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称奇道绝
作者: 冰灵域章节字数:40398万

“父皇,儿臣也是为你的身体着想。”皇下还在继续说道,想要阻止太上皇。

“不足月出生的孩子也是经常有的,是你,太多疑了。”上官傲天的眸子微微的闭起,隐去了些许的沉痛,然后再次慢慢的说道,他不明白,老夫人为何非要针对鸾儿。

蛮野,大家都是知道的,是夜阑国最边远的一个地方,顾名思义,那儿的人,十分的野蛮,而且十分的贫穷,所以,很多男人都娶不到妻子,所以,就算再丑,再糟的女人,到了那儿,也会有男人要。

众人纷纷的惊滞,目瞪口呆的望着她,谁都不敢相信,她竟然要亲手杀死她的女儿。既然如此,那么她就出去会会这个女人,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连这一招都出来了。

“既然你怀了绝王的孩子,那么自然就不能再在外面流浪,来人,为这位小姐安排个房间,安排她住下,等王爷回来后再做打算。”在众人的错愕中,上官云端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那她也就不用太担心了。

皇后连连的应着,毕竟人家小两口这么久没有见面了,她可不想在这儿碍眼,本来,她就想要离开了。

只有,他那双眸子微微的望向轿子的。或者,他对这个声音应该是熟悉的。

但是,现在,她偏偏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

后来,他的心烦,他的怒吼,她原本以为,那是凤阑绝对那个女人的情绪的变化,但是现在细细的想来,凤阑绝应该是对她的紧张,对她的担心,而并非因为那个女人。

只是,过了很久,很久,那轿帘却微微的动了,随着那轿帘掀开,慢慢的露出一个身影。

上官云端说了那么多,可是到现在,到还没有说是比什么呢。

众人都有些不解的望向她,她这个时候,竟然还笑的出来?

“比试的方式是本王妃提出来的,本王妃有必要怕吗?本王妃可以拿任何东西跟你做赌注,但是却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婚姻跟你赌,若是本王妃答应了你所谓的赌注,那对于我的婚姻,对于我爱的人,都是一种侮辱。所以,拿我的婚姻做赌注,那怕我有百分之一万的胜算,我都不会睹。那怕是面子尽失,我都不会睹。”上官云端自然不会上她的当,而且,丝毫都不会受她的影响。

出了府后,上官云端仍就微垂着眸子跟在那男子的身后。

“是,是。”丞相夫人听到她的话,连连的应着,随即转身离开。

不过,就算她真的会弹,她也没有那个兴趣跟这个女人比试。

所以,在场的每一个女人没有一个不妒忌上官云端的。

几个女人都纷纷的出声,都是维护蓝岚的,只有坐在最首的一个女子,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端着茶杯,似乎在喝着茶,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所以,她的手便直接的压进了砚台里面。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这么多的数字,可能的确需要点时间。”

上官云端微愣,好一个聪明的女孩。

但是,谁都知道夜无痕对她的特别?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命令道,“让人暗中监视阁厢院,注意每个人的出入。”

“云儿,跟朕进去。”皇上望了一眼轿子,沉声喊道。

夜无痕突然站起身,无视书房内所有的人,直接向外走去。

“啪。”突兀而响亮的声音响起,二夫人尖锐的骂声也愈加的嚣张,“你一个奴婢竟然敢顶撞主子,好大的胆子,今天我就替那傻子好好的教训你。”

“你好大的胆。”这件事,凤阑绝本来就是瞒着上官云端的,如今看到上官云端突然出现,心中便有些担心,怕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而李大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向上官云端求情。他。

上官云端的眸子也快速的转向叶寒,有着些许的紧张,更有着太多的期待。

再后来,便有了秦思柔,只是秦思柔一出生,便有先天的疾病,他为了给秦思柔医病,才带着她回到了夜阑国。

听他这语气,她似乎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他是真心来提亲的,她就必须要答应吗?

“呵呵,真香,好喝。”上官云端微微的轻笑,仍就带着她那招牌般的傻笑,只是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

随即便听到李妈向着柜子边上走来,然后快速的将那柜子打开,然后便听到李妈略带兴奋的喊道,“就是它了。”

上官凌雨再次轻声的说道,说真的,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事来。

“哈哈哈,好,太好了。”她正在暗暗担心呢,叶寒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还连连喊好,弄的秦思柔一脸的迷惑。

“是,是,没有指使。”其它的几个人也纷纷的附和着说道。

“哼。”凤阑锐微微的冷哼,唇角微扯,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没有想到,朕只不过出宫去散了一下心,不过只是个把时辰的时间,这皇宫里竟然完全变了个样了?现在,朕才还是凤月国的皇上,你们果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朕推下去,斩了。”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纷纷的惊住,玲妃不是在十五年前就服毒自杀了吗?怎么还会为凤阑锐生了一个亲弟弟?

“小晚,小晚。”那个男人激动的喊着,揽着她的腰的手也愈加的收紧了些许,却似乎又怕弄痛了她,所以不敢太过的用力。

“我也知道,你不想承认当年的事情。”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顿,再次继续说道。

平时的他极少开口说话,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般的伶牙俐齿。

就算那些大臣们平时都怕他,想要帮他,此刻看到凤阑绝的样子,也不敢轻意的开口。

然后她对着他挥了挥手,倒是极有礼貌地补充了一句,“慢走呀,不送了。”

只怕没有人会相信,他凤阑绝第一次的表白,竟然会是这么惨败的下场。是他的魅力减退了吗?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上官云端想要的就是他的这种答案。

只是,现在想要暗示叶寒,也怕被人发现,所以,上官云端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上官云端希望他是说给别人听的,要是连叶寒都检查不出来,这件事,就真的严重了。

“她并不是真怀孕。”叶寒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有着几分寒意,声音中也隐着几分冰冷。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只不过,上官云端也是故意的想要吓吓南宫雪。

所以南宫雪这张脸与她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相似,这也正是,她进南宫雪的房间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想来个以假乱真。

上官云端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快速的塞进了南宫雪的嘴里,南宫雪本就吓的半死的,如今被她塞下一颗药丸,心想肯定是毒药了,一张脸瞬间变的惨白,那双美丽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绝望。

“是呀,别打了,都是自家姐妹。”五夫人也起了身,去劝架,只是,同样的没有什么诚意。

而此刻她的脸上明明是一脸的平淡,但是却偏偏有着一种摄人心魂的魄力,让人不得不震撼。

“你不过说是夜阑国的一个傻子,怎么配的上绝王,回去,大家将她赶回去。”那几个隐在人群中的人,回过神才,再次大声的喊着,鼓动着百姓们。

那个男子惊住,身子微微的一颤,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更有着太多的惊愕,传言中,不是说绝王选的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傻子吗?怎么竟然会有这般的魄力?

站在她身边的侍卫,几乎是毫无犹豫,毫不迟疑的恭敬的应道,“是。”

百姓原本都被她刚刚的气势震住,都有些害怕,只是听到此刻她这略带商量,而且又亲和的语气中,心中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而且也都是本能的从心底里,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她今天又出现在这儿,又想要做什么?

但是细细一想,便也明白了凤阑绝的心思,有些时候,狠话,仇话说的前头,给她一个提醒,一个警告,也是好的,总比在她做出过分的事情再处置的好。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交谈着,似乎完全的忘记了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只是,上官云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来到皇宫大门时,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那要怎么办?”凤忆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

“都不准去,谁都不准去。”皇后沉声打断了凤忆希的话,声音有着不容忽略的坚定,她绝对不能让她们两个去冒险。

“先不要问那么多了,先按我说的做吧,时间不多了。”上官云端这个时候也不能跟她解释,只是连连的催促着。

“恩,我知道了。”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担心,“皇嫂,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皇爷爷,绝儿回来了。”凤阑绝蹲下身子,蹲在床前,望着太上皇,低声说道,一只手,也紧紧的拉住了太上皇的手,不过,另一只手,却仍就紧紧的拉着上官云端。

上官云端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还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他那只手满是折皱,但是却仍就修长,仍就宽大。

而且,他们明明刚刚都听到太医说皇爷爷已经撑不多久了,竟然还故意的栽赃给云端。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只老狐狸自然不会流露出任何的情绪,随即望向尚书大人,略带不满地说道,“不知道尚书大人突然传犬子来公堂所谓何事?”

难不成,夜无痕就是得了消息,特别来捉她的?

只是,就在此时,凤阑绝的双眸却是猛然的圆睁,身子快速的一闪,直直的闪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紧紧的抱着她,带着她快速的后退了几步。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以凤阑绝的听力,若是有人靠近那个小窗口,他不可能发现不了,毕竟刚刚只是一根细针射过来,他都感觉到了,而且在第一时间里将她带离危险了。

而且,她进了密室后,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甚至都没有再跟凤阑绝打招呼,便已经开始为那丫头易起容了。

上官云端看到那丫头已经吓的一脸惨白,又不敢出声,生怕再这样下去,会直接的吓晕了过去。还好,那丫头还没有注意到地上那死去的丫头,要不然,只怕真的早就晕了。

“刚刚那个丫头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们想让你假扮成她的样子,来迷惑敌人,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吗?”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解释着。

上官云端安排好一切,才跟凤阑绝离开了那个密室,回到了房间。

“上官小姐。”只是,她的一个点心还没有吃完,一个宫女却突然出现在的她的面前,极为恭敬的喊道。

但是那个宫女却显然并不想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再次开口道,“上官小姐,我是奉命行事,请上官小姐不要让我为难,皇上与上官将军等人都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上官云端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是呀,就她那样子,是个男人都不会选她,更何况是绝王呀。”有人低声的附和。

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的不是吗?

上官凌雨的手与脚都断了,所以,都无力的垂着,再加上那一身的血,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感觉到可怜。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呀。

这二夫人当真是可恶,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挑拨离间,上官云端明明是放狗咬她,她却硬生生的把老夫人给扯进来了。

“皇兄,你也知道父皇耳根子软,这么多年,都不管事了,他若真的做出了什么决定,到时候,你后悔都迟了。”凤忆希却有就是不死心的说道。

心下不由的暗喜,连连的吩咐道,“快,快去请两位小姐来。”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突然想起了以前自己的被冤枉的经历,那时候,没有人帮他,就连皇上都冤枉他。

而她的手腕,脚腕处都不断的渗出鲜血。

月儿看到上官云端又要荼毒自己的脸,急急的拦住她喊道,“小姐,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就听奴婢一次吧,这样的小姐真的很美……”那般的浓妆真的很吓人,月儿在心中暗暗的补上一句,小姐虽然有些傻,她也不能在小姐面前乱说话。

“可能是王爷睡的迟了,还没起呢,等会吧。”上官云端略带羞涩,极为温柔的声音,轻轻的从轿子中传了出来。只是这话听起来,却是要多傻就有多傻。

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

“我来吧。”飞赢已经走了过来,捞起了那丫头,并没有怎么理会上官云端……

她当然知道,夜无痕喊她去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捉住她的破绽,哼,他让她去,她就去呀。

就在那丫头快要捉住上官云端时,上官云端突然的扬起手,用力的甩了那丫头一巴掌,怒声道,“大胆狗奴才,竟然敢打本王妃?”

蓝岚的身子猛然的绷紧,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还有着那么一些害怕,她此刻只能在心中暗暗期待着,上官云端不要超过她,千万不要超过她。

她不能输,绝对不能输,若是在这凤月国的大殿上当众输了,那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而且,凤阑绝还在场。

“还有什么好问的,岚儿手上的伤,还不够吗?她烫伤了公主,杀了她还算便宜了她了。”皇上听到凤阑绝当声忤逆他的意思,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不由的狠声说道。

那宫女已经吓的全身发抖,好不容易站起身,全身轻颤的走到了后面。

蓝岚的眸子中也隐过几分冷讽,她认定上官云端只是在拖延时间,她就不信,经过刚刚一闹,耽搁了那么多的时间,上官云端还记的。

她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失败,今天竟然败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中。

他们自知,今天不管换了是谁,都不可能会背出这么多。

丞相大人随着上官云端背的,一张一张的翻动着页面,整本书已经翻过了三分之一,到了上官云端刚刚看到的那一面。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生活,我做主。”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扬,声音似乎微微的提高了些许,借用了移动的一句广告词,说真的,她很喜欢这种话。

这话的确够狂,若是在现代,倒还不算什么,但是在这古代,一个女人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就真的是有些惊人,所有的人统统的被她彻底的惊住。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039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