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正网

醉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124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8章:裋褐不完

醉泉 51242

陛下所限定的日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大家乐呵呵的纷纷道:“陛下圣明,旷古未有也。”

西班牙国王斐迪南二世此时正被一位理发师轻轻揭开了手腕,理发师熟稔的将剃刀在斐迪南二世的手腕上割开了一个小口子,而后,又轻车熟路的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工具箱,取出了一个三菱的小钻,扎入了伤口之中,将伤口进行扩大。

可并不代表,他们无用,也并不代表,他们只能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不只如此,他还刺探到了关于罗斯人的动向。

这一点,王不仕是看的最透的。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有些疼。

这太子和方继藩,一个是陛下的儿子,一个是陛下的女婿,他们若是栽赃在自己身上,自己是百口莫辩哪。

先进来的乃是王守仁,戴着墨镜,一声冕服。

而此时,突兀的胳膊已经被皇帝反扭,身体都不自觉的开始扭曲起来。

王守仁一把,捏了他的肩头,生生将整个人要瘫下的突兀提着,五根手指,捏住了他的肩上锁骨。

沉默之后。

他们行了十数步,随行的禁卫自是浩浩荡荡的尾随,一时之间,旌旗招展,乌压压的人群,随‘皇帝’走上了祭坛。

他已经一宿未睡了,听到外头,是汉人士兵的操练声,他整个人,松懈不下。

到了第三日。

外头有小宦官碎步而来:“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到了。”

方继藩:“……”

不久……

弘治皇帝无言,自己这儿子,还真是……

只不过……到了现在,却已式微了,莫斯科公国已经崛起,这数十年来,他们屡屡和莫斯科公国交战,结果却是屡战屡败,甚至被驱逐出了乌拉尔山脉。

竟是一个时辰之后,一千多万股,便统统认筹了出去。

在这里,人们眼睛放光,看着王不仕,喉结滚动,身躯似乎都麻痹了。

后来,邓健又想请人来舞狮,还是被王不仕拒绝了。

王不仕听罢,突然心里不是滋味。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这妇人剜了邓健一眼,却还是觉得这个邓健的来历过于蹊跷,老爷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心里狐疑着,却还是随邓健进了堂里。

自己手头上,虽已有上千万两纹银的财富,可谓是富可敌国,可是王不仕深信,只要那齐国公捏捏手指头,立即就可让自己的财富化为无语,可谓是杀人于无形。

邓健像看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的看王不仕,道:“那是我亲少爷呀,可不能让他将家败了,家若是败了,我对不起我亲老爷,还有方家的历代太公,更不必说对不起我爹和爷了,以后到了九泉之下,见了我爹,我爹问我有没有伺候好少爷,知道我若是让少爷吃了亏,上了当,非抽死我不可。”

“偏不退下。”朱厚照张口还想说什么,方继藩捂着他的嘴,连拖带拽,将他拽出了奉天殿,朱厚照便唧唧哼哼的道:“你扯我做什么,本宫这顿打,难道白挨了?这昏君,不分青红皂白,你瞧瞧……”

邓健打了个寒颤,这么有意义的事,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

弘治皇帝无奈,却只好点头。

弘治皇帝取了一份份的数据报表,也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叫有所求,所以乖巧几天。

弘治皇帝敲了敲案牍:“召方继藩。”

于是这到嘴的话,朱厚照努力了很久也是没说完全。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狭路相逢,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害怕他们,只有如此,才可和谐相处。

他脑子里,千头万绪,竟是有些乱了。

为了向皇帝表示,自己对于铁路修建的重视,对得起陛下那巨额的投资,方继藩亲率西山工程学院的生员们,前往沿线进行勘察,这足足花了七八天的功夫。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似乎,这句话给予了其他的翰林们,足够的精神力量。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王不仕勾唇一笑:“齐国公,我这份大礼,有些不同。”

现在……一切都的得到了证实。

这近一年的辛苦,一下子……王文玉觉得值得了。

太值得了!

王不仕回了翰林院。

王不仕微笑:“迟了。”

其他人沉默了……

传闻这铁路,主打的乃是货运。

除此之外,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这点站点的土地,若是将来,运营一点别的什么,又有多大的利润呢。

这不是找死吗?

弘治皇帝微微笑道:“王卿家,交易中心的事,你略有耳闻吧。”

“试一试吧。”

弘治皇帝深以为然的颔首点头:“那么,朕就照准了。”他敲了敲案牍:“朕迟早,要将佛朗机舰队,一网打尽,这造舰之事,万万不可贻误。”

“筹款?”弘治皇帝对此,倒是谨慎起来。

理发师拿起了剃刀,抓住了贵人的手腕。

方继藩忍不住一拍大腿,这个狗东西,果然变得油滑了啊。

梁如莹倒是怕这些宦官,不晓得这些器械的贵重,将器械磕磕碰碰了,索性和其他女医,自己来搬。

…………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他本是对刘家,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刘焱还厚颜无耻的想要重修旧好,陡然之间,哈哈大笑。

却不禁失笑。

因此整个大殿之上没有人觉得不妥。

敢情陛下,当初,就没想过给她们发工资的呀。

可以说,这曾祖母的性命,完全就是梁如莹保下来的。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一下子,殿中哗然。

刘焱惶恐,磕头如捣蒜:“陛下……臣……万死!”

....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

“其实,也没有好坏,这就如,一头狼,狼要吃肉,这是它的天性,我也爱吃肉,难道狼吃肉,就是坏,我吃肉,我便是坏的吗?”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倘若这一次,皇帝将敕封收回,然后来一句,朕逗你玩的,那么……往后,谁还相信圣旨呢?

祖宗们的意思,朕也没有办法啊,既然是祖宗们的意思,自然,也就没有违反祖宗之法了。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弘治皇帝憋着脸,见太子较真,生怕他继续口不择言,忙是咳嗽:“朕……相信钦天监,断不会如此。”

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殿下啊,陛下圣明,自然知道,他们的话,不足为信,可是……架不住,有人相信啊,既然有人相信,他们也就有用处了,给他们一口饭吃,又花不了几个钱。”

似是激动的不能自己。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相比于寻常大夫的医治,这样的医术,真是惊为天人。

随即她凤眸一转,看了梁如莹一眼:“随本宫暂先回避。”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家父讳储。”

张皇后笑了:“呀,看来,还是个有为的年轻人,男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他便拉了朱厚照一把,徐徐劝说道:“翻墙而入,毕竟不雅,现在既然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这是好事,我们在此等一等便是。”

只是他清瘦了许多,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这日子,实是煎熬。

乃岭南刘氏子弟。

不过……十之八九,是陛下对于这位叫刘文华的举人,颇为欣赏,明言了要以礼相待,因而,这宦官……显得极客气。

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心心念念的,便是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这是……何其长脸的事。

弘治皇帝焦灼的来回走动,心神乱糟糟的。

而一旦过了二三十秒,便连呼吸都会停止。

那小环愣了一下,随即上前。

太皇太后已经归天,不说太皇太后何等尊贵的身份,有道是死者为大,这些人竟在此如此无礼嚣张……

弘治皇帝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宫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弘治皇帝脸刷的绿了,这个可不是宫中收藏的珍品,是自己私访时,花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他一眼就觉得这仕女图价值不凡,店家开价是七千两,贵是贵了,可他估量着,未来可能价值不可限量。

梁如莹一听,吓了一跳。

弘治皇帝看他一眼,却见他脸上带着真挚,和其他的妖艳jian货吹捧时的表情全然不同,弘治皇帝有些恍惚,这家伙到底是成精了,还是果真如此?

方继藩则翻身上马。

……

至于这奏报里,各种骂娘的,他不再看了,直接搁置到了一边。

一道旨意,至方家。

弘治皇帝随即皱眉:“听说,朱载墨他们,竟和人去踢球去了。”

方继藩远远看着一群孩子,在傍晚时,万道的霞光之下,在一个球场里,来回攻杀,本想上去教训一顿,可随即,还是背着手,索性走了。

…………

于是,寥寥的看台上,人们还是欢呼起来。

于是,人们茶余饭后,都在议论着此事。

她们都显得很羞涩,用白褂子,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有的女医,甚至觉得委屈,总觉得有碍于男女大妨,好在大夫们本就需要戴着口罩,因而,她们忙将口罩带起,如此,整个人只露出了两只眼睛,战战兢兢,亦步亦趋的跟在方继藩和朱厚照之后。

李东阳觉得有理,对,事急从权,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难道将错就错?

刘健苦笑:“臣不知。”

他笑的声震瓦砾!

卧槽,这不是方继藩的声音吗?

他看着远处的张懋。

“也罢!”弘治皇帝一拂袖,突然,扑哧一笑:“哈哈……活着好,活着好,嗯,走吧,走吧,立即移驾奉天殿,这里的事……张卿家。”

说着,三两步赶上去。

其他礼官,一改肃穆,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

…………

弘治皇帝感慨万千。

方继藩却是想了想,道:“不是杀伐果断,而是因为……他们知道的太多。”

方景隆此刻,却是叹了口气:“老夫现在,倒很是担心哪,新津遭遇了佛朗机人的袭击,损失惨重,老夫……可谓是责无旁贷,怕就怕,朝廷要降罪下来了,老夫这辈子,是活够了,受过苦,也享过富贵,担心的是,若是因此,而影响了方继藩,也就是你的恩师,那么……哎……”

陛下亲自巡海,尽歼佛朗机舰,顿时,京师震动。

可无论如何,张懋一把老泪流出来,自己还能说啥,简单就好。

“都准备妥当了,唯一美中不足,是……是……英国公担心……”

当圣驾出了大明门时,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文武百官们,纷纷拜在御道左右,口呼万岁,随即,人们站起来,随着圣驾,朝着太庙方向步行。

就这样……击沉了一艘佛朗机船?

人们听到王不仕号,此刻发出了惊叹,有人下意识的朝王不仕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