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点甜适:第47章:洗垢求瘢

双点甜适 作者: 许彧

很快大家便来到了唐毅所说的地方了,那高大茎秆植物出现在众人面前。除了一阵惊愕和些许恐惧外,所有人将目光都停留在了那随风摇曳的艳丽花瓣上。唐毅和那带着触手的怪物一起坠入了猩红的湖水之中。

那人双眼被刺穿,但奇怪的是双眼即便鲜血渗出,那人却丝毫不在乎,而是将触手越缠越紧。

砰!

暖暖入梦:……

“这个是谢谢。”莫忻然一脸高傲的打断了冷冽的话,“你送我手链,我也没有什么好回谢的,这个就当是谢谢你好了。”

夜,越来越深,墨空中一片云雾飘过,遮住了那本来就不是很明亮的月牙儿……

小麦由于输血及时,度过了危险期,可是心律却不正常,这些,都是因为大量失血而造成的……医生在又一次会诊后,得出一个结论:小麦因为失血和供给不能配比,造成大脑缺氧,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重症病房内还躺在她的儿子,她在那刻听闻小麦和小宸的事情都因小泡沫而起的时候,她有那么一刻想要扇她一巴掌……可是,她没有,因为,这个女孩儿是儿子用命来爱的!

夏以沫哭着,她的泪蛰痛了龙尧宸的神经,他上前一把拉起夏以沫,狠狠的甩到了办公桌上,他猛然上前,大掌擒住了夏以沫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逼死你?我要弄死你就和捏死蚂蚁一样,我需要这么费力气吗?”

是啊,天霖对她不也是如此吗?

一副可怜样子的夏以沫带着隐忍的悲伤,龙尧宸的气恼的心一下子就软了,甚至添堵了起来,有种没有办法喘息的感觉,他长臂轻抬,一把揽过夏以沫的身体摁在胸前,沉沉的说道:“夏以沫,我既然给你了承诺,就一定会兑现。”

深海蓝的床单彰显的全然是孤独,多少年,他已经习惯了一人成眠,可是,又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疯狂的对这个女人存了念想,渴求她在他身边,和他相拥而眠?

乐乐乖巧的喝了牛奶,龙尧宸接过杯子放到一旁,细心的给他擦拭了嘴后,给他盖了被子,说了句“晚安”后,就拿着杯子离开……

“我送你吧!”

上面大致的内容是:夏姓女子高中毕业后就缀学在家,因为有个烂赌的父亲,她游离在各个场所打工,其中不乏一些特殊的行业,最后,靠男人为生,后来看中一个有钱男人,不惜拆散人家情侣,硬是做了第三者,只是后来男人突然发现还是前女友好,抛弃了她,她因为在a市生存不下去后躲到国外,后来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引诱上了spark,更骗的spark为了她停止音乐生涯长达一年之久,本来以为此夏姓女子从良了,可是,谁知道,这个女人最近又缠上了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抛弃了spark,而spark因为她的离开,开始自暴自弃,最终自缢住院!

*

没头没脑的一句问话,刑越却知道龙尧宸问的是什么,他从后视镜轻倪了眼,方才淡漠的说道:“颜展鹏。”

刑越微微蹙了下眉,问道:“那……颜小姐那边?”

*

莫忻然眸光凌厉的看着秘书,顿时将秘书看的心惊,“我要见他!”不是命令,也不是强迫,只是表明她的想法,可是,就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秘书有着无比的压迫感。

莫忻然见付兰芝不想说,知道这会儿问也不方便,也就没有问下去,只是拉着她到冷冽的对面坐下,挑了傲娇的眉角,“这个是我小姨……”说着,她看向付兰芝,“他是冷冽,暂时来说是我男人!”

一句话,李逸噎住了,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曾月如今的地位是靠曾首长在军卿的地位,加上曾家的人在各地部队里盘根错节的人脉,可是,他却是知道的,曾月有今天,完全是靠她自己,甚至,不熟悉她的人都根本不知道她的家底。

“你说随我的……”夏以沫死死的攥着手,因为气愤,身子有些微微颤抖着。

话落,龙尧宸又深深的倪了眼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的夏以沫,淡漠的侧身,单手抄在裤兜里上了楼,独留下夏以沫在僵在原地消化着突如其来的转变。

病房的门被推开,龙天霖回头看了眼:“哥!”

他到的时候,看到顾浩然走了出去,过后,他才知道,螣野竟然动了她!

**

“哦,是吗?”劫匪甲嘴角渐渐蔓延开冷冽的笑容,他眸光幽幽的从龙尧宸的脸上划过,落到顾浩然的脸上,最后,又落到夏以沫的身上,“如果真的是这样,何不试试?”

一句话就像炸弹一样投入了平静的湖面,顿时浪花四起,掀翻了所有人的心潮……

夏以沫转头看着龙天霖,抿了抿唇,说道:“你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很好!”龙天霖幽幽开口,随即眸光看向那个厨师助理,“看来对方给你开的价码一定不低吧?”

夏以沫不说话也不动,就坐在那里,眼睛渐渐的在乐乐的脸上失去了焦点,她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里,一直沦陷在自己的思绪里面。

仅仅因为她眼角膜毛细血管爆裂自己就非要拿她的眼睛去给若晞吗?如果当初不换,如果当初的自己能让她坚定他,是不是她就会告诉他孩子的事情?那样……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

“我的意思就是你一定要坚定的嫁给龙天霖。”苏沐风仿佛突然变的十分深奥起来,“沫沫,你信我吗?”

龙尧宸没有动,只是,看着雪的视线渐渐眯缝起来,两道锐利的寒光仿佛比外面的雪还要冷上几分。他薄唇渐渐抿成了一道线,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潇澈,”凌微笑有感而发,“我明白我不厚道,也不应该!可是,我多么希望等下小宸会突然出现,如同子骞当年一样,喊一声‘反对’!”

这个男人她不该动心的,明明知道和他没有结果,明明清楚,自己也高攀不上……可是,心为什么却遗落了?

医生来的很快,庄纯不过是个小女人,力气也大不到哪儿去……医生敷点药,就离开了。

“我不知道莫宁宇的目的,”冷冽的声音有着几分凝重,“恐怕不简单。”他眉头锁的更紧,“你先不要乱了手脚,然然这边我会暂时让她和外界隔绝……”

“州长,发现了什么?”李逸左右看看,一脸的茫然。

他上了车,却没有启动车子,鹰眸犀利的射出两道精光落在车外,墨瞳轻倪间,揣测着夏以沫有可能会走的路线……

刑越依旧没有动,只是看着这一幕,当两个身影消失在眸底的时候,他彻底迷惑了,而就在怔神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苏浩说的话,不由得紧蹙了眉心,如果宸少对夏以沫动了心……绝非一件好事,至少,目前来看,不管是颜小姐要回来,还是颜展翔那边,都会对宸少造成麻烦。

夜幕低沉,当万物都陷入了死寂的时候,代表着黎明会渐渐到来,不管你的人生开心或者不开心,时间之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一直以来,我想逃离你,尤其当看到颜若晞的照片在你办公桌上的时候,我害怕成为别人感情的第三者,我求你放我离开,可是,你的不放开让我在你沉冷霸气的宠溺下,而此刻,你告诉我:放你离开!

“我为什么要担心,”顾浩然头也不抬的淡漠说道,“曾华是在特殊兵队,这么多年来,不同于曾家别人,一直没有大的升迁,一是他聪明,二是他有自己的梦想!”

如今想来,当年颜展翔还是夏志航所在的那个部队的营长呢?!

兰姨反射性的也回头看了看厨房的方向,随即慈祥的淡笑说道:“夏小姐今天还没有起来!”

楼下的一切龙尧宸只是不知道,他只是为夏以沫不停的换着已经没有了凉意的冰袋,这次发烧,竟是比上次还要严重,如果烧不尽快的退下去,很容易引起肺部发炎,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夏以沫被人摁住不能动弹,也就微微安静下来,龙尧宸看见她不动了,方才松了手,顺势,将掉了的冰袋又放到了她的额头……

听到乐乐的声音,夏以沫反射性的僵了下,在龙尧宸轻问“怎么了”的时候,她看向龙尧宸。

sam为向晚检查着眼睛的同时问道:“小宝贝,你有恨过宸少或者夏以沫吗?”

龙尧宸眸光也正好看过去,深邃的墨瞳带着一丝诡谲的气息的和她慌乱的视线相对,只是瞬间,龙尧宸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他拉回眸光,依旧神色不动,云淡风轻的对乐乐说道:“嗯,快吃吧。”

“没有想到宸少这么年轻,就有孩子了……”曾月笑的越发娇媚,“有些人的手段果然不同凡响。”

“那也要选择!”

过了许久,紧握着手机的手方才缓缓松开,原本脸上笼罩的阴霾也渐渐的散去,独留下他那副仿若什么都不在意的邪魅面孔。

silence吧。

“小麦姐,”夏以沫有些心里毛毛的,“是不是……你知道为什么了?”

“为什么爹地要突然去龙岛?”乐乐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开始,小泡沫回来,她不担心小宸不会弃械投降,她反而担心的是天霖会在小泡沫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所以,她去确定了,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可如今……

ling看着离自己已经不到三百米的夏以沫,眼睛里有着佩服,其实,她们谁都没有想到,半年的时间,她有了这样的成绩。

苏浩艰难的吞咽了下,又看向了刑越,刑越撇着嘴角朝龙尧宸的方向示意着,眼神更是有着压迫性。

金花1号手里拿着秒表,看着气喘着的夏以沫,眸光凝视着,就在夏以沫以为自己又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所有项目的时候,她淡淡说道:“恭喜你,通过了……”

carina在龙尧宸面前站定,很是遗憾的摊手耸肩:“这个孩子潜意识很坚定,就算深度催眠后,都没有办法让他接受我的引导……”

“如果你让我试验,我会谢谢你!”carina不死心的说着,接收到龙尧宸冰冷的眸光时,她无奈的叹气,“好了,我只是说说而已。”

不过就是一个号码,明明知道她一遍遍的电话来的目的,心里却不愿意正视,甚至,奢求着什么……

龙尧宸猛然惊醒,黑暗的空间告诉他还没有天亮,他不是个深眠的人,自从夏以沫离开后,更是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每每他沉睡的时候都能梦见那个牵手的雪夜,她无言的向他告白,但是,每每都会在她摔手机那刻惊醒……

龙尧宸见夏以沫不屑看他,顿时,鹰眸轻眯,墨瞳变的深谙起来,只见他薄唇轻启,冷冷说道:“我没有耐性等人,一般,在等人的情况下,我都会找点儿乐子……”

龙尧宸虽然冷冷的说着话,墨瞳却紧紧的锁着夏以沫,他潜意识的认为夏以沫绝对不会忍心丢掉手机,前些天,她离开,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唯独带走手机,不就是因为里面那张照片?

吃过早餐后,内侍安排了车送莫忻然去了栖龙区的花市……莫忻然下了车,看着热闹的花市不由得一笑。恐怕世界上新婚第二天就来花市“度蜜月”的也只有龙尧宸和夏以沫了。

这样的声音代表着什么,夏以沫太清楚了,眼睛瞬间就红了……她的唇更是不自觉的开始颤抖起来,抓着门把的手渐渐用了力。

“你说话啊……”彭宇阳双目圆睁,布满了红血丝,“小麦不能受伤,不能受伤……怎么会这样啊?”

龙天霖皱了眉,忍了忍,最终撇了下嘴,没有再说什么。

“哦……啊?”店长痴楞楞的应完才反应过来,一脸奇怪的看着医生,随即咬牙说道,“那不是我的孩子!”

莫忻然眉心皱到了一起,一抹痛苦之色染上了眸子……

“既然你想,那就回去。”

“我上次给你说过,不要找她麻烦,你记不住?”冷冽在沙发上坐下,视线上抬,“纯儿,从头开始,你就应该明白,我对你只是利用。”

夏以沫听着乐乐在那里添油加醋,说的天花乱坠的,嘴角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苏沐风听着乐乐的话,忍不住的笑着,时不时还看看夏以沫,夏以沫只能回已尴尬的笑,然后就呲牙咧嘴的怒视着乐乐。

*

一道利落的声音里透着媚惑从身后传来,夏以沫睁开眼睛回头,见是蓝影,随即笑笑,“天霖忙完了?”

爹地,你,你不喜欢这把小提琴吗?

鬓角轻动,龙尧宸缓缓睁开眼帘,眸底已然恢复了一片沉冷的淡漠,他缓缓转身看着怒不可遏的颜展翔,薄唇轻启的说道:“颜副总统真是好气魄!”

为什么?

龙尧宸在电话等待音停止后,又拨了过去,可是,依旧没有人接电话,龙尧宸蹙了剑眉,从开始的生气,渐渐的变成了担忧……虽然他不认为颜展翔的动作会这样快,可是,夏以沫不接电话,不回复简讯让他的心有些慌乱起来。

龙尧宸听了,猛然蹙眉,微微停滞了下思绪后应声挂断了电话,他冷寒着一张脸,转身就往a-magic大步走去。

*

夏以沫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这会儿苏沐风的目的,但是,想到那个曲子所给她带来的触动,她最终还是答应了……只是,她坐到出租车上的时候,她又有些后悔了。

惴惴不安的夏以沫抿了抿唇,最终,给龙尧宸发了个简讯……

小麦看着凌微笑,突然,双臂环上了凌微笑的脖子,脸在她的颈项里蹭着,就和小时候一样,黏着她,闷闷的说道:“笑笑……”

“是!”夏以沫说的极为坚定,到也不是和龙尧宸怄气或者什么,她宁愿孤独,也不想要和龙尧宸在一起。

“为什么?”龙尧宸的话不经思考的问出来,同时,夏以沫和他自己都怔愣了,这样卑微的话从他口里说出来,透着让人无法言语的感触。

之前,说她不喜欢他了吗?不,她喜欢和阿风在一起,喜欢他给她拉《夏天的风》,可是,她再也不能和阿风在一起了……她不想耽误他,更加不想他因为她而得到伤害!

“……”

龙尧宸拉回眸光的同时,龙天霖已经走了进来,他看着他淡漠的问道:“这么晚?”

齐亚岛的早晨就和每个海边城市一样,当朝阳划出海面,将绚丽的光芒铺洒在海面,后而映照在每个角落,铺就晨曦的光芒,绚丽的让人挪不开眼,沉醉其中……

吃完早饭,夏以沫不知道龙尧宸会不会回来吃午饭,但是,想想还是去准备一些食材才好,她上楼换了衣服,拿过包就去翻钱包,可是,翻来翻去,竟然没有……

一天很快的在忙碌中过去,齐亚的夜来的似乎要比a市早上许多,才六点,夕阳已经有一半隐没在了海平线。

龙尧宸顿时就黑了脸!

“嗯!”龙尧宸应了声后就挂断了电话,人也往外走去。

呵!

夏以沫在看到龙尧宸的时候,脸瞬间就白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反正,就是感觉自己被抓现行了的感觉。

“然然,”冷冽蹙眉,语气里有着生气的说道,“我是等着你自己说,可是,却仅此而已,从来没有想过去嘲讽你什么,否则……”顿了下,他俊颜一凝,“……就不会想要这个孩子。”

“是。”服务是含笑应声,尽管此刻她其实很想逃开。

夏以沫顾不得眼睛上的蛰痛,她没有办法忍住的一直在流泪,她的心好痛,痛的已经覆盖了身上的痛,那刻,她在想,世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那么,就如了龙尧宸和颜若晞的心愿,将她的视网膜给颜若晞,她……就长眠在这冰冷的手术台上……

“医生……求你!”夏以沫哽咽而沙哑的声音透着悲怆的绝望,血泪落在了手术台上,染红了那洁白的布巾。

护士们都是女孩子,听到夏以沫那么卑微的乞求声,竟是各个都鼻子酸涩的撇过了脸,不忍心去看那不停溢出的血泪。

可是,她没有来找他……

“小舅舅?”乐乐洗手的动作停止,他仰头看着一直看着他的人。

凌微笑笑笑,轻捏了下乐乐的小鼻头,“没有爷爷和奶奶吗?”

今天她回来的比往常晚点儿,天色已经暗淡了下去,就如自己想的,龙尧宸并不在,其实,他一般都挺忙的,像齐亚岛那些天应该很难得吧?

夏以沫洗完澡只是穿着丝缎浴袍,她并不知道龙尧宸回来了,只是抄起大毛巾擦着头发,随后吹干,从包里拿了一叠报纸就躺到床上,柔和不刺眼的灯光打在报纸上,她找到招聘版块,看着上面的招聘信息,拿着笔将能适合自己的都勾勒了起来。她认真的画着,突然眼睛一亮,只见一个足足有别的广告位置五六倍大的板块上写着招聘信息,是一家演奏团招聘三名助理……

“嗯!”夏以沫说道,“小然,我一定会走下去的,你也要加油。”

“我那是……”夏以沫突然顿了口,刚刚……好像真的是她跟着跑的!

“我叫苏沐风!”苏沐风嘴角一扬,“现在,我们认识了!”

“是!”苏沐风目光灼灼的看着夏以沫,重复了一遍,“夏天的风!”

“你……”苏妈听了,顿时吹胡子瞪眼的,但是,当接收到苏沐风那犀利的警告眸光时,他呲了呲嘴,有些愤愤的说道,“算了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

“小暖……”沈颢的声音凝住,这个是他生气前的预兆。

玩家“落然离殇”使用一线牵向玩家“暖暖入梦”求婚。千里姻缘一线牵,爱你到死永不变!等待玩家“暖暖入梦”回应!

纪小暖刚刚打出“我们认识”四个字的时候,就看到屏幕中间一条醒目的黄字,任何玩家都能看到的系统消息大刺刺的从眼前飘过……如此恶趣味的台词,在如此不合时宜甚至也充满了恶趣味的环境传出,她只觉得世界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凌乱?

忆风华:是吗?

傀儡123:……

可是,她不想要这扇窗啊?!

“就是……一天到晚疯疯癫癫的。”

纪小暖猛然回神,这时也才看清了眼前的人……比她大一届,学校的风云人物,财经系的夏洛!和给她小时候留下惨痛恶梦的龙夏洛少了个“龙”!

“夏学长……”纪小暖窘迫的嗫喏道,“那个,我……”她暗暗咧嘴,“我等下回去后把钱给你送过去……谢谢!”她说着,就欲逃离……不仅仅因为此刻的尴尬,也不仅仅因为夏洛身上弥漫出来的那种危险的气息,而是她成了整个小吃街关注的对象。

“嘟嘟,嘟嘟……”

夏以沫从进别墅开始,身影就在龙尧宸的眼底一点点靠近。他站在书房的窗户前,看着被雨渲染了的模糊身影,随着她一步步的靠近,眸子渐渐染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悲伤。

小麦点点头,“当然是真的,到时候……”小麦顿了下,“到时候澈澈和笑笑会送乐乐回来。”

医生蹙了眉,他很想说,宸少已经结婚了,也有孩子了……可是,终究他没有说,和一个刚刚得知了噩耗的病人,他没有必要去较真。

思绪仿佛还停留在那个记忆,小女孩满脸泥泞疑惑的问他:帮人需要理由吗?

夏以沫突然有种绝望的感觉,那种每每告诉自己要相信有希望的时候就被破灭的绝望让她的心再次冰冷,她深深吸了口气,对着颜若晞缓缓说道:“颜若晞,你赢了……”她推开搀扶着自己的龙天霖,默默转身离去……

龙天霖眸光暗了暗,他没有动,只是静静的说道:“哥,小泡沫这三天几乎没有合眼,她的眼睛也被闪光弹刺到,你是不是也想她变成若晞那样?”

听到这样的答案,龙尧宸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顿时,房间里弥漫开了甜蜜的声音和气息。

夏以沫的眼睛越闭越紧,她好似认命的在等待着龙尧宸接下来的动作,可是……一切好似静止,就连肌肤上的触感都没有了?!

英伦风格的镂空雕花白漆桌,可以窝在里面小憩的吊篮床,在开满了蔷薇花的气息中。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夏以沫的眼睛变的猩红,死死的瞪着龙尧宸,颤抖着微微撇过脸,不想龙尧宸的碰触,他的碰触,只会让她更加的害怕。

垂了垂眸,夏以沫轻舔了下唇瓣上的血迹,腥甜的气息带着苦涩蔓延在口腔,她沉痛的皱了眉,然后缓缓说道:“我不同意……”

夏以沫仿佛也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轻唤,抿了抿唇,接着说道:“我的人生也许开始是个错误,也许过程还是个错误,但是……我想我的人生的结局不是个错误!”

夏以沫急忙抽出餐巾为龙尧宸擦拭,她皱着眉,动作轻柔,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微微咬了唇……

“……”

夏以沫气的一边拉着衣服,一边怒目而视,咬牙低吼:“坏蛋!”

“我可管不了这么多,”宋美娜下了高脚椅,“我本来还担心替死鬼能不能躲过宸的眼睛呢,现在到省了。”一偏头一笑,纯情中带着妩媚,甚是撩人,“听说……夏以沫可是颜若晞同父异母的妹妹呢,还真是有意思。”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