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易先生

酒沐沐-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144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2章:喃喃细语

酒沐沐 1443

他们三人,可都是先天强者。

这一群歇息的女弟子们吓得一大跳,转身看过去。那位绿衣少女也看过去——

庞山站在擂台上,顿时,上万人迅速的安静下来。

“这一楼和二楼,都是人级秘籍和不入流的秘籍。地级密典,在地底,着,沿着书架朝里面走。

这是野史之类的一些杂书。

衣服上有着灰尘,因为一夜在庭院内静修,衣服上也染上灰尘了。

“今天宗里有什么大事?我师叔,还有其他二十七代弟子,都在大殿外侯着呢!”

不少人向冀鸿恭喜。

自己可是修炼枪法的,给自己又有什么用?

“吼~~”赤鳞兽整个身体都被震地后抛一丈多远,庞大的身体在地面上一个翻滚,随即迅捷地就爬起来,赤鳞兽双目变得赤红,仿佛发疯一样,暴怒地吼起来,再度朝滕青山扑来!

“嗯?”

当即这一群人浩浩『荡』『荡』赶回去。

“蓬!”滕青山落在地上,也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滕青山将那刀疤中年男子人皮面具,戴在脸上。

滕青山感到自己全身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上一次杀死孟田,只是使用十八万斤巨力。连《莽牛大力诀》也没同时使用。而且仅仅一招,就胜利了。连热身都算不上。而这一战……

“哼!”滕青山人在半山腰,仿佛一只蜘蛛,随后双腿一蹬,整个人仿佛炮弹轰向下落的司马庆。滕青山下冲速度可比司马庆快多了。

这头庞大的赤鳞兽刚冒出头,通红的仿佛灯笼一般的大眼睛盯着这六人,那巨大的嘴巴一张——

呼!

“轰!”滕青山的轮回枪,带着一股令人『色』变的空气刺耳呼啸声,砸向赤鳞兽。在即将碰到赤鳞兽一瞬间,威力瞬间激增!

那黑火灵果也是稳稳得到了。

肚皮朝上!

劲气四『射』!

实力差的,退的多。

锵!

冀鸿看看自己断臂,又看了一眼那沸腾炽热的岩浆湖,若非滕青山,今天,他已经丧命,冀鸿心中暗自叹息:“断了右臂,元气大伤,我年纪这么大。实力定要倒退!唉,这统领位置,我该退下了!嗯……新的统领,让谁继任的?滕青山?他与我有救命之恩,只是,他资历太浅,在我黑甲军时间太短!恐怕,我归元宗那群长老,难信任滕青山。”第六十六章 众矢之的

“啊!”低沉,从喉咙中迸发出的惨叫声响起。

一蹬!

此刻,岩浆湖边上,只有他们两方人马,其他各方人马都没赶到。

那黑火灵果一瞬间,全部变成赤红『色』!甚至于表面火焰燃烧!

谁敢杀他师傅?

可听古世友这么一说,冀鸿猛地掉头,盯着古世友、杜九三人:“杜老九……这做人可不能太过分!今天你们够狠,不过……哼,这做人这么过分,是要遭到报应的!”

“回去!”冀鸿连一声低喝,三人立即转身,又朝青湖岛一方那边赶过去。

“大当家,快逃。”其他人也不要命地拦截,那位大当家显然轻功很不错,立即飞速奔逃。

须知,少岛主‘古世友’休息的地方,周围十余丈内都不敢有其他人靠近,唯恐惹得‘青湖岛’高手们不高兴。

“哈哈,还真有一个隐秘洞『穴』,这么隐秘,还真可能是真的。”

三人接连跃出裂缝,朝洞口走去。

每次这三人都要环顾周围,似乎看有没有人。

关绿皱眉道:“师伯祖,青湖岛、逍遥宫,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担心的,是暗里的高手!毕竟……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武者。逍遥宫和青湖岛,也都是过百人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一些超级强者,隐藏在人群中。”

如今,这个黑火灵果藏处,就他一人知道。

“青山,让他知道你的厉害。”滕青虎也兴奋大喊道,归元宗的一群人早早就过来了,此刻都为滕青山鼓劲。至于那位关统领却是冷冰冰看着即将开始的一战。

……

只是震断对方一两根胸骨,震伤内腑。

周围人笑声一片。

滕青山不由错愕。

“没想到他也在这。”冀鸿眼睛发亮,“我们先走,他不喜欢别人打扰他。”那独臂男子瞥了一眼远处的冀鸿,随即低头吃那野兔肉了。

“听好了,我叫燕铁!”这短衫青年朗声道。

骑黄鬃马,太没面子了。

黄鬃马虽然是廉价马,可一天也能跑个三四百里。从桦城赶到火焰山靠近火焰山的山脚处,耗费了两个多时辰。

顿时众人下马,黑甲军军士。归元宗核心弟子高手立即去帮助那十名仆人,一同开始扎营!

也有背负着深仇大恨的,想要急剧提高实力,复仇的!

江宁郡城,归元宗,诸葛元洪的书房内。

“这消息是滕青山他们亲自禀报的,绝不会有假。”诸葛元洪微笑道,“这黑火灵果,对后天巅峰武者有大益处。吃了,达到先天的希望将大大增加!二师伯,这次咱们的目标,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还有那赤鳞兽!”

滕青山略显惊讶地看了一眼那关绿,而那关绿此刻也看向滕青山,依旧冰冷道:“滕都统,你认为呢?”

“没问题。”滕青山点头。

马蹄飞扬,尘土弥漫。

滕青山淡笑着道:“接着说!”

呼!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咻!

“秦狼兄,你追那妖兽,有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或许,能够判定这妖兽是哪一种妖兽。”段侯说道。

滕青山心中一动。

……

黑夜,叁石客栈破烂的客栈外,黑甲军的人,朱崇石等人都在这等着。

黑甲军军士战成两排,不断前进,一名名叁石客栈的高手倒在长枪下。而朱崇石麾下的数十名护卫们也用弓箭在一旁『射』杀,一时间,滕青山这一方反而占据了优势。至于孟田麾下人马死伤极多。

孟田脸『色』一变,他自持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是有身份的前辈,而且也八十多岁了,才这么说的。

孟田不得不停下,全力防御这一记飞刀。

“大哥,你说他们谁会赢?”一群汉子都盯着叁石客栈,此刻叁石客栈中巨响不断,滕青山和孟田显然在里面厮杀。

锵!

很快,那绿衣沿着楼梯上来了。

俊秀青年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九哥啊九哥,你城府深,爹给十年时间,你过半时间,都在海外,的确是有大毅力!你知道‘磨刀不误砍材工’,可也应该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吧。你在海外熬上几年。相信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警惕你吧,诸多兄弟暗地里联手抵制你,不知道你是否还能笑到最后!”

“到时候,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那好好歇息,这次,是真的全亏了兄弟你啊。”朱崇石满心感激。

“哈哈……要谢,就等到了你那,让我这些兄弟们好好歇息一晚上吧。这半个月一路劳顿,大家就是晚上睡觉,都不敢松懈啊。”滕青山笑着说道,现在大家心情都轻松的很,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随着时间流逝,待到夕阳西下,天『色』昏暗下来,滕青山他们已经到徐阳郡边境处了。

那旌旗上四个大字,清晰的很。

“大哥!”那位大当家一看到朱崇石,眼睛一下子红了,“几年未见大哥,大哥都黑了!”在这位大当家身后的另外两位当家都躬身:“老爷!”

短衫汉子看了一眼大厅内的众人,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意,心中冷笑:“来到客栈,根本不需要孟老出手,你们就死定了!”

滕青山杀死十余名弓箭手后,一脚踹飞旁边的房门,直接冲入二楼的一房间,而后整个人“蓬”的一声直接撞碎大窗户,跃入正在混战的广阔后院中。

“竟然有不少内劲高手!不好,这样下去,我黑甲军军士怕都要死去大半!”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两名黑甲军军士倒下了,当然,对方倒下人更多。

那墙壁仿佛纸糊的一样轰然倒塌,碎石崩飞,泥土飞扬,那孟田立即飞起。

所有马贼都有些心慌。

一声声嚎叫,让马贼们都眼红起来,马贼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没胆。更何况他们有五千人,怕什么?

“轰隆隆~~~”

“杀了他,快,上,杀了他!”大当家大惊,“铁链,铁链,困住他!”

滕青山猛地一抖手中长枪,长枪仿佛一个风火轮,猛地将周围两丈范围内的十余名马贼尽数砸飞。其中就包括那位大当家!那位大当家抛飞起来的时候,还不敢相信:“我,我也是后天巅峰高手啊,这,这……”他的虎口已经被震裂开来。

滕青山盯着被他悬提起来的大当家,冷漠道:“我说过,你的人根本挡不住我。”

因为巫山帮的失败!

可惜,小猫死了。等小猫死了,他疯狂报复red组织时,才领悟‘黯然一刀’,而后全身心投入武道,才终于踏入宗师境界。可惜,一切都晚了。

的确,她们那位被尊称为‘财神’的公公,威慑力是很大的。

被枪尖指着,大当家只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

“都统大人,真是厉害啊!”

而那马车里,朱崇石的家眷们伸着脑袋朝外看。

这块小玉佛,竟然隐隐有着彩光折『射』。

滕青山抓着两柄长刀,一张千年寒铁劲弓,金蚕丝背心,怀里揣着价值十几万两的金票银票以及一块景玉佛,便朝自己车队走去,同时淡漠喝道:“还不让你的人都给我让的远远的!”

“青山兄弟。”朱崇石向滕青山点头一笑,随即环顾周围,立即吩咐道,“将盾牌都收好,快点,都上马,出发!”随着一声令下,顿时车队又再度浩浩『荡』『荡』出发了。第三十七章 她是谁?

滕青山翻身下马,立即有军士来接过战马缰绳。

滕青山是今天晨练最风光的一人,大家都知道滕青山成了都统。

花费了半个时辰,东西才全搬到新家。

“嗯。”诸葛青连点头。

在旁边一直没吭声的诸葛青,忍不住说道:“青山大哥,路上小心!”

在九州南方,被称为‘南荒’‘南蛮’‘蛮荒’,无边的南荒中毒蛇猛兽极多,那里可以说是人类的禁区!因为,那里有太多无穷无尽的危险,甚至于一些可怕的妖兽。不过传说中……许多武者追求武道,前往南荒进行苦修。在南荒中,也有不少武者死去遗留的秘籍、珍宝等。

滕青山必须得承认!

一天,大概也就前进一百二十里左右。

依旧一袭黑袍的冀鸿来到了宗主‘诸葛元洪’的书房外,刚走到门口,书房内便传来声音:“二师伯,进来吧。”

最要命的是……

这朱童,堪称‘财神’的家伙,本人还是一个先天强者。在耗费大量精力在经商的同时,还能成为先天强者,就连诸葛元洪,也是赞叹不已,钦佩不已!

冀鸿不由尴尬。

这个价格,请归元宗高手,并不算高。

“《烈火枪诀》,给滕青山?那《烈火枪诀》我也看过,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鸿有些迟疑,随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说他滕青山,将那枪诀……”

一个人要同时名列这两榜。

“你别在得意了,老子我才杀六个,你这冲在最前面的,就是占便宜啊。”

“有人,而且,很多很多!”滕青山耳朵辨音。

赐予一人秘籍,如果这人满天下『乱』传,那归元宗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所以,秘籍只有本人能学,如果传于外人,那罪责可就大了。

踏!踏!踏!

训练有素的黑甲军军士们迅速地停下,一点都不『乱』。另外五名百夫长立即赶到滕青山身旁。

“驾!”“驾!”

“终于到了!”滕青山忍不住内心的狂喜,“这才不足半年,我竟然这么牵挂家!”滕青山有些惊讶,同时心中也很满足。前世他根本没有家,而今世这滕家庄,有他的父母,有她的妹妹,还有许许多多关心他的族人们。

滕青山转头看见,只见族长滕云龙正和父亲滕永凡正走了过来,滕云龙看看滕青山、滕青虎,笑道:“回来的好啊!青山,干的不错。这还没半年。你就是黑甲军的一名都统了。我们整个滕家庄,都有脸面啊!”

家里。

凡是像他这样入宗考核进来的,自觉的抱成团,对宗派核心弟子,都抱有一丝对立念头。而核心弟子们,都自以为高人一等,瞧不起外来的。因为在历史上,归元宗的敌对宗派安『插』『奸』细,进入黑甲军,并非没有。

统领位置,难得到!

滕青山他们几人,遥看那十几骑消失在官道尽头,扬起一片灰尘。

“好了,大家上山。”滕青山说道。

滕青虎在比试中大放异彩,毕竟在入宗考核时,滕青虎就算不错,更练过‘大枪桩’,擅长听劲。枪法厉害!而进黑甲军后,又修炼《莽牛大力诀》,须知这滕青虎,也是练习虎拳多年。

“唐,唐含!”白崎想起那人的事迹。

杀胡童?

整整三天,将紫金矿区搜了个遍,都没查出秘密通道,内贼也难找。滕青山立即开始查问那些开采紫金的矿工。能积累十斤紫金,绝非一个人开采的紫金能积累够的。所以,滕青山第一步就是——

董延眼眸中掠过一丝森冷之『色』,右手袖中突然冒出一个黑『色』长管状物体,他猛地一按这黑『色』长管其中一个凹槽。

数道幻影从黑『色』长管管口『射』出,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小贼,受死!”白崎只感到左臂、右腿一疼,很快便麻木起来,他大怒,怒吼着要杀死那董延。

滕青山不可能为了帮白崎泄愤,而暴『露』实力。

当天中午,董延他们,就带着孩子家室,悄然离开了华丰城,继续闯『荡』天下了。

“滕青山,你干什么。”白崎喝道。

滕青山看了那白崎一眼,白崎脸『色』苍白,显得有些痛苦。

那两兵卫吓得一愣。

“都统大人,再迟疑,就没救了啊。”田单喝道。

审问不出来,黑甲军军士只能开始仔细地探查紫金矿洞,那些普通兵卫们,也开始探查黄金矿区的矿洞。整个矿区暂时停止挖掘,苦工们都在自己住处休息。

夜,铁连山上安静的很。

“嗯?”滕青山双眸陡然睁开。

“快,快,帮我止血,快!”白崎说话都有些无力,连说道。

可是五行拳中的‘炮拳’衍变的枪法,滕青山一直无法创出,滕青山有感觉,自己再拆解、融合《烈火枪诀》的同时,对火属『性』的领悟也在提高,对炮拳衍变出的枪法,脑海里也更加清晰。

在那红『色』火星燃起火焰的一瞬间,滕青山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眼睛一下子亮了!

“哈哈,想你家婆娘了吧?”

“放心吧,大人,他们休想携带走一点金子。”立即有兵卫头目讨好道。

目光又仔细扫视了一遍,忽然瞥到十数丈远处,有一名穿着朴素有补丁袍子的中年汉子着正走过来,胡童顿时眼睛一亮。第二十九章 杀戮

董延急切的立即一柄飞刀扔出,直『射』向白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