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妖女邪道神医毒后:第18章:怀德畏威

那些强盗们惊恐地想要逃,可是仅仅两个呼吸时间,所有强盗全部倒下,每一人都是喉咙处出现一道伤口。

艰难地抵挡一波又一波海浪,可是……终有一次,小船会翻掉!

如影随形枪法,施展起来,丝丝相连,更加圆满。

“这场比试,滕统领获胜!”庞山站在擂台上,洪声说道,“滕统领,依旧为我黑甲军第一统领!”

滕青山盘膝坐下。

“我没感觉!大山里,经常会吃些山果。经脉也是悄无声息中,改变的。”滕青山说道。形意拳的秘密,滕青山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就是说……恐怕九州大地上的人也无法理解。那是属于另外一个体系的成就。

“青雨!”滕青山笑着喊道。

在归元宗,七八十岁的老者,照样喊二三十岁年轻人为师叔!

顿时,大殿之外的百夫长、核心弟子们都安静下来。

“嗯!我能远距离控制内劲爆开,在黯然状态下,我的‘神’的确能控制内劲。那……能不能如师傅一样,控制内劲绕圈呢?”滕青山又扔出了一枚小石子,同时努力控制石子转弯!

这可关系到能否踏入先天境界。

内劲离体,略微能控制?

足足有八十一根尖刺!

这时候旁边一道声音响起:“滕都统,宗主有令,让你抵达的时,立即去见他,我在前带路,滕都统,请吧。”

力道瞬间传递到双手,双臂肌肉虬结,撑裂了袖子,『露』出强劲有力隐隐有着一丝暗红『色』的有力双臂!

可胜在连绵不绝,毫无破绽!

滕青山一笑:“关统领,赤鳞兽如果完全蜕变,咱们这些人如果跟它硬拼,那是找死。”

一怒扔下筷子,关统领直接跑进大帐了。

黑火灵根不同!

可这时,那熟悉的声音响起,那道身影更是一窜就到了眼前,关绿心底不由一阵喜悦,看着滕青山,便板着脸喝道:“滕青山,你追杀那王陨,到底跑哪去了?我们找了周围一大圈,都看不到你的影子!”

身体没事,衣服可受难了。

“小心点,应该没事。”滕青山也说道,“它体积庞大,到时候,我们寻一个小地方一钻,它就没办法追了。”

“噗哧!”

“咻!”枪似游龙,直刺面门!

司马庆急躁了,他都无法近身!

滕青山一震手中长枪。

因为,一般后天高手,身体强度很一般,很容易被刀气杀死!

银发老者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怎么可能……他,他没死?”此刻滕青山身上的黑『色』劲装破破烂烂,可是,无论是『裸』『露』出来的手臂,还是脸上,竟然都没有一丝伤痕。面对刀光轰击,竟然没一丝伤痕!

“先天?”滕青山咧嘴一笑,“你自己亲自感受一下,不就知道了?”说着,滕青山原本看起来线条还很柔和的双臂、腿部,陡然一瞬间仿佛一根根钢筋缠绕,青筋仿佛毒蛇一般粗。

“那个老者在咱们徐阳郡倒是有些名声。”旁边有人『插』嘴道,“他叫王陨!是咱们徐阳郡范巫城的一个有些权势的高手。不过……他在咱们范巫城,也就只能算上排名前几。可现在,竟然能和《地榜》高手们厮杀,没想到这王老,隐藏着这么强的实力。”

“我,就要这么死了吗?”冀鸿倒飞着就要往下坠,他根本没法子,甚至于冀鸿都感觉到一阵火热从后背传来。

只见一道枪影劈来,仿佛打一个沙袋,这一条枪影抽打在冀鸿的腹部——

他的背部,衣服上有着窟窿,可是窟窿后面,却是暗金『色』。

那杜九同样扔出一本书籍,脚下一踩,借力跃向岩浆湖中央!

就这么一霎那!

“杀了他,夺了黑火灵根!他就一个人,敌不过咱们的。”有人高喊,可明显,后面那些看戏的武者们,大多数都不想贪这黑火灵根。虽然这黑火灵根能轻易造就一个一流武者。还能改善体质。

不管是青湖岛的高手,还是归元宗的高手,背着数百斤的东西行走在温度超过六十度的环境下,旁边炽热的岩浆流流淌着,时而一阵阵热气喷过来。即使躲得远,喷来的一阵热气,温度还是让高手们难受。

涌入这地底的武者,很多很多。

“咻!”“轰!”“噗!”……

“报应?”杜九一双三角眼,阴毒的目光扫过滕青山三人,“就你们三个!”

冀鸿脸『色』一沉:“青山,关绿,我们走!”

“杜老前辈,果真厉害,归元宗的人竟然就这么走了。”乌岱奉承道。

“竟然还有一条通道!”滕青山惊叹一声。

乌岱嘿嘿笑道:“少岛主,你地位高,我就一个小人物,你给了我秘籍,还怕我欺骗你?”

一片漆黑。

乌岱看看两边的人,傻眼了!

又转了一个弯,滕青山他们便到了一块很是空旷的区域,原本的岩浆流河道,也变成了‘岩浆湖’,足有十数丈宽的近似于圆形岩浆湖,这岩浆湖边缘的岩浆,都是泛着橙『色』,越是靠近湖中央,就慢慢朝金黄『色』变化,特别是在最中央区域,竟然是刺眼的白『色』!

滕青山猛地转头看过来!

“那洞『穴』里面,可有黑火灵果?”滕青山直接询问道。

“红『色』的?”杜洪有些惊讶。

“哈哈,青山,这次你做的好!”冀鸿高兴地一拍滕青山肩膀,“只要解决那个逃掉的人,那这消息就咱们归元宗知道!到时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就是咱们的掌中之物!”

有机会,就夺,没机会,只能忍着。

“这人,我也不认识。”冀鸿疑『惑』说道。

那面『色』蜡黄的中年汉子持着那根长棍,看着古世友。

滕青山轮回枪的枪头,猛地反弹起来。

……

……

上千名武者中,有一位银发灰袍老者,目光似毒蛇,盯着滕青山:“这股意境……上次魏巫崖那老家伙追杀我,意境就和这一招很接近!这个年轻人这一招意境虽然还很模糊,不如魏巫崖,可是,他才十七岁!是杀了他,让归元宗没了这个天才,还是把他夺过来,当我的弟子?”第五十八章 融合

“谢滕都统,手下留情。”司马峰一拱手,随即在门人搀扶下离去。

《烈火五式》是一个契机。

滕青山丝毫不感到困,他心中有些疑『惑』:“我这五行枪法第四招,到底选择哪一个方向?”在融合枪法过程中,肯定要抛弃一些无用的,融合精华,将火属『性』枪法意境完全表达出来。

酒足饭饱后,归元宗高手们有部分进入帐内开始修炼内劲,而大部分都坐在外面,三三两两谈论着。

滕青山和冀鸿也连赶过去。

卷轴上画着两幅彩图,第一幅彩图,那黑火灵根竟然是银白『色』,可叶子却是诡异的黑『色』,果实仿佛苹果一样近似于圆形,为黑『色』。

呼!

有一些行走天下,风餐『露』宿的苦修者,他们为的就是一举成名,这次是良机!

段侯朗声道:“哈哈,先天强者还没这么简单就能达到!从后天到先天,那是必须靠自己的!不过大家也知道,咱们这后天都是‘炼精化气’,想要步入先天,就要神与气和,方能炼气化神!这所谓的‘神’,就是精气神的‘神’,这玩意很玄,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想要成为先天,跟‘神’有大关联。而这‘黑火灵果’据说就能孕养人的神,使得人脑子里的‘神’更强。更容易步入先天!”

“哼。”那靳涛冷哼一声,便到一旁取了他的战马,连夜离开了金家庄。

滕青虎也兴奋起来。

冀鸿统领和关统领都躬身。

对于邻庄的天才‘滕青山’,他当然知道。

滕青山这才知道,李金福原来是冀鸿的亲卫队伍长。

“咳!”

像那赤鳞兽出生时,全身为黑『色』,而后一天一变,极速成长,短短数月就达到骇人体积。当吃了‘黑火灵果’,全身就从黑『色』变为赤红『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令先天高手也忌惮的可怕妖兽。

滕青山略显惊讶地看了一眼那关绿,而那关绿此刻也看向滕青山,依旧冰冷道:“滕都统,你认为呢?”

“也好。”朱崇石也拱手道,“我就不挽留了,青山兄弟,一路保重!”

“我哪敢啊。”小二连道,“各位客官,你们还别不信!这事情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一位武者高手亲眼看到。绝对不假!就今天,咱们这来了好几个武者了。都是去那大金庄的!”

实际上,这路弯弯曲曲,大部分都是绕路。

“你先退下。”诸葛元洪说道。

那鬼精灵般的双眸扫着周围,耳朵偶尔还转动。

一柄飞刀瞬间划过长空,『射』在那黑影身体上。

至于详细模样,并没看清。

直接杀死就是!

金家庄练武场,点燃了一支支火把,武者们都聚集在这。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我也不认识。”滕青山摇头道。

旁边的靳涛暗恨。

“不过,那是赤鳞兽成年体。在书籍中,对赤鳞兽幼时记载,只是鳞甲为黑『色』,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得赤红。就这两句,太简短。我之前都没想到,这是赤鳞兽。现在知道了,这是赤鳞幼兽,还没长大的赤鳞兽!”段侯详细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汉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一大群人从后面涌了出来,正是滕青虎、杜洪等黑甲军军士们和朱崇石等人,朱崇石一看地面上的断臂,不由脸『色』一变,立即转头喝问向旁边那些观战的汉子:“那孟田,和滕青山呢?”

“青山怎么还不回来。”滕青虎有些焦急。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居高临下,轮回枪势大力沉的一记猛劈!

“锵!”孟田身体飞抛开去。

血月刀快到极致的一刀,甚至于引起空气震『荡』,刀影模糊,让滕青山视野范围内完全模糊了,他竟然看不清刀的真身!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琴声婉转,时而轻快迅疾,时而缓慢柔和,琴声能够带着人的心情跌宕起伏,琴艺能达到这般意境,的确是不凡。这绿衣,样貌只能算是清秀,可她的琴艺,却奠定了她红牌的地位。

楼阁内只剩下这俊秀青年一人,他『摸』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眼神却没有焦点,明显在想着事情。

“九哥啊九哥,你运气还真好,能遇到滕青山这个高手,归元宗有这么个天才高手,有诸葛叔叔教导,归元宗以后估计会更强!孟老他……死的有些可惜了。不过他的刀法我都会了,死了也就死了吧。”俊秀青年忽然开口道,“绿衣,给我弹奏一曲。”

一路顺风顺水。

“嗨,小二,问你个事?”滕青山笑着问道。

如果有金钱,那就好办了。可一般庄子,如果没田地,怎么养得起迁徙的族人?迁徙的过程,那就是非常悲惨的过程。

对方其他汉子虽然不甘,可还是让出一张桌子。

滕青山也一口喝尽杯中酒,一阵火辣窜入肚子里,舒坦的很,忽然滕青山鼻子一嗅,眉头不由一皱。

滕青山目光锐利如刀,一抖长枪,原本砸墙壁的长枪,瞬间化为刺式,“咻!”宛如一道闪电,刺向人在半空的孟田。第四十一章 千军万马

“这位应该是帮派的大当家吧。”骑在赤血马上的滕青山冷声道,“你就别在这蛊『惑』人了!让我们留下货物,金银?我们恐怕就是答应了,你们到时候也会趁收取货物的时候,来杀我们个措。”

只听得一阵重响,在马贼阵营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个铁铸的玩意,足有半米高,那锋利的尖刺,对着奔跑过来的战马。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滕青山在一名马贼头顶上一踩,整个人如狂风,俯冲向那名大当家。

……

和小猫生儿育女了。

“是,是。”大当家连应着,同时他仔细思索着哪里还能凑银子,急得冷汗滚滚。

“没了吧?断你两条胳膊,算你给你长记『性』吧。”滕青山说着便要挥动轮回枪,枪头是菱形的,两边都有利刃,可以轻易切掉人的臂膀。

“快,都给我让开,让开!”大当家连喊道。

在酒楼门口已经有一些军士三五成群的聊天了,一看到两匹战马飞奔过来,立即有军士喊了起来。

“都统的住处,可比百夫长住处,好太多了。”滕青山当即回原先的住处,招呼自己妹妹‘青雨’,也喊表哥青虎,一起开始搬家,将衣服等一些东西,一道全部搬到新屋子。

清晨的风,很是凉爽。

“这也是我家老爷的一些人手,哪比得上黑甲军!”这老者笑道,“老朽吴潭!我家老爷在那边!”

富甲天下的财神‘朱童’的第九子——朱崇石。

出了城门,行进在官道上,速度略微快了些。

“朱兄,漂流海外,是为经商?”滕青山问道。

……

黑甲军人马包括滕青山一共二十三人,其他人都按照命令全穿着整套重甲,唯有滕青山,仅仅穿了内甲,护腿、护臂,其他都没穿。对滕青山而言……这寒铁重甲单单论防御力,怕还不及自己的身体!

夏日的傍晚,很是燥热。

“蠢?一个十岁就能赚得百万两银子的财神蠢,天下间可没聪明人了。”诸葛元洪淡笑道。

“《烈火枪诀》,给滕青山?那《烈火枪诀》我也看过,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鸿有些迟疑,随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说他滕青山,将那枪诀……”

“都统大人,其他马贼已逃!”两支十人队回来了。

在城内舒舒服服住了一晚,吃完早饭,车队继续前进!

“实则虚,虚则实。”朱崇石瞥了身侧护卫一眼,“这血石坡,既然经常有马贼埋伏,说明那地方很适合埋伏!适合埋伏,马贼们当然会选!”朱崇石看向旁边的滕青山,喊道:“青山兄弟,还有五里地,就是血石坡了,可得小心点。”

“放心,大哥,咱们这么多人,而且,大哥你这计划那是天衣无缝啊,哈哈……他们休想能逃掉一个!”周围其他几位大当家都笑道。“咱们这里就有三千兄弟,单单用人就能埋掉他们。”

“青山兄弟,怎么了?”那朱崇石走过来,一里地,那三千人都不吭声,平常人怎么能听得到声音?

滕青虎一怔,随即『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到时候该咋办就咋办!”

“从今天起,每天早晨一个半时辰,傍晚一个半时辰,学习这枪法。”滕青山说道。

“是,表弟师傅!”滕青虎嬉笑道。

“驾!”“驾!”

“停!”杜洪一声令下。

“嗯,我好想哥哥。”青雨仰头看着她的哥哥,她从小就是在滕青山宠爱下长大,这突然和滕青山有近半年没见面,她真的不习惯。

李二说道:“我家老爷,他就住在江宁郡城!姓蓝,名山虎!”

“哼,哥,别提这个了。”青雨哼声道,“那些提亲的一个个,别说和哥你比了,连青虎表哥都赶不上。”

和儿子呆在一起,这的确是好事。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

“咱们五个,都是经过入宗考核进的黑甲军。”杜洪冷声道,“宗派内,在都统、统领位置上,一般都偏袒核心弟子!不过,一般都是选本营的百夫长!希望,宗内,别让咱们寒了心!”

而庞山,则是‘诸葛元洪’的师弟,担任统领位置也都十数年了。

都统,还有点盼头。

滕青山眼睛一亮!其他四人心中都是一颤,都有些无奈、不甘。不过紧接着便释然了。按照归元宗提拔人的规矩,一般在同等能力下,会提拔年轻人。看第三统领‘臧锋’和第四统领‘关绿’便知道。

冀鸿的冷厉,是黑甲军出名的,连第三统领、第四统领,都被冀鸿训斥过,更何况他滕青山?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