

“希望秦皇也能信守承诺。”灰衣人发现,自己的注意力不自觉的,随秦寂言的手指移动,忙收回眼神。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顾老太爷一看就明了,当即沉着脸对顾家大老爷道:“怎么回事?”

不追,不过是放长线钓大鱼罢了。

“咚咚咚……”寨子里的战鼓,被人敲响了,“快,快起来……朝廷的兵马来了。朝廷的兵马来了。”

猪头六说让孩子先走,也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

影子随风乱晃,耳边时不时和婴孩啼哭一样的风声,让这地方凭白添了几分恐怖。

顾承意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根本没有轻重,扑向顾千城的时候,用力太过,撞得顾千城差点摔倒,幸亏顾千城反应灵敏,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

在顾千城入住景园一个月又五天后,景炎踏着晚霞,赶在顾千城用晚膳前回来了!

顾千城知道,景炎这是要和她一起胜膳了。

一杯水喝尽,顾千城觉得自己嗓子舒服多了,怕水喝多了要小解,只喝一杯便打住了。

“殿下,前方有人拦路。”不需要秦寂言问,侍卫便先一步上前说道。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大家族,成千上百的人,要从里面挑个品行不良的人,会是难事吗?

理智回笼,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可是刚刚吵的太欢,他们似乎说太多了?

都是面前这个贱人害的,顾千城毁了她女儿的未来,就别怪她下狠手。

一双儿女是顾夫人在顾家得意的本钱,也是她的软助。

“千城,你什么意思?不过是一个下人的死,也要闹得轰轰列列,非要丢尽顾家的脸,你才满意吗?”孙妈妈怎么死的,顾夫人比谁都清楚,她不怕顾千城闹,但仅限于后院,这事不能传出去。

顾千城一字一字,声音低沉而缓慢,顾夫人听得全身发寒,不敢直视顾千城,连忙移开视线,却看到孙妈妈皱巴巴、惨白白的尸体,脸上血色顿消……顾千城回去的时候,遇到了不少下人,可那些人却当作没有看到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连问都不问一句。

平西郡王和程将军早就上了秦寂言的船,根本下不来。

“皇上的身体没事,急诏殿下回去做什么?”程将军心直口快,见老皇帝快要死了这种忌讳不存在,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将心里的话直接问了出来。

“皇爷爷宣诏,京城是肯定要回的……”秦寂言并没有把话说死,略一停顿,便问向封似锦,“对了,传旨的钦差在哪?”

封首辅说他们是要权不要命,可他们哪里真得会拿命去拼。封首辅了解皇上,他们也不是一无所知,他们虽是为了家族利益,与皇上争权,可却没有想过拿身家性命去争。

“刀枪不入?那用火吧,这玩意儿水嘟嘟的,咱们把它烤干。”顾千城的话落下,暗卫就立刻把它丢地上,那白卵落地的瞬间弹了一下,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暗卫不解的抬头:“啊……顾姑娘不是你说的,用火吗?”

当然,也不是没有心腹之人,在赵王面前说秦云楚最近小动作不断,可是……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面对顾千城,他的自制力真得是越来越差了,也许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和顾千城之间已没有什么障碍,他很快就能娶她,所以也就不再克制自己的感情。

有一份足够了!秦寂言可以在景炎面前,嚣张的说他输了,可他却无法说自己赢了。

带着这样的重伤逃离,他有资格说自己赢吗?

“姐姐,你知道我们的新统领吗?”顾承欢缓缓开口。

之前爹娘问起他为什么会受伤,他也只说是和同僚打架,他爹娘甚至亲姐姐听到这个理由后一点都不怀疑,甚至还责怪他太冲动了。

居然丢下顾千城,把彭长老带出来了。

“咚”的一声响,尸体倒地的声音,引起船上人的注意,“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的情况下,一般人也不想为了药王牺牲身家性命,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不知。可一旦药王有生命危险,药王拿当年的人情求救,他们就是再不乐意,也会豁出性命去办,因为……

秦寂言抱着顾千城,心里一片柔软。

秦寂言这才算是彻底安心了:“你这么想是对的,你现在的情况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家。过两年再说,等到时候……”

“陛下,不可……”带路的人急忙跟上,伸手就要挡,却被秦寂言身后的侍卫格开了,“大胆!”

“这种事,任何人都能办得到,就凭千城与皇太孙的关系,多的是人讨好她那位三叔。”再说了,他就算做了顾千城也不一定会说她好。

唐万斤气得不行,虎着一张脸坐在顾千城身边,拿起桌上的茶壶就往嘴里倒,顾千城看了一眼,抱着龙宝默默地起身、离开。

在顾家,要说最像老太爷的人,应该就是顾承志了。他和老太爷一样无情,也和老太爷一样自私。

“不管如何总要试试,要是拿下皇太孙,这一战我们必胜。”说话的也不是支持风遥,纯粹是想着拿下秦寂言带来的好处。

“从那俱风干的干尸来看,凶手并没有将尸体切开,尸体虽然扭曲成球状,可仍旧是完整的。”顾千城手指沾水,在茶几上画了一个坛子的状形,摩挲着下巴,思索各种能把尸体放进去的可能。

秦寂言把顾千城带到自己办公的房间,待送茶水的下人下去后,才把小神女像拿了出来。“你看看。”

她有点担心封首辅。封首辅要出事了,她怎么向疼爱她的封夫人、教导她的封老爷子交待?

他们这个皇上可不是太上皇,重名声,好脸面,真要惹毛了皇上,可真是说杀就杀的。

顾千城绝不是说大话,就算她怀着身孕,身体极度不适,可要杀老管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当然,这并不是顾千城体质不同寻常,也不是她腹中的孩子不同寻常。顾千城能保住腹中的孩子,不过是因为择子。

一个眼神过去,侍卫立刻出去寻找了,而本着不知道就要问的原则,秦寂言就问了顾千城,要苏合香丸干什么用?

他府中的下人,又不是仵作,哪里知道这些。

这些东西,处在半消化状态,着实是恶心,秦寂言自认能吃苦,可看到这些东西被顾千城一一挑出来,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一阵恶心……

小雪貂这才安静下来,眼巴巴的看着洞内,说不出来的急切,让顾千城万分好奇,石门后面到底有什么,让小雪貂这么期待?1232

堵住狂生去路的人,正是总捕快提前埋伏在外面的人手。这些人原本的任务,是防止周王和荣王世子的人劫囚车。而他们现在的任务,则是拿下周王的私生子!

普通百姓遇到这事,哪里还能镇定下来,饶是有官差在,现场也乱成一团,大家纷纷往两排挤,可是……

“啊……救命,救命,不要踩我,不要踩我。”

他们害怕呀,害怕下一秒他们就会遭殃,就会死在这里。

百姓有期待,百姓还信任他,他就有把握维护好现场的秩序。

真要平等,那么皇家和达官贵人去进香,就不会要求封路,封山,不许普通百姓上山。

众生皆平等,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罢了。现在没有实现,将来也一定不会实现。

“封大人,你去吧。我们相信你。”封似锦与封家,在普通百姓眼中那就是圣人、君子,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封似锦说的话,他们半句也不会怀疑。

“朕要信你了就是傻子,你不会以为朕这个皇位是捡来了的吧?”秦寂言挑眉,声音温柔。见顾千城眼珠子滴溜乱转,想要逃跑,秦寂言笑道:“千城,你说是朕去抓你,还是你自己走过来?”

无视顾夫人扭曲的面容,顾千城在下人地搀扶下,坐上软轿,离去前顾千城特意当着老太爷的面,问了一句:“父亲,母亲,不知我的院子可收拾好了,不然女儿可没法养伤。”

开玩笑,秦王的一个人情,怎么可以浪费在顾千城身上。

顾千城暗松了口气,在下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她可没有一直下跪的爱好。

“正好,我与你们一块去,找了漠北,我们就可以完成交易,到时候你让朝廷赦免我。”武毅再一次提起被“赦免”一事,一副很在乎罪人这个身份的样子,可是……

江南驻军这些人,别说连着打上三天三夜,就是日夜颠倒作战,他们都无法不适应。

不管战场上的情况如何,他丢下大军离开都是事实,之后肯定会有麻烦,可是……

“属下,属下……”侍卫被秦寂言吓得不敢吭声,顾千城暗暗扯了扯秦寂言衣服,小声的道:“好了,别公私不分了。”因这事拿手下出气,秦殿下也不嫌幼稚。

秦殿下的话放在那里,谁敢不长眼的去挑战秦殿下的威严,没看到长生门的圣使,被秦殿下废了还算,人还挂了起来嘛。

“参见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宫门口的侍卫,本就是跪在地上,此时老皇帝过来,他们直接叩拜即好。

五皇子知道老皇帝已经动容了,又一番情真意切的认错,几乎是把所有的错,都往自己身上揽,一个劲儿的自责,说要不是他把人找进城,荣王就不会死,就不会有后面的事……

老皇帝年纪虽大,可眼力却很好,两个杯子丢出去,正好砸在周王和赵王的额头上,两人不敢闪躲,只能生生受着,鲜红的血顺着额头往下流……

老皇帝这是变相的削赵王和周王的权,也算是变相的软禁,而且是没有期限的……

在家里思过,不能出门,他们的门生肯定也不能进门,也不能再过问朝中之事。赵王和周王不服这个判决,可他们一抬头,就看到老皇帝冰冷的眼神……

赵王和周王心中苦涩,知道老皇帝这一次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恐怕这一两年他们都不能接触朝政了。

赵王和周王极有默契,两人出殿门口时,同时顿住,看向对方,视线相交,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又默契的移开眼,各自朝自己的母妃走去……

世家名门子弟,家中藏书万千,一出生就有名师教导。寒门子弟家徒四壁,连饭都吃不饱,纸笔都买不起,你确定有公平可言?

论科考的不公平,焦向笛可以写出一大把,要说公平焦向笛还真想不出几条。不过有一条焦向笛认可,那就是科考是寒门子弟入官场的唯一出路,要是没有科考,寒门子弟这一辈子就没有奔头。

心腹太监早就料到会有此一问,指了指门口的位置,“皇上,焦公子这次没有考好,在百余名外,这不,人就坐在殿门口。”

如果经过种种查证,确实是秦寂言杀死灵鸟,老皇帝就算看在先太子的面子上,放过秦寂言,心里也会厌恶秦寂言。

“说完?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个满口谎言的女骗子,她说的话不算数。”老皇帝看秦寂言的眼神很复杂。

死得太是时候了!

动作变得缓慢,两人都不说话,眼神变得赤热,屋内的温度节节上升,似能将人灼伤。

自打回到京城,两人都非常克制,秦寂言早就不满足每晚抱抱亲亲,他想要更多,可他知道现在不可以。

失踪人数太多,影响太恶劣,官府也重视起来,查了许久没有消息,官府就把案子报到六扇门。

这些朝他跪拜的人,最终也会跪在另一个人面前,高呼万岁。

“众卿平身。”老皇帝挥手,待众臣请来,便命人将皇太孙的金印、金册交给秦寂言,并宣由三天后举行立储大典,昭告天下与列祖列宗。

顾千城承认,她大大地松了口气。

“大伯,求求你救救我,来世我定当衔草以报,为你做牛做马。”顾千梦噗通一声跪在顾大爷面前。

顾老夫人见事情有转圜的余地,心底暗暗松了口气,正欲说两句再劝上一二,就见下人在外面禀报道:“老夫人,大,大小姐回来了。”

下人特意提起秦王,就是怕主子一怒之下,不管不顾将人赶出去,害得府上又得罪秦王。可不想在场的人根本没有放在心上,顾老夫人更是冷脸道:“什么大小姐,以后不许叫她大小姐。不是不肯认我顾家的祖宗吗?怎么,现在又想借秦王的势,进我顾家?做梦!”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武将们稍好,那些个没有经历过战场磨练的文臣,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

他们怎么忘了,架在左右两侧的机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