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开户

洌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8-31上架
  • 8939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8章:分茅列土

洌月 89394

完了……全完了……

方景隆突又想起什么:“现在细细想来,我儿子这般有出息,可不能这样草草率率的娶个媳妇进来,老张说的对,要从长计议,咱儿子也不能只盯着徽王的那个小丫头,我倒想起来了,陛下还有一女,似乎年纪也不小了……为父有个很大胆的想法……”他眯着眼,不知脑子里在寻思着什么。

一下子,弘治天子脸色有些不自然了,他将文章搁到了一边,又变得不露声色起来:“斟茶。”

嗯?

方继藩心里叹口气,有些于心不忍,可看到一旁的邓健,又忙叉手道:“哈哈哈哈……小妮子竟还害羞,别怕,少爷疼你。”

他一把将方景隆扶住,身后已传出哭爹喊娘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伯爷昏厥过去了,快请大夫,还请大夫来。”

不久之前,便有人来奏,说是南和伯方景隆平西南土司之乱凯旋还朝,已入了京城,不久就要入宫觐见。

自然,这些话是不敢说的,想来全世界都认定了他这位混吃等死的公子哥,这辈子只有坑爹的份,若是突然有了上进心,就实在可疑了,尤其是在患了‘脑疾’的情况之下……

邓健却是急得跺脚:“伯爷……伯爷……凯旋而归了,方才随伯爷出征的亲兵先快马来报了信,说是伯爷已进了城,转眼就要到家了,他本该是入宫去觐见的,可心里记挂着少爷,先回家里看看,少爷,快起。”

“哈哈!”方景隆这才也大笑着,疑心尽去,我老方的儿子哪里有脑疾,这不很正常吗?和从前一模一样!他一拍方继藩的肩道:“好儿子,走,咱们里头去说。你病既好了,没做什么坏事吧?”

方继藩咬着牙,接着自牙缝里蹦出一句话:“记好了,在这京城里,决不允许有比本少爷还下贱的人存在!”

“好好好。”大夫一点也不恼,却转头嘱咐邓健:“若是公子再有犯病的迹象,定要及时禀告,公子……老朽告辞,告辞。”

化成灰他都认得这小子啊,张懋可是南征北战的悍将,方继藩的父亲方景隆便曾在这位老公爷下头效力过,这可是当初一个战壕里扛过枪的过命交情,早听说方景隆生了一个不肖子,不但卖光了家业,还生生没把方景隆气个半死,以至上次方景隆凯旋回京时,前来自己府上拜见,也是一副腼颜人世的模样。

张懋坐在一旁,却是震惊和哑然,这小子……当真会写字!

想要差遣,必须得通过校阅,而校阅,就是考试,是贵族的考试。

方继藩便咬牙切齿地道:“我说这个家伙,人牙行收不收,能卖多少?”

他心里想,方家祖宗们真要有灵,今天晚上怕是非掐死你这蒙古大夫不可。

李东阳见了陈彤来,不等陈彤行礼,便对弘治皇帝道:“陛下,此为户部左侍郎,在户部很有担当,乃是经济之才,是臣的左膀右臂,臣为稳妥起见,认为还是召此人同往最好。”

这狗东西……

这个世上,有什么比磨砺太子更紧要的事呢。

可为啥是也呢?

他一时也不知接下来该怎么才好。

弘治皇帝心头一震。

可是……

“不知何故啊。”刘健哭笑不得的道:“问了他们也不答,老臣就差将刀架在他的头上了。”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因为离职,使得进来的许多原料,调度出现了问题,以至于许多海鱼送到了作坊里,因为不能迅速的安排加工,直接腐烂。

若是这样算,一个月也不过卖掉了十四万瓶。

照着这个趋势,只怕不用三个月,这么作坊,非但不会有盈利,而且,还要巨亏了。

紧接着……他露出了尴尬的样子,到了这个份上,还能咋说呢,真的是吹不下去了啊。

慕太后不得不下旨命人死守洛阳,一面开始安抚人心。

“臣遵旨!”

这也是为何,这些楚臣们顿时心里大石落地,人人欢欣鼓舞,他们心理上,因为陈凯之的灭胡,项正的败亡,而开始对这位大陈皇帝再无隔阂,可现在,陈凯之却给予了他们希望,使他们意识到,自己即便是楚人,将来的前途,依旧可以期待,这时,他们再没有什么疑虑,开始变得死心塌地起来。

“臣洪健!忝为蜀军副将。”

可现在的争议就在于,谁都没有办法阻止楚军,毕竟,一旦河堤掘开,便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既然谁都无计可施,有人希望选择与洛阳共存亡,也有人认为,既然走投无路,倘若降了,迎楚人入城,至少,还可以保全这城中无数人的性命。

可这样的表态,无疑是要将这大功劳给梁萧这些楚臣,给他们一次立功的机会。

梁萧却是悲从心来,泪水磅礴:“陛下,咱们大楚完了,臣……原还以为,到了如此危机时刻,陛下定当有什么扭转乾坤的圣明手段,所以臣对陛下,还抱有一丝的希望。可当陛下要封臣为王的时候,臣却清醒了,一下子明白,陛下没有了任何的手段,陛下看似是智珠在握,可实则,却已心里惶恐万分。陛下虽依旧还高高在上,其实……却已被吓破了胆,陛下尚且如此,三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那陈凯之携灭胡之威,震动天下,谁敢当陈军的锋芒。陛下,臣放出了斥候,已经确定,就在十里外结寨的陈军,确实只有五千人,可他们磨刀霍霍,随时要对数十万的楚军发起进攻,而大楚……却是完了。臣对陛下的忠心,天日可鉴,可是……臣却明白,而今,一切都已于事无补。”

焦虑的项正,却因为白日的身心疲惫,显得格外的疲倦,他今日睡得早,不久,便传来了鼾声。这位所谓的大楚名将,在楚人心目中,虽非战神,可在这些楚人官兵眼里,却如神明一般的存在。

他也依旧畏死,只不过,害怕自己生不如死而已。

“陈军来了!”有人想要逃,可现在……逃的人竟不多。

面对这天降神兵,莫说是战斗的勇气,便是逃之夭夭的勇气,竟也已丧失。

一般的散兵还有乡勇,是极少形成成规模的骑兵的,毕竟骑兵昂贵,没有足够的军马,根本无法做到,就算有战马,要养活也不容易,更不必说,极容易暴露自己。

吴越已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睁大眼睛,眼中布满了血丝,随后,一把扯住这校尉的湿哒哒的衣襟,怒喝道:“这里哪里会有骑兵,有多少人马?”这校尉期期艾艾,被吴越勒着,已是透不过气来,老半天,才期期艾艾的道:“乌压压的一片,一大片……径直朝着这儿来了,他们的马快,好似一人有两匹马,轮替着奔袭……”

无数吴越官兵踉跄的开始集结,他们一个个无法接受一个可怕的事实。

一旦采取水攻,就等于将洛阳城数十万军民,彻底淹在水中,若是再来一场豪雨,却不知会沦为怎样的人间地狱,固然不可能彻底的淹死所有人,可一旦到处都是浮尸,以及大水浸泡了城中的粮仓、地窖,接下来,便是瘟疫和缺粮盛行,这是要令整个洛阳的军民,彻底的死无葬身之地。

他正待前去准备和谋划。

项正皱眉;“洛阳内部,朕在想,否则可以有和他们和议的可能,毕竟,他们现在已是走投无路,若是拼死抵抗,也是徒劳,朕来此,不希望大动干戈,若能让他们甘心就范,倒也不失为美事儿。”晏先生也微笑起来。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郑重的道:“汉!”

从现在开始,西凉只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而凉王,至多也就一个亲王或者是郡王的身份,至于西凉,将彻底被兼并。

“臣朱寿,愿听大汉皇帝调遣。”

他们竟派出了使者,他们的使者是怎么派出来的,围困他们的胡人呢?

他原以为,这陈凯之一定会按自己原先所预料的那样,依旧还需借助赫连大汗,只要这陈凯之还存着这个心,他便还有生还的可能。

到了如今,已是大势已去,现在再听此人絮絮叨叨,而此人只想着证明自己当初如何正确,只会让人觉得可恶。

赫连大汗想活下去,事实上,当初他放下武器,成为俘虏,没有死战到底,便是自己的求生欲占据了上风,而现在,与其做一个阶下囚,他当然希望自己这头猛虎,有回到山林的机会,此时,他的目光也看到了曙光,尤其是经过何秀一番分析之后,更令他自觉地看到了机会。

曾经的历史一次次的轮回,在历史上,打垮了匈奴人,接着便出现了鲜卑人,打垮了鲜卑人,突厥人又出现了,等突厥人没了,却又来了契丹、女真人,来了蒙古人。

噗……

被长刀砍伤的人,只要双腿还可以直立行走,便依旧还疯了似得冲杀。到处都是洒下了血雨,倒在血泊中的人。

这就是一场消耗,和绞肉机没有任何分别。

而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个个红着眼睛,满带着复仇的汉军。

各处的阵地,炮火的轰鸣声已是越来越零零落落,火铳的声音也开始断断续续,显然,几乎哪里,都在进行短兵交接,在这方圆十里之地,在这瓢泼大雨之中,几乎每一处地方,都看到无数人的身影,他们在泥泞中蹒跚,在怒吼,在杀人!

轰隆一声,黑烟浓浓翻滚,卷向天穹,无数人被撕成了碎片,而那汉军士兵,也已尸骨无存。

胡人们已感觉到胜利在望了,虽然这胜利实在来之不易,他们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单单为了杀到这里,就不知多少人横尸荒野。

无论如何,至少他们依旧还是胜利者。

一开始地箭雨,固然引发了许多的恐慌,可慢慢的,大家发现,壕沟成了他们有力的屏障,何况,头上的钢盔也不至自己受到致命的伤害,倘若是其他地方中箭,倒也不至无法挽回,至少军医们已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勾着身子,拿板子做盾牌,后头跟着几个辅兵,开始将伤员抬到附近的壕洞去。

新兵们一个个脸色苍白,一下子有点发懵,手心已捏满了汗。

一排排的火铳,那黑黝黝的洞口瞄向了正前方。

只是现在,因为陈凯之将自己的大帐摆在了整个营地的边缘位置,因而使一营所驻扎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突出部,反而这里,不但容易遭到胡人铁骑的合围,而且最是危险。

陈无极点点头:“明白。”

显然果然胡人做出了参谋部所判断的选择,反而让陈无极一下子心情舒坦了。

其实……在不知不觉之中。

“集结,集结!”

接着无数个声音一齐大吼:“大汗威武!”

何秀又惊又怕,他哪里想到,此时,竹篮子打水,已是一场空了,他哀求的看着大汗:“大汗,要三思啊,要三思啊。”

他倒是能对苏叶的情绪感同身受。

苏叶沉默了片刻:“胡人最大的计划,便是要断绝陛下与关内的联系,只有如此,方能使关内诸国相信,没有了音讯的陛下已经彻底败亡,所以……一旦陛下猛攻包抄的胡人,胡人的主力,一定会来拦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