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电话 > 第121章:鱼沉雁杳

第121章:鱼沉雁杳

圣安娜电话 | 作者:高姒柒| 更新时间:2019-09-02

裴淼心故作惊讶,“哦!是么?”

因为他还不太确定,若是真的拥有了她,他会不会从此失去曾经的承诺,以及,未来所有的方向。

饿得头晕眼花,又因为淋了些雨的关系,在她最憔悴最崩溃的时候,是突然出现在身边的曲臣羽,远远踏着雨雾冲上前来,用自己手中的外套将她从身后一裹。

曲耀阳为了表明立场,首先搭腔道:“你别找我,这事儿上我是不会帮你的。”

可是这热闹是凑了,心头却特么的堵得厉害。

最终曲耀阳也只是转过身,透过落地窗看向天地相接处的残阳。

下车,将车钥匙丢给早就恭候在门口的停车小弟。

“哦?”曲耀阳挑眉,颇有些意味深长地望向餐厅经理。这也是他进入这间酒店以来,第一次正眼瞧这个男人。

裴淼心被他惹得一阵心慌,却因着他眼里跳跃的那抹赤焰,让她脸红耳赤得发不出任何声音。

可是他不要她。

他有多久没有过这种被人紧紧咬住的感觉了?

裴淼心的笑容有些僵凝,她不是第一次面对媒体,可是总觉得今天这样的情况有些怪异——那些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一个比一个问得狠,甚至有过激的记者,话筒都快杵到她脸上来了。

“曲总,资料我拿来了,你看你是回房……”

夏芷柔一听就唬了脸冷哼一声,一边摆弄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一边暗了眼神,“再红再有名又怎么样,说到底不过也是个打工的罢了。今天我高兴,就买一点她设计的东西,改天我要是不高兴了……她求我买我也不会给她好脸色好。”

曲耀阳冷眼望着桌子上的那对胸针,没有说话。

曲耀阳听了只是冷笑,“我还真不懂什么叫做人。“

一扇门板之后的裴淼心轻轻一震,只觉得那个原本紧紧怀抱住自己的男人好像一瞬就僵在了那里。

曲耀阳笑着拍了拍妹妹的头道:“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到是最近,妈没有再找你麻烦吧?你跟那什么……尤嘉轩还好吗?”

“这你就不要管了,大哥,就算我制不了她,也总归有人能制得了她。可是这回,我想你当着我的面承诺,你必须要幸福,不管爸妈家人怎么反对,不管外面的那些人怎么看你们,你都要抓住你的幸福,再不要放手了,行不行?”

她简直怒不可遏,最后的自尊仿佛再次被这男人丢在地下狠狠践踏。

他笑着张嘴去咬她耳垂,“那我就愿意宠着你们,一大一小,两个坏蛋,我爱你们。”

曲耀阳站在原地怒骂一声,赶忙三两步往前去追,可是哪里,还追得到她,才到客栈门口,就听里面焦急的人说,夏芷柔晕倒了。

玄关处一盏小灯,映着窗外轰隆的雷声与狂猛的闪电,他抬眼所及的她的房门却紧紧闭合,并没有一丝为他松动的迹象。

再结合刚才曲母义愤填膺,而曲市长又点到为止的神情,裴淼心几乎就可以肯定,一定是曲子恒酒驾伤人,而且极有可能导致对方伤情过重,连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的曲市长都变得隐隐晦晦,摆不平。

“我不出门我不上班,就待在家里做着也许你根本就不会回来吃的饭,哪怕是这样一个人待着,只要想到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饭,我就觉得开心我就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所以她跟曲市长商量的结果就是,聂家的亲事可以黄,可以曲耀阳的资质和条件,他完全可以再找其他更好的女孩子。

裴淼心下意识去挣,“易琛,你……”

这一下裴淼心不好再追问什么,等到曲臣羽拿着睡衣走进浴室,她这才站在门边盯着浴室的门看了好一会,直到里面传出哗啦啦的水声,她这才转身下了楼去。

苏晓用力拍打着夏芷柔的身体,夏芷柔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抬手也回敬了过去。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妈,我知道这么些年您过得并不容易,就像过去那几年的我,过得总不如意。如果爸爸想要‘宏科’,那就让他来拿就是。我知道他私底下见过‘摩士集团’的梁冠东的事情。如果爸爸已经不再相信我了,打算用他手上的股份去支持梁冠东,赶我下台。我也……悉听尊便,这么多年,我真是累了。”

聂皖瑜拼了命地挣扎,更是恶狠狠地望着裴淼心,“这下你满意了吧?你一定觉得自己特别得意吧?当初夏芷柔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就是怎么对我的!我爱一个人到底有什么错,我不管就比你晚认识他几年罢了!就算是你,当年在知道他有一个喜欢的人时,他这样对你你不伤心不难过么?”

她说:“她只是爱你啊!她因为爱你!耀阳,也许现在在你看来,这个因为爱你而做了这么多错事的姑娘一直都在使坏,强迫你做了这么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可是,她的初衷都是因为爱你,就算你并不珍惜这份心情,但是我珍惜。因为,我也曾经像她那样爱你。”两个女人在走廊上对峙,裴淼心闷不做声,万晓柔却是低低笑起来道:“你总是这样,那么沉不住气,所以这里的一切本该就不是你的,你守不住,总有一天还得还给我。”

万晓柔几步走到她跟前道:“你放心,过几天我就会去监狱里探望我妹妹,她也不是不聪明的人,只要你给的钱够,想救你儿子不是不可能。”

“孩子……”奶奶粗糙得几乎快见了骨头的手轻轻覆盖住裴淼心拿着汤勺的那只。

“从前的我是什么模样,我都快忘记了,她怎么会像我?”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那结果呢?”大学毕业到现在的第一份工作,裴淼心自然是紧张得不行。

……

她拿着水杯的手有一丝颤抖,这夜半的造访太过突兀,突兀得她先前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他……怎么就来了?

“那就是我不敢回头吧!就像你说的一样,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无处安放的寂寞,我曾经把自己所有的寂寞都放在他的身上,可那感觉不只没有让我温暖起来,反却让我越来越寂寞。如果爱一个人的结果就是让自己变得比原来还冷,那这样的爱我情愿不要了,我自己一个人反而能够好好地活。”

裴淼心又觉得自己像是出现了幻听,这个一向高高在上又君临天下的男人,何时卑微到需要用这么低声下气的声音同她说话,还是他哪根筋突然又不对了?

裴淼心穿好大衣下了楼来,芽芽正好穿着小花裙子过来抱住她的腿道:“麻麻,我要喝酸奶。”

手臂压在额头上休息了一会,耳畔很快响起沉闷的敲击窗玻璃的声音。

可是有时候他又觉得,人的眼睛是否能够看得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够不够明朗。

夏芷柔见他没有回答,正要开始着急,曲耀阳正好在这当口抬起头来正对上她道:“芷柔,其实你还爱我吗?”

心底的疼与恐惧彻底漫开以前,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却是他的电话进来。

“曲婉婉你干什么你!”那姑娘一急,一张娇颜已经惨白到极点。

曲婉婉气极了猛挥鞭子,一下一下甩过去,其中几下到底还是打到人了。

她哭着扭头不去理他,那男人却似乎得脸了一般,继续去骂:“被打的人都没哭,你哭什么东西!被人说两句就受不住,你就只有这点出息!”

裴淼心努力着冲他弯唇,说:“我又不懂事了对不对,害你这样担心?”

“冰箱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你平常在家里都不需要做东西吃?又要叫我回来吃晚饭,又要留我在这过夜,可你这什么都没有,你诚心整我的是吧?”暗夜里的寂静无声,明明是不该,却莫名地还是让他询问出声。

她的心狠狠一痛,还是要怪自己的不争气。低头抬手揩了下眼角,抬头的时候却对他笑得起劲,“你放心,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瞧把你紧张成了什么样子!我会结婚,我一定会结!而且这一次,我一定要找一个只爱我的男人,我再也不要别人施舍的东西!”

“不是我要去惹他!他现在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他到现在还想着那姓裴的小狐狸精!可是跟他结婚的人是我!曲家的大少奶奶是我!我们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找了那么多的新闻记者,把当年我要跟他结婚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就是不想给那小狐狸精后退的机会么!可你看看他现在对我的样子,他其实早就不待见我了!妈,你看他怎么对我!”

“不关我的事情!”陆离举双手投降,“我是无辜的!”

浴室里的裴淼心,不知道用莲蓬头冲洗了自己多久,等到她全身的皮肤都冲得发白,各个部位都被她用力搓到破皮后的刺痛,仍然不能够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

她的话让他心头一暖,看着她原本自然卷的长头发被一根细小的皮筋锁在脑海,只在额际简单的散落一两撮青丝,他忍不住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抬手为她将碎发别到耳后。

医生看了看他的腿,“表面的恢复情况不错,不过做完手术以后还要再照一次。但是作为医生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下半身持续长时间有麻痹的感觉,那你或许要做好坐轮椅的准备。”

“你刚才叫我……大叔?”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儿子啊!”

裴淼心早早让陈妈到看守所来接了曲母回去休息,自己又跟曲耀阳一起,跑前跑后找了很多曲市长当年的旧部,可如今时移世易,因为曲市长被双规的事情,很多害怕惹祸上身的旧部,根本就不敢插手眼前的事情。

两个人开车到附近一间24小时经营的便利店门口,她为他买了速食的三明治和几只关东煮,“我看过了,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只剩下这些,你先将就垫垫,等回家我再给你做吃的去。”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可是上过一次床,那滋味当真是好。

“要不我还是给你挑螺丝……”

他说:“打开来看看。”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曲耀阳抬起眉眼看着弟弟,“我早说过如果你愿意到公司来帮我……”

聂皖瑜开始撒泼,却叫厉冥皓生生一巴掌裹去。

“护士!护士到哪里去了啊?不是有那什么镇痛泵吗?快给咱们弄上啊!”曲母连忙去招呼了几声。

可是裴淼心并不愿意他的碰触,他越是想要制止她在这节骨眼上把话说下去,她越是情绪激动地挣扎,待到后来,他不得已将她往洛佳的方向一丢。

那小张也真是给力,从头到尾未置一声,当真是跟大老板跟得久了的人,早就学会了充耳不闻。

裴淼心怔然。

“我知道先前我是这样答应过你,可是你一个人在a市也没办法照顾得了两个孩子。芽芽现在就像是你外公的小开心果,每天都逗得他好开心,至于思羽……淼心,就当是妈求求你了行不行,再让我帮你照顾一阵子两个孩子?你外公跟你爸爸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些,这时候若再惹恼了他,那我们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部都要白费。”“婉婉,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曲耀阳打断。

再不敢在这鬼地方待,能跑多远跑多远,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惹了曲耀阳的不快,这会子他把火药拿到自己跟前烧,还是走为上策。

“什么烂一凯啊!郭一凯就郭一凯,你这么叫我听着恶心!裴淼心麻烦你适可而止一点好么!”

护士小姐火上浇油,整间病房瞬间充满了灵异的气氛。

“行!”那护士呵呵一笑转身就走,“刚才郭秘书出来的时候模样笑得都合不拢嘴,他常来这边走动,院里也有很多小女生喜欢他,这位小妹妹,你好眼光!”

上了楼就掏钥匙开门。他负手而立,看她低头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了半天,似乎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他有些梗,“所以你就在我公司投资承建的医院里头随便让男人进来,随便跟别的男人吃饭?!”

曲臣羽绕到车的一边扶住裴淼心一起往里走,这个时候的a市低气温环绕,他们从屋外的车库往屋子里面走,还是难免受了冷风的侵袭。

裴淼心跟曲臣羽点头应过了,在玄关处脱下大衣跟换了鞋,这才往里边走。

“小心。”曲臣羽慌忙从背后扶住了裴淼心,只怕芽芽那一冲撞险些害裴淼心栽了跟头。

曲母说完了花立时起身,也向着厨房的方向去了。

聂皖瑜推辞不过,只得在曲母爱怜的目光下解开围腰,乖乖巧巧地走到沙发边上,唤一声:“二哥,二嫂。”

曲市长一看儿子来迟便不大高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公事把你忙成这个样子,老二结婚你都拖到现在才来,哪里有点主人家的样子?”

说完了话后又去看旁坐里一直在盯着手机玩游戏的曲子恒,免不得又来了些火气,说:“子恒,你也到大不小的年纪了,什么时候结婚?”

“坐好了!”曲母伸手扯了儿子一把,赶忙将他拉端正了。

可是两个月后,他再去看面前的这张纸,已经签上了他想要的名字,却为什么,看得他眼睛都有丝疼?

曲耀阳发表完了言论便一把抓过碗筷,该吃饭的时间不让人好好吃饭,尽扯些有的没的,真是害他胃里心里一样都不好受,自己在这痛苦纠结半天,可她到好,从头到尾的安静和与世无争。

她一句话让他有些哑口,唇与唇差之毫厘,只要他们中一人靠近,就能轻易贴上对方的。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美的时候。

曲子恒冷冷一哼才道:“我还要怎么注意了?从她当初嫁给二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喜欢她,你这么多年来都只喜欢她,可是凭你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干什么只钟情于这个二手货!”

“曲子恒我提醒你,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管,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裴淼心睡到半夜的时候听到一声轻响,迷迷糊糊的时候,以为是曲耀阳回来了。

她说:“你是怎么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