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无庸讳言
作者: 是猫九九呀章节字数:68497万

“你,你是公主?”马车上的人也反应了过来,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小心,当然也有着太多的怀疑。

声音轻柔,依如平时的清甜,体贴,带着她的关心。

宝儿仍就静静的躺在那儿,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仍就在熟睡的样子。

小宝儿猛点着头,小脸上仍就是那无法掩饰的兴奋,乖乖的躺在两人的中间,然后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孟千寻的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夜无绝的手。

看的孟千寻眼睛有都些有直的,她跟夜无绝认识了这么久,怎么都不知道,他的脾气竟然这么好呢。

她明知道外面有侍卫守着,她应该也知道了皇上对她的怀疑,但是,她为何还要来这儿闹呢?

孟千寻虽然听到他这么说,也知道白容的能力,但是却仍就不放心。

所以,便忍不住的催促着他。

孟千寻的身子微怔,双眸微抬,淡淡的望了他一眼,脸上漫开一丝轻笑,一脸无辜地说道,“本公主不明白月教主这是何意?”

“哎,这么大的招亲大选,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竟然没能选出驸马。”众人不由的都有些失望,不过,却又带着那么一丝的自我的安慰,毕竟,他们也都是出了局的。

特别是在她看到李逸风跟孟冰一直手挽着手上,心中更多了几分妒忌。

看来,这丫头也懂的用脑子了。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她知道自己表现的太过懦弱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房间里很静,很静,中间,曾有丫头进来问过她什么,但是她的心思根本不在那上面的,所以,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更何况,他很清楚李逸风对孟千寻的爱有那么的深,深到可以宁愿自己的痛苦,而成全了她的幸福,深到为了她,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对于这件事情,她还真的是有些想不通。

李逸风听到此刻秦敏儿的问话,身子似乎微僵了一下,那紧闭的眸子似乎微睁了一下,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可能是因为实在是喝的太多了,所以,睁了几下,眼睛还是没有睁开。

这就是说谎人的悲哀呀。

没有半点要伤害他的意思,反而此刻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异样的情思。

“花公子,你快放过我,这儿这么多人,看到了不好。”那个男人一边的挣扎着,一边有些懊恼地说道,“虽然我是清令馆的人,但是,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还望花公子自重。”

“送给你。”正在孟千寻微微思索之时,夜无绝却不知道突然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花来,递到了孟千寻的面前,只是,此刻他的神情微微的有些不自在,一双眸子更是不敢望向孟千寻。

更何况,当时李家的人,也都不知道她就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就算有人想要泄露,也不知道真相呀。

但是,他怕李灵儿的话会影响到北尊大帝的想法。

只是,花断尘看到那个侍卫向他靠近时,双眸猛然的一沉,就在他快要到他的身边时,他的身子突然的一闪。

更何况是她本来就离花断尘没有多远的距离。

而且,孟千寻也怕自己若是避开了,情急之下的花断尘会抓住其它的人来做要挟。

“再给我重新写一份,这一次要给我写清楚了,否则后果你是清楚的。”花断尘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而且,他也很清楚,这个时候,是不能有半点的闪失的,特别是这圣旨的问题。因为,只有下了圣旨才能够保住了他的性命,才能够让他拥有这一切。

他若是杀了她,那么他也别想活着出去。

而李赢那边,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一个女儿,他想要抱孙子的那个心情,现在是急的无法形容。

“今天这事,没的商量。”只是,李老爷子却是一口回绝了他,不给他留半点回旋的余地,“你就是随便找个女人回来,那就总比没有的强,而且,找回来后,可以慢慢的培养感情。”

以前,不管他遇到什么事情,可都是大哥帮他的,特别是他成亲的这件事情,每一次也都是大哥帮着他劝着父亲的。

秦敏儿望向李老夫人时,极力的忍着笑,不过,神情间却多了几分钦佩,其实,她明白,这是老夫人的一个手段,虽然听着像是开玩笑的,虽然听着像是可有可无的,没多大的用处。

那边,众人心思千回万转,这边,月无双终于走到了擂台前,只是他双眸微抬,望向擂台上,眉头慢慢的皱起,似乎有着什么为难的事情。

一年多了,他跟她分开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的时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思念,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苦涩,更没有人知道,他每夜每夜的睁着眼睛,无法入眠,只是想着她。

她说,他永远都是她的夫君,永远,那么让人感动的时间呀。

她虽然都已经计划好了,但是为了确保万一,还是需要他的配合才行。

“是呀,你的令牌,被那个女人收了,现在进宫的确不简单,那个女人为了对付你,可真是什么都做的出呀,连皇上赐你的令牌她都敢收,我保证,这件事情皇上肯定不知道,毕竟皇上那么的赏识你。”段红还真是丝毫都不放过一点诋毁孟千寻的机会。

他知道,北尊大帝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毕竟,孟千寻是北尊大帝亲自找回来的女人。而且,孟千寻的容貌跟北尊王朝的皇后也是极像,这一点是无法质疑的。

自然也都准备好了,保证可以万无一失的。

“好了,我们也不要再这儿待着了,免的被人发现了,引人怀疑。”段红的眸子望了一下四周,虽然她选的这个地方相对的十分的隐蔽,但是却也怕有人突然过来,发现了他们。

反而更多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

所以,现在的她瘦的可怜。

“慢慢跟他说,慢慢跟他说,他能承认吗?”老头子却仍就是一脸的怒火,不由的愤愤的吼道,他看这小子,根本就没有打算承认,这么大的事情,他也敢瞒着。

“哼,你给装,你继续给我装。”李老爷子听到李逸风这话,脸色微微的阴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声音中的怒火更加的明显。

但是,没有想到,李逸风的情绪变化竟然会是这么的大。

看他这反应,足以说明,这件事情是真的,而且,也足以证明,这小子对公主的感情应该是很深的。

但是,随即一想,逸风也不是这样的人呀,若是他喜欢,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的。

“臭小子,不用我管,你倒是快点把人家娶进门呀,你这么拖着算怎么回事呀,你是男人,倒是无所谓,人家可是女孩子,怎么拖的起呀。”李老爷子这一次声音中的怒火倒是少了几分。

李逸风刚欲离开的脚步猛然的止住,说好很快就要娶她?

他跟她只是朋友,好朋友,若是可能的话,他跟她相识了那么多年,早就在一起了,还用等到现在吗?

李老夫人望着李逸风,双眸微闪,她觉的,逸风的心中可能有心事。

“放心吧,本王自有分寸。”夜无绝的脚步微微的顿住,回眸,望转她,淡淡一笑,轻声说道,他虽然生气,此刻胸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但是他还不至于完全的失去了冷静,这个无耻的男人,还没有那个资格,让他完全的失去理智。

那个男人要对付,但是,他也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毕竟,他也知道,这次招亲的事情,还有太多未知的麻烦。

解释说他是被那个女人勾引的,并不是自己愿意,难道还要说,他的心中其实爱的人只有她?

他竟然还以为她仍就在意着他?

“是呀,听花公子那意思,好像跟公主早就相爱了。”

这一次,说话间,手中的匕首竟然真的向着脖子上刺去,顿时,他的脖子上便现出一丝血痕,不过,并不是很深,也没有留太多的血,可见,他还是注意了分寸与力道的。

他再次望了夜无绝一眼,看到夜无绝唇角那丝略带异样的轻笑,心中明白,今天的花断尘只怕下场会很惨。

双眸还刻意的微微的眨了眨,然后一脸深情款款地说道,“花公子昨天送给人家的花,人家还摆在院子里呢,怎么今天又采了这么多的花呀,人家明白花公子对人家的心意就行了,花公子不用这么浪费的。”

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望了雪太医一眼,自然明白雪太医的心思,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声说道,“恩,你下去吧。”

这一辈子,他要的不多,只不过就是能够跟她在一起,只想一家人可以开心的在一起,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坚持。

李灵儿愣了愣,望着他的眸子微微一闪,“你打的主意倒是不错,你下了那招亲的昭书,还希望夜无绝来帮你处理朝事呢?”

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大将军看到孟千寻一脸的轻松时,突然明白了,这个女人这么做的真正的目的。

哼,这个女人,倒还有点小聪明。

“丞相大人此言差也,刚刚公主也说了,从今天开始,朝中所有的事情,都由公主来处理,难道说明城的事情,不是北尊王朝的事情,公主刚刚接管,不了解情况,所以,臣才及时的奏明,还望公主可以想出办法,来解救明城的百姓呀。”大将军却是冷冷的扫了丞相大人一眼,一脸的不以为然,甚至隐隐的还多了几分得意。

孟千寻自然也清楚,事情的根源在哪儿,送去的粮食跟救济款,只怕早就被人贪污了。

尚书大人一脸惊愕的打开小册子,看到里面的一行一行的列的十分清楚的项目,一双眸子不由的睁大了一圈。

“随后,本公主会派人再去明城一一的核实,然后再将核实的结果交给本公主,同样有本公主亲自查收,至于核实的册子,本公主也已经准备好了。”孟千寻再次的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微微的扬了一下。

“回公主,按照北尊王朝的律法,贪污的官员,会按着贪污的数目来定罪,贪污银两一千两以上的,就会判入狱三个月,两千两一下的,入狱、、、”

他的话一出,站在窗下的男人的身影似乎明显的僵了一下,隐隐的,感觉到从他的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危险。

带着几分担心,带着几分紧张,他快速的进了宫,也顾及不得太多,直接的进了书房,却没有想到竟然听到侍卫说出那样的话来。

像夜无绝这样的醋缸,看了不生气才怪呢?

“写的倒是不错,恩?”夜无绝再看了一下其它的字条,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真够深情的。”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神情间隐过几分异样,对于她这般的信任,心中自然是万心的欣喜,而且,他也的确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的事情,因为,他一定觉的那件事情有些无法理解。

“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夜无绝却是微微一笑,一脸肯定地说道,他对她是绝对的相信的,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绝对的相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竟然敢闯她的书房?

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眸子深处带着太多的复杂的情绪。

只是,就在孟千寻错愕之时,只见他的唇再次微微轻动,说出的话,更加的把孟千寻雷了个彻底。

他在说这话时,声音更加的轻柔,脸上也更多了几分深情,而且,那语气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认真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这古代的女人没有那样的气魄,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了,那时候她的脑海中想到她。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她当初爱的那么深,为了他,甚至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他知道,那时候的她是用生命在爱的,所以,绝对不可能说忘记就忘记,就不爱就不爱的。

为了他而招亲?他的确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而且,夜无绝注明的最后的一项比试竟然是锈刻!

刘公公的双眸微闪,愣了愣,一双眸子快速的望过那两个宫女时,眉头似乎不经意间般的轻蹙了一下,他觉的,他竟然有些猜不到这公主的心思。

“臣有事要奏。”一直沉默的大将军突然站了出来,沉声说道,他虽然是站了起来,但是神态着,却仍就是带着几分狂妄,仍就是一副不把孟千寻放在眼里的样子。

“这件事情,皇上身体恢复时,自然会处理,如今朝中的事情这么多,已经够公主忙的了,大将军所提的事情,还是暂时的放一放吧。”只是,丞相大人却是再次的压了下去,就是不想让孟千寻处理这件事,很显然,丞相大人对这件事情,应该是知道一些内情的。

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他去打军队的主意呢?

虽然招亲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但是她现在,也要出去见他,她知道,他会明白这件事情,不会怪她的。

“公主,你是要找三皇子吗?三皇子刚刚已经离开了?”守在外面的侍卫看到急急出来的孟千寻,低声禀报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849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