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人困马乏
作者: 希万万章节字数:20313万

方继藩自宫中出来,却是急不可耐的将王金元叫来,王金元听到少爷唤他,哪里敢怠慢,气喘吁吁的赶来。

也有一些作坊,还有某些商行,也想有样学样,在这里筹措资金,将自己的商行,推动上市。

这东厂和锦衣卫,若是都去了大漠。那么……自己会不会去?

而如今。

大漠的土地,能值几个钱?还有许多矿产,大多数,都在千里之外,运输的费用,就很吓人了。

铁路的运力,已经有人见识到了,它大大的缩短了距离,若是当真铁路能一路延伸,那么,顺着铁路线,沿线的那些矿山,还有那些草场,甚至是那些粮田,说不定,还当真价值不菲也不一定。

“大漠的游牧之民,不擅长经营和生产,那么,他们每占一地,陛下可以给予他们丰厚的赏赐,而他们的土地,则迁徙汉民,进行生产,既可作为大漠诸部,源源不绝的后勤之用,同时,于我大明,开疆扩土,又有极大的好处。”

那个叫突兀的鞑靼人,他有些印象,据闻是鞑靼部的勇士。

莫说是自称自己是皇帝,便是穿戴了明黄的衣物,也都是大禁忌。

方继藩一见,眼睛一亮,嗖的一下冲上前去,一个恶狗夺食,便将匕首捡起。

击字出口,突然,他浑身动了,双手抓住了突兀的胳膊,咔擦一声,这胳膊生生折断。

墨镜遮住了王守仁半张脸。

刘瑾很凶的。

可现在,越来越多的牧人,开始想要体验全新的生活,尤其是某些跟着汉人,发了财的牧人,他们衣锦还乡,回到了自己的部族,带回了无数的宝货,给所有人发丝绸的衣衫,将茶叶和盐巴,都分给自己的族人,让部族上下,为之感激,而反观这些贵族,人们越来越察觉,原来脱离开了他们,也可以生存,而且……还可以生活的更好。

方继藩看着依旧还沉默的萧敬:“快,扶陛下和太子到榻上去休息,噢,记得将陛下的冕服和通天冠扒下来,还愣着做什么,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两全吗?信不信我现在宰了你。”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方继藩那家伙,嘴巴甜,没想到太子,也学到了几分了。

朱厚照:“……”

弘治皇帝摘下了墨镜,不禁打量着身边的朱厚照,随后,叹了口气:“你能这样想,那便再好没有了,朕平时,并没有苛责你的意思,可你是储君,做储君的,就该有做储君的样子,朕怎么看待你,这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天下人怎么看待你,这天下的军民,将自己的福祉,俱都寄望于内廷,你不要教他们失望,不然,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呢。”

这鞑靼人拜下,勉强用汉话道:“小人鞑靼部皮货商人祝人杰,见过齐国公。”

将章程细细看过之后,弘治皇帝颔首点头:“外语书院……朕准了。只是……太子……也懂外语?”

方继藩手舞足蹈的道:“何止是懂,可谓是样样精通,他学了许多种,能和番僧对答,见了鞑靼人,也可交流,还有朝鲜人、倭人…………甚至是天竺人。”

何况,这些年,他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再加上平时又机灵,而今,也算是磨砺出来了,有了点样子。

朱厚照听到方继藩请吃饭,兴冲冲的自蒸汽研究所,快马加鞭的赶来。

可是如何装逼,他们却还太嫩了。

敲铜锣,太俗。

一千七百万股,开售。

这又是两百万两纹银,没了。

弘治皇帝说罢,低头继续看报表。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这不是要倡导新风气嘛,得让商贾们,勇于花银子,这人哪,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自打陛下洪恩,加了商税,鼓励商贾生产以来,无数商贾,甚至是平民,一夜暴富。可是他们历来,却是节衣缩食惯了,乍然暴富,虽是有喜,却也难免不安,他们行事,总是低调,花银子,也是畏手畏脚,便连投资,继续生产,也变得犹豫。他们自觉地自己已挣了足够的财富,现在要做的,是要将银子藏起来,这叫防范于未然,有备无患,怕的,就是被人盯上,惹来麻烦,这个风气不改,儿臣心急如焚,对朝廷,也是大大的不利啊。”

那以后宅子……

那齐国公,报复心理极强,睚眦必报,这都是自己答应下来的,只能任他摆布了。

他现在突然发现,墨镜也有墨镜的好处,这一身行头穿出来,很别扭呀,戴了墨镜就不同了,就好像身上多了一层保护色,至少,不至于如此面红耳赤。

此时,邓健在旁一脸恭敬的道:“听说老爷爱吃猪头上的肉,小人便命人张罗,听人说,这猪头肉,最好的部位,就是猪头那天灵盖上的一片皮儿,因而让人精挑细选了十头乳猪,取其最鲜嫩之肉,让人慢火烹饪了一个时辰,再将里头的肉渣子丢了,将这熬成的汁液为底,再取上等猪头肉,烹之,老爷请尝尝看,这叫富贵荣华!”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看来,陛下虽还在气头上,不过已经渐渐消了一点气了。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会,便道:“继藩未雨绸缪,果真是一番谋国之言。”

一旦方继藩所描述的情景发生,那么单单京畿一带,就会有数十上百万户百姓失去生业,重新沦为流民,而一旦有人挑动,那么……这江山社稷,可就彻底的在自己手里,玩砸了。

“这些该死的……”邓健说到此处,又沉默了,接着笑吟吟的道:“少爷怎么看?”

可方继藩不允许他们低调,你们得花钱,将银子丢进股票里也好,去买楼也罢,或是去胡吃海喝,都可以,低调是犯罪,奢侈万岁,你们要做一个合格的暴发户。

所谓的虚数,其实也是老毛病,文科生嘛……譬如发生了灾情,这个时代,多数向朝廷的奏报是伤亡逾千,又或者是,百姓贫苦者,万人……

可想而知,基于这样的数目,让朝廷来做决定,最后这政令是否符合实情,也只有天才知道了。

朱厚照大喜,忙是道:“父皇圣明。”

方继藩笑呵呵的站在一旁。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众人没有犹豫,纷纷取出了鸟铳,紧接着……王文玉道:“他们不知我们的深浅,因而,不敢发出进攻,可是,我们在此,不知地利,白日还好,可一旦夜里,若是土人们袭击我们,就糟糕了。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白日里,吓吓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王文玉心头一震。

“这是……”王文玉一脸惊讶:“金刚石?”

五辆马车,稳稳的停在方宅的门口。

当初太祖高皇帝,转手就讲沈万三给宰了,以至于到了现在,衍生出无数个版本的故事流传。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和王不仕一样,对于财富,虽有巨大的渴望,可同时,当他们得到了巨大的财富时,就不免生出了不安之心。

可问题就在于此。

在翻阅了一座雪山之后,终于……一片郁郁葱葱的世界,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接下来的安排,就是继续南行,而后,抵达金山,再通过金山的舰船,回到大明。

三百万两银子,哪怕是对于王不仕,也不是小钱。

弘治皇帝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可问了的。

萧敬不敢迟疑。

“我……我告假去……”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他大致能明白方继藩说的话。

“噢。”方继藩和朱厚照乖乖的行了礼,告退而出。

只不过在这里……

那位公爵觉得头已有些眩晕了。

公爵对书记官道:“请以我的名义,给国王修一封长信,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一份地图……”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人就是如此,渐渐的脱离了原先闺阁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远离了成日做女红的环境,在西山医学院里,渐渐开始亲力亲为,见有的女医,竟是几个人合力搬动了大箱子下来,宦官们看得瞠目结舌。

弘治皇帝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可以说,这曾祖母的性命,完全就是梁如莹保下来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一下子,殿中哗然。

…………

…………

第三章送到。

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才道:“这个…………这个……陛下圣明,自有圣裁。”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干脆,就鬼神来诠释这个问题了。

“为啥。”朱厚照瞪大眼睛。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一切如常了,好生照料,便可痊愈。不过……这等病,随时可能反复,需有人随时照料,免得,下次再复发时,耽误了急救的时机。”

先皇帝,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成化天子。

“你来……”太皇太后浅笑着朝弘治皇帝招手。

梁储……

张皇后却笑吟吟的道:“你不必局促,本宫,这是给你致谢,所谓有恩必报,本宫虽为皇后,母仪天下,更当做天下人的表率。你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太皇太后乃是本宫和皇上的祖母,她年事已高,身子羸弱,方才,若非你全力施救,只怕现在……已是……哎,来,给梁姑娘赐坐。”

“听说考中了举人,正在京里,预备赶考,参加今科的会试。”

他便拉了朱厚照一把,徐徐劝说道:“翻墙而入,毕竟不雅,现在既然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这是好事,我们在此等一等便是。”

怎么……这太子和齐国公,大清早的就来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此人叫刘文华。

宫中特别请自己来,就为了奖励自己。

太皇太后已经归天,不说太皇太后何等尊贵的身份,有道是死者为大,这些人竟在此如此无礼嚣张……

他可以保证,太皇太后已是崩了,毕竟人的脉搏和呼吸都已停止,这……人……还能活吗?

若是无医德,那么,还学医做什么?

实在胆大妄为!

而后,他又开始谋划着阵型……

梁如莹不断的调匀自己的呼吸,随着那宦官,迅速的走入夜色。自从征辟了一批名医,说实话,宫中的医疗水平,明显高了许多。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你说的有理,既如此,嗯……那么,诏入宫中吧,于宫中置西山女医院。”

“好吧,医学院的事,你来安排,朕……”

方继藩也没理会,匆匆而去。

长长的车队,载着这些姑娘们朝着大明宫而去。

梁储泪水涟连,焦灼的搜索着每一辆过去的车马,似乎想要寻觅到女儿的踪迹。

接着,竟是朝方继藩叩首:“犬女,就托付齐国公了,还望齐国公,看在老夫薄面……”他匍匐在地,已是哽咽不能言。

“是这样的,我家少爷,年纪已是不小了……这个……这个……”

“你没听到外头的流言蜚语?”朱厚照同情的看着方继藩。

“不过,说女医院是非的倒是有。”王金元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

只是,打出三比零,他自己也算不太准,这毕竟,还是需承担风险,因而,当初有所迟疑。

这时代娱乐不多,如此对抗性极强的娱乐项目,十分流行,许多作坊都有足球队,书院也有自己的足球队,便连京营,也都有足球队。

这足球的盛行,既可带动许多人强身健体,又可娱乐人身心,朝廷对此,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西山保育院……

她们都显得很羞涩,用白褂子,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有的女医,甚至觉得委屈,总觉得有碍于男女大妨,好在大夫们本就需要戴着口罩,因而,她们忙将口罩带起,如此,整个人只露出了两只眼睛,战战兢兢,亦步亦趋的跟在方继藩和朱厚照之后。

此时……人们低声议论起新津郡王,不禁感慨:“郡王大功于朝,不骄不躁,堪为人杰,不啻武穆再生,武宁转世啊。”

所有人唏嘘着,有人不禁被这哀凉的气氛所感染,竟也是眼睛眨动,泛出泪来。

这里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金吾卫严防死守,又有低级的文武官员,在此静候。

一下子,他脸迅速的落下,口里下意识的发出声音:“呀……”

没人关注李东阳的异常。

于是,忙是擦了擦眼里的老泪,定睛去看。

他一脸懵逼的看着众人礼官,看着这香火,还有身上厚重的冕服。

他看着远处的张懋。

说着,三两步赶上去。

外头的百官们,议论纷纷,又是一阵交头接耳。

新津郡王……还活着……

念诵了祭文,接着便是献食,而后是燔烧,焚香祝祷,更是不在话下。

朱厚照扶着船舷,低头去看海中的浮尸,还有偶尔一些人,筋疲力尽的呼救。

他将朱厚照招来,却独独没有召见方继藩。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预备诏书吧,登岸之后,就将诏书,传诸天下。”

张懋道:“圣旨都下来了,能有错?老夫昨日,已见驾了,陛下的意思很明白,新津郡王薨的轰轰烈烈,以身殉国,实为万古楷模,此次,陛下要率百官,亲自祭祀,这祭祀的典礼,老夫来主持,老夫主持了一辈子的祭祀,这一次,却没有怨言,一定要让你的父亲,风风光光,漂漂亮亮,就当老夫……送他一程吧。”

方继藩道:“世伯,太子殿下肯定有重要的大事,世伯,有什么事,你记下来,这些规矩,我一背诵,不就成了?”

跌跌撞撞的被方继藩拉了出去,方继藩才松口气:“什么事?”

十一月初三,良辰吉日。

这一次的仪式,需先去享殿,弘治皇帝亲自焚烧祭文,祭文之中,书写的是关于佛朗机西班牙人对大明的狼子野心,而大明如何予以反击,请祖宗们保佑,四海归心,天下太平。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31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