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手机版:第162章:河清海宴

阳光在线手机版 作者: 高糕

“不能不快,我的儿媳妇都被抓了,再不速度点,我的孙子小命就不保了。”

带兵攻进西胡皇庭的风遥是凤家人,是已经写进祖谱的凤家子弟,他在西胡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为自己捞了军功,又为凤家在军中立了威信,回来后必是要重赏的。

“左右来历不简单,西胡皇帝对他礼遇,绝不是因为他与三公子的关系,日后我们防着他一些就是。”秦寂言没有多言,抬手打了一个响指,暗一立刻现身,“主子。”这段时间,也只有暗一敢出现在秦寂言面前,其他四人全都躲得远远的。

不管唐万斤的血有没有用,这个消息都不能传出去,越少人知道越好。

只有进京,在京城为官,他们顾家才能沾点好处,才能对外说是官宦人家,才能与官家打交道。

小太监一脸喜意的道:“日前,秦王殿下得到消息,说是药王谷有长生果。秦王殿下从北齐折回后,欲前往药王谷,为圣上求取长生果。”

“殿下。”书桌后坐着一个年约四十的青衫官差,那人听到声响抬头望来,看到来人是秦寂言,也不见着急,而是从容的起身,给秦寂言行礼。

没有让暗卫紧张太久,顾千城手中的刀不断地挥出去,赵王派来的人根本无法近顾千城的身,不多时对方身上就带了伤。

猪头六指着自己的手下,一脸凶悍的道。

面前这个一看就出身不凡的少侠,居然看上一个那么丑的女人,简直是暴殄天物呀。

秦寂言闹出的动静这么大,顾千城都能听到,和她同居一室的红衣妇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到。

这些事,只要她出去,随便一查就知道了。

送走了赵王妃,这一天就再没有人上门,顾千城终于抽空,把之前培育的青霉素收集起来,再让下人把做好的肉干打包。

“小承欢,你也太小气了。”

秦殿下的脸立刻黑了,冷冷的瞥了暗卫们一眼:丢人!

季家,要是不重罚,日后必是后患无穷,不管季诺能付出什么代价,秦寂言都不会放过季家。

去不了西北,她就先看看江南那边有没会什么案子,可以让她去一趟的。

说来也巧,这池塘正是顾千城那晚所跳的池塘,顾千城很清楚池子里面的水并不深,如果是小孩子掉下去被淹死还有可能,大人的话根本不可能淹死。

得天下难,守天下更难。幸得赵王是造反,不然凭他此举,会彻底毁了皇家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倪月见状,转而对凤于谦道:“带着你的人退下,今日之事我既往不咎。”

这段时间,不断的派人伏杀秦王殿下,已是损失惨重,要再让人来做无用功还是小事,要是秦王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恐怕上面的人不会放过他们。

“发现浸泡画纸的药剂。”

凭借这股恨意的支撑,顾千城将孩子清洗干净,将自己的伤口清理干净,并迅速缝合好。

秦寂言脚步未停,上前道:“皇爷爷,不可能。”

路不算宽,停了一辆马车后,就只余三人并行的路,要给后面的马车让道,前面的马车都要大动,才能勉强让出一条可以让马车通过的路,而这也是身后动静闹得这么大的原因。

而且,先太子当年死的并不光彩,他记得太上皇曾指责先太子无能、不孝,现在秦寂言却给先太子圣、仁、贤、明、睿、康……这么一连串的封号,真的不是打太上皇的脸吗?

先太子妃,有这么好?

秦寂言只当没有听懂,反问:“朕追封自己的亲生父母,也过?”

顾千城能猜到季诺为什么把她推出来,她会好好记住季诺“这份情”,要不好好回报一番,她这个“顾”字就倒过来写。

他们现在这个状况,可对付不了两拨人,会死的。

顾千城一问话,黑衣人立刻答道:“小人奉庄主之命,保护顾姑娘。”

说完,不等顾千城反应过来,就跑去砸第二座,第三座殿……

“我,我,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来找我……”顾承志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手脚乱晃,又踢又打,顾夫人死死地抱住他,不停地喊他的名字,可是……

顾千梦吓得慌神,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正想失声尖叫声,顾承欢却快一步叫道:“姐姐,姐姐……快,快去给祖母拿药,不要管我,我没事的。”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也想要他的命,这些土匪的胆子还真是肥了,当初平西郡王带兵剿匪还剿的不够狠,居然没有让这些人学乖。

“时辰不早了,先回去再说。”顾千城知晓秦寂言最近很忙,此时已临近子时,顾千城便催促秦寂言回宫。

当然,围观的人更多的是赞秦王殿下铁面无私,办案公证,没有让罪犯逍遥法外,还了死者一个公道。

送上门的政绩京都府伊可以不要,但是……

秦寂言挥退天牢里的官差和随时的侍卫,独自走在长而狭窄的通道里。通道两旁全是牢房,不过此时全是空的,只有最里面的三间,才关押了犯人。

周王的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是想朝秦寂言发怒,可又不知为何生生忍了下来,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叹了口气,无力又疲惫的道:“皇上想要什么?”

顾千城也不失望,抬脚将人踹开,从食盒底端,找到跛脚男人口中的匕首。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顾千城也没啥好心疼的,拿起匕首就去撬脚上的铁链。锁住顾千城的铁链,就是监狱里常用的链子,没有多久顾千城就撬开了,而且还没有破坏原锁。

脚链解开后,顾千城又咚咚的撬开手上的铁链,前后花了两刻钟。

“暗风剑?隐世的杀手?”秦寂言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挑眉。看了子车一眼,见子车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秦寂言眼眸微变,却没有多说,只让子车尽快把人捉住。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属下这就去办。”子车压下心中的不喜,接过暗风剑,退了出去。

子车看了一眼,立刻往里面倒了一碗水,“姑娘,我去倒了。”

至于会不会再次阻拦顾千城去西北,这话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顾千城都从西北回来了,秦殿下现在说什么都可以。

秦殿下已渐渐掌控了大秦,就算他们两人的婚事有点波折,顾千城也相信,他们可以解决。

“臣,定不负皇上重望。”焦大人早就有心理准备,虽然与朝臣一起来劝说秦寂言,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

留下这话,秦寂言转身踏上龙撵,出城了……算三位数花了三个时辰,并不表示他们算四位数,花六个时辰就够了。

“混蛋。”害姑奶奶我丢这么大的脸。

顾千城庆幸,自己不是那种胆小怕鬼的女孩,不然一个呆在林子里,她肯定会吓死。

一共五俱尸体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跪下来,哭着、喊着求秦王帮她,求秦王负责吗?

“闪瞎了我的眼。”焦向笛惊得后退数步。他虽是文人,可也知受了惊的马,有多难安抚,顾千城露的这一手,真正是把他震住了。

顾千城在从尸体上检查出来的东西,于案情非常有用。如果状师将这些推断,当庭说出来,再引导大理寺和刑部缉拿真凶,这才能让大理寺和刑部彻底没脸。

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都是直言?都是你认为对的话?

顾千城想要扑到秦寂言的怀里,将自己的悲伤与无奈一一哭出来,可是她不能……

他很想顾千城,真得很想。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我……”自是不想的,尤其是这几年养尊处优的日子,更是让他们舍不得死。

“可我们刚刚吃的那什么忠心蛊怎么办?”忠于长生门不过是一句话,子期和子诺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体内的忠心蛊。

原本,她是打算在最后期限,向秦寂言提出这事。这样一来,秦寂言就没有考虑的时间,只能选择答应她的条件。

景炎桃花眼一挑:“你在为封似锦的事烦心?”

“言将军?他好好的西北干什么?”不知为何,顾千城心中一跳,脑子里不由自地浮出,那个冷硬却内敛的少年。

五皇子这人怎么说呢?志大才疏,明明什么都不懂,可又喜欢胡乱插手,瞎指挥,好权势,刚愎自用。今天一个命令,明天一个想法,还要旁人必须执行。

冠夫姓什么的,真得太讨厌了!秦寂言已没有耐心,继续与圣后周旋。一个时辰已是他的忍耐极限,圣后还要继续拿侨,那么……大家就打吧!

秦寂言没有亲自接,他身后的侍卫上前接过,打开查看,“圣上,是活火山的地图。”

千城眼里,还有他这个老太爷吗?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顾千城自己就是大夫,秦寂言虽然没有明说,可顾千城还是想到了……

秦寂言一路侨装前往江南,不仅避开了老皇帝的耳目,也避开了景炎的耳目。景炎远在江南对京城的掌控力度也不像之前那般紧密,景炎只知秦寂言离开了京城,至于他什么会到江南,又带了多少人到江南,景炎确是不知。

当然,所谓的没有交集是顾千城单方面认为的,至少景炎每天不管再忙,都会过问一句顾千城今天做了什么?

景炎不信!

不等单增和呼延千霆开口,凤于谦又道:“你们两个想要怎么打我不管,先把路让出来,我家王爷可没有时间和你们墨迹。”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呼延千霆原本就凭着一股气和单增打,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他要杀了单增,自己也讨不得好,果断的顺着坡下。

顾夫人怒极反笑:“千城,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什么杀人偿命,你奶妈妈是失足落水,不信你问问今天早上看到的人,问问和她同住的下人。”

“是,大小姐。”赵婆子咬牙点头,顾夫人脸色大变,指着身旁的下人:“快,快拦住那个老货,别让她跑了。”

封老爷子虽然没有说尽兴,可顾千城的“乖巧”却让他很满意:“我说这些也不是要你怎么样,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想明白自己要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不管何时,城门口的人都不会少,每天都是车如流水马如龙。在城门口发生一点小事,立刻会引来大量的人旁观。

“运气还没有差到极点。”景炎回头看了一眼,自我调侃道。

顾千城起身欲走,顾承欢飞快地攥住她的衣摆,“姐姐,不要去查。我说,我全说……”

种种委屈涌上心头,快要把顾承欢压垮了,要不是顾千城问起,让他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顾承欢这伤半年怕是好不了。

顾千城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她只是陪着顾承欢,任承欢哭出来、抱怨出来,直到他哭够了,说够了,才将打湿的帕子递给他,“擦擦脸。然后好好睡一觉,其他的事不要想,有姐姐在。”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