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第106章:喋喋不休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鲅鱼公主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8867

    连载(字)

18867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网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喋喋不休

这便是后世,声名赫赫的左轮手枪。

其实幸福集团所招募的人员很复杂,除了鞑靼人和女真人,甚至乌斯藏人以及其他部族,也都收容,汉人若是愿意加入的,自然也是欢迎之至。

朱厚照惊讶的看着方继藩:“老方,他们买了?”

这不比倒也罢了,一比,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这一点,方继藩是极清楚的。

弘治皇帝腾地一下,坐起来了。

这是谁借给他们的胆子?

弘治皇帝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面上掠过了冷色,咬牙切齿的道:“好,太子,萧敬,现在陛下回来了,你们还不快快接驾。”

王守仁身后的方继藩也戴着墨镜,面上的表情,大家也看不清。

这皇帝,竟好似有千钧之力,突兀额上,竟冷汗淋淋,他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

王守仁轻描淡写,看着他:“无知鼠辈,不堪一击!”

于是,无数人呼啸着将刀剑斩下,将长矛狠狠戳下。

“为啥。”方继藩很紧张,他毫不讳言的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怕死。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怕死的人,十之八九,就是骗子,生命太宝贵了,宝贵到,人可以为之出卖自己的至亲,出卖自己的朋友,出卖自己的良知,方继藩除外。

听方继藩和刘瑾二人,在远处嘀咕着什么,便不禁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是不是想要陷害咱?”

他们见了‘皇上’出来,不敢抬头冒犯,纷纷垂头,拜倒。

刘瑾道:“陛下要出关,不过萧公公身子有所不适,陛下垂怜他,令他在寝殿中暂歇一会儿,你们不得吩咐,不得靠近,靠近一步,杀无赦!”

随驾的大臣们,下意识的,也纷纷从袖里掏出墨镜。

若是长得像,乔庄易容一番,倒是让太子想办法,代替弘治皇帝去,倒也无妨,可是……真不像啊。

方继藩忙道:“没,没有。”

朱厚照道:“我长得像我的母后而已,你看朱载墨,他就和父皇一模一样,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是父皇的儿子,朱载墨是我的儿子,孙子像大父,你有什么意见?”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弘治皇帝对此,倒是并不担心。

朱厚照乖乖上车,坐在弘治皇帝对面,道:“儿臣没什么看法,儿臣其实还年轻,什么都不懂,父皇治国数十载,明察秋毫,自是心里已有定见,儿臣哪里敢班门弄斧。”

现在但凡是鞑靼人,都爱自称姓祝了。

墨镜,将弘治皇帝的喜色,掩藏起来。

“我拿一万股。”

士绅们诗书传家,四乡八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人们既是羡慕,又是肃然起敬。

起初的时候,万万不愿意戴着这金链子,可现在听说,邓健居然要用缕空的金链子,来替换这实心的金链子,他反而觉得不妥当了:“若是如此,岂不是骗人?我王不仕,戴根链子,还需戴个空心的?”

里头列举了炼钢量,因为人们发现,钢铁在生产之中,竟成了最重要的指标,几乎所有的生产工具,都离不开钢铁。

待方继藩来了,弘治皇帝,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王卿家,是怎么回事?”

弘治皇帝颔首:“怎么变了一个人似得,如此俗不可耐。”

妇人冷笑连连,不屑的看着他道:“你这狗东西,自你来了我们府上,就没好日子过,这鸡飞狗跳的,怎么着,你还想鸠占鹊巢?”

于是有人大胆的凑到王不仕的眼镜前,放肆的东看看,西看看。

时代变了,玩法也变了。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方继藩在心里暗暗思忖着。

呼啦啦的,大量的土人居然开始丢掉了武器和弓箭,居然转身便溃逃。

事情比想象中,要轻易的许多。

他们哪里知道,这第一段铁路,是万事开头难,而现在,已经经过了新城和旧城的铁路,培养出了一支工程队伍,技术人员,也有了现成的经验,本以为没有三五年,甚至七八年时间,都别想贯通的铁路,却飞快的开始进展起来。

第一段铁轨,已经开始铺设。

从筹建处得到的消息是,现在采取的,乃是分段开工的模式,这就意味着,可能一年时间,就足以贯通。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日子没法过了。

“哼!”人群中有人一甩头,露出了骄傲之状:“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你说没有就没有?”方继藩龇牙咧嘴的看着他,语气透着不悦。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王文玉激动的颤抖。

“王先生,王先生……”

因为……这都是堂堂正正的银子,每一个数目,都有正当的来源。

刘瑾磕头如捣蒜:“谢太子殿下,谢干爷爷。”

“你对此,以为如何?”

“卿不这样认为,莫非是害怕方继藩?”

刘瑾:“……”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此时,他在一座宏伟的宅邸里,半躺在床榻上,他穿着一身丝绸的睡衣,便连衣领口,都有专门的花边,此时,葡萄牙总督已经请来了一位专职的理发师。

他决定把贵人身上,坏的东西去祛除掉。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接着,王细作自他的衣服里,取出了一份羊皮舆图,他取出,打开。

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纷纷上前来,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舆图里,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以及山峦和河流……

那葡萄牙总督,心念一动,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

方继藩举起了茶盏,呷了口茶:“保定和通州,能筹措多少银子?”

方继藩凝眉,不让人见识一下,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

又能说什么呢?

她们是女子,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药材。

…………

却在此时,一封奏报,送了来。

方继藩不禁道:“陛下当儿臣是什么人了?儿臣是那等,搬弄是非,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吗?”

方继藩道:“今日面圣,陛下对母后,可能有所怨言,说什么妇道人家,懂个什么,能有什么出息,不碍事就好了。又说,女人是办不成事的,不聪明,相夫教子,都已是了不起了……”碎尸万段四字出来,实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弘治皇帝也是无言。

可是……这人格独立的第一步,必定是经济上的独立,万事开头难,开了这第一步的头,我方继藩的精神,似乎又升华了。古时历来有母凭子贵、妻凭夫贵的说法。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这一点,方继藩能够理解。

……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干脆,就鬼神来诠释这个问题了。

钦天监是关门观察天象的,而古人们相信,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这件事,就只好问问天象,看看是不是当真乃是祖宗和上天的意思。

她微微一笑,道:“就让陛下侍奉着祖母吧,我等暂且退下。”

刘文华从容镇定,面带微笑,远远看到,两个穿着蟒服的年轻人,说笑着什么,那是……太子殿下和传说中的齐国公吗?

此时,梁如莹上前行礼道:“能给小女子,看看病症吗?”

却听一旁梁如莹道:“第三十四期求索期刊,有一篇《猝死论》,其中有一个症状,是否就是如此,根据许多次解剖,分析出来的原因,所谓猝死,多为心室内骤停……”

一个宦官已是上前,扯住了梁如莹,其他的女医,也纷纷要被驱赶出去。

她想起了方继藩教诲她的事,便道:“为人医者,当有仁心,若有一线生机,便需万分的精气去救治,小环,你来……辅助我!”

方继藩便笑道:“好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胡言,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这些胡话,不要相信,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这宫中的事,少牵扯进去才是。”

张皇后面上带着一副极洒脱的微笑。

继藩是老实忠厚的人,他不会说假话,秀荣也不会说。

众女在医学院的明伦堂里,一个个看着方继藩,女人最麻烦之处就在于,离别时,就好似是生离死别一般,方继藩硬着头皮,安慰她们道:“入了宫,好好的当值,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其他的事,少看,少听,少去管,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我就不多讲了。除此之外,宫里当值,大多时候,是极清闲的,贵人们也没有这么多病痛,因此,平时清闲了下来,也万万不能偷懒,每一期的求索期刊,都要好好看看,不懂的,可以修书来西山,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