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昨夜星辰晚来风 > 第2章:跃跃欲试

卓依、永安、都柔柔、袁青、余靖秋、巫苍等一个个都惊讶看着这一幕。

一道道蛟龙虚影冲出,飞向远处虚空。

司徒鸿解释道:“他这人狂妄自大又愚蠢,你没听司空阳观主所说么?他原本是走的水火真意的道路……很多人都很看好他,可他呢,竟然又去参悟什么风的奥妙。弄出风火水三种奥妙结合,乱七八糟,断送了自己的修行坦途。”

万物境第三层次,只要再突破一步,就能掌握真意了。

“哈哈……和他们比起来,似乎我最弱?”东伯雪鹰笑了,“以后的修行日子,看来也会有点乐趣了。”

东伯雪鹰也来到夏都城半年,所以知道大概行情,这么奢侈的庆贺,如果用金币怕是得过千万金币了!相当于十几个贡献点!对于刚刚获得超过五千贡献点的东伯雪鹰而言,的确不算什么。

“宫愚师傅说竹楼内有简单介绍的书籍,应该就是这一本了。”东伯雪鹰盘膝坐在条桌前,拿起了书籍翻开阅读起来,书籍正如自己所料,讲述的就是一些在‘赤云山世界’修行的常识。

“也得搜集些我夏族历史上超凡前辈的卷宗,看这些前辈们的一生经历,或许就有许多我值得学习借鉴的。”东伯雪鹰暗道,他是很懂得学习的,从小他就观看很多超凡的传记故事,可那也只是传记故事,信息含量太少。

“一个时辰后就开始了,可我根本来不及了。”邋遢老者无奈。

无数凡人连仔细盯着看,寻找着,连超凡们都有一些没发现,连仔细观看寻找。

这让东伯雪鹰感觉……这恶魔生命力也太恐怖了。

……

也就‘超凡生死战’在很久以前,前十二场的对手就被定下,第九场是恶魔!

伴随着空间波动。

而力量血脉爆发,对体力消耗极为惊人。虽说成为超凡后,身体的体力也增加许多,可也支撑不了太久,自己必须留有体力准备第九场!

长枪翻飞。

“已经很厉害了,他才多大?不爆发太古血脉都杀到了第六场!已经值得骄傲了。”

超凡强者们都做出了各自的评价。

在战斗的时候同样是如此,在和这名巨汉土着搏杀时,东伯雪鹰丝毫没有惊慌,在短暂交手后立即明白了对方的优点缺点,在根据自己擅长的,立即制定出计划来。

“这个东伯雪鹰,近身厮杀时,枪法水火交融,刚柔并济!阴柔时防御圆满保留丝毫破绽,刚猛时也凶悍无比。并且刚猛枪法转为阴柔枪法……无比的自然。”

凡人们也不多想,他们来就是看精彩的超凡大战的,看不懂只能怨自己眼界不够。

想要凭借自身境界就赢下第六场的,一般都达到万物境第二层次!

可只有质变,才能代表达到第二层次!

正常情况下,十个飞天级超凡恐怕才有一个能跨入圣级!

他同样是赤脚!只是一双脚是青绿色的大脚。

“既然没有厉害手段,那战斗就可以结束了。”东伯雪鹰说道,轰隆隆~~~周围七八百米范围内尽皆都是汹涌的水浪!其实整个战斗场最大直径也就三四里,此刻这庞大的水浪漩涡……完全笼罩了所有的战斗场范围。

赢三场?

……

他回忆着前面三场战斗,思考着自己战斗时的发挥,汲取着经验。

下位超凡土著、中位超凡土著、上位超凡土著,这是人类对超凡世界土著们的划分。

无形力量笼罩下来,将赤红色大蜥蜴包裹着吸出了战斗场。

“竟然拦不住!”东伯雪鹰立即操纵天地,周围水流凭空显现,层层拦截。

“去修炼密室试试。”东伯雪鹰立即前往修炼密室,在那,才能尽兴的全力发挥。

万物水,诡异阴柔,却威力不足。

“这可是我们水源道观的年轻天才,我当然得来。”晁青得意一昂头。

……

东伯雪鹰他们这十位超凡离开府邸后,就直接朝薪火宫飞了过去。

“凡人多。”彭山说道,“整个夏都城恐怕大半的凡人都会赶到生死殿观看这一战,对他们而言,能看到超凡生命的生死搏杀……就很值了!他们的主人,或是超凡,或是称号级,这个时候一般也都会允许许多仆人侍女们出去观战的。”

“去吧,你好好准备吧,要不了多久你就得进场了。”司空阳说道,旁边贺山主虽然没说话,却也微笑看着。

消息传播。

如果说神印,还能用‘符印’显现出来。那么战斗时的枪法,就很难直接表述!就算一些前辈超凡们创出的枪法,那也是前辈们的经验,前辈们的道路。如果在很稚嫩的时候就观看前辈们的枪法,很容易被‘引诱’走偏了道路。

“很难。”池丘白点头,“贺山主当年更是仅仅才三场!主要越是到后面,薪火宫派出的一些超凡世界土著就越加诡异莫测,一不小心着了道就败了!并且越往后这些土著实力也是越来越强,我也算善战了,却也止步于六场。”

这座夏都城经过漫长岁月的不断修建完善,许多可怕的法阵不断叠加,论稳固程度这里比黑风渊下面的法阵强了不知道多少倍!须知这里经受过各种各样的外族半神的入侵攻打,外族半神们敢入侵杀到这里,都是带着强大神器的。

护卫引领而后侍女引领。

要知道超凡强者都有储物宝物,一般兵器都是放在储物宝物内,一个念头就能出现在手中,速度比从背后拔出来要更快!所以背着兵器都是很少见的,至于所谓的和兵器体会熟悉……超凡们几乎都达到力量圆满如一了,根本无需随时带着兵器。

看着一门门极品秘术,东伯雪鹰很眼馋。

时候,拿出五万斤源石再提升到圣级初期!那时候觉醒希望就更大了。

“嗯,力量传递完美,就是枪杆偏软了。”东伯雪鹰如今身体力量达到飞天级中期,飞雪神枪对他而言也偏软。

护身内甲,是雷真长老留下的圣阶极品内甲,自己毕竟掌握了万物之水奥妙,使用起来颇为适合。

所以——

“名字够邪恶霸气的,不过这杆长枪的确很好。”东伯雪鹰随意抖动,枪杆旋转刺出,产生的空气碾压冲击波都撞击在楼阁墙壁上,墙壁表面有波纹浮动,轻易卸掉冲击力。毕竟来选择兵器的,都会简单试上一试。

有着很暗的图纹,搅动风的力量,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

也并非超凡们自己找死。

可是……

许多故事传播,越传越夸张。

东伯雪鹰和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来此也是表明态度的!至于送礼之类的,给一个超凡生命送礼?根本就是笑话!

其他人心跳都有些乱。

;

“卷宗?”墨阳瑜心情复杂的看了看墨阳琦,这可是族长啊,过去高高在上的族长。其实在场的东伯烈、东伯雪鹰他们都对墨阳家族很厌恶,可墨阳瑜却是最复杂矛盾的。

翻开卷宗仔细看着。

旁边宗凌、铜三、东伯烈夫妇都笑了起来。

(本篇终)

按照自己知道的,正常情况下,神器才会有器灵半神器,几乎都不会有器灵的。

斗气阁。

“东伯老弟,选择兵器和秘术就要仔细想了。”公良远说道,“你也只能任选一种秘术罢了,将来其他秘术也要靠超凡任务的贡献点来换所以必须得考虑清楚,否则后悔都来不及。”

“哈哈,东伯。”旁边的宗凌笑道,“当初我们一同生死冒险时,你想到你会有今天吗?成为一个千年超凡家族的第一任侯爵!”

“怎么可能想得到,我做梦都不敢想。”东伯烈笑着。

身体诸多亏欠都能弥补,灵魂伤势都修复了!何等之神奇?这种灵液在她看来,随便一壶,都是天价!能治疗灵魂的伤势啊。

外面走进来的两名老法师,其中一名黑袍老法师淡然道:“司尘法师,从今天起,你就离开帝国炼金工坊吧!”

很快。

东伯烈夫妇、东伯雪鹰、青石、宗凌、铜三他们都一起吃早饭。

飞天级超凡,为护法。

谁都不敢说,半神寿命三千年,可整个水源道观如今也就两位半神!像那位雷真长老当初也算不错,更有海洋界石异宝,一样失败身死。类似的太多太多了。

“如果对方实力强,瞬间将我们杀了呢?”东伯雪鹰问道。

4,三百斤三等源石

血刃酒馆、大地神殿内的神级秘术,都是神界传下,绝不外传,是天下间最强的秘术。除非加入这两家……或者加入魔神会,否则根本学不到神级秘术。

越是骄傲者,越是不喜欢束缚!

“东伯雪鹰。”谭石咧嘴大笑,“你的两位叔叔,都是兽人族?”

池丘白看着东伯雪鹰,“你的天赋很好,这么年轻就跨入超凡,而且还掌握万物之水火两种奥妙!你的悟性也极高!这样的天赋……如果你自己大意,骄傲,最终没能跨入圣级。那就太丢脸了!我猜这一次各大超凡组织派出的都会是圣级高手,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都认为你应该能成为圣级!”

“仅仅是普通的力量爆发。”东伯雪鹰摇头。

...亭子下。

“对了,东伯大人你成为超凡,那么仪水城将自动成为你东伯家族的领地!”羿鸿说道,“如果东伯大人你加入水源道观,那么整个青河郡暗中也会尽皆归属你东伯家族掌管。如果不加入水源道观……那么东伯家族就很难染指青河郡了。”

羿鸿和东伯雪鹰聊了近一个时辰,二人也简单吃喝了下,羿鸿便暂时在城堡内住下了。

“对。”

“山长老,你也活的够久了,该给家族牺牲了。”墨阳琦目光冰冷看着他。

“见过东伯大人。”瘦削男子笑道,“在下羿鸿,负责安阳行省龙山楼的零碎琐事,其实也就是为诸位超凡大人跑腿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所有士兵守卫都连应命,开什么玩笑?真的打起来他们恐怕瞬间就被灭杀了,刚才水浪横扫,是用的柔劲,除了银月骑士,其他弱些的包括流星骑士到最弱的普通士兵,个个都抛飞开去了,可却没有一个死的。显然手下留情。

“东伯……”墨阳瑜也心中悸动,她的丈夫,自她被关在这,他们俩已经分离二十年了。

二十年,太久了。

握着母亲的手,走出了洞窟大门。

“雷潮涯。”飞在高空,墨阳瑜看着下方的雷潮涯,看着远处有些瞠目结舌的大群守卫们,这是她被关押了二十年的地方。

银月骑士疑惑推测。

东伯雪鹰握着母亲的手,火焰在周围环绕,正高速飞行。

“什么招式?”旁边的金色大鹏鸟也疑惑,它的翅膀直接扇了过来。

原本的火焰,仅仅只是凶猛,焚烧毁掉一切的暴力!而现在多了一丝内敛,反而让这股刚猛的劲能够连绵不绝。

……

...c_t;清晨,空气清新。( 广告)

看着这些士兵,其中有好一些面孔都很熟悉。

“是司安楼主。”白源之说道,“这么早就到了这,恐怕天没亮,司安楼主就从仪水城出发了,必定是有要事,我就不在这碍事了。”说着白源之就笑着暂且退去了。

远处司安楼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山顶边缘的东伯雪鹰,立即骑着马丝毫没减速,朝东伯雪鹰这赶来。

东伯雪鹰体表直接出现了一层火焰般的斗气,那无形的威压就让司安楼主感到呼吸困难。

由此可见,双方地位的差距之大。

“嗯,好,都脏了好久了。”墨阳瑜看着自己儿子,却怎么都不嫌够。

黄金盆子中凭空出现水流,很快就是一盆水。

“当初我得知你出事了。”墨阳瑜微笑着,“又痛心又愤怒仇恨,想要尽快变得强大能杀出去!可我当时心太乱,太过急切的想要跨入银月级!突破时,法力模型崩溃,法力完全溃散,且还伤到了灵魂。”

趴在书桌上仔细琢磨的俊秀帅气青年若有所感的抬起头,透过透明的窗户,一眼看到了外面的一道身影,他瞬间愣住了,连揉了揉眼睛又瞪大眼仔细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