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终于找到你米斯特儿如艾特 > 第125章:跑马卖解

第125章:跑马卖解

终于找到你米斯特儿如艾特 | 作者:寒月玲珑| 更新时间:2019-09-02

为免太上皇真出事,顾千城不顾太上皇的意愿,强制将太上皇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顾千城和秦寂言乘马车一同出城,路上秦寂言将京城,有关程三公子的流言简单的说一遍,顾千城听罢忍不住嘲讽道:“赵王和周王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们拉拢不了程家,就想令你和程家交恶。”

“可是,除了这个赌注外,我想到其他的条件。”景炎摆明了是要为难秦寂言。

“试?怎么试?你要隐藏实力,本王能试得出来吗?”要换作旁人,秦寂言绝对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周王这是故意的?恐怕他也没有想到,这起案子和你查的密室杀人案有关。”周王这是明摆着,想要借机整秦云楚,让赵王府没脸。

他虽然骄纵,可却有小聪明,知道这个时候只有他,可以状着年纪小跟过去,回来告诉父亲。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事。”景炎又一次开口,很努力的刷存在感。

这么短的头发,真得怎么看怎么难受。

江家查完了,收获并不大,顾千城并不失望,说道:“我们去义庄看死者的尸首,也许从中可以发现些什么。另外,你再让人查一查,江家表少爷还有江家三少的事,他们平时与谁亲近,和什么人来往的多,多多问问他们两个的事。”

“寂言有心了。”换言之,周王和赵王的礼就是无心了。

对比下来,也只有支灵川相对安全一些。

“秦王殿下应该出事了。”顾千城扭头对武定说道。

说到这事,顾千城就是一脸的泪。

……

皇位的诱惑足够让某些人,倾尽一切追杀龙宝,杀死他唯一的继承人。

于是,秦寂言就处在土匪的包围圈中,看上去他好像处在弱势,可包围秦寂言的土匪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猪头六也不敢下令。

猪头六能在这条道上占有一席之地,本事不差,眼光也不差,只一个照面他就看出秦寂言的不同。

他的人生,从末村惨案开始,就已经定下来了。作为末村唯一的遗孤,他没有选择,也不敢有选择……秦殿下最终还是没有吃到顾千城亲手喂的肉,不是秦殿下表现的不明显,而是秦殿下的脸皮不够厚。

可是,危机对有些人来说就是转机,救了圣驾又居住在宫里的五皇子,可谓天时、地利皆占了。

嫁妆是女子的私人财产,夫家无权占有,女子嫁妆的越多,就表示娘家越重视,在夫家的地位也会越高。

事隔半个月,再次收到顾千城送的东西,顾承欢高兴坏了,更不用提这次的份量,远比上次的多。

“放过季家?不可能!大秦,西胡与北齐,都不会再有季家。”通敌卖国,勾结长生门,季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顾千城全身发寒,身子止不住颤抖……

“安排人将城中的百姓登记造册,本宫不希望这里面有赵王的人。另外,明日给本城的百姓分发粮食,你带上承欢他们。”这种立功得人心的好事,秦殿下自然不会忘记顾承欢。

顾千城还真是养伤,在城门口演戏演得太卖力了,额头磕破了一块皮,短时间内还真没有办法见人。

“有我在,你死不了。”季诺依旧没有回头,清浅的声音,似给人无穷的信心,让人不由自主信服,“虽不曾与大秦皇长孙见面,可却有过间接的来往,那人不错,值得合作。”

“轰……”就在此时,火山里又传来一声巨响,地面晃动的更厉害,秦寂言没有防备,差点被晃得摔得再地,好不容易站稳,就见火焰果“啪”的一声,与果蒂分开,笔直坠落。

“千城!”一低头,秦寂言就看到拔腿狂奔的顾千城,火浆就在她身后翻滚,离她仅有十余米,而且这个距离越来越小。

顾千城一个踉跄,脚下不停,扭头看了一眼,顿时大喜,“寂言,火焰果拿到了吗?”

“跑,跑,快跑呀。”君亦安带来的人,立刻变成一盘散沙,跑得飞快。

领头的将领很快冷静下来,与长生门的人谈判,“你们要进去?我们可以合作?”

“有真话吗?秦王要真有什么计划,也不会说给我们听,这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找麻烦。”

皇上不用他不要紧,他年纪大了,跟不上皇上的节奏,只要皇上用封家人就好。

前面两条户部尚书没有把握,可最后一天却极有把握,因为西胡和北齐要是粮草不够,就是这么做的。

“皇爷爷,你若不想喝说一声必是,我自是不会勉强你。”秦寂言站起来,有眼色的太监立刻上前,递了一块帕子给他。

不是官差太没用,实在是刺客太狡猾。京城人口七八百万,要从七八百万人中找两个受伤的刺客实在不是一般的难。

“朕要立后,朝臣不同意,现在朕要追封自己的父母朝臣也不同意,朝臣是不是管太宽了?”秦寂言冷着脸道,摆明了是不高兴。

给皇帝的谥号,是根据他们的生平事迹与品德修养,评定褒贬,而给予一个寓含善意评价、带有评判性质的称号。

在一个接一个炸药面前,他们再多的冷静都是徒劳。

暗卫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只余废墟一片。北齐人跟在身后,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往前冲,在遇到官差的情况时候,停下来解决他们。

直到这群人冲进来,天牢里的犯人才相信这是真的,惊喜有之,失望也有之,当然更多的是平静,因为……

天牢的铁链和锁都是特制,可以砍断不错但不是什么刀都能砍断,也不是一两刀就可以砍断的。

在公事上,秦寂言用封首辅用得很顺手,可在立后这件事情上,却没打算用封首辅。

首辅封大人太公正了,他绝不会站出来,立场鲜明的为顾千城说话。可是封似锦就不同,在立后这件事情上,封似锦必然是站在顾千城那边的,而这才是秦寂言此刻想要的臣子……凤于谦一直想看唐万斤“表演”徒手碎大山,可惜秦殿下要的毁掉山中的宫殿,而不是毁掉整座山。

“手下留情!”顾千城想到夜明珠的事,急急忙忙跑进来,想要让唐万斤先把夜明珠挖出来再砸。

现在,就这么没了,全没有了!

好在,虚庾庵的尼姑来的及时,平息了这场慌乱。

这群土匪发起狠来,那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居然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杀了秦寂言。

“这并不是小事。”茶水已经凉了,带着一丝苦涩的味道,顾千城喝了一口便不想再喝了。

“啊……”顾千城没有防备,险些栽了出去,幸亏秦寂言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顾千城。

封老爷子两不相帮,或者说他不掺和秦寂言和太上皇之间的斗争。

马蹄声很响,秦寂言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行踪,很快就被大军发现了。

“你……不要冲动,我这就去禀报给少主知晓。”领头的将领见秦寂言,在一波波的攻击下,仍旧不损分毫,就知对方实力不弱。怕秦寂言真得大开杀戒,领头的将领忙让人去请景炎。

脚链解开后,顾千城又咚咚的撬开手上的铁链,前后花了两刻钟。

子车很了解秦寂言,知晓秦寂言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更改,虽说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愿意让秦寂言染指暗风楼的事,可也知他不能再劝说。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相生相克?”顾千城眼也不眨的盯着八卦图,看到最后居然眼花的发现,这图好像会动。

“是我眼花了,还是我真得会动?”顾千城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看……却发现不会动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顾千城就醒了,麻利的下树,发现底下四俱尸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顾千城很淡定地绕过,然后顺着昨天的痕迹往回走……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

他身后的凤于谦和焦向笛也是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摄政王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起身,满脸笑容的走到太后身旁,无视太后周身的怒火道:“太后娘娘,您就是再欣赏秦王也得让秦王入座呀,秦王远来是客,咱们可不能让他一直站着说话。”

啪嗒……啪嗒……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顾千城忍不住白了秦寂言一眼,虽然秦寂言看不到,可顾千城一退他就知道了,秦殿下耳根微红,“你要理解我的处境。”

她能在长生门拥有那么高的地位,能骗得过景炎,能在秦寂言手里活下来,足已看出她有多么不简单。

“原因呢?”顾千城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显吃力不讨好,还要得罪五皇子。

“此事已过了许久,顾姑娘当时没有追究,想必事后也不会追究。”锦衣卫首领犹豫片刻,说道:“许是前些日子,五皇子逼顾姑娘嫁给江南盐商,又与顾家人一同夺了顾姑娘嫁妆的事。”

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

正好秦王殿下也不想与景炎合作,并不是因为利益不够,也不是因为景炎这人,而是海上最近不太平,秦殿下打算观望一阵子。

好吧,秦寂言不高兴,打就让他打吧,反正她再生气也没有用,秦寂言打都打了,还能收回去不成。

“这有什么关系?”秦寂言当然也忌讳大年初一死人,可前提是死的人与顾千城无关,要是死的人会影响顾千城,别说大年初一,就是大年三十他也不在乎。

一连数个飞速移动的土丘,从四面八方朝秦寂言所在移来,这个时候不管秦寂言往哪里走,都逃不掉。

果真是人为财死,鸟为死亡。

停尸坊建在较偏僻的地方,别说晚上,就是白天这里也极少有人过来。顾三叔和顾千城两人走在空荡荡的路上,手中的灯笼只能照出一小段光……

“多谢。”

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而这个时代女人的青春更短暂。她现在十六岁,要过了十八岁还未出嫁,她估计就嫁不出去了,要去家庙和老夫人为伴了。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顾承意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根本没有轻重,扑向顾千城的时候,用力太过,撞得顾千城差点摔倒,幸亏顾千城反应灵敏,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

顾千城抽出被顾承意抱着的手,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审视地看向顾承意……从北齐边境带十万大军到江南,绝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到的事,秦寂言不可能一直等凤于谦,和凤老将军说了汇合的时间与地点,秦寂言便走了,至于去哪里?

不过,今天景炎没有问!

“太聪明了,其实我不喜欢。”至少她不喜欢武毅。

知道她不会顾念姐弟之情,连姐姐也不叫了。

“千城盯着我干吗?我脸上有花吗?”顾夫人装作看不懂,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挑衅地看着顾千城。

顾千城没有和她一般见识,淡漠地收回眼神,冷冷地道:“杀人是要偿命的,顾夫人。”

“哼……”顾夫人轻蔑地看了顾千城一眼,对抬尸的婆子道:“去账房领二两银子,买口棺材埋了。”

顾千城淡淡开口:“你没得选择。”顾夫人不会放过赵婆子,赵婆子只能跟着她。

顾千城花了近半个时辰,才慢慢地挪回自己的院子,院子冷冷清清,与顾府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小姐,这是……”孙妈妈指着床板下的木盒,一脸诧异。

封似锦听到这话,一脸凝重的道:“如果是这样,那殿下你绝不能回京。”

“有数人看到了。不过没有人知道钦差为何而来,钦差知晓殿下不在营中,没有立刻宣读圣旨,是下官旁敲侧击打听到的。”人一到大营,封似锦就算计了钦差一把,然后趁钦差不注意,偷看了圣旨。

封似锦却看到顾千城面无表情,丝毫不受老太爷的话影响,就好像老太爷不是在训她一样,甚至老太爷说得起劲时,顾千城还会点头附和:“有道理”“就该这样”“老爷子大才”

封老爷子说起道理来,可以说三天三夜不重样,可惜今天没有时间给老太爷讲这么多了,当老太爷讲到兴头上,讲到棋艺有多高雅、多不容亵渎时,丫鬟在说了十遍没有得到回应后,不得不提高音量道:“老太爷,午膳摆在哪里?”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厉害!

暗卫满头黑线。

要离开了,才知道不舍,他想要争取一下……秦军刚打了一场大胜仗,主帅就要离开,这对凝聚军心,提高士气极度不利,可秦寂言现在不得不离开,他在这里多拖一天,京城的事就多一份风险。

“简直是玩笑。”

想到自己受到的羞辱,顾承欢没有哭出声,可眼泪却越流越多。有些事不能告诉姐姐,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顾千城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她只是陪着顾承欢,任承欢哭出来、抱怨出来,直到他哭够了,说够了,才将打湿的帕子递给他,“擦擦脸。然后好好睡一觉,其他的事不要想,有姐姐在。”

当然,秦寂言也没有一直等暗卫在水里找人,指着子车道:“把人弄醒,朕有话要问。”

眼见着从船尾退到船头,就快没有退路,船上的打手们不得不停下来,“你,你,你别上前,再上前我就不客气。”

圣后把活火山的地址给了秦寂言,转身就派了一队兵马,从另一条道赶去活火山,拦截秦寂言与顾千城。

“我们来找你,自然知道你办不办得到。君姑娘别耍花招,让长老们不高兴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死并不可怕,可怕是生不如死,而长生门有的是办法,让人生不如死。

“你把言倾留在西北,不就是为攻打西胡做准备吗?虽然现在动手早了一点,可有风遥的兵马在,要赢西胡并不难。”要不是因为秦寂言还要打西胡,她也不会把承欢留在西北。

“要姐姐吹吹?”顾千城这是玩笑,可承欢却当真了,用力点头:“好。”

“嗯,嗯。”顾千城连连点头,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别再走神。

“殿下,顾姑娘的院子外一直有人在监视,属下已经把人拿下,是江湖上的路子。”来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秦寂言听到。

这对景炎来说是致命的弱点,但对于身为景炎对手的秦寂言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

这是多好的在顾千城面前刷好感的机会,可偏偏他就错过了,甚至还成全的秦寂言,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毕竟是孤身一人,而且还睡在树上,顾千城睡得并不安稳,天不亮就醒了,而且全身酸痛到不行,胃一阵阵抽痛,显然是饿得不行。

托和唐万斤一起去西北的福,顾千城对在山里怎么找食物、水和药材非常熟悉。等到天亮,顾千城便爬下树,先是寻了一处水源,灌了半饱才开始找吃的。

龙宝根本用不上。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解释,不慌不忙地取出自制的放大镜。

秦殿下脸更黑了。

“嗯。”秦寂言轻轻点头,示意仵作动手。

“是。”

“不见。客栈封了,许进不许出。”秦寂言下楼,无视身后掌柜的哀求声。

风遥分析眼前的局势,得到赵王的回信,便立刻下令出兵,先拿下秦寂言所在的城池。

“我有自保的能力,你再派两个暗卫保护我就行了。现在兵慌马乱的,虽说外面不安全,可也没有人刻意盯上我。”知晓顾千城躲在军中的人不多,再说了,现在赵王忙着打仗,也没有时间盯她。

只是……

圣上居然上山来救他,他何德何能,值得圣上为他冒险?

墓园里只有几个文官没有能力跑出来,秦寂言来回个四五趟,就把人全部都带出了鼠群。

后院女人一多,是非自然多,而儿子一多,疏于管教,总有那么一两个不成的纨绔子弟。

顾贵妃的宫殿一片混乱,等五皇子收到消息时已经来不及了,皇上已经下旨,宣顾千城进宫……

这里没有外人,顾千城也不用装,一个冷眼扫过来:“娘娘用了什么药?”这伤,绝对是用药弄出来的。

“娘娘着了人家的道,这伤很严重,怕是要毁了。”顾千城虽然不喜欢顾贵妃,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顾贵妃现在倒了,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是,殿下。”宫女也吓得不行,可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她们必须尽快查出,到底是谁害了顾贵妃。

这一击,几乎耗尽了她全部力气,她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村子里的人出来时,火势就已经很大了,他们根本没有听到呼救声,大家纷纷认定顾千城死在里面。

“看样子他们是不会找来了。”顾千城坐在一棵大树上,嘴里啃着冷硬的肉干。

“做得好。”秦寂言赞了一句,将苏合香丸递给顾千城。

这也是为了核对尸首,以防被人调包。

“死亡时间……”顾千城顿了一下,不是她弄不清,而是需要把小时换成时辰:“超过八个时辰,应是寅时到卯时之间(凌辰三点到七点)。手臂处有尸斑,尸体僵硬,眼球翻白,唇开齿露,牙齿咬紧,嘴巴两边角、鼻孔中有涎沫流出,手脚拳曲。初步推断为脑出血死亡……”

解剖比杀人血腥多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

推不开!

狂生之前与封似锦的人打,就是胜在人数多,现在有六扇门的隐藏的人加入,没有了人数上的优势,很快就露出败势。

普通百姓遇到这事,哪里还能镇定下来,饶是有官差在,现场也乱成一团,大家纷纷往两排挤,可是……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别看封似锦只是一介文弱书生,可他的声音却不小。

众生皆平等,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罢了。现在没有实现,将来也一定不会实现。

至于死在现场的人,封似锦也给了他们家人一个交待。当众承诺,朝廷会按最高标准,给予抚恤。

如此一来,顾千城有了归宿,也不会有人说顾府教女不严,顾家其他儿女也不担心嫁了。

秦王以为《夷国志》是顾千城给他的,这件事顾府无人知晓,看秦王的想法,并不打算把《夷国志》献给皇上,要是他把这半本送过去,不就代表他知晓秦王手上有《夷国志》的事?到时候秦王会怎么想他?

顾千城唇角轻扬,问道:“说说你能付出什么?又想要什么?”希望武毅够聪明,别磨掉她对武家仅剩的好感。

武毅知道顾千城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有办法让你完全掌控武家暗部,不用担心那些密探背叛你。”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两人身上,两人手牵手迎着朝阳一路往前,顾千城落后秦寂言半步,秦寂言偶尔会扭过头和她说话,姿态亲密,只是远远看看,也能感受到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情意。

“嗯,很好,让大家休息三个时辰,傍晚再战。”仍旧是选择夜晚进攻,这对凤家军来说并没有什么,和北齐打的时候条件比现在恶劣多了,打上三天三夜没法合眼的事,也时有发生,不过是夜战罢了,他们适合的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