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月星辰映蓝海 第127章:地上天宫

七月星辰映蓝海

H先生i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46277

    连载(字)

46277位书友共同开启《七月星辰映蓝海》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7章:地上天宫

七月星辰映蓝海 H先生i 46277 2019-09-03

新书链接/info/1004746048

随即转向凤阑绝,一脸好奇地问道,“王兄,那上官小姐真的如同传言中那般吗?”

那女子却快速在自己的脸上一撕,便露出了一张极为清透的脸,对着那老妇人,一脸歉意地说道,“大娘,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女儿,我只是这位公子找来的。”

“你,你受伤了?”老夫人惊住,脸上多了几分紧张与心疼,便想向上官傲天的面前走去,毕竟是她的儿子,对上官傲天,她还是心疼的。

是他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她受到那样的伤害。

“是,是我说的,只要你醒过来,我就立刻跟你成亲。”凤忆希的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红晕,虽然有些羞涩,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回避,她想再因为任何事情,让他们之间产生误会。

“我只想让你回到我的身边,你说过的,你的心中爱的人永远只有我一个。”那个女子的声音中,似乎有了些许的哭意。

这次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柔,音量提高了些许,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怒意。

对于自己的聪明,蓝岚可是十分自信的,她认定自己肯定会赢,所以便想要借此机会,跟上官云端赌点什么。

在坐的所有人的,都以为,这一次,上官云端肯定是输定了。

“在坐的全都是凤月国的重臣,都是凤月国最优秀的人,连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她一个女人,凭什么做的到?”蓝岚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众人,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

这件事似乎真的有些。

各位大臣听到凤忆希的话,也都纷纷的彻底的惊住,没有想到,这王妃竟然有这样的本事,竟然能够让全城的百姓,全部都心甘情愿的捐款,而且还捐了这么多。

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冷意,没有想到,蓝岚竟然还想故意的伤害希儿,而且,她竟然还想借这件事,让那个蓝魅辰进京城。

皇上的脸上漫过明显的怒意,这个凤阑绝太过分了,太不给他面子了,虽然他刚刚听似商量的话,但也算是命令了,他竟然去问一个傻子的意思。

虽然上官云端走的很慢,便是从她的位子到皇后的身边,总共只有那么一点距离,她还是很快走到了皇后的身边。

不过。前面的一些,他都看了,没有错的。而看到她那般自信,想到她平时的睿智,应该是不会错的……

他这话虽然是在称赞着上官云端,但是却明显的是说给老夫人听的,什么衣服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的人。

她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你?这是哪儿来的丫头,竟然在这儿撒。”老夫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的身子都微微的发着抖,刚想要发威。

所以,便自己暗中跟着来了。

“就让她那么死了,也太便宜她了,难道你忘记了,她是怎么害你的了。”凤阑绝瞪向上官云端,有些懊恼地说道。一想到,柳如絮害的她不能生育,他的眸子中便更多了几分冷意,而且,他也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叶寒。

柳如絮的身上,脸上,到底都是伤,不过身上的衣服还算完整。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两年前,不理会她的心情与处境,毅然的悔婚,今天,竟然又不顾她的意思,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

上官云端猛然想起,刚刚那侍卫放开那丫头时,他的手,似乎碰到了那丫头的嘴巴。

“呵呵,真香,好喝。”上官云端微微的轻笑,仍就带着她那招牌般的傻笑,只是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

“小姐这一走就远了,以后想再见到小姐就难了。”李妈微微的轻叹,声音中有着几分伤悲,说话间,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脚步声靠近,心知她进了里面的房间,便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没事,走吧。”上官凌雨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躲过了一关。

“哈哈哈,好,太好了。”她正在暗暗担心呢,叶寒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还连连喊好,弄的秦思柔一脸的迷惑。

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呵,看来二皇子还想耍花样,既然这样,那她就……她毫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才不想那么快就断送了呢。

怒吼间也快速的拦在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雨儿,听说绝王在皇上的面前特别提到了你,应该是中意你的,你可要为咱们将军府争口气呀。”老夫人心中的怒气正无可发泄,听到上官凌霜的话,微愣了一下,然后转向上官凌雨,略带得意地说道。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上官凌雨,你真够毒的。”叶寒很显然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骂道。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绷紧了些许,双眸漫过一股嗜血的冰冷,那微垂在身侧的手,更是不断的收紧呀。

凤阑锐此刻赌的是太上皇还没有清醒,所以,那气势上自然不能有半点的退让。

毕竟,每耽搁一点时间,太上皇醒来的可能就越大,他必须趁着太上皇还没有醒来前进去。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色也微微的一沉,神情间隐过一丝愧疚,当年,的确是他不小心,遭成了凤阑锐的受伤。

“凤阑锐你就是因为太过多疑,所以不相信其它的人,所以,才会让他偷偷的潜入本王的王府的。”凤阑绝再次慢慢的说道。

有几个朝中的老臣,看到那女子时,顿时的惊的目瞪口呆,而凤阑锐看到她时,整个身子更是完全的僵滞,隐隐的似乎还带着几分轻颤。

“将他拿下。”太上皇再次冷声命令道,他不可能会让凤阑锐逃走,留下祸根。

上官云端却是越听越惊心,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一段。

而想到这么多年,将上官凌雨跟上官凌霜如同心肝宝贝般的守着,但是对自己的亲孙女却是。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话语再次刻意的停住,望向皇上的眸子中隐过几分意有所指的冷笑,才再次慢慢的补充道,“包括皇上本人,皇上不会是忘记了吧?还是想要出尔反尔?”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到时候,若是绝王坚持,皇上也护不了他,毕竟皇上不可能不顾两国之间的关系,更何况现在的凤月国可是极为的强大,皇上是明显的怕凤月国的。

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刚刚凤阑绝与上官云端离去的方向,月光下,一脸的宁静,不带半点的怒,也没有半点愤,似乎刚刚的一幕只是过眼浮云。

“属下明白了。”后来的女子微愣了一下,随即轻声应着。

今天绝王竟然还娶了别的女人。

“我相信你。”她慢慢的颠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柔柔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幸福的笑。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夜无痕搜了那么久,都不曾找到她,而就连隐出动,也找不到她,还要在她行动时守株待兔,才能见到她。

上官云端慢慢的展开,她的双眸望向那画像是,双眸似乎也快速的闪了一下,然后轻声提醒道。“李公子再看一下这最后一张画像。”

“李公子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有人敢在这公堂之上说谎的话,尚书大人与王爷可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上官云端此刻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云淡风轻的随意,而是换上了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以及一种让人无法抵挡的攻势。

当然,上官云端希望他是说给别人听的,要是连叶寒都检查不出来,这件事,就真的严重了。

桐城。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不过,好在这个人是个女人,不是男人。

南宫雪更加的不解,但是却也不敢乱问,只是再次的点头。

他微依在一端的树枝上,悠闲而舒适。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真够狠的。

这整个局面就因着她的出面,她的这一句话,便完全的改变了,而凤忆希此刻也正在让人将那几个捣乱的人,抓出来。

此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望向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狠绝。

更何况今天也只能她自己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完全的服众,以后才能够得到百姓的真正的认可,得到百姓的敬畏。

这些女人,只怕是被欺负,被压迫惯了,凭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却只能默默的伤心留泪?

只不过凤阑绝听到她的话时,脸色却是微微的一沉了一下。

上官云端感觉到这件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不管怎么样,她要立刻进宫,必须要见到太上皇,确认太上皇的安全,也将事情查个明白。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想要保护她,应该是没问题的。

那丫头,倒是十分的机灵,上官云端见她点头,知道,她不会喊出声了,便松开了捂着她的嘴巴的手。

她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但,她却绝对不能让云端去冒险。

“母后,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现在,守在太上皇的寝宫外面的,都不是皇宫的侍卫,所以,他们都不认识我,我只要略略伪装一下,想要混进去并不难。”上官云端略略带笑的望向皇后,轻声解释着。

一边思索着,一边带着上官云端向着泰和殿急急的走去。

“皇爷爷,绝儿回来了。”凤阑绝蹲下身子,蹲在床前,望着太上皇,低声说道,一只手,也紧紧的拉住了太上皇的手,不过,另一只手,却仍就紧紧的拉着上官云端。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皇爷爷,你到底想说什么?”凤阑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他看的出,虽然皇爷爷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望向云端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情不自禁的喜欢,很显然,皇爷爷应该是接受了云端的。

“一派胡言。”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他们,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那一身的寒气,似乎让这周围的空气都冰上了几分。

“皇后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皇后身边的一个女子却是快速的打断了皇后的话,一双媚眼微微的扫了皇后一眼,冷笑道,“皇后不会是想说,太上皇是自己咳死的吧?”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凤阑锐也是微愣了一下,似乎也没有想到,凤阑绝会在这个时候请辞,毕竟,以前,全凤月国的人,都认定了凤阑绝会是凤月国的皇上,相信凤阑绝也早就已经把自己当成凤月国的皇上了。

其实,他的心中很希望凤阑绝能够真的退出,什么事都不要管,但是,此刻是凤阑绝自己要求的,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

“王爷,那些白天一直暗中跟踪我们的人,已经离开了。”恰恰在此时,隐走了过来,立在凤阑绝的面前,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神情间,却是多了几分沉重。

她才刚恢复了自由之身呢,可不想这么快就进入另一个牢笼。

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呢,这人说话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了得,而且刚刚她看到夜无痕望向他的神情,便愈加的肯定了这一点。

上官云端握着匕首的手微顿,不过仍就停在她的面前,贴近她的脸面,望向她的眸子微微的轻闪,静听着她的回答。

只是,就在此时,凤阑绝的双眸却是猛然的圆睁,身子快速的一闪,直直的闪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紧紧的抱着她,带着她快速的后退了几步。

刚刚她虽然与那丫头离的很近,但是,以她刚刚所立的位置看来,那针是不会射在她的身上的,如此说来,那人的目的不是她,而是那个丫头,很显然,就是杀人灭口。

她此刻真的有些好奇这窗口上有什么东西?

那人为何,一开始没有动手杀她,反而要这么的麻烦呢?

“绝,那丫头已经死了,现在怎么办?”上官云端有些泄气地说道,不过,说话间,却对凤阑绝悄悄的做了一个暗示。

只是,她原本就是为了逃避选亲才配合着那些女人把自己的衣服弄破的,现在,她竟然又给她弄来一件新的。

但是,这件衣服却是如此的合身?!

试问一个在仇恨与妒忌中长大的孩子,她的心理,能不扭曲吧。

甚至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

此刻的她,虽然一脸的平静,那声音也并不是很大,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气魄,似乎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无法抵挡的威严。

“是呀,总算是有惊无险。”秦思柔也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似乎到现在才回地过神来。

“可是,皇兄。”凤忆希微愣,随即有些着急地喊道。

“王爷,现在京城**,你不快点回去,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到时候就迟了。”上官云端离开后,隐赶走了所有的下人,一脸着急的说道。

“南宫家主不必客气,本王突然到来,倒是打扰了,本王也是刚进京城,都还没来的及进宫。”凤阑绝淡淡的轻笑,听似轻缓随意的话语中,却隐着些许的暗示。

随即迁走了所有的丫头,亲自泡了茶,端了上来。

南宫雪与南宫燕纷纷惊滞,绝王?这就是那个传说的中神话般的人物?

连连的吩咐下人取来了上等的好琴。

“你这个贱人,竟然没死,不,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上官凌雨疯狂的喊着,大喊中,便想要向着上官云端扑去。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上官傲天微微的回神,虽然双腿仍就没有力气,但是却仍就艰难的向前迈去,望向上官凌雨,一脸愤恨,却也一脸沉痛地说道。

“爹爹,雨儿。”此刻的上官凌雨再没有了刚刚的张狂,怯怯的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只是,她做的事情,却是无法跟上官傲天解释的。

想到此处,他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痛,脸上更却更多了几分狠绝。

“娘亲,雨儿竟然瞒天过海,想要替云儿出嫁,而且还给云儿下毒,想要置云儿于死地,这样的罪行,够不够。”上官傲天也怒了,她们一来,不问清事情的真相,便都纷纷的指责云儿,对云儿真的太不公平了。而且,当绝王从将军府中,找出云儿的时候,她们就应该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而那天秦思柔说她自己并不是夜无痕的女人,这一刻,她却希望秦思柔是他的女人。

“她是雨儿的娘亲,怎么会害雨儿,若是爹爹像爱那个贱人一样的爱我们,娘亲还用担心吗,还让让雨儿偷偷的学武功吗?”上官凌雨此刻仍就没有半点的醒悟,仍就是一脸仇恨的望向上官云端,狠不得直接的撕裂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