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注册

哎哟阿胖-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819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7章:屈一伸万

哎哟阿胖 98196

梦魇在跟程秀秀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不知道的。

张兰兰明显的也被吓了一跳。

我又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眼花。不仅如此,我甚至还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于是我用手中的那一直未曾离手的木棍去挑了挑阿明,口中还跟着大声的喊着阿明的名字。

我很想当着宫弦的面跟陆雅撕逼。但是想到自己还顶着一身粉色的油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泼妇,我也就索性作罢。

我懒懒地说:“不是,那个是朋友的别墅。我只是过去看看。”

在这个飞头蛮的事情才刚解决到一半的时候,能发生什么事情?我颤抖的手紧紧抓住手机,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淘宝界面。

我是惊呆的,大脑被面前的变故给弄的一片空白。只能伸出手指一直指着那个女鬼,语气结巴的说:“她,她她她。你,这这怎么了?”

我的话才刚说完,电话那头的声音就拔高了一个八度,尖利的嗓子扯着声音说:“你还有脸打电话,也不看看你们卖的都是什么好玩意儿!我在杭州,你最好过来亲眼看看你们家的东西!”

走到了那个骨头汤店,里面的店小二看到是我们,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为保安全,局长还特地多带人跟在后面。

旁边的局长也是被这些东西给震惊到了,眼睛里面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似乎是不能相信,在自己治理下的整个城市,还能有这样的地方。

可是我的行李早就放在哪个车厢上,不止被马折腾到哪里去了。

阿明对我说:“此处离那个山谷已经有20多公里远了。”

虽然阿明极度的沮丧。我也内心隐隐的不安。但是我们两个过度的疲惫,所以我们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小心躲在这里别让那怨魂鬼刹发现了,否则会让宫弦还要分心救我们。”张兰兰紧张的看着宫弦的方向。弄得我也觉得心直往下沉。看来今日想要善了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奇怪的是,前方的那个人影他竟然纹丝不动。就只是将身体斜靠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虽然我很想再跟张兰兰打趣一会儿,可是我知道我们的时间有限,现在实在不是我们游玩的时间。

宫弦身体一僵,停顿了一会。然后他竟然温柔的吻掉了我的眼泪。然后在我的脖子,甚至胳膊上都深深的印下了吻痕。

该来的终究还是逃不过,无论我怎么躲藏,那个鬼物也还是注意到了我。眼看他就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朝我飞过来,我想都不想的就直接在我的手指上咬破一个口子。

这个时候,一双温暖的手却及时的握住了我的手,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舒缓了我紧张的身体。

我身体一软,没有了力气支撑我的身体,身体委顿于床上。

“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宫弦看着我戏谑的说。

夜幕低垂,窗外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狼叫。我房间的门也在不停地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偌大的宫家,怎么就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我还在迟疑之中时,张兰兰却出言提醒大家小心。她的话让我全身的血液瞬间都沸腾起来,精神也立马紧紧的绷了起来。我相信张兰兰的话,在这一方面是,她可是比我有经验多了。

“兰兰,那怎么办你有办法解决吗?”

又有好几个游魂站在我汽车的前面,好在灵体是没有重量的,否则有着那么多的游魂在车上游动,我们的车子早就翻下万丈深渊了。

可是我仍然还是强壮镇定,对陆雅打着哈哈,糊弄的说:“哪有的事儿呢,我只是真的是太累了。”

尽管自己最后的意识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可是自己面对的人,不对,自己面对的不是人,是鬼。

我觉得,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看到我了,一定会觉得我很傻。

有时候不经意的回想,我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的模样。

突然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躺着的床轻轻的往下压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双略带粗糙的手搭上了我的脸颊。我紧张的不行,但是同时又是困得不得了。我就在保持着警惕和跟睡魔作抗争这两件事情中间不停地来回跑动。

我点头,竟然也没有什么太难过的感觉,要是说我现在唯一的遗憾,可能是见不到宫一谦,见不到宫弦了。宫弦以后可能还有机会能见得到,但是宫一谦恐怕只能跟他天人永隔了。因为到那个时候,宫一谦就是人,而我就是鬼。

就在前几秒钟的时间里,我才刚刚卖出了这款白玉手镯呢,前后不到二分钟的时间,怎么就下架了。

而且我有一种预感,这个白玉手镯可以将我跟一谦的关系更上一层楼。

如果他能够看到来电的话。这是我心里想的,我并没有说出来。也许是我自己也想骗我自己,如果宫一谦连电话响他都没有听到,说明他跟陈媚正在快活着顾不上来电了吧。

在这窒息感下,配合着哗哗作响的水声,让人的意识越发的绝望。突然间我停下了挣扎的动作,死死的屏住一口气。连抖动的手臂都僵硬起来,因为我感觉到有几只类似人手的东西,抓住了我的手和腿。

看着宫一谦这醉意熏熏的样子,我有些愣了。没法将宫一谦这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跟醉鬼这两个词挂在一起。

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一下张兰兰。

护士的手很冰,她让我先躺在一个床上,然后按照那天检查的一样,又继续给我的小腹上,涂了一些东西,然后用一个仪器在我的肚子上面划来划去。

我疑惑的四处看了看,也并没有看到有鬼出来在这里,这才安下心来,许是我真如张兰兰说的,太过于紧张了吧。

“后,后,后来呢?”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大半身都挂在张兰兰的身上了,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以至于我的嘴都哆嗦着,话也说得不连贯了。

这将近三个小时的旅程。三轮车司机除了询问我累不累,需不需要停下来休息一下以外。就不再跟我说一句话。

“我是阿明啊。”

“因为我还听见小溪说了一句‘我去学校里面找过了,并没有找到你想要的……’后面说的想要的什么东西我就没有听清楚了。反正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我就能感觉一定就是跟这支笔有关系的。不仅如此,就在我听见小溪说的这些话的第二天,她还让我平时晚上在家不要开灯,点蜡烛。说什么不喜欢自己在学校看完书回来,家里还是亮得刺眼。”

“大明,有人想算计我们,你离我远点,我中了媚药。”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趁着还有一些清明赶紧告诉大明我的状况。

宫一谦笑了,然后问向张兰兰:“你呢?想吃点什么。”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能不能让我自己处理,我还有很多话想要问他,包括丹凤也在找我。张兰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了。”可能这么说是有些不近人情,宫弦的本意是过来帮我,我这样子也像极了利用完人就把人扔掉的模样。

那个男鬼痛苦争扎,却被张兰兰贴出的符纸给禁锢了起来。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凭张兰兰继续说道:“本来我对你们已经很网开一面了,我也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圣母。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尤其是你们鬼。要是不给我抓到你们胡作非为,我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怪就只能怪你的老婆不会选时间。出来觅食的时候正好被我给抓个正着。”

我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说了,张兰兰皱着眉头说道:“你犯的罪。竟然要你夫人来帮你承担。”

噗,看到这个目录的最后一句,我当场就笑了出来。宫弦这个男鬼,竟然还记录着降鬼的招式,莫非是宫弦还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在碰到一些鬼怪后,还留下来看道士是怎么抓鬼的。

但是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到我头顶上的人头的动向,所以我委托了张兰兰帮我盯着客户评介,代价就是回来以后,我必须给她带一个仿真品的人妖回来。

可是,却在我闭上了眼以后,那个诡异的,阴冷的童声却又在此时贴着我的耳朵说:“小姐姐,你是在找我吗?嘻嘻嘻嘻……”

“啊啊啊啊——”

宫弦与那名娇艳的女子,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猜都能猜的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们后面会做什么?

也许是小镇里的人本身就朴实,再加上我的态度的改变,被我撞到的女子倒是一点都不好意思,连声对我说:“没事,没事。”

就见宫弦的红线全部都不见了,而钟明此时此刻也可以动弹了。

但是奇怪的是,女模特身上的血往下流的时候,留着留着那血却又不见了。像是被什么吸收了似的。

“请求兰兰大小姐,满足一下我这个无知而又好学的小朋友。”我故意逗张兰兰,也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我再也不想和夫人一起吃牛排了,真的不想了。”华先生一脸忧伤与疲惫的对我们说道,那表情真的就像牛排里面有什么剧都一样。

这已经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宫一谦若不是跟踪我,试问他是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这里。

刚才一直看戏般的看着我跟宫一谦交涉的张兰兰,也忍不住的站起身来指责宫一谦。

“你虽然当着我的面删掉了这样的功能,但是我不知道事后你自己还能不能恢复,只是我的话就撂在这了,若是以后你再用这样的功能,那么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此一刀两断。”

我早忘了被他占了便宜,急忙的问他:“你好了吗?身体完全都恢复了吗?”在现在这个离我生命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能够看到宫弦,我心是欢喜的。

虽然我的好奇心是很强,可是这并不代表着我是个铁打的人不需要吃饭。

“谢谢大妈,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我特地用温柔的声音说:“你好,我是老邓古物的客服。你给的差评能删了吗?只要能,我可以退全款给你。”

我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是知道萝卜和人参同吃会滞气,尤其对我这种体虚滑过胎的人来说,这种东西最好不要碰,今晚这东西来的这么巧,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

原来夫人一直害怕的是这样,小鬼魂坐的规规矩矩的。鬼魂是听不到人类的对话的,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景象。我忍住害怕,看到小鬼魂乖巧的样子,于是我轻轻的点了点它的头,对他说:“父亲母亲都很喜欢你。”

丹凤的声音压的特别低,听的我有些毛骨悚然的。我也紧张兮兮的问道:“那第二个不成文的规定是什么?”

天呐!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我究竟看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脸上的皮囊却快要掉下来了?

我可不像张兰兰心这么大,见到自己的面前有那么多的尸体,还能这么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

我们在他的称赞之中,下了车,往黑雾迪厅方向走去。

吴兵忽然走进来,看着我笑了笑说:“你来了?”他好像把上次的不愉快都忘了一样。

“别提了,因为我从小跟爷爷学抓鬼。村里没一个男生敢追我呢。”张兰兰故作夸张的嘟嘴说。

我想不出阻止的理由,也不知道这样的到底会有什么后果。小月是看不到那个宫装女子的,但是她就一直在看着,而那个手镯也由最初的颜色,变得惨白惨白的。

“不管什么油,只要能让我的嘴巴变甜就好。”欣欣把嘴上的尸油抿匀称,任性的说。照了照镜子,她好看很满意自己的样子。

这个欣欣是怎么了,竟然连亲生妈妈都下得去手?不对,她一定是被小鬼给掌控了。

见房里都没人了,欣欣朝我逼近。她脸上挂着阴森的笑,仿佛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我眼看着她逼近,大叫起来,“救命啊……你别过来。”

好险,我差点就死了……

我本身就已经怕得不行,夫人又一直在门外大哭。我虽然无法理解,但是更多的还是信任张兰兰。张兰兰一直就不是一个特别冷血的人,她让我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听从张兰兰的吩咐,不要乱说话,也不要过去开门。

我松了一口气,毕竟不算是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些东西。但是小月在睡觉,我也总不能在这个时候直接大张旗鼓的打电话过去问个究竟吧?

对我来说差不多过了要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才慢慢吞吞的回复了一句话:“困死我了。这几天忙的不行,我先睡了,明天白天我醒后,你要是方便我再打电话跟你一次性说清楚。”

听到‘紫色的花’这几个字,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竖起了耳朵准备从买家的那边得知更多关于花朵的信息。于是我“嗯嗯”两声,证明我有在听。

虽说定的接头地点是大白天的在闹市区,但是我还是决定不能自己一个人去冒险,找谁陪我一块去呢!

原来这个真的不是梦,如果是梦,我这样跳下来,一准就醒了。

反正宫弦对自己的也厌恶了,索性就趁着这次的机会讲清楚了得了。

没想到这个客户却忙着呢,说现在没有时间跟我详细解说,让我明天再跟她联系。

我们都互相指着对方,询问出声却又迟疑起来。

“那就吃掉别人的魂魄,找到跟自己八字一样的人的魂魄融合在自己原本的身体里。”

被张兰兰因为食物而抛弃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虽然在心中不停的感叹,可是也还是快步跟上了她们的步伐,就算是张兰兰告诉我这个女鬼真的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我自己都还在流浪,怎么能给动物一个家?

宫一谦叫了我好多声我都没听见,其实也不全是没听见。更多的是听见了但是我没办法回答。车子仍然在往前行驶,开过了这一段绿化带。没有高高的树丛遮挡的阳光,一下子就刺到了我的眼睛。

但是话虽如此,我也做不到那种见死不救。对了,鬼魂不是都害怕太阳吗?不如我把曾大庆他们家里的窗帘给拉开,说不定程凤忌惮阳光直射,就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

程凤捂着脸背过身去,在她的后脑勺上面竟然还另外突出来两个眼珠子。我跟程凤的距离挨得不是特别的近。可远远的也就能感受到这股浓烈的杀气……

我现在如果要是在曾大庆的家里就已经弄的像是见了鬼一样,这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我放下心来,继续找寻着回去的道路。可是我绕来绕去,却总是回到了这一片带着紫色小花的花园处。绕了好几圈,仍然绕不出去。

我变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大脑。下意识的抽开了小月搀扶着我的手,朝着四周跑了过去。可是无论我朝着哪个方向跑上几十米远,景致都是一个样子的。都是满山的小草以及大树。

我正等着黑雾的回答,忽然没来由的就觉得一阵眩晕涌上心头。这一次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又连日里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我居然觉得此时头疼起来,一下子整个人就觉得晕晕乎乎的,“宫弦,我头晕得紧。”

我动了动身子,起坐起身来,无奈他搂着我的手是那样的用力,我竟然动弹不得,我只好无奈的说:“还好了,就是能不能让我坐起来,我躺久了想坐一坐。”

在翻看书箱的过程中,我是越看心越惊,按照宫弦总结里的说明,其时各种鬼怪也都是乐意的选择与人类和平共处的。

“林梦,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用玩笑来说事,别人还好,你的差评那可是要命的啊,你觉得我会拿这件事情来跟你开玩笑吗,就是你愿意,我还不敢呢。这种事情做了可是要折寿的啊。”

“求求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小女吧,我愿意替她受罚。”宫装女子还在苦苦的跟我们求情,倒是那个小女孩却一脸的无所谓的模样,似乎她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

这是张兰兰的拿手本事,她立即接过了宫弦的活儿,嘴里念起了往生咒,宫装女在数声的谢谢中也慢慢的消失了。

宫弦恐怕也是要无奈死了,宫弦这次可给我抓到他的把柄了,看我等这件事情完了以后要怎么去嘲笑他。

“噬魂虫,顾名思义,就是专门啃食别人的灵魂。可他的歹毒之处,就是他把别人的灵魂啃噬下来以后,又把灵魂吐出去了。让灵魂又回到它的主人身体上。如此,日日夜夜,没完没了的让人死死不了。活也活不了。因为是噬魂虫啃食的时候,那种痛,能够痛彻心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