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凰涅磐之医毒圣女 > 第63章:十夫桡椎

易峰剑心的消耗,日后可以慢慢恢复,而功力的消耗并不大,他趁着两位师兄入定休息时,细细地观量了下缴获的血灵镜。

可这关系到了斩天与斩天剑的秘密,此时斩天也不用顾忌什么了,直接就将梦嫣仙子的魂力掐断。

至于玉简嘛,就算易峰先看了也没有什么,毕竟那只是内容,可以复制刻录的,先看与后看并没有任何区别。

一道惊天鸟鸣响彻长空,随即那大鸟双翼再次扇动。

可小莲面对这五人却一点惧意都没有,浑身鲜红如血的战衣,依旧衬托着她那美丽的容颜,绝世而立,手中的捆神链更像是择人而噬的巨毒蟒蛇,狰狞可怖。

雷罚领域说白了,就是以特殊神通引动了九天雷罚,而由于雷罚的威势太强,会排斥覆盖范围之下的一切能量,只有雷霆之力存在,而且会对攻击目标不死不休。

可才一会儿时间过去,易峰由于心神不宁,导致一次次真元力运转紊乱,终于,恶果来了。嗷……

易峰先是试着鼓动九系神灵之力,虽然不怎么顺畅,但却是几乎可以调动八成神灵之力,可这些就绝对足够退敌了。

易峰不知道妙云宗的高手实力倒底强了何种程度,所以也不敢冒险。

关于云空天尊,易峰需要找到的只是他的一缕残魂或者一段残躯而已,当时接受任务时易峰的实力不高,有点害怕,现在实力虽然强了,也依然觉得很棘手,因为几乎整个神界的大势力都不希望自己那么做,虽然那么做未必对他们有影响。

易峰干脆地回道:“杀了又如何?”其实,易峰心中还补充了一句:“不仅要杀你这罪孽滔天的侄儿,小爷还要与你算算旧账!”

“他果然有个师傅,想来就是那位仙界的超级高手吧。小子,露馅了吧!”浙州天尊听易峰那么说,心中顿时涌出一阵欢喜之意来。

“呵呵,你已将死,我认为你会说出来,如此一来,至少不会让你的神功埋没。”那女子倒是一点不生气,反倒是很自信地笑道。

不过,对方看似年轻,气息却十分沉稳,却又给人一种飘渺灵动的感觉,明明就在眼前,却是身子忽闪忽闪的,就像是幻灯片中的虚影一样,令人难以捉摸。

元畅点了点头,同时落到下面,收起了自己的领域,似乎是在向易峰示好。

它都成这样了,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还如此看重这魔剑,只怕是这魔剑十分紧要。而这大个子怪物身前极有可能是神王级高手,连它都如此看重这把魔剑,只怕是这把魔剑没有极品神器那么简单了。

这就是大个子的特点,它根本不怕身体受伤,故而才能如此无畏。

时至今日,两位不死主宰的诅咒依然没有破掉,但也差不太久了。

趁着那黑洞尚未弥合之际,易峰当即冲了进去,寻觅片刻后,方才发现一个铁盒子,连忙将之收起,继而飞速离开空间黑洞。

易峰心中一惊,当即祭出斩天剑握在手中吸收神灵之力,同时也抵挡空间裂缝。为了稳妥起见,他还将已经祭炼完毕的火龙甲也套在了身上。

这个情况让那帝君始料未及,因为他清楚,若是那紫色剑光再坚持一会儿,六合吞天阵就会破裂,敌人就有机会破阵而出了。

易峰见了那令牌,感觉十分眼熟,连忙在腰间摸了摸,竟是也取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在那令牌上,没有什么字迹,只刻画了一个骷髅头。

“呵呵,若是我没有猜错,你在他身上做了手脚吧?”作为姐姐的时间主宰,笑着说道。

易峰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说道:“若是你那逆天功法,真有逆天之威,我一旦将之修至大成,自然不会任由武门一直追杀我。”

在妖族外围,易峰一直小心翼翼地寻找着。不是外围妖兽少,而是符合易峰条件的不多。易峰想要修炼天妖诀,基本上需要从头开始来,而从头开始,就需要先猎杀低级妖兽,继而慢慢增强。

仙君是没有碰到,但是成群的仙人也不断遭遇。不过,易峰有心隐藏之下,却不是一般仙人可以发现的。而不可避免地,易峰还是碰到了一组修为最高不过玄仙中期的仙人大队,而且周围也没有别的仙人大队存在。

还好的是,这些妖兽只是冲着小黑来的,将小黑团团围住后,并没有深入山脉,自然也没有发现易峰与韩烟儿的府邸。

当时袁清就指天发誓说自己是心甘情愿的,不然就请老天处死自己。这种灵魂誓言非常灵验,若是发誓的时候袁清不是真心,那么他绝对会被老天弄死。结果他没有被弄死,说明他是真心实意的,龙皇与禾儿公主才会有了如此决定。虽然是有点残缺,但残缺的地方并不多,整个造型还是显而易见的。

易峰将一切收拾妥当后,便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到当空之中的极品仙剑之上。

此番那烈焰雄狮已经死掉,仙剑又被放了出来,肯定是要与炼火仙门决裂了。

那神君不知九系神灵之力,却是轻喝了一声后,单掌向易峰胸口拍来。

“哈哈!真有意思!”易峰不禁仰天长啸一声。

易峰话还没有说完,这边易可儿手中已经是握着一杆雷枪杀了过去。

还未多久,易峰就收到了梦嫣仙子的传讯。

“其实要我来说,上次帮助姐姐取得那功法,我却没有得到什么实际好处,毕竟那部功法对我没有用,姐姐这次赠我圣灵钟乳正好可以弥补,姐姐若再提条件,似乎有点不厚道哟。”易峰不以为意地说道。

小芙心中很是生气,瞪着易峰,香腮鼓动着。

天神其实可以忽略不计,可二百神君一起发动攻击,就算是易峰十系神灵之力防御强大,估计也会瞬时被破,就算是那女子实力非凡,估计也难以面对九位神王。

见易峰有点迷糊,她又跟着解释道:“你的那个防御罩可以无视领域,你用防御罩把我们俩都保护起来,他们的领域没有作用,还不是任我们宰杀!”

不过,大家都能看出,方才血焰魔帝并不是单纯以肉身硬拼极品仙器,毕竟他的肉身品质没有达到极品仙器那么强悍的程度,

末原仙帝只是对易峰苦笑一下,接着便带着强盗团飞速转移。这一次打劫虽然看似不怎么成功,但收益却比上次多了很多,毕竟邀霞城也算得上是繁华大城,其中财富自然是很丰厚的。

可易峰清楚地记得,自己在提到云空天尊时,云邪的表情有点奇怪,而且之后云邪似乎很不愿意与自己多说一句话,又像是有意回避着……

梦嫣仙子接过玉符,讶然地道:“那孩子居然是你!转眼才五十年时间,如今你不但入了修真门派,竟还有了金丹期的修为,而且凝结了剑心,看来那日我救下你也是一段善缘。”

易峰虽然还没有天级高手的实力,但魂力已经在本源之光的加持下到达天级,神念覆盖范围极大。这片神界大陆虽然广袤,但在易峰那变态的神念与瞬移下,其实用不了多少时间便能寻找一遍。

“这位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班德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但却不敢说出来,看到易峰的相貌,他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在一边的九魅狐妖眉头微皱,显然她也认出了小芙,让九魅狐妖惊讶的是,昔日仙界的雪人族小姑娘实力不算很强,如此没有过去多少年,她竟然敢站出来面对连云空天尊都忌惮的高手,看来老天真不是只眷顾一个人,每个人似乎都有属于自己的机缘。

可这种可能貌似不太合乎情理,以魏阳合体中期的实力,要擒下易峰根本费不多大事儿。

满意地点了点头,凌灵接过那手镯,同时将一颗乌黑色的带着浓郁腥味儿的丹药塞到易峰口中,而后便返回床上,开始默默观量着手中的玉镯。

凌灵所言的化灵丹其实乃是魔道之物,也是正道修士最为忌讳的凶药,只要服用一粒,修为不到元婴期的修士,一身功力必然会荡然无存。

“你哪来的妖帝期龙珠?”那仙帝有点惊讶地问道。

“你认得此物?”易峰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可他的表情已经渐渐随着魔化神婴的糟糕情况而扭曲,显得十分难看,浑身也是彩光一闪一闪的。

狂风劲卷,隐隐之中,似有狂野的兽吼声弥天而起。

云空天尊直觉自己脚下的地面一阵剧颤,低头看去,竟是如重物击打过的玻璃一般,出现了道道裂缝,宽度都不下一丈。

佝偻老者生生承受了暗黑祖神一拳,虽然没有后退半步,却是口中鲜血狂涌,脸色顿时萎靡下去,本来就白发苍苍的他,此时更显得那般老迈。

易峰这才了然,斩天剑也瞬即出动,笔直飞向妖婴,而滔滔天火则是凝成火龙随斩天剑冲去。

“说不定?”易峰有点迟疑。

“愿闻其详。”易峰终于是表现出了一丝关心。对于易峰而言,迟早是面对那些天尊的,现在能够多知道一点,对他自然有不少好处。当然,他还需要确定,元畅一会儿所言倒底是真是假。

“呵呵,他们打算如何除掉我呢?天尊们一起来围杀我?”易峰笑着问道,似乎不以为意。虽然易峰料到会被神界天尊们注意到,但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程度。

在山谷里,有一个高达数十丈的祭台,祭台周围则有六根石柱,比之祭台还要高出很多。祭台上,一位苍老的黑袍修士,正高举手中的魔力权杖,如人头般的不知属性的晶核正在魔杖顶端闪耀着幽光。

被召唤而来,易峰并不是怀着愤怒的抵触情绪,因为那种情况下,自己忽然离去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自己走了,以云空天尊等人的实力,完全可以挡住东辰天尊。

易峰可以肯定了,自己的面子还真没有这么大,人家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斩天剑与那上品仙剑各自倒飞出去,那年轻修士微微有些惊讶。以往的几次战斗中,自己的上品仙剑每次都是无往而不利,凡是敢于如此全力硬拼的法宝,没有一件不当即碎裂的。可是,这次硬拼之后,居然是自己的仙剑明显处在了下风。

小芙的速度确实不怎么样,但她却是在自己周围的空间连连点了几下,顿时一种类似于域场的冰封效果出现了,炎傲直觉自己的速度被极大限制,而且还有了多少年都没有过的寒冷感觉。

四下里的高手无比色变,就连易峰都是眉头皱起,因为斩天剑似乎有所感应,居然在丹田之中颤动起来,若不是斩天剑中的诅咒已经破除,若不是易峰能够压制斩天剑,恐怕此时斩天剑已经飞了出去,与那战刀一绝高低。

“晚辈只是小有所成,与前辈这妖君级的实力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易峰继续装作十分恭敬,惟恐这家伙发怒。

一更,求金牌,据说系统的免费金牌已经赠送,达到要求而没有得到金牌的大大们,可以去交流中心进行投诉。。。“这次那些家伙能活着逃出来一、两个就算是幸运了,恐怕已经无力再来追杀我,我还是赶紧绕个弯儿回去为好。”易峰远离地龙谷后,心中默默思量着。

循着那股子剑意,易峰凝目望去,但见远方有一道虹光由远及近渐渐靠来。

刘一川站到了易峰不远处,大有指点江山之意地说道。一更,求收藏、推荐……

“也不用太担心,我猜他肯定不敢贸然对你动手,而且他不可能有实力看透你丹田内的情况。就算是他看得透,但你在之前已经将身怀混沌之力的事情表露出去,他只会认为你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是疗伤的,而不是用来禁锢你功力的。一会儿你只需要从容一点,我再帮你不时鼓动下混沌之力,他必然会被震慑。”斩天分析了一句。

易峰不能动弹,很想大口大口喷出淤血,但就连这都难以办到。

来到水池边上,易峰临空飞到了水池中的一个假山上,扣动了一个看似极其普通的石棱,因为这是一个机关。

没有任何意外,六爪骨龙先是龙头接触到了火池,金光闪闪的龙骨竟然顿时充满了火光,整个身子都似被点燃了一般。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连破穹曾在合体初期时孤身游历修真界,在正道修士盘踞的星球上,被十几位合体初期修为以上的正道修士围攻,他却是在击杀所有敌人后,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就逃了开去。

由此,修真界一直传闻连坤父子修炼的功法很强,强到可以越级挑战,而且还是一人战很多比自己修为高的越级挑战。

那散魔是从城中向外而来,见到易峰后,先是一怔,随后便认出了易峰。

不过,易峰反应也非常之快,这散魔也就三劫高手而已,易峰猛然提速之下,直接就到了他的跟前,而后没有使用任何法宝,只是手掌发力便硬生生地透入还未祭出战甲防御的散魔的腹部,一把将其魔婴捏碎。

“呵呵,何止如此,你们可还记得,芸霜师妹还有一件中品灵器级别的战甲护体呢。”

此时,密室之中,血焰魔帝一脸汗水,神色肃然。连续奋斗这么久,饶是血焰魔帝这种级别的高手,也是心神消耗极大,毕竟这也是他第一次炼制如此逆天的极品魔器,他不想失败,所以一直都是全神贯注投入其中。

况且,巨灵神族族长已经陨落,被东辰天尊吞噬了一切,若这里是完全是巨灵神族族长掌控,应该早就崩溃了才对。

易峰几人没有犹豫,都是面色肃然地跟上,而易峰则是稍稍有点激动。其实,早在那焰火升起之时,斩天就已经发现有位神秘高手进入了花雨星,只是那高手速度很快,而且身怀着一种十分强大的隐匿气息的功法,即便是斩天都难以将之彻底锁定。

人形状态下的九魅狐妖,宛如十五、六岁的豆蔻少女,清纯而绝美的容颜上,甚至还依稀可见几分稚气,活脱脱的一个懵懂无知少女模样,在冷风寒雪之中裸足行走,让人忍不住生出一些怜惜之意。

“应该是师傅给我用了丹药治疗吧。”易峰意识朦胧时,第一个想到的也就是星尘子了。毕竟,不仅自己是星尘子带入修真的,这么多年来也是星尘子对自己最好。

这天魂草本不该是仙界能够找到的宝贝,乃是实打实的神品,也就是说,以天魂草为材料,若是手段高明点的炼丹大师,即便是在仙界也极有可能炼制出神丹来,而且这神丹可以直接提升修士的灵魂修为,提升的程度,自然是视天魂草被炼制的效果而定。可就算是易峰将之生生吞下,就算是天魂草的效用无法发挥到最大,但也足够易峰将灵魂修为提升到至少帝级中期,自然也就能让易峰解决灵魂之力与功力不匹配的棘手问题。

易峰利用强横的神念笼罩过去,虽然被许多神念说排斥,但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盒王之中的气息。

这对易峰而言,是个好消息,他的肉身强横无匹,纵然不比某些祖神,但也比祖神的化身要强,斩天剑的品质那就更毋庸置疑了。

一众与应成子一个辈分的宗门大佬,全部落到台上。

“芸霜说的对!”

易峰听到仙丹二字时,就没有再去听斩天说什么了,直接就将仙丹取出来。

“哈哈……小子,我来问你,以你看来,若是我就此离去,我的两个晚辈会不会惨遭魔尊屠杀呢?”不知怎的,来人在思量片刻后,竟然忽然放声大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