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破晓锋芒 > 第9章:毒巅峰

“起来,先火葬你母亲吧。”滕青山说道。

“恩人。”少女看着滕青山。

“滕青山!”

二人,都是黑甲军统领!

这一百多岁的老年人,脾气的确有趣。

而精气神的‘神’,滕青山境界本身就高,内家拳又是养生的,对‘神’孕养也极好。滕青山的‘神’自然强大。

“哥,你不用?”青雨看向滕青山。

石子体积小,蕴含内劲少。

“可是……《归元心典》,是修炼剑法的!”诸葛元洪说道。

“其实啊,关统领你挺漂亮的,如果不整天冷着一张脸。而是经常笑笑,宗内估计会有很多人追求你哦。”滕青山笑着打趣道,关绿听得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一瞬间愣住了,她在归元宗那是出名的冰冷冷酷。

果然不出他所料,《虎形通神术》的确令全身再度开发潜力,吸收能量。

嘴上那么说,可是许多武者心里也都明白——

关绿皱眉道:“赤鳞兽褪下的鳞甲,特别大,足以制作不少件战甲!而且,每一件战甲,要比一般重甲轻,而且防御要更强。对这‘黑『色』鳞甲’,咱们还是重视好。”

滕青山通过对身体筋骨肌肉控制,可是令身体变高变矮,变壮些变瘦些,唯有面容难以变化。

不过,那需要一些材料等等,而这人皮面具使用起来就简单了!

‘鬼狐’司马庆,其实在各大宗派宗主等一些先天强者圈子里,名气还是不小的。‘鬼狐’司马庆,虽然只是先天‘虚丹’境界。可是,这司马庆能够轻易改变容貌、声音等等,伪装成别人。

司马庆笑着再一次闪身,同时右手五指朝滕青山的轮回枪拂去,欲要故计重施。可是这一次,这司马庆刚刚卸去滕青山一枪之力,滕青山的第二枪就来了!

要保持‘王陨’身份,银发老者,展『露』的实力不能太骇然。

无论滕青山,还是王陨,都抱着同样的念头!

轰!轰!轰!

“轰!”

那仿佛锯子一样的交错的锋利牙齿,将戚艳直接一咬,戚艳的身躯被咬地直接分成两截,一截掉下岩浆湖,化为飞灰。而另一截直接被这赤鳞兽给吞下肚了。这一幕几乎所有武者胆寒!

轮回枪的扁平菱形枪头拍击在岩浆上,一股强大的反冲力作用在滕青山身上,滕青山仿佛一头雄鹰,再一次扑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上。

“黑白两位长老,那可都是《地榜》高手啊,联手,竟然不能短时间内杀死滕青山。这滕青山的枪法,防御还真厉害。”

锵!

滕青山甚至于认为,单论身法灵活,即使自己爆发所有实力,怕都难以和对方相比:“这个老家伙,应该能在《地榜》排名前几。是不可错过的对手!”滕青山根本不可能放过对手,不但是要和对方一战。

“杀了他,夺了黑火灵根!他就一个人,敌不过咱们的。”有人高喊,可明显,后面那些看戏的武者们,大多数都不想贪这黑火灵根。虽然这黑火灵根能轻易造就一个一流武者。还能改善体质。

“没想到死这么多高手啊,这次真是够精彩的。”

冀鸿额头渗出黄豆般大的汗珠,忍着断臂之痛,喝道:“好了,黑火灵果已经被那赤鳞兽吃了。咱们先回去。赤鳞兽蜕下的鳞甲……以后看运气慢慢找。”

关绿点头。

“好惊人的温度!”滕青山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岩浆湖大部分区域,都是表面金黄『色』岩浆。只有最核心,才是刺眼的白『色』岩浆。很明显,白『色』岩浆温度达到不可思议地步。不过,就是那金黄『色』的岩浆,里层温度估计更高!”

“可惜,一代高手就要就此丧命。”看到这一幕不少人暗自叹息。

竟然又迅速地飞窜向浆湖湖边方向,手中长刀也迅即拨开众多暗器。

秃顶老者一窒,说不出话来。

反正对方也抓不住他任何把柄。

“是青湖岛的!快逃!”对方一群人,其中一人猛地一声大喊,顿时那群人毫不犹豫落荒而逃!

“三岔口!”青湖岛三人站在三岔口,看着前方两条道,不知道往哪边追了。

乌岱看看两边的人,傻眼了!

“好,好。”精瘦汉子沿着火热岩浆通道旁边前进,只是,他距离岩浆边最起码有数丈远,因为愈是靠近,那泛起的热气愈加可怕。

“两里路?”滕青山吩咐道,“我们快点走。”

滕青山猛地转头看过来!

蓬!

“嗯,这事得禀报给统领。”杜洪也点头。

“不过那个带路的小子,逃入隧道里,我没找得到。那里面一片漆黑,就是一『迷』宫。”滕青山说道,“我已经命令一队人马,悄然潜伏在峡谷中,静静等候。一旦那人从洞『穴』出来,绝对逃不掉。”

……

就这样,过了三天。

“这一战,我认输了。”古世友平静说道。

“锵!”

司马峰感到手一麻,不由自主连退三步,不由震惊看着滕青山,随即爽声大笑道:“好枪法!你刚才说两招,一个火中取栗,一个火上浇油,刚才,那就是火上浇油吧。那一瞬间爆发的力量,我都措手不及。”

火中取栗,愈加的阴柔。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数十年了,何不去挑战一番?赢了,你可名扬天下了。”在那银发灰袍老者身侧的一个精瘦汉子笑道。

早已经做好的丰盛饭菜,那十名仆人立即端好送过来,今天下午刚刚打造的崭新桌子放好,八十余号人就聚集在一起吃喝了起来。归元宗精英高手吃的的确好,赶得上好的酒楼上等一桌好菜。

……

这吴越比孟田,绝对要强,而且强不少。

理由就是——金家庄,距离它的住处近!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三支人马分开,开始探索这火焰山。

傍晚时分,滕青山一群人已经下山,正沿着山脚,朝当初扎营处走去。

“客官,你的大盘羊肉!”旁边小二端着盘子跑过来,将菜肴放在桌上,“客官请用。”随后转身便离去,可是他走开的时候却碰到了这名男子左臂。诡异的是……那左臂的袖子却被小二带的飘起来。

此刻,相比较于黑火灵果,滕青山对黑火灵根更加渴望。

“都统,你看到那怪物了?”杜洪笑着道。

“明天一早,我们赶往旁边的徐阳郡桦城,通知桦城中的归元宗人马,传消息给宗里。”滕青山很清楚,经过那段侯以及其他武者一传播,知道的人肯定会非常多,还有铁衣门也会参加。

冀鸿、关绿二人躬身。第五十四章??关绿

十几年过去,李金福不再是那个充满野兽气息的汉子,他变得沉稳了。

滕青山这才知道,李金福原来是冀鸿的亲卫队伍长。

像那赤鳞兽出生时,全身为黑『色』,而后一天一变,极速成长,短短数月就达到骇人体积。当吃了‘黑火灵果’,全身就从黑『色』变为赤红『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令先天高手也忌惮的可怕妖兽。

关绿冷冷看了滕青山一眼:“等黑火灵果事情一了,我会好好请教滕都统的枪法,看滕都统,到底有什么手段!”说完,这关绿大步地朝门外走去。

将战马寄放在后面的马厩里,派了三名黑甲军军士去看守。其他人都进入客栈大厅里,十七人占据了四个桌子。

杜洪笑道:“都统,这些小二有什么见识?天下间肆意『乱』传的谣言,多的很,不可全信。”

仅仅片刻,滕青山便看到远处满是火光的大金庄。

毕竟……不到最后时刻,大家不想迁徙。

朱崇石捧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两口茶,目光中神光内敛,哪还有一丝醉意:“爹说的对,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这次没有青山兄弟,我这批货物,怕真的难保全,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那孟田!如果这笔货物被抢夺……也只剩下范氏兄弟这笔货了!”

原以为,自己实力够强。

“黑『色』怪物,哼哼,能瞬间吃掉一个人。如果那小子没撒谎骗我,估计黑『色』怪物,应该是个妖兽!嘿嘿,我逍遥侯行走天下,还没看过妖兽呢。今天得好好见识一下。”段侯嘴里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