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愿得一生一意一心人 第84章:无始无终

愿得一生一意一心人

寒月玲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15

    连载(字)

9715位书友共同开启《愿得一生一意一心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无始无终

一旁的孙烈臣马上接口道:“肯定不能用强,关内和关外不一样,不管是中原还是江南,土地都集中在很少一部分地主官绅手里。如果我们在京畿对土地拥有者用强,那中原和江南的官绅和地主肯定会非常忌惮我们,甚至联合起来反抗我们都有可能。”

俞婉眼角湿润,红着眼眶:“母亲的教诲,女儿都记下了。”

盛鸿装不下去了,哀叹一声:“不必这么着急吧!等我伤势好转,能下榻能起身的时候再说不行吗?”

周全脑中轰地一声,快步上前,正要跪下行礼。

从此以后,俞皇后再无顾忌,可以权掌后宫,可以肆意争夺皇权……可是,此时的俞皇后,真得没有一点悔意吗?

“这一局算平局如何?”谢明曦抬眼看向六公主。

这个老虔婆!正说反说都有理!被逼到这份上了,还能圆过场子来。

五皇子:“……”

天都被聊死了!

可惜,谢明曦识破他的用意,从未踏过淮南王府的门。谢钧倒是常来,张口闭口岳父叫得好听,只要他一提起谢明曦,谢钧就左顾言它。

谢明曦呵呵一笑:“父亲不认谢云曦,我这个做女儿的,总不能忤逆不孝,只得听父亲的了。”

“再慢慢养着便是,或许日后会彻底好转。”

回应闽王的,是鲁王踹过来的一脚。

一个小小的生命就此诞生。

林微微生产时伤了身子,在床榻上养足了三个月。下榻走动,就是前几日的事。身子依旧纤弱,没什么力气。

此次月考,她考得这般好。待傍晚散学回府,便能挺直了胸膛回府,让娘亲也跟着荣耀体面一番了。

说到最后,四皇子的声音满是愤怒,那张常年冷漠的俊脸,也显得格外激动。

一直未曾出言的兵部吴尚书也羞愧着一张老脸,沉声请罪。

顾山长饮尽了杯中清茶,气力恢复了几分,才又张口问道:“七皇子殿下的伤势如何了?”

谢明曦在顾山长面前也未遮掩,坦然道:“我一开始也颇为震怒,连着多日都未理他。便是现在,也未全然释怀。”

后宫从来都是捧高踩低之处。得势之时,自有一大堆人捧着笑脸来谄媚讨好。

又命人看赏。

“祖母前些日子病了,我心中颇为挂念。”谢明曦含笑说道:“好在祖母身体痊愈,今日已能进宫,我心中颇为安慰。”

“俞家的爵位,是三十年前先帝所封。皇上身为人子,又顾虑着母后,不便削了俞家爵位。”

再者,梅家人谨小慎微惯了,官职提了一级便已十分庆幸。爵位什么的,没有就没有吧!日子总比过去好过多了。

“湘如,你的手怎么了?”

“多谢三嫂美意。”谢明曦直接谢绝:“不过,这等时候,谁也没心情吃喝,也不必再设宴了。”

俞太后张口问道:“娴之如何?”

谢元亭忍着头上的剧痛,冲谢明曦挤出一个挑衅的恶劣笑容:“哟!三妹来了啊!正好和你的杨夫子说一声,我可不是轻薄之人。既碰了杨凝雪,便会负责。择个好日子,年前便纳杨凝雪进门为妾室……”

话未说完,便化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

点翠惨白着脸扑通一声跪下,哭着说道:“郡主,不好了!淮南王府出事了……”

屋子里安静了片刻。

士兵们四处分散找人,盛鸿身侧的亲兵却动也未动,层层守在盛鸿身边。

永宁郡主心念电闪,权衡利弊,正要勉强应下。就听谢明曦说道:“父亲怎么忘了,祖父祖母和二叔一家子就要到京城了。我们都住在这儿,祖父他们怎么办?”

没料到,老虔婆竟被一颗莲子噎死了。

谢钧只得将全部的希望放在了入阁。

“都是臣妾的错。”萧语晗低下头认错:“臣妾本该和皇上商议,听取皇上的意见。不该擅自为梅太妃说情。”

谢云曦紧接着下了马车,得到了父亲和兄长的亲切关怀。

原来谢明曦对着六公主的时候也这般凌厉霸气!看看六公主低头小心陪不是的样子,简直像个饱受欺凌的小媳妇……

萧语晗抿唇一笑:“多谢母后夸赞。”

一声怒喝骤然响起,谢云曦全身一个哆嗦,哭着喊了一声“父亲”。

谢明曦考中头名,风头之劲,无人能及。庶女出身,自然也传得人尽皆知。只是,无人唏嘘谢明曦的庶出,反而要赞叹一声谢钧教女有方。

这怎么可能?

年少体力好,精力旺盛,又是初尝男女欢愉。就像常年吃素之人,骤然尝到了肉的美味。哪里还能控制得住,恨不得日夜吃个不停。

这座后宫,是她的天下。

七皇子颇不乐意,硬是拉着四皇子去了岳尚书家里“小坐”。连着“小坐”三日,岳尚书熬不住了,主动问道:“七皇子殿下每日来岳府做客,老臣自是欢迎。不知殿下有何事吩咐老臣?”

不管如何,都离尹潇潇心目中向往的悠闲快活生活相差极远。

别人都以为蜀王听蜀王妃的,而蜀王妃是他的亲女儿自然要听她的话。前者是真的,后者可就有待商榷了……

事实上,父女对阵中,他几乎从未占过上风。

哪怕同为天家皇子,也有高低之别。

等了一炷香左右,建文帝终于露了面。

昌平公主被气红了眼,不管不顾地说道:“母后要消气,只管拿我出气。不过,瑾儿的亲事,母后是休想再插手了。”

淮南王世子咽下心头不满,气闷地应下。

十余个“逆贼”心中一凛,不约而同地住了嘴。心里却都浮上了浓厚的阴云。现在,他们该怎么办?

第一个出声的,是鲁王:“现在,该、怎么办?”

谢明曦略一挑眉,将酒杯送至唇边,沾了沾唇。然后,伸舌舔了舔红润的唇角。

萧语晗也在怄气闹别扭,将这三十个“美人”统统打发到了书房。三皇子连着睡了几晚书房,自然没有半分召“美人”伺寝的心情。便是看一眼,也觉得气闷不已。

然后,眼睁睁地目送建文帝快步出了寒香宫。当建文帝的身影消逝在眼前,强忍着的泪水立刻滚落。

俞皇后口中的长卿,正是二皇子妃赵长卿。

确实是喜事。

李太后越想越恼,如果不是碍于建文帝在场,只怕当场就要撂脸色。

不过,皇上也来,是不是不太合适?这里到底是萧语晗的寝宫。身为寡嫂,和小叔子还是避嫌些才好吧!

李湘如喜气没沾着,倒是沾了一身臭气。

眼前的染墨,却是拂月宫里的宫女。在六公主四岁时到了六公主身边。自然也是忠心的,不过,总不及琴瑟湘蕙令人放心。

染墨不假思索地应道:“奴婢不想出宫,只想一直伴在公主殿下身边。恳请娘娘成全!”

盛渲昨日去穆家赔礼,枯坐了半日才见到岳父的面。

“谢妹妹,”穆梓淇挤出一丝笑容:“我今日冒昧前来,打扰了。”

徐氏喜滋滋地入了座。

好在皇后娘娘未落下风,和俞太后平分秋色。

后宫众嫔妃哭得死去活来。其实,又有谁是真的悲痛欲绝?她也装模作样地哭足了四十九日,实则心里暗暗舒出一口气。

第二轮的比试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四皇子。

如此细微的神色变化,在激动喧嚣的比试场上,根本无人留意。

第三轮比试,千米竞速,在尖锐的哨音中开始了。

万万没想到,两人没被送往蜀地,而是被送到了闽地。

周三郎将鲁王闽王送至一处宅院里,给他们两人服下软禁散的解药,然后,又奉上了新帝亲笔所书的信。

此言一出,宁王的脸色就别提了。

六公主击鼓击出了乐趣,从咚咚的节奏,变为咚咚咚,再变为咚咚咚咚。很快变换自如,堪称“击鼓天才”。

什么“不肯在江家为夫婿守节竟跑去书院抛头露面”,什么“根本捺不住寂寞在书院里早已和男夫子勾搭上了”,还有“你娘根本不是真心疼你迟早要改嫁”,诸如此类,用心十分恶毒。

“林妹妹,你是不是写信给谢三小姐了?”陆迟低声笑道:“刚才我进林府的时候,恰好遇到了那个黑脸丫鬟。”

谢云曦目光一扫,脸色沉了下来:“主子的吩咐,你们竟敢不听?”

谢钧谢元亭俱在前方,压根不知怎么回事,忽然便听到身后骏马一声长嘶,然后便是丁二惊恐的呼喊声。

谢明曦还在马车里!被摔死才好!

现在,也该让俞太后尝一尝被孝道二字压住的滋味了。

“皇祖母也该歇着了。”谢明曦笑着张口:“请母后先行回寝宫。我便留下,陪在皇祖母身边。”

重要的是,李太皇太后已经清楚地知道,开罪别人无妨,谢明曦万万开罪不得!

李太后年迈体弱,用了猛药,焉能不伤身体不伤寿元?

有野心的人,最易收服。

四皇子看似圣眷不如从前,实则势力强劲。外家和未来岳家皆是京城名门。储位之争,谁胜谁败,尚未可知。

宫中规矩严苛。

……

谢明曦倒是毫不意外,笑着应了声是。

这意味着什么?

昌平公主稍稍平定情绪,迈步进了福临宫。

也只得强打起精神,冲盛鸿谢明曦叹了口气:“你们已经尽心尽力了。母后年迈,生病也是难免之事,如何能怪你们?”

“这几年,能和你时常见面说话,能得你时时温柔照顾衣食起居,我心中已经毫无遗憾了。”

芷兰对俞太后忠心不二,绝不会在卢公公面前说俞太后半个字不是。之前俞太后问的那句话,更是只字未提。

他还是“六公主”时,颇得建文帝欢心,宫人内侍无不奉承逢迎。待他恢复身份后,处境反而微妙起来。

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对劲。

从今日起,他要不动声色地疏远四皇子。

“恭喜四皇兄!”盛鸿率先张口道贺,半点没遮掩要看热闹的意思:“父皇对四皇兄期盼甚高,特意将宁夏之地赐给四皇兄。四皇兄文武双全,一身所学,也有了用武之地。可喜可贺!”

……

原本气势汹汹的颜蓁蓁也是一愣,很快手足无措:“诶诶诶,你这样做什么?我刚才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你怎么还当真了?”

孩子亲娘死得不明不白,可怜的孩子懵懂无知,就这么乖乖躺在嫡母怀中。待他长大之后,知晓自己的亲娘难产身亡,不知会不会对嫡母心生芥蒂……

在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份后,她肯全心相助吗?

这一处竹林,也是莲池书院里最雅致幽静之处。

“听说,谢二小姐根本不是永宁郡主亲生。是一个叫嫣然的丫鬟所生。”

“眼下明曦声名俱佳,谢郡马自对她千好万好。若是此次比试失利,还不知谢郡马会是什么嘴脸模样!”

谢云曦快步进了雪香阁,欢快地笑道:“你们今日倒是都来的早。”

“母后这一招,进可攻退可守。进退皆稳占上风。”

身为天子,被人算计着要往怀中塞各色鲜嫩的美人,盛鸿并未暗自窃喜雀跃,而是满心恼怒。

他本欲去椒房殿,和俞太后当面说清自己并无纳宫妃的打算。却被谢明曦拦了下来。

或许,师父很快便会有消息了。

便是梅太妃的娘家嫂子梅夫人,今日也带了隔房的嫡女梅四小姐进宫。

这等时候,盛鸿如何肯闭嘴:“我确实不该瞒你骗你。只是,那等情形之下,我如何能将实情相告?”

苦肉计之所以一再奏效,自然是因为她的在意。

谢钧低头,注视着目光骤亮满面狂喜的丁姨娘,慢慢道:“可惜,明娘不愿意。”

所以,徐氏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谢明曦身边。

于情于理,徐氏都会选择谢明曦!

丁姨娘生得纤弱貌美,此时低声下气好言好语,看着着实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