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娱乐电话 > 第107章:饱经忧患

易峰此时也最靠近传送阵,韩烟儿与南宫雪琪第一眼就看到了他,都显得十分意外。

如此情况下,易峰当然不能就此离去,而斩天也提醒易峰不要刻意跟随过去。因为那几人出了传送阵的广场后,其中一位六劫散仙已经开始用仙识在周围提防,若是易峰将目光盯着人家,人家肯定会有感应。

于是乎,易峰在犹豫了片刻之后,眼见斩天剑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便是连连吞下了三颗蕴神丹。那蕴神丹甫一入腹,便是瞬即溶解,化成一股股灵魂之力涌向易峰识海。

这种情况,无疑是说明,这些魂力虽然可以帮助自己,但却不是自己。能够让帝级中期顶峰的灵魂境界直接到神级,可见那外来魂力有多么强大,绝对比易峰原本的魂力要强大无数倍。可这么强大的魂力在自己灵魂之中却不是属于自己的,这让易峰有点忧虑,他有理由怀疑,这些灵魂之力会不会让自己神魂俱灭。

而在这个时间里,易峰最需要提升的则是魂力,没有强大的魂力来控制丹田之中的能量,易峰的肉身就算是能够扛住一会儿三种能量的冲击,但又能扛多久呢?毕竟他的肉身还在仙器品质的范畴,而九系神灵之力又是那么高级。

“当然可以!可是,你又要如何告诉她九系神力融合之法呢?那九灵玄天神章本来是九系灵根分别大成,之后才能渐渐融合,可你却是机缘巧合之下提前分别逐个融合,根本没有什么法门可言,完全是凭运气所致……”

在场边的执法长老敲响了比赛开始的钟声。

知道自己修为低,虽然不报获胜的希望,但总要出手表示一下才行,若是等对方先出手,自己恐怕连一招都扛不过去。思及至此,年轻弟子也不再犹豫,取出一把银光闪闪的飞剑,却是只有中品宝器的品质。

“那行小字绝对是故意设计出来的,若我所料不错,应该是专门针对能够认识那种文字的修士而设计。在这里的修士,应该都认识那种文字。”斩天臆测地道。

正如易峰所料想的那般,自己刚刚登临天界,便被一股子浩大的神念扫过,但却不能完全锁定自己。

那花猫见到易峰后,也是微微一愣,随后喵了一声,便又窜了出去。

“小师弟站稳了。”刘一山提醒了一句后,飞剑就急速破空而去。

“给我顶住!”

许是看出了弟子们心中的疑惑,中年修士解释了一句:“云空天尊的余孽并未完全肃清,巨灵神族的族长应该也还活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应该也和我们一样潜伏了起来,我觉得他们就要重现神界了。估计你们的几位师叔与师伯也该有了感应。你们回去后,好生注意着神界各处,如果有异象出现,立即来报我知道,或者去找你们的师叔师伯也行。”

可那战刀毕竟有灵,而且灵性十足,它被易峰强行压制了那么久,似乎感觉十分屈辱,虽然此时没有主人的能量支持,它依然膨胀起来,就像原本就蕴藏着无限的能量。

其他青年强者此时方才回神,纷纷出手相救,但在易峰的领域之中,他们的行动能力极大受限,而他们的攻击却是被易峰另外一只手臂打出的镇天诀挡住。

而后易峰就听到,在这凶险万分的空间里,一阵阵惨呼激荡开来。

“大胆鬼魅!还不快快入地府转生!”

可是,当易峰将两件魔宝握到手中时,却是有三位看起来气息彪悍之极的老魔赶了过来。

敌人太多,小黑也不去管了,不住地摆动着腰身,尾鞭一次扫过便有白多只妖兽被击落当空,而它的利爪之下,也绝对没有一只妖兽不被撕成碎片。

不能飞升神界意味着什么,龙皇心中自然十分清楚,那意味着自己一旦飞升神界就会与自己妻子永远两界相隔。在神界想要下来一趟,可是很不容易的,即便自己是超级神兽五爪金龙也是一样。

“什么代价?还请易公子直言!”龙皇连忙问道。

可在那大树之下,却是卧着一只看似酣睡已深的大狼狗状的妖兽。

而那神君在易峰的攻击落下后,却是瞬时外放出自己的领域来。

斩天剑与戮天枪竟是将破天刀给抢了回来,可惜也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

易峰先是查看了一番,发现辰震仙帝的办事效率还真够快,不仅韩烟儿与易可儿已经转移到别的星球,就连康庄仙门的普通弟子也是一个不留。

那四劫散仙其中心中也是一片焦急,毕竟他肩负看护魔尊之女的任务,此时易峰攻击如此猛烈,他只能期望其他三位散仙赶紧回来救援。

还未多久,易峰就收到了梦嫣仙子的传讯。

由此,易峰也不得不惊叹于天级高手的强悍,能够布置出如此多的神通法则,绝对不是主宰或祖神可以办到的。一个天级高手,估计挥一挥衣袖便能让时空湮灭,便能无数主宰或祖神化为灰烬。

九魅狐妖伸出素手,将易峰额头的几缕贴着脑门的湿着的发丝拨开,少女的体香杂着水汽涌入易峰的鼻息,胸前一片雪白已经露出了一半。

也就在易峰暗自思量之际,一池无极澜液的水位已经降了不少,如此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这无极澜液就要见底了。

——————————————————————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那女子笑吟吟地说道,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这女子怕是看出自己丹田之中的剑心了,所以才会有此疑问。

易峰出了剑宗分坛,先是一直向东,而后向南,在距离华庭宗山门范围只有一百里的群山中落下来。

小黑那包裹着鸿蒙域场的双爪,与两把长剑接触时,域场当即被震裂,两声清脆的剑鸣响彻长空,而小黑则是被浩荡的剑势推着后退了几步。

当然,云空天尊声称这些来历不明的青年高手实力很强,曾他也败过,但易峰看来,云空天尊纵然是败了,也应该是败给了剑裂空,那暗彬与光辉级的存在应该无法战胜云空天尊才对。

墨蛟早在斩天剑提醒易峰时,就已经化成一条小蛇躲进了易峰的袖口。

没有丝毫犹豫,易峰取出了龙珠,牵引着龙魂进入那仙帝的识海之中。这个过程易峰也不知道干过多少次,早已经驾轻就熟,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

随着那股子无形的能量波动卷入体内,易峰直觉筋脉在崩裂,骨骼在炸响,血肉与五脏六腑更是乱作一团,就连魂珠们都似乎要分裂开来,丹田之中的能量中枢更是不住地颤动着,原本就有了溃散趋势,此时更显得危急。

不过,那些小怪物并未让易峰久等,它们似乎对雷母之中的雷霆之力的吸收很快,易峰来到洞穴后不到两天时间,它们就纷纷离开了雷母。

“这是个什么情况?”易峰万分不解加郁闷地对斩天问道。

雪片飘飘而落,在快要接近易峰时,被易峰身上的能量波动化为虚无。

这也是易峰第一次听到那雪人族公主的名字,虽然听着很像乳名。

与易峰关系亲近的人都知道,易峰并没有被东辰天尊催动月牙玉所灭杀,应该是逃了。东辰天尊在经过短暂的惊愕后,神色异常恼怒。

那修士微微一笑,却是傲然说道:“老夫乃是仙界一方帝君,门下弟子达到仙帝级别的都不下百人,仙君更是不计其数,你若是拜入我的门下,那些个仙帝级别高手便是你的师兄弟,你可是一点都不吃亏,说是平步青云都不为过。”

斩天剑虽然没有猛然涨大,但那七个字却是飞旋出来,将易峰周身死死的护持住。

如此之下,不仅速度快了无数倍,而且易峰也省了不少麻烦。

接着,下面战斗的正道两道修士都看到,高空之中蓦然浮现出一个直径达数百米的空间黑洞,有些不小心太过靠近的修士,却是直接就被黑洞吞噬进去,不知死活。

随后,易峰明明看到那三眼碧水猿手中只取了一颗果子,可等它的手出来时,却是抓了十几个如枣子般大小的红色果子来。

一直传送了整整一年时间,期间经过了数百个神界驿星,易峰才算是在花了数十万块神晶后,将各系领域的布置要领弄齐备了,都刻录在玉简之中。

最先完全融会贯通自然是剑之领域,可这也是十年之后了,而神界大陆依然很远。

强大的时间静止法术可以定住易峰,而那时间加速则可以让她的攻击以易峰根本无法躲闪的速度击中易峰,根本没得打。

龙魂在进入识海之后,刚刚有一丝接触到易峰的灵魂,就如飞蛾扑火一般蜂拥而去。

易峰直觉自己如浴春风一般,方才受的苦难与折磨顿时烟消云散,来自灵魂深处的舒适感让他忍不住畅吟一声。

“没见到,不过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她们俩肯定没事儿的。你的伤没有大碍吧?”沙鼠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敷衍一句,同时也不忘试探易峰的虚实。

龙鳞品质极高,紫色剑芒在其上只能发出阵阵爆响,而留下的只有点点白痕而已,想要粉碎那龙鳞,紫色剑芒的攻击力还需要再加强些才行。

易峰当务之急,便是在二者没有全面爆发之前,将魂力完全炼化成自己的,而后好控制丹田内的暴乱,不然的话后果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果然,石棱被扣动后,一个门户显露出来,却是被层层死光包裹。

一直用了大概七、八个时辰的时间,九系神灵之力与混沌之力相距不到一寸,再有一会儿就可以大功告成之际,黑风老魔终于有了动作。

而南宫雪琪却是将自己一方的高手都拦了下来,她笑着说道:“阁下就是刘一川吧,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如传言那般不知廉耻!”

就这,一下子让岚辰星多出六位仙君,搞不好也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易峰与斩天粗略估计了下,这次收服的鬼头大军应不下一万之数,而且个个都实力强悍,至少都是神人级的水平。而神人级的水平,也就和仙界尊级强者差不多少,比那些帝级高手肯定是强大不少。

——————————

绿色湖泊中的生命元液飞快被易峰吸收,看似一直没有减少,却一直都在减少着,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可时间久了自然会有变化,此时绿色湖泊已经消耗了四分之一。

在这声怒吼过后,镰刀法宝似乎用尽了气力,又陷入了微微颤抖的状态,似乎在凝聚气力以便再次发出怒吼。

也就是说,被传送的过程中,三女已经离开易峰身边,很有可能传送向了别的地方。

在稍微庞大点的黑色山体上,可以看到不少不死生物正在厮杀,没有任何法术,全部是用身体在硬拼,胜利的一方都会将败的一方的精神力侵吞,实力得到少许提升。

无数年来,妖族对魔道发动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攻击,以妖族落败而告终。

易峰忽然心中一阵惊愕。以血焰魔帝的诸多言语来推断,难道那人质乃是南宫雪琪?

“呵呵,不如九魅为几位舞上一段来赔罪吧。”九魅狐妖转过脸来,不等易峰几人答话,水袖已经飘扬起来。

那九魅狐妖攻击力应该不算很强,决计不能破开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故而易峰才大胆地准备星云剑诀。而易可儿等人则是早早飞退了去,虽然没有上去帮助易峰,但也不想被易峰的剑诀攻击。

可是,知道有了神牌就可以出去后,麒麟兄弟明显犹豫了。但转而它们也就恢复了心思,因为一块神牌只能带两位修士出去,它们俩抢了神牌,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出去,更不知道神牌要怎么使用,这些就必须仰仗骨龙才行,而骨龙则肯定要占去其中一个名额,它们兄弟二人也不可能让出名额,到时候还是麻烦不断。

观那些骨怪的表现,似乎对骨龙十分尊敬,无有敢冒犯者上来寻事,而那骨龙一马当先,高昂着龙头,宛如将军在阅兵一样。

可易峰一语就道破了他们的身份,倒是让三位超级神兽很是诧异。要知道他们在出发之前,就由族内高手专门施展过法术遮掩了身上的气息,在没有与人全力拼斗时,即便是一方帝君都未必能够看破三人的身份。

在斩天与三眼碧水猿的辨识下,他们同时确定,易峰由于对剑道执迷这么多年,终于剑心大成,体内也应该有剑元力存在。

兰奇城城主虽然实力不弱,但兰奇城毕竟不是邀霞城那般的商业繁华大城,兰奇城城主的储物戒指中也根本没有多么丰厚的仙石收藏。

由此可以看出,这寰宇天晶果然是高级无匹,若是将之真与斩天剑融合,祖神来攻击,只需要挥动斩天剑就能将之神通法术抵消,而斩天剑的攻击范围内,确实可以无物不破,灭杀祖神也绝对不是夸张,怪不得斩天让易峰无论如何也将寰宇天晶拿下呢。

易峰干笑一声后,说道:“董存瑞啊,那可是一位相当了不起的人物,单手向天一举,便是用掌心雷炸开了天!”

还好的是,自己不仅没有受到太过沉重的伤势,还将晋级后的天火玉净瓶收了回来。

****

来人只是稍稍看了一眼,却是浑若未见一般,只是再次外放一道黑色光圈,而自己则继续驱动神器轰击那岩石缝隙中的神禁。

于是,禾儿公主去找龙皇了,不过却是一脸疑窦地从龙皇那里会还。

那些怪物虽然灵智不高,也不懂易峰的意思,但却是能够看出来,易峰已经不惧自己的雷霆攻击。还没有等它们作出反应之际,易峰就已经拎着斩天剑冲了上去,迎着一个漩涡直冲,那些雷霆虽然更加密集地攻击来,却是再也不能拦阻他。

“哼!又来这套!打不过就跑!”

不是越贤故意拱手相让,而是他觉得那一男一女很不简单,只怕是不好对付,自己三人没有必要首当其冲,大可以等吉雄等人先上去拼斗一番,自己三人坐收渔人之利。就算那一男一女不敌,被擒或者被杀,自己三人也可以再做计较。

如此围攻,以多欺少本就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儿,自己作为南武门当家自然不能一开始就出手,手下们能够拿下对方二人最好,如果拿不下自己再出手不迟。

“弟子不苦,弟子不苦……”云枝连连摇头说道,抽泣之声越来越响亮。

“云枝,难道他对你也有恩?”云空天尊苦笑着问道。

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平时昏睡恹恹的魔化神婴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出手了。被逼无奈,易峰以修真界衡天星上的传送阵离开。

那些各色的不知属性与能量构成的气流,与斩天剑甫一接触,居然就当即消失,而易峰也能感觉到那些气流是被斩天剑吸收了进去。

而一段时间的面对后,让易峰更为惶恐的事情发生了,那金色小剑居然是要解除与易峰的认主关系,易峰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以前留在斩天剑中的魂力与精血正在被这金色小剑向外逼出。

那金色小剑便是混沌金剑,那紫色长剑很显然就是斩天剑。

“斩天剑不是被吞噬了吗?此时怎么还能显露出来呢?”易峰心中万分不解。

——————————————

“血焰,没有想到啊,你居然在我仙人星域腹地,居然还能布置如此多的高手。”纳兰帝君自然能够以仙识看到外面的情况,倒是还算平静地出声说喟叹道。

而那丝丝缕缕的魂力,量非常少,就算是龙皇妃没有意识,她的灵魂一样可以自动消化掉这部分魂力,或者说这部分魂力会自动投向龙皇妃的灵魂。

“你?呵呵,可以。不过,你应该知道星辰之力极不稳定,十分难以炼化,而星辰真火比起星辰之力更加狂暴,以你的肉身品质,星辰之力尚且不能吸纳,若是修炼出一丝星辰真火,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斩天颇为好笑地道。

稍稍摇晃几下后,老者便招呼易峰道:“来,你也尝尝我这新酿成的灵酒。”今日最少四更,求收藏、推荐……

蟹婴兽此时正全力挥舞两只长且大的巨钳,眼见文师弟的剑阵就要被它破掉,那道青光却是狠狠地击中它的腹部。

一击建功后,郭师兄自然要趁势追击,跟着又是一道青色流光射出,欲将战果扩大。这道青色流光,如先前发出的一般,通体青色,最前方却是一道极其耀眼的白光,真如一片薄薄的且锋利的刀刃。

那火焰竟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六爪骨龙的全身菁华焚烧一空,实在惊人心魂。

让易峰更加想不到的是,在他心思纠结犹豫不定时,黑风老魔居然没有了动静,本来抽搐着的身子渐渐平静,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就像是将要死去了一般。

不过,城中的修士见到有强盗团杀气腾腾而来,用脚丫子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于是便纷纷腾身而起,逃向天空,因为传送阵已经被控制。

易峰与末原仙帝知道情况有变,当即跃上半空,却是见那魔修一脸冷峻地看着周围。南宫老怪也飞到了易峰身边,而易峰则是已经将自己的诸般法宝全部收起,凝目看着天空中痛嚎不止的鬼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