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月星辰映蓝海 第95章:抱残守阙

七月星辰映蓝海

H先生i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46277

    连载(字)

46277位书友共同开启《七月星辰映蓝海》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5章:抱残守阙

七月星辰映蓝海 H先生i 46277 2019-09-03

尽管国防军各地的税收已经很多了,随着地盘不断扩大,税收也会越来越多。但是,地盘扩大,军队扩充,对国防军而言也意味着消耗在不断增加。

颜蓁蓁:“……”

心机深沉的李湘如平日待她也算和善,可她和李湘如总是亲近不起来。至于颜蓁蓁,总瞧不上她是庶女,便也没请。

我不愿你在之后的数年里,为今日所做的决定后悔。

谢明曦目中露出浓浓的哀色:“女儿本不欲告诉父亲,免得父亲为女儿出头,和母亲争执吵闹。只是,父亲这般关心我,女儿心中感动,不想也不愿隐瞒。”

说完,昌平公主便起身离开灵堂。

痛打一顿还不算,还要送到衙门去?

盛鸿毫无皇子架势,和谢明曦一同迎了出去。

“师父,”短短几步路,谢明曦已恢复如常,冲顾山长微微一笑。

……

谢明曦抬头看了六公主一眼,取过一颗白子,随意地落在边角之处。

俞皇后淡淡一笑,头也未回,又落一子:“和我对弈,你竟还敢分心去看学生的动静。今日你是非输不可了。”

夫妻两人这才有闲心低声细语。

俞皇后出身名门,是俞家嫡女,性情骄傲。

谢明曦做戏做足十分,一直微笑着陪在俞太后身侧,直至所有人散去,才笑着告退:“忙了一整日,母后一定疲乏不堪。也该早些安置才是。儿媳这便告退。”

“若不是因此事,堂堂李家嫡长孙又岂会一直到今日都未定亲,白白便宜了方若梦?”

和谢明曦斗口舌,不是自找不痛快嘛!

……

闽王点点头,和盛鸿连着喝了几杯。

鲁王闽王没说什么,宁王却颇有挑衅之意,依旧不肯罢手:“今日过后,我们兄弟不知何日才能相聚。今晚便该喝个痛快,不醉不归才是。”

俞太后一直在福临宫里养病,除了李太皇太后离世的那一晚曾出过寝宫,其余时候再未踏出过寝宫半步。

谢明曦恭敬地应了声是,起身走到顾山长身前。

顾山长难得开起了玩笑:“怎么?还没出嫁,便嫌师父碍眼了?”

……

谢明曦略略皱眉,很快恢复如常。

盛锦月撇撇嘴,低声抱怨:“若不是大哥为她说情,我才懒得理她。”

萧语晗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用力瞪了过去。

“四皇兄,我再敬你一杯。”盛鸿笑着举杯。

“现在我一出府做客,一个个就故意在我面前夸赞谢三小姐。说什么谢三小姐惊才绝艳,在莲池书院稳居头名!分明是故意让我难堪!”

“陆迟!”李默瞪着双目,怒喝一声:“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们同窗好友一场,你连个交代都没有,就要和我绝交不成?”椒房殿内沉默了片刻。

听闻淮南王府众人皆死于宗人府的噩耗,穆梓琪身子微颤,并未落泪。待穆夫人说及远嫁,穆梓琪才有了反应。

楚将军自愿领两千士兵,对阵五千蜀兵。输赢暂且不论,已经失了先手。怪不得廉姝媛一声不吭就应了下来,真是狡猾得很啊!

谢明曦表示了然理解。

谢钧也懵了!

她慢慢变成了贤良淑德的好妻子,成了人人称道的好皇后,也成了一堆庶子的嫡母。

她的心,被沉没在寒冰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以哀家看来,你这是要借机削皇上的颜面,震慑朝臣。哀家倒要问你,你身为藩王,做出这等举动,到底是何用意?”

“你这是想趁着皇上羽翼未丰根基未稳,令皇上失尽天子威严,居心叵测!哀家绝不能容!”

现在,盛锦月病愈来书院了,李湘如会作何反应?

盛锦月呆呆地坐了片刻,不知何时,泪水溢出眼角。

永宁郡主愈发尴尬。

谢云曦几次三番欲张口,一见到永宁郡主的沉沉面色,立刻三缄其口。虽是嫡亲的母女,谢云曦对永宁郡主总有些莫名的畏怯,并不敢太过肆意。

话未说完,身后便响起轻轻一声嗤笑。

丁姨娘长长叹了口气:“我哪里有心思吃完饭,撤了吧!”

否则,只凭着董翰林三不五时的骚扰行径,顾山长便有足够的理由将他开革。

谢明曦扯了扯嘴角,不疾不徐地起身下榻,不忘穿好鞋子:“我当然知道殿下是六公主。殿下何必这般惊惶?再三强调自己的身份?”

谢钧自小天赋过人,于读书极有天分。十七岁便考中探花,绝非侥幸。他也一直引以为傲。

建文帝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教女无方,有什么脸心生怨恨!”又道:“淮南王叔也是太过疏忽大意了,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等事,竟被蒙在鼓里。”

谢明曦微微一笑,意在言外:“皇嫂品性高洁,确实值得人敬重。”

孙氏满面赤红地稳住身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也不知盛鸿用了什么法子,大冷的天,食盒里的菜肴端出来竟是热腾腾的。

陆迟头大如斗,一边拼命冲李默使眼色,让李默赶快闭嘴。一边张口说道:“殿下别动气。我们今日骤闻好友离世的噩耗,委实震惊。李默绝无质疑殿下的意思……”

李默身手不及四皇子,挨了一拳中了一脚,疼痛难当之下,也被激起了真火。拼着自己再挨一拳,也揍了四皇子一拳。

没等陆迟张口,四皇子已冷冷说道:“你先退下,子毓留下。”

谢明曦瞄了沉默不语的盛鸿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在我面前,是不是有些自卑了?”

萧语晗满腹心事,说笑两句便住了口。

谢明曦若无其事地笑道:“我这般善良正直的人,怎么会随意算计人。师父多虑了!”

师徒四年,谢明曦并未刻意遮掩自己的本性。

……

这炮竹,要一直放到长长的迎亲队伍全部进了王府,少说也得放上小半个时辰。

方若梦抿唇一笑,露出两排细细的贝齿。

众皇子:“……”

淮南王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皱,不动声色地转身看了过去。在宗亲满地走勋贵多如狗的京城,谢钧这个四品的鸿卢寺卿,官职不高不低,丝毫不惹眼。

目中满是嘲讽。

守在瞭望高楼里的“逆贼”见势不妙,立刻斩杀了一个朝中官员,像往常一样,将尸首扔下高楼,血淋淋的头颅悬挂在高楼处。

一个月下来,官员们都瘦了一大圈,一个个面色颓唐神色不振。

紧接着,又送杨夫子季夫子等人下楼。

盛鸿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却只做不知,笑着停步,殷勤问道:“三皇兄有何吩咐?”

三皇子真正的用意,盛鸿谢明曦显然早已看破。也选了没有撕破脸皮的法子回击!令三皇子吃了哑巴闷亏。

……

马车在七皇子府门口停下。

六公主面无表情地瞥了尹潇潇一眼。

盛鸿有备而来,任凭俞太后如何冷嘲热讽,甚至气得晕厥过去,都未再辩驳。在床榻边跪了许久,做足了孝子模样。

驸马顾清,是顾家嫡子,也是顾娴之嫡亲的侄儿。顾清比昌平公主年长一岁,生的清俊非常,温文儒雅。

……第五排第八个。

偌大的椒房殿里,约有百人。真正有资格张口说话的,只有建文帝俞皇后李太后三人。一众嫔妃偶尔插言,已算是颇为得脸。

顾山长更是满心骄傲自得。

她哪里粗鲁了?

奶娘很快将芙姐儿抱走了。

众人看着谢明曦衣襟上一大块濡湿,俱都乐不可支,笑不可抑。

六公主的死,绝不是意外。动手之人,是冲着七皇子来的。若不是六公主和七皇子淘气互换了衣物,此时躺在地上的便是七皇子。

这具身体既是顶替了六公主的身份,便得格外谨慎小心。便是私下说话,也不宜喊出盛鸿之名。

穆方冷着脸对盛渲说道:“……梓淇嫁了给你,我们穆家和淮南王府是正经的姻亲。守望相助也是应该的。不过,这等当面打探别人家事的举动,委实不是君子所为。”

五皇子:“……”

不是冤家不聚头,此话真是半点不假!

六公主策马疾行,目光紧紧地盯着前面的四皇子。

就在此时,盛渲忽地策马靠近。这对“谢氏”兄弟,正是死里逃生的闽王和鲁王。

放过他们,对盛鸿来说,没半分好处。反而要担上重重风险。一旦他日此事泄露,对新登基的天子来说,便是现成的把柄落入俞太后之手。

盛鸿动也未动,右手稳如磐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四王兄,承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