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一步一步一步之遥 > 第74章:恬然自足

叶天没有理会他,而是加速赶往战魂深渊。

“轰!”

“呼呼……”像是为了验证小兵的话一般,一阵阴风吹来,众人只感觉全身一哆嗦,眼神飘忽:“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我的妈呀,这可是七月半呀,不会真见鬼了吧。”

被个小豆丁怀疑不行,这事还真不是一般的让人郁闷,可是……

他能直接开口解释吗?

凤轻尘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脸上也有一丝丝的笑意:“当然有关系了。你可知凤离一族嫡系一脉,除了我就再也没有别人?”

半晌过后,九皇叔停了下来,唇角微微上扬,笃定的说道:“轻尘,二长老自杀绝不是为了阻止你往下查。他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却又无法说出来,只好用自己的死,来提醒你或者警告那些人。”

不算,至少九皇叔不会因为这个而救她。

当然,这个消息只有王家内部和他们几个知晓,如果传出去了,对凤轻尘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搜。”九皇叔下令,同时让十八骑注意海面,别让南陵锦凡给跑了。

九皇叔注定收不到消息,因为他已经和凤轻尘来到前朝墓群外,外界的消息,他们三天前就收不到1;148471591054062了。

最主要,九皇叔身边的亲兵,并不是原来那一批,那一批人死在司丞的手上,这是九皇叔暗中调来的亲信。

他想过取明微公主的命,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他动手了。

凤轻尘躲在暗处,右手按在自己的心口,枪则用牙齿咬着,靠在石头上,静听前面的动静。

如果不是有智能医疗包在,哪怕她懂这些,也做不到。

就算她意识清醒,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她就是有一千种办法也徒劳。

凤轻尘很心疼,好像从海上回来,九皇叔就没有怎么休息好,现在还要牺牲休息的时间,在还这里守着她。

“我进城前,遇到的那批人是谁的人?”凤轻尘对这批人最好奇,这批人实力似乎不太强,光雪狼就能拖住他们,可见他们整体实力有多弱。

“那是谁的人?”除了这三方外,还有谁会冒着得罪她和九皇叔的危险,出手劫杀谷主和郭保济……266上车,真巧呀!

被凤轻尘打了两巴掌,秋雪对凤轻尘的怨气之深,绝不是三两句可以摆平的。

内院的席面被西陵长公主搅乱了,可外院的男人们依旧大口喝酒,高声谈笑,即使九皇叔冷着一张脸,众人也依旧谈笑如常。

他绝不能让人知道,他的身份!

“小姐,你对出来了?”两个丫鬟一听,面上一喜,便将那两兄妹丢到一边。

人群散得差不多时,凤轻尘才敢开口说话:“我今天才知道,请大公子出来吃饭就是一个错误,我应该请你去我家吃的。”

“下次换一个地方就好了。”王锦凌并不在意,脸上的笑比之前多了几分真诚:“轻尘,把你的下联说出来吧,那柱香已经燃没了.”

“殊言先生时刻不忘为难人。”王锦凌无奈的笑了笑,显然他被殊言先生为难了很多次。

“走。”九皇叔关上小窗,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多不好意思呀,还搭上自己的面子,要是凤轻尘不给他面子,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摆呀。

赤炼水和郭保济虽然气恼,可他们挑衅在前,实力没人强,他们也只好忍了,再加上凤轻尘是真有真材实料,为人谦逊,让他们也无法生气。

凤轻尘也不说话,双手环抱,站在孙思行的对面,靠在案台上,以欣赏的眼光看孙思行的动作。

九皇叔和凤轻尘活着回来,翟东明高兴,可不表示人人都高兴,就是曾经属于九皇叔那派系的人,也不高兴九皇叔活着回来,因为……他们背叛了!

没有让大公子等太久了,九皇叔扶着凤轻尘下了马车,看到完好无损的凤轻尘,王锦凌那颗高悬的心,才稳稳落回心口,脸让的笑容也越发得亲切了。

“锦凌。”凤轻尘笑着给王锦凌打招呼。

“好。”凤轻尘连忙点头,只要王锦凌不责怪她,凤轻尘什么都会点头。

“哼,你的仇人本王也要管?保你半年之内能活着,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本王凭什么管你的生死!”

用完饭,凤轻尘就闲了下来,她一个女孩子,再加上父母刚下葬没多久,完全不用出门去给人拜年,只需要呆在家里便好。

在国子监听讲学的都是男子,景阳先生特意给凤轻尘留了一个位置,并请郑重邀请凤轻尘前去。

等到暄菲说完,九皇叔很给面子的点头:“本王知道了。”

九皇叔浑然不在意,事实上他并不是给暄菲难堪,他向来不喜欢与人碰触,如果不是听闻暄菲与凤轻尘长得像,他也不会走近,碰这个女人。

“七叔,这件事我可以以生命起誓,我们绝对没有出卖族人。”凤离挚一脸郑重的发誓,稍稍打消了七长老的怀疑,不过七长老随即又问了出来:“那战王的死呢?你也没有插手?”

“行,你说是就是。”云潇不和王七这个兄控多说,摊开奏折就写了起来。

虽然已过吃饭高峰期,可一楼的人却不少,这里确实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凤轻尘虽怀疑符临这个时候找上她的用意,但也没有多说,和符临一同离去。

好吧,凤轻尘觉得自己真没有骨气,这么好哄。

凤轻尘也没有打探九皇叔隐私的想法,褪去衣衫、滑入浴池,在宫女的帮助下,小心的将长发洗净,终于将那难闻的血腥味去掉了,凤轻尘一身清爽的走出浴室。

说是追,可他们也不敢靠得太近,以免伤老者一怒,伤了南陵锦凡的性命。

呼……崔浩亭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玉脸微红:“凤姑娘让你见笑了。”

“九弟,朕要给九城一个交待。还有玄月和玄霄两宫。”其他的江湖小门派他不管,可这两宫却不能轻易得罪。

东陵想要得到陆家的财富,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同时亦要提前考虑,要不要与人合作。如果能与北陵、南陵或者西陵哪一个国合作,胜算会大很多,当然……

“清理门户。”蓝九卿手中的剑没有停,直接朝玄情的面门刺去,玄情早有防备,脚尖一点,一个旋身便避了过去。

“自保的能力?就是你刚刚用来射杀我的东西?你就想凭着那东西自保?天真。”东陵九的眼神落到凤轻尘的手枪上,凤轻尘条件反射性的缩手,往身后一藏身。

“凤轻尘的诊金太高了,我们哪里出得起。”千两黄金呀,太医们表示他们有心无力呀。

另一个太医,伸手比出一个“二”,哭丧着脸道:“才两个名额,白天就因为这事打了一架,我们要是讨不到名额,说不定又得打一架。”

现在西陵天宇是好的,可难保有一天,他掌握大权,想要那个位置了,现在的西陵天宇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了,即使没有九皇叔的帮扶,要往上一步也不是不可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你爱住久就住多久。”搞定了豆爷,凤轻尘狠狠地松了口气,摸了一把汗,凤轻尘扯了扯嘴皮,笑道:“豆爷,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殿下呀殿下,你这是何必,老头拼着丢命的风险,就为了帮你整这位公子,可这公子根本不在乎,不仅如此你还被惦记上了,殿下,你自求多福吧,老头只能帮你到这了。”

“你没有儿子,你这话不成立。”郭保济硬邦邦的堵了一句:“我们几个都没有孩子,没有立场指责皇上的不是,我们只是大夫,尽自己的责任就好了。”

真的没死吗?

她同样可以做这个手术,只是这里的人,会让她动吗?

“杀我?他还真是看得起我,拿这么多震天雷就是为了炸死我,这些震天雷朝我一丢,我肯定连忙渣都不会剩。”凤轻尘自嘲一笑,她明白自己的地位,皇上怎么可能会在意她的死活。

她当时真是魔怔了,就因为王锦凌那如雪莲盛开一般的笑容,就因为王锦凌说:“轻尘,我永远都不会勉强你!永远都不会记你为难!”

“知道了,我这就出去。”凤轻尘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应了一声,便起身穿衣,出门时特意交待丫鬟:“守着,我的房内不允许任何进。”

果然,她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四美婢比佟珏和佟瑶更内敛,心里已是翻江倒海,可面上却半分不显,扶着凤轻尘往外接走,一路贴身服侍。

这是她们的小姐吗?怎么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之前披头散发时还不明显,这一装扮倒是完全不同了。

凤离族需要狼族的支持,狼族彪悍擅战,那群雪狼还能召唤同类,组成狼群大军,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要是得不到实在让人心痛。

蓝景阳附在凤离清歌的耳边,轻声说道:“那位凤离嫡女应该到了狼族。”

“轻尘的身子会不会影响生育?”九皇叔在谷主面前,没有半点顾忌,他想问什么便问什么。

她只会好奇好不好,一听师兄说皇陵有鬼,萌宝就忍不住想去探一探,皇陵到底哪里有鬼。

“师父,会很痛。”孙思行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他只知道痛,却不知道具体有多么痛。

“应该不是,他要骗我也不至于用这样的办法,他要杀我并不难,玄霄宫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报仇。”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家虽然受南陵锦凡的事影响,全部家产充公,男子斩首,女子卖入教坊,可仍有一小部分逃脱了。

这些人留在郊外,暗中谋划再起之事,苏绾一来,迅速将这一股力量凝聚起来,再加上神秘人的帮助,苏家顺利与当年留下的棋子拉上线。

苏绾人在南陵,王锦凌便不客气地把这件事丢给符临。当然,王锦凌不会那么好心,帮南陵除内害,他要的是:“查出苏绾背后的神秘人。”

王锦凌这人从来没有同情心,符临不接王锦凌也不急,慢悠悠地道:“太皇太后思念先帝成疾,符大人家学渊源,想必能帮太皇太后一解相思之苦。”

他要赶在东陵九的死讯,还未传到东陵前赶到东陵,趁乱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不可能,王不会骗我们!”百鬼宫的人坚定的说道。

东陵子洛一直说一直说,到不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只是像晚辈向长辈倾诉,说出自己的迷茫与困惑。

后宫新进了一批女人,还有谢皇贵妃肚子里那个,要斗,现在就要开始。

惨白干瘦的脸,木木的眼珠,浑身上下都透着死气,有那么一瞬间,凤轻尘脑子闪过丧尸两个字,随即又否绝了这个想法。

九皇叔再道:“陈家的礼,比那些人更华而不实。”

商人逐利,他们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别再笑了。”

南陵锦凡狭长的眸子,抽了抽,这凤轻尘还真是艺高人胆大,明明知道自己阴了她,还这么洒脱,果然是有名士的风范。

病人不相信大夫,如何会配合大夫医治,一个不配合的病人,就是碰到大罗神仙也没有用,更何况她还不是大罗神仙。

事实上,太医们选出来的十位病人都很不一般,不过凤轻尘也没有打听对方身分的意思,他们只是医患关系,彼此间建立基础的信任就行了……1495杀招,起死复生

可是,不知怎么一回事,那冰墙在最后关头,居然把豆豆给弹了出去,只有九皇叔和凤轻尘掉了下去。

他长得有那么吓人吗?凤谨怕他,这个初见的小孩也怕他。

没错,佟珏和佟瑶两人正跪在马车上,小心的服侍血人一样的孙思行,凤轻尘刚走到马车边上,那一直低着头的车夫就道:“凤轻尘,记得你又欠我一笔佣金。”

凤轻尘囧了,她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祸害呀……1326验证,皇上的怀疑

不是幕僚嚣张,实在是洛王的亲兵欺人太甚,辱骂他们在先。

“确实,什么要人带什么样的兵。”凤轻尘想到九皇叔的黑骑,那黑骑也和九皇叔一样狂妄强势。

要是以前,他也许会冒险,可现在?洛王能不能登基还是个未知数,他可不想成为权利斗争下的牺1;148471591054062牲品。

毕竟,要让凤轻尘接受他的感情,很难,而让九皇叔变脸,却是现在就能办到的事情。

说到九皇叔的霸道,凤轻尘的眉眼间是掩不住的柔情。

“令牌随着蓝九卿一起死了,你们这是要我假令牌?你们谁要认为九州令牌很重要,谁就去给我取来,我记他一个大功。”姑姑已经说了,他当然知九州令牌的重要性,可现在他没有还能如何。

“早知,让步惊云晚两天再到京城。”九皇叔甚是遗憾,蓝九卿的死讯对凤轻尘来说,顶多是伤心一阵子的事,早知晚知影响并不大。

王锦凌,他是一个心中有乾坤的男人,他绝不是一个为了私情而枉顾家族利益的男人。

他可没有忘记,他这两天的奔波是因为谁捅得篓子,不从西陵天宇身上刮出一层肉,他就不是东陵的九皇叔。

“朕知道。”九皇叔不自在地应了一句。

凤轻尘自认不欠紫情她们什么,更不用提紫情她们救她,也不是存了什么良善之心,只不过玄情阁的人看到女子出事,都会出手相助,然后吸收为弟子。

相比,她画得的确不能见人。

九皇叔没有再追,而是转身就要加入战斗圈,继续与百鬼宫和面前所有站着的人厮杀,这一刻,九皇叔眼中没有敌我。

步惊云安顿好秦宝儿过来时,就看到杀红了眼的九皇叔,知晓九皇叔的情况,步惊云连忙下令,让他带来的人退开:“快,快跑,快跑……”

说话间,自己则提剑上前,挡在九皇叔的面前。

才在武林大会中,拿步凡当挡箭牌,让世人包括凤轻尘在内的人,都相信蓝九卿与九皇叔没有关系,现在又把一切说给凤轻尘听,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笑话。

“凤轻尘,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提如此无理的要求,你眼中还有洛王殿下吗?”东陵子洛还没有开口,那群太医就开始指责凤轻尘。

当然在意了,这可悠关她的生死。

现在她基本上可以肯定,东陵子洛是在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