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正网 第25章:百伶百俐

阳光在线正网

轻醨殇断肠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52

    连载(字)

115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正网》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百伶百俐

阳光在线正网 轻醨殇断肠 1152 2019-09-02

“哈哈,你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给我洗脑?告诉你,**,这一次老娘抓了你,就没想过要你活着回去。”唐梅的笑让人毛骨悚然。

模糊的泪眼,视线恍惚,尤歌耳边还回响着父亲母亲慈爱的声音,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一家子曾经的幸福时光……那些记忆,仿佛就发生在眼前,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容析元悠闲地抽着烟,淡淡地说:“紧张什么,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好像到了来例假的日子了,所以不戴也可以啊。”

制作部的师傅们脸上纷纷露出几分兴奋,脑子里开始幻化出这套首饰做出来之后,该是怎样的惊艳。

容炳雄望着会议室的门,内心的怨恨在翻涌,他仿佛在容析元身上看到了当年他大哥容孝光的影子,同样是那种倔犟不屑的眼神,同样是一副啃不动的硬骨头脾气。他不甘啊,多年前他用尽手段才逼得容孝光离开容家,后来还派人追杀……好不容易他有一天当上副董了,可容析元的存在始终是他最大的威胁。博凯实业迟早是要交出来的,老爷子百年之后,谁会是下一任董事长,成为博凯商业帝国的掌控者?如果不是容析元,容炳雄的胜算至少有90%,但现在他和容析元都各自占有50%的机会。

这*有多难熬,尤歌多年后仍热记得这个撕心裂肺的夜晚,看似云淡风轻,实际上却是暴风雨来临前可怕的寂静!

“爸,我冤枉啊,我敢保证,在展销会开始之前,我检查过了戒指,没有发现问题,我……”

“你该发火的对象是我,你要生气就冲我来,不关翎姐的事,你怎么能对翎姐这么凶?”这个声音,是容析元没错,但是却如此冰凉,带着责备,化作利剑将尤歌那颗本就伤痕累累的心捅得支离破碎。

许炎?许炎!

这女人绝口不提刚才对苏慕冉的羞辱,但许炎可记得啊。

“哎呀容先生,原来是一场误会,早说嘛,呵呵呵……”

“啊呸!你少臭美!”

“香香真乖,一会儿带你去散步。”

店长和詹琦也有点意外,龙晓晓不解,呆滞地看着尤歌。

翎姐眼前一亮,越发有兴趣了:“说来听听。”

“我呸!别以为你是监护人就了不起,尤歌离开了瑞麟山庄,离开自己的家,她会有危险,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晓晓是心形脸,不同于现在流水线似的锥子脸,她是天生的自然美,红红的脸蛋好气色,在化妆师的精心装扮下,晓晓的五官变得更立体了,腮红和眼影的运用巧妙,使得她的脸比平时看着略瘦了一点,更上镜了。尤其是眼窝处,浅浅的眼影增添了娇美的气质,睫毛被刷得很长,翘起来就像是翅膀一样可爱。

许炎也是眉头一紧,摸了摸容析元的颈部,再摸摸他的脉搏。

容析元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养狗也能看出来的,他为狗狗们请的两个保姆每天都会将狗狗打理得干干净净,时常都会带狗狗们检查身体,该打的疫苗可一个都没少。这样,狗狗们可是比别家的都要健康呢,尤歌和狗狗在一起也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健康。

容析元感受到尤歌的反抗,心里也是窝火,嘴巴变了方向,一口咬着她的脖子……

“你的脑壳别乱蹭……”

&

说来说去,渺茫的希望还是寄托在容析元身上,如果他醒来,一切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苏慕冉实在是忍不住了,原形毕露,在惊慌之下暴露了自己的脾气,原本是想要做个乖乖女,当个温柔可爱的女生,但刚才一不小心就动手了。哦不,是动脚。

“谢谢。”苏慕冉淡淡两个字,简单干脆。

“你……你还说呢,人家主动跟你说话,你就只知道顾着馋馋,你这样会让人觉得你很冷淡,如果我是那个女孩子,我也走了!”

佟槿那时才七岁,容析元也才十一岁,那个大姐姐比他们大,好像那时已经十五岁了。大姐姐的名字里有一个“翎”字,大家都叫她翎姐。

人都还没开始吃午餐,要先把馋馋喂饱再说。

这游艇上的东西很齐全,给馋馋冲个牛奶,再来两片面包……还是小奶狗,不能随便给肉吃,怕它吃了不消化或者拉肚子。牛奶面包现在比较适合。

发现尤歌此刻的状态很糟糕,容析元顾不上下车去查看车祸现场,他抱着尤歌,轻轻捏着她的脸蛋,温柔如水的声音在安抚:“先别说话,你休息一下……”

“你……”郑皓月一时语塞,同时她也发觉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似乎容析元不是想对尤歌不利?难道是真心关心尤歌?

她心里难过,依偎在郑皓月身边,小身子在瑟瑟发抖。

不……不会的……他的母亲怎么会是唐虞梅呢,这个女人干了那么多的坏事!

许炎就像是一个父亲在担心自家闺女似的。

但容析元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困惑。

但何碧翎跟着容析元回到澳门之后,他却没急着去办公事,而是说要先将何碧翎送回家,并且,还提出要见她的父亲以及何宏森。

容析元冷眼睥睨着罗永昌那只手……刚才与尤歌的手碰过的,现在怎么看都感觉罗永昌的手特刺眼,特难看。

容析元轻松自在,仿佛根本不将这么重要的事放在心上。喝着现磨咖啡,品尝着浓香,再点上一根烟,悠闲地吐着烟圈。

尤歌当场就呆住,第一次觉得公司的名字竟然这么动听!

赫枫不是不想去澳门,而是争不过沈兆和佟槿这俩鸡血男,只能留下来坚守大本营了。

佟槿清润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里发酵着一种异常悦耳的音调,看他说话时比手划脚的样子很可爱又有点滑稽。

尤歌感觉自己太幸福了,恨不得全都带上飞机啊!

容析元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被尤歌的字字句句带来挖心般的痛,他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强行闯进去还是该走掉。

这种痛彻心扉的滋味,好比酷刑在折磨着容析元。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容析元的视线,他拿着公包,像是刚下班回家的样子。

何矩也干脆不再顾忌了,怒斥道:“何家的事还轮不到你还插嘴,别以为你查到一点小道消息就以为了不起,何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容析元并不是个对事事好奇的人,但此刻,心底莫名地抽了一下,使得他下意识地看向了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一男一女,只那么一秒,他的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清澈动人的明眸。

当她脑伤痊愈之后,她的智商飞速猛进,她才明白,她失去的,是父母留下的一切,是父母生前的心血,却在她手里稀里糊涂地丢掉了。并且还是一种被骗的方式。

今天,在泰华酒店那一幕,就是尤歌初战告捷!

她脸上的委屈,泫然欲泣的眼神,确实有几分令人惋惜。

当初尤歌失踪,她脖子上戴着的是容析元在她生日那天送的项链,可这套首饰中的其他部件就没戴,留在了别墅里,后来容析元一直收藏着。但现在,这些东西居然不翼而飞!

“不是吧,你们都不一起来?”

郑皓月踩着十寸高跟鞋,穿着一身枣红色套装,趾高气昂地走了进来,那妖艳的红唇像是刚喝过血的女巫。

“饿了吧,我去给你热热菜。”

“大叔!”尤歌惊喜地奔上去,一把抱住了进来的那个身影,这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啊!

容老爷子这几天都住在瑞麟山庄,享受着天伦之乐。老人的心情开朗了,人也精神一点,越发慈祥,越来越有人情味。

还能坚持多久。假如现在不叫爷爷,将来说不定没机会叫。

尤歌此刻,眼眶发涩,泛红,心中慌乱不知所措,她就想找到容析元问问,急切地在人群中搜索他的身影。

订婚礼还没正式开始,台上现在是有一位钢琴家和小提琴手在共同演奏。这两位都是从香港请过来的顶级艺术家,是富豪们平时只在电视或者买高价票去音乐厅里才能见到的人物,如今,不过是为容家服务的罢了……

好美,好帅,绝配!这是台下人的第一印象。

但是,太迟了。对方有备而来,她跑也没用。

这招果然管用,许炎居然愣住了,随即无奈地叹息:“你这么凶巴巴的,完全破坏了你在我心目中温柔的形象啊,哎……”

“元哥,原来元哥已经醒了!”佟槿压抑的喜悦快要爆炸了!

郑皓月颤抖着身子,忽地笑了,笑得有几分狰狞:“容析元,你这是利用完了就将我一脚踢开吗?你忘了是谁帮助你得到宝瑞?你忘了是谁在你得到宝瑞之后还大力支持你的工作?你忘了我才是宝瑞最大的功臣!你现在为了讨好尤歌,将我赶走,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这蜻蜓点水的一吻,没有任何爱欲的成分,只有那一丝丝令人心颤的温暖,让尤歌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半杯红酒,老爷子喝下去之后也没有异常,这顿饭吃得很轻松,这都源自于老爷子态度的主动转变,容析元也不想破坏除夕的气氛,大家都尽量营造一种和谐的空间,虽然明知过了今天之后或许又会像以前那样了。

“许炎,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没有忘记你对我的教导,我没有不清醒。我跟他结婚,只是为了拿回公司,还有,我的宝贝香香,我也要夺回属于我的所有权,否则他会卖掉香香和香香的狗仔……那都是我的家人啊,我不可以没有香香的……许炎,我没有忘记我回来的目的,我虽然跟他有了结婚证,可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傻了,我的心,只属于我自己。”尤歌这些话,即是在解释,也是在告诫自己一定要记住现在所说,别被容析元迷惑了。

身后那小伙子可是将全部的过程看在眼里的,望着大少爷的背影,他一万个不解啊……原来大少爷喜欢的是这个女人?可她不是已经结婚了吗?难怪大少爷总是拒绝家里安排婚事,原来是因为心里有人了。

这下可是将容析元对孩子的想念激发到顶点,迫不及待地说:“尤歌,你明天就带着孩子过来吧,我等不及想见你们了。”

苏慕冉在短暂的惊喜之后这才想起一件事……许炎不是应该还在生气吗?怎么会来找她?

尤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容析元已经很自觉地去拧开了水龙头,放水,然后开始除掉身上的障碍物。

愤怒的责备,立刻惹来众人一片哗然,有人在议论纷纷,觉得宝瑞集团的人有点矫情了,既然都能出席开业典礼,为什么回答两个问题都不行?那本是很普通的问题,有什么不对的?

这话,故意说给隔壁房门口的保镖听,因为唐虞梅的房间和容析元住的卧室是紧邻着的。

相似的镜头,不同的人物,容析元心里憋着一肚子话要问沈兆,当他两脚着地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尤歌呢?”

以前她虽然是宝瑞的董事长,但她对宝瑞一无所知,现在虽然失去宝瑞了,她却得到了学习观摩的机会,也只有现在的她才能真正地明白宝瑞的优秀之处在哪里。她像是一块不停在吸水的海绵,恨不得能将一切的信息都装在脑子里才好。

这是父亲一手创建的公司,能有今天的非凡成绩,她这个做女儿的,太欣慰太开心了。

办公室里就只有尤歌和容析元两人,放在面前的是两份盒饭。

雷,这家伙虽然在某些方面是天才,可就是情商不太高,知道容析元没告诉尤歌他在孤儿院长大的事,雷居然都没察觉到尤歌脸色的异常,开始滔滔不绝地讲着一些趣事。

这愿望也太简单了,尤歌有点错愕,可随即就觉得正是雷的这种单纯,才有可能被容析元看作兄弟吧。

保镖对于这样的场面司空见惯,很懂应付,立刻提高警觉,将容析元护住,一个个的眼神都是冰冷狠厉充满杀气,若不是因为记者们是一窝蜂而上的,谁单独冲上来一定会被保镖的气势先吓到。

然而记者们不会因此罢休,想要挖掘到最有利的消息,必须够拼。

“哈哈哈,你在吓唬我啊?他现在还有时间过问你吗?他新婚啊,他跟他老婆一定在亲热,怎么可能还管你的死活?”郑皓月此刻的狞笑,很像是童话故事里歹毒的巫婆。

难怪郑皓月不服气,宝瑞里确实很多精英,专业人士,尤歌虽然是尤兆龙的女人,但尤歌现在却不是宝瑞的人。

尤歌忍不住噗嗤一笑:“你还真是钱多得花不完啊。好吧,先谢谢了。”

许炎一愣,随即嗤笑:“你是女人?出拳比男人还狠,你好意思在这种时候妄想以自己是女人而企图让我心软吗?呵呵,我没什么英名,不需要维护。”

尤歌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冒起来直窜背脊……什么人竟敢如此陷害宝瑞?此人用心何止是毒,简直是要赶尽杀绝!

车上不是没人看见,只是不愿意站出来而已,本着不惹祸上身的原则,会有人选择沉默,然而霍骏琰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了。并非因为他和龙晓晓认识,而是他骨子里有与生俱来的正义感。

澳门。

蓦地,只听他一声轻叹,将尤歌紧紧抱着,然后嘴唇贴着她的耳廓,温柔的低语传来:“好了别闹了,如果真的伤害到你,你就原谅我,别再生气了……”

不少目光都落在尤歌身上,她天生丽质的容颜,走到哪里都令人难以忽视。某些人已经在心里暗暗咒骂,怎么这次那么不走运啊,遇到如此强有力的对手,只怕是很悬了。

没人再竞价,项链直接到了容析元手中。这套由他亲自设计的项链,送给尤歌的生日礼物,今天物归原主,他花了一千七百万买回来的。虽然是显示了他的财力,可仔细想想也有点讽刺……

但是,容析元却注意到了,名片上果然写着许炎是本市一所医院的脑科大夫。

容桓鹰眸一瞪,大嘴不屑地扁着:“没错,就是说你,怎么还不能说了?让全家跟着你丢脸,你不是缺少教养还能是什么?”

不是尤歌敲的,是树林里突然冒出来的人,偷袭了冯奎和他的手下,还用口罩遮面,完全看不清楚是谁,只知道是个男人……

这还不够,另外那两个还在昏迷中的男人也被容析元踢了两脚,用他最大的力气,致使对方受个内伤是肯定的。

...许炎顿时愣住了,望着沙发上那具诱人的异xing身体,他感到一阵头大……女人的话还能信么?说好的不会喝醉呢?说好的酒量呢?现在赖在他的沙发上,这算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还喝醉了,这不是在考验他的品行么?

许炎暗暗松了口气,将餐桌收拾了一下,进浴室洗澡去了。折腾半晌,他也累,只希望能尽快入睡,消停消停。

怀孕的尤歌,在这种时候是很敏感的,好在容析元很能照顾她的身子,不会太猛烈,也刻意不坚持那么久,否则他也担心会影响到尤歌的肚子。

“你看你,怎么光着脚就下地了,小心着凉。”他语气里的疼惜,像棉花包裹着她的心,好甜好甜。

这才是夫妻俩嘛,越来越像是那么回事了,越来越和谐自然,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开会嘛,很正常,尤歌接着看第二封邮件。

“听听,叫老公叫得多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