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年派之憧憬未来 第20章:无尽风云

少年派之憧憬未来

晚婷涿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6022

    连载(字)

86022位书友共同开启《少年派之憧憬未来》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无尽风云

管家又掏出一张房契,道:“这是西子湖畔的宅邸,请大人过目。”

比如那转运使江炳与安抚使李玟便早有龌龊,安抚使照理说应当是一路的主官,可是江炳是谁?乃是当今钦慈太后的侄子,是皇亲国戚,又主掌苏州应奉局、杭州造作局以及杭州市舶司,哪里还需要去看李玟的眼『色』行事。再者说了,在皇帝眼里,江炳乃是一等一的大红人,那李玟又算得了什么,其地位在整个江南也是超凡脱俗,就是入了朝,那些太宰、少宰们见了他,又谁敢给他摆脸子看?

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沈傲这个以己度人,倒不是空『穴』来风,春宵一刻值千金他如何不知,可是做惯了大盗,早就养成了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心态,不先将一群贱人赶跑,心里总是堵得慌,就是现在入洞房,心里头也是空落落的。

众人一齐往窗外看,果然画舫在河中的孤岛上靠岸,那孤岛方圆只有数百丈,设了一个简陋的栈桥,画舫稳稳在栈桥边停住,随即船夫绑了缆绳,便看到沈傲从新架设的舢板上慢慢走出来。

沈傲自然知道这吴武是感谢上一次自己为他解了围,便教他和石英等人坐在一起,待客人尽皆散了,才和周正二人回到正堂去招呼客人们喝茶。

金少文?沈傲对这个人有印象,乃是两浙路宪司提刑官,监管两浙路七八个府的刑狱,说起来,此人还算沈傲上司的上司,蔡京寄一封信给这姓金的,莫非和自己有关?

“今日他们走了,过几日就是我们了。”程辉的脸『色』黯然,遥望着马车越行越远,直到消失在地平线外,唏嘘一番。

最后一趟去的是唐家,唐家离得远,因而赶到时,这里已经聚了不少人,都是听说唐家新姑爷中了状元的,就等着瞅这一幕好戏。

唐茉儿如受惊的小鹿,吓得花容失『色』,忙是灰溜溜地回屋里去了。

沈傲应下,将密旨收好,老人又道:“仁和县乃是杭州下辖县城之一,与杭州府毗邻,县令叫郑黎,他倒是个老实人,也算我的半个门生,我已写信给他,叫他对你多多关照,不过那个昼青,你可要小心在意,此人最会巴结奉承,又是蔡京的人,你防备一些总不会错的。”

待出了吏部衙堂,却看到程辉几个还没有走,吴笔抢先过来,道:“沈傲,过几***我便要各奔东西,哎,兄台保重。”

与唐茉儿相拥着说了几句话,唐茉儿渐渐睡了,看着茉儿酣睡的模样,那小巧的鼻尖下樱唇微微笃起,犹如初身的婴儿,沈傲的心中有着万般的不舍,但还是悄悄地起床穿了衣衫,心里自哀自怨道:“这是劳碌命啊。”

沈傲呆坐不动,蓁蓁和春儿道:“周小姐生气了,夫君,你快去哄哄她。”

唐茉儿道:“不如我们去小亭那儿赏月吧,那里清净,也无人打扰。”

众人听罢,也都不便打扰沈傲,纷纷回自己的阁楼去歇息。沈傲兴冲冲的去了书房,先捡出一本书来看了片刻,咦了一声,口里喃喃道:“夫期之夕死可矣,而道犹不易闻,况其不然者哉!这是什么意思?不行,我得去向我的夫人讨教一二。”

这一番话,赵佶在与一些老臣商议时,也大多是这般说的,在如此情况之下,程辉居然能够思虑到这一点,赵佶心里已忍不住赞赏了,颌首点头道:“不错,所以朕已叫人派出细作,深入辽境打听消息,只怕再过些时日,就有准确的消息传来。”第四百二十章:进士及第

沈傲颌首点头,不由地想,七八个名额,太学和国子监就占了一半,中央大学果然不一般,想着便拿出一张钱引来,道:“去街上买些礼物,分发出去,不管是你爹还是外府的主事,就是粗使丫头和更夫都不要漏了。”

沈傲看了看这正德门外头,程辉和徐魏两个也都来了,在另一边低声说话,除了他们是个年轻人,另外三个都是糟老头子,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岁,其中有一个竟是须发皆白,让沈傲很是无语,这老先生也算倒霉了,孙子都要娶妻生子了才中了弟,入朝做了官,过个两年只怕就要致仕了。

过了几日,兼经考、考论如期进行,不过这些卷子就是再优秀,也不必送入宫中,全凭考官斟酌处置,到了八月十五恰是中秋佳节,考生们考完了最后一场,便各自回去团圆。

周正叹道:“原来如此,这贾后的暴戾,就只从这铜镜便可窥之一二了。”

夫人便以为周正是说她擅自做主,正在不悦呢,连忙道:“当然是你做主,我对沈傲也是这般说的,你不点这个头,我可不敢轻易答应了他。”一副维护夫君威仪的样子。

周正摇头:“不要说,我们说了就掉了身价,要说,也是他来说。”他心里主意已定,又道:“若是如此,待他结了亲,就不能再住在府里了,要搬出去,否则别人看了,还当他是赘婿呢,他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不可遭人诟病,我听说龙图阁大学士就要致仕回乡了,有点想卖了宅子搬回乡下的意思,到时候我去和他说说看,看看他的宅子能否卖给我,将来就当作是给若儿的嫁妆吧,哎,女大不由父,随他们去吧。”

沈傲说了是,安宁满是遗憾地道:“我听说你叫父皇再给你赐一道婚,要娶国公府的周小姐?”

过不多时,周若盈盈进来,这几日她确是消瘦了不少,

周恒挠挠头,迟疑道:“我倒是愿意,不过你的妻弟太多了些。”

猛火油就是石油,此时到了北宋,猛火油就早已开始使用了,只不过由于猛火油易燃,因而在民间使用的不多,反倒是军队里使用的较为广泛,当年南唐主李煜面临宋军进攻金陵的危机,其神卫军都虞侯朱全赟就曾用猛火油纵火攻宋军,由于风向改变,火焰反燃己军而大溃。

“快,把他放下来!”沈傲抱住曾盼儿的脚,刘慧敏也过来帮忙,将曾盼儿放下,沈傲检查了曾盼儿脖下的勒痕,又查了脉搏,知道曾盼儿已是死透了,摇摇头,黯然起身。

沈傲问他:“你说你什么时候睡的,谁可以证明?”

赵佶哈哈一笑,摇着扇子道:“原来审案这样的好玩,沈傲,你的观察很细致,想不到你不但精通琴棋书画,连审案的才能也有。”赵佶的眼眸中不由地掠过一丝欣赏之『色』。

沈傲艺考第一,在徐魏眼里还真算不得什么,徐魏看着沈傲冷笑道:“好极了,只有考过了才知道。”

这人拍了拍包袱,示意安燕要的东西就在包袱里。

过不多时,安燕上了楼推门进来,手里捏着一沓钱引,放置在桌上,对怪人道:“请兄台清点,一共是一千五百贯。”

沈傲方知又中了这小妮子的计,侧身一让,趁着这个功夫,那手掌斜的穿过狄桑儿肋下,狠狠地在她的香『臀』上重重一拍。

天『色』渐晚,酒客们纷纷离去,王茗去会了帐,十几个人勾肩搭背的要走。

沈傲在茅厕里,一时不好出去,听到那丫头低不可闻地冷哼一声,道:“我就要胡闹,不让你知道。”

淅沥沥的大雨依然不停,雷声轰隆不绝,沈傲穿着蓑衣,自正德门出来,在门洞下,谢过了方才为他传报的禁军,看着黑压压的学生,叹了口气,孤零零地往国子监而去。

“对,喝酒去,王茗有的是钱,教他请酒。”这些人都是冒着雨先回来的,一个个兴致勃勃;就在半个时辰前,他们还对沈傲不屑于顾,可是现在,满是景仰。

众人都点头劝说。

窃窃私语伴随着雷声传出,沈傲阔步挺胸,径直穿过一个个跪地的同窗和太学生,踩着积水到了正德门前,向门口的禁军行了个礼,道:“鄙人沈傲,有一幅画要呈献皇上,将军能否代传?”

对了,今天看了下书评,汗,还是章节的事,实在抱歉的很,老虎再陪个不是。最后,求一点***吧,反正到月底了,谁手里有空余的***,给几张,对老虎好歹也是个动力,虽然老虎没有爆发,但是更新还是很稳定的,一天三章,在***里算是非常快的了,大家支持下。第四百零一章:国手

沈傲笑了笑:“我们现在谈的是宋辽的岁币问题,至于金国,还是暂且搁置一边吧。我只问你,这岁币,你要还是不要?”

沈傲连忙点头,道:“是,是,学生要最后冲刺一把了。”

沈傲好整以暇地坐下,又让人上茶,慢吞吞地喝了口茶才道:“两位大人不必慌张,有什么事,好好说就是。”

耶律正德心里冷笑:“早在北国时,就听说南人国主荒『淫』,尽信『奸』佞小人,踢蹴鞠的掌军马,阉割了的太监镇边关,想不到竟是叫个『毛』头小子来交涉外事。”

赵佶心不在焉地坐下端起茶盏,幽幽地深思起来,过了片刻,才道:“传朕的口谕,命沈傲为钦差,与契丹国使交涉,两国一应斡旋,由侍读学士沈傲处置。”

沈傲连忙拍着上高侯的肩:“杨大人是开玩笑的,本朝的侯爵去给契丹蛮子道歉,这是有辱国体的事,杨大人怎么会分不清轻重。”

万国馆的一处院落,七八个契丹武士守卫着一处庭院,这庭院的槐树下,一个肤『色』白皙的中年男子举着书卷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生得颇为英武,狭长的眼睛,鹰钩鼻,嘴角略薄,微一弯起,犹如那饥渴的恶狼,有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气息。

武士领了命令,立即去了。

耶律正德笑了笑,好整以暇地又坐回槐树之下,捧起石桌上的书卷来看,一边看还一边忍不住朗读起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好,好词,这词儿应该带回中京去,给陛下看看,陛下一定欢喜得很。”

沈傲微微一笑,便不再说话了,有些话现在说起来还不成熟,急于求成只会适得其反,对于这种心理的掌握,沈傲还是很精通的。

沈傲最是没心没肺,这几日要嘛拿出陈济的笔记来看,要嘛做几篇经义,有时写些行书,他不敢出门,也不敢去寻夫人,只是觉得若是撞见了周若,心里空落落的。

沈傲微微笑道:“谢大人提醒。”

周正笑了笑,道:“唐家的小姐,我是听说过,是汴京城有名的才女,这一门亲事很好。至于春儿,可是从前那个丫头吗?”

周正和沈傲皆是喜出望外,这个老祖宗当真是不好等啊,二人迎过去,果然看到晋王带着几个从人挑着礼物过来,老远便听到赵宗的大笑声,连声对沈傲道:“恭喜,恭喜……”

从讲武殿出来,沈傲的心情大好,有了赵佶暗中帮衬,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心中压着的阴霾一下子驱散开,沈傲伸伸懒腰,迎着春风无限飒爽。

唐夫人笑呵呵地对沈傲道:“沈傲,你和师娘说实话,你到底有几个红颜知己?”

唐严捋须颌首道:“好,好,沈傲,你要仔细了,若是作不出,我唐某只好将你扫地出门,往后再不许来我家拜访。”这一句是暗示,意思是说,你作不出题,这婚嫁之事就休要再提;不过嘛,嘿嘿,唐严心中想,茉儿若是心仪沈傲,这题目自然不会难到哪里去,以沈傲的学问,自是轻而易举的事!

唐茉儿脸上生出些许绯红,啐了一口:“谁管他怎么说?”

唐夫人啊呀一声,瞪圆了眼睛:“这些话亏他说得出口,我还不知道他竟有口花花的『毛』病,茉儿……茉儿……”见茉儿没有回音,回眸一看,唐茉儿已羞涩地回里屋去了。

先是唐严,后是杨戬,这最后一个,沈傲对他也只有一面之缘,且印象不好,所以虽然身旁的人喧闹一片,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这提亲是不能见春儿的,教沈傲单独去与春儿的舅舅寒暄,他心里头不舒服。

想了想,沈傲肃然道:“大人说得对,大人的意思,学生也已经明白了,不过……”

这样一想,推官感觉精神一振,虎着脸猛拍惊堂木道:“大胆监生沈傲,公堂之上,也是容你行凶的地方?来人,分开高进和沈傲!”

“噢……”沈傲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而后慢慢靠近高进,高进吓了一跳,连忙向后缩了两步,道:“你要做什么?别过来!”

“且慢!”高俅冷哼一声,方才他只是先礼后兵,那一句话本是向沈傲和推官示弱,现在这沈傲和推官竟不给这个面子,他也不是好惹的,冷声道:“逆子,过来!”他朝高进招了招手。

沈傲的唇边带出微笑,缓缓地走向高进,高进有些害怕,小退两步,突然又想起皇帝所赐的玉佩,才又放下心,玉佩自己还带着呢,带了它,谁敢打自己?不怕……不怕的……,他心里这样想着,却慢了一步地发现沈傲蒲扇般的巴掌突然煽了过来,啪地一声,不偏不倚地落在他的脸上。

沈傲押着高衙内进去,身后的唐茉儿亦步亦趋。

沈傲呵呵一笑道:“这只怕不太容易,这大晚上的,宫里已经落了钥,大人便是要除学生的籍,只怕也要等到明日。”

魏虞侯轻蔑地冷哼道:“你是什么东西,太尉又岂是你能见就见的?”

沈傲应下。

刘文负责采买,要举办一场大酒宴,也不是轻易的事儿,事无巨细的事,大多都落在他身上,菜肴、美酒、还要给一些不太重要的宾客送请柬,更别说府上还要修葺了。

见到沈傲突然进来,唐严面『色』一红,随即又气呼呼地用湿巾儿捂着腮帮子,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哼,我要将她休了,不守『妇』道,不分尊卑,这样的女子,还留着做什么?”

呆坐了许久,周若兴冲冲地来了,她头戴帷帽,帽檐下是一张红纷纷的瓜子脸蛋儿,嫩黄『色』的绣儒长裙依旧飘逸,脚步盈盈地走进来,语带欣喜地问:“表哥,报喜的人来了吗?”

周正镇定自若,脸上还是忍不住泛出一丝红光,瞥了沈傲一眼,见他端坐不动,倒有几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质,心里忍不住赞了一声:“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气度,倒是奇怪得很。”

第二次开赛,这一次是吴教头队开球,赵宗得意洋洋地指着那开球的鞠客道:“这人叫刘建,不管是『射』门还是传带都是极厉害的,这几日吴教头对他加紧训练,只怕实力已今非昔比,吴教头,你说是不是。”

见二人许下约定,赵宗已是迫不及待,道:“先比了赛再说,二位教头随我观战吧!”第三百三十八章:华丽丽的队服

陈济正『色』道:“晋王和杨戬二人虽然不理朝务,可是影响力都不容小觑,蔡京知道你有这二人护持,一时也不会对你动手,只怕想要笼络你都还来不及,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唐茉儿那边因为去了邃雅山房,不在家中,因此沈傲也没有去借书还书的兴致了,倒是去了晋王府几趟,都是检验成果的,若是撞到了晋王,便敷衍几句,晋王见他无所事事,将所有的事都交给了一个小和尚,一时也不知沈傲到底打什么主意,一时想沈傲这家伙莫非只是虚张声势,一时却又想沈才子一向不按常理出牌,颇有自己的风格,或许还有压箱底的本事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