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电话 > 第140章:牖中窥日

第140章:牖中窥日

圣安娜电话 | 作者:高姒柒| 更新时间:2019-09-02

凶剑一绞,掌控者崩散,无尽的光芒散落在破碎的混沌之中,其中一团奇异光芒猛然融入林逸的身体,瞬间让他陷入了某种奇妙的领悟当中,这一刻,大混沌陷入了重演。

他记得,当年他回来得知了鸾儿去世的消息后,当时便晕倒了,昏迷了十天十夜,才在听到云儿的哭声后醒了过来,那一刻,若不是为了云儿,他真的会跟着鸾儿离开的。

“希儿,这可是朕的命令,你真的要违抗朕的命令吗?”皇上见蓝魅辰的脸色变了,不由的再次对着凤忆希冷声喊道。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双眸微微的沉了一下,若是那信是以皇后的名义发给凤阑绝的,那么,自然不可能会说明,她的怀孕是假的,凤阑绝收到那信,惊是肯定会有的,只是那喜只怕是不可能会有的。

或者,这是她最后的一点的希望,希望他能够相信她这一点,那怕只是这一点也好。

凤阑绝的话音未落,便已经抱起了上官云端,快速的闪了出去,只留下隐呆愣在原地。

虽然封后的仪式还没有举行,但是现在凤阑绝已经是皇上,而他是凤阑绝唯一的女人,所以,那些下人都是直接的喊她皇后。当然,也这可能都是凤阑绝吩咐的。

但是,他却不想让云端对他有任何的误会,他怕,她真的会相信了那个女人的话。所以,此刻,他不得不开口,“呵呵。”那女子突然的轻笑出声,打断了凤阑绝的话,没有再给凤阑绝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没什么?你竟然说我们之间没什么?你以前说,这一生,只爱我一个,只抱我一个,只吻我一个,也只要我一个,如今竟然说,我们之间没什么?”

她平时虽然不能做到过目不忘,但是却绝对比一般人记的快上几倍,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会提出比这个,这个女人也太过自大,狂妄了。

上官云端快速的换上了特意让南宫雪为她准备的丫头的衣服,出了房间,到了她与南宫雪早就定好的地方。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有着一种让人安心的魔力,消去了那些女人心中的大半的担心。

她一直都是极为的冷静的,这也是她值的骄傲的一面,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把她气成这样,因为,那些让她生气的人,她会直接的杀了。

不过。前面的一些,他都看了,没有错的。而看到她那般自信,想到她平时的睿智,应该是不会错的……

“奶奶。”上官凌雨的脸上多了几分羞涩,“雨儿只是想为姐姐尽一点心意。”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略略的抬眸,有些犹豫的说道,“雨儿这次用了一些特别的图案,不知道有没有不妥的地方?”

而那个来禀报的下人看到面前的情形,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也愣在那儿。

只是,老夫人要发威的对像凤忆希却突然的跑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脸惊喜的喊道。

“哎呀,皇嫂,你就不用看皇兄了,我就是他的皇妹了,如假包换。”凤忆希看到上官云端去望向凤阑绝,快速的侧了个身,挡住了上官云端望向凤阑绝的目光,急急地说道。

其实,上官云端进的,正是南宫雪的院子。

昨天明明是隐暗中去通知的几位大臣,还吩咐几位大臣不得泄露,今天为何却又把几各位大臣的夫人请去,这样一来,岂不是容易暴露,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凤阑绝掩人耳目的手段。

毕竟,现在的皇上还是凤阑锐,谁都清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所有的大臣聚集在这儿,代表着什么意思,他们也明白,若是万一被凤阑锐当场撞到,那么他们只怕。

“各位夫人,请先在大厅等一下,奴婢去通知小姐……通知王妃。”月儿小心地说道,想到小姐睡到现在还没有起来,不由的暗暗着急。

“它真那么神?”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欣喜,忍不住问道,“它能医好云端的病吗?”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我知道,凤阑绝会好好的对你,我祝福你们。”

“怎么了?玩忧郁?”上官云端看到他走了她的面前,竟然还没有发现她,仍就微垂着头向前走着,忍不住说道。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竟然过了一年多。只是,皇兄两年前悔婚,今天又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这若是传了出去,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呢,更何况,前些日子,凤忆希还拒绝了皇兄呢。

蓝魅辰微愣,刚想要对说什么,只是双眸微转,望向前方时,微张的唇却突然停住,身子似乎也微微的绷紧了些许。

蓝岚微愣,有些疑惑的抬起眸子,顺着蓝魅辰的目光望去,看到迎面走来的凤忆希时,才恍然,而看到蓝魅辰那微愣的表情,便也更加的明白了蓝魅辰的心意。

听他这语气,她似乎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他是真心来提亲的,她就必须要答应吗?

那丫头竟然是易了容的。

她们平时,可是从来没有见王爷笑过,更不曾听王爷说过这样的话,而王爷此刻竟然会对一个傻子……

上官云端的身子猛然的僵滞,难道?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上官云端,等待着她的反应。

这个女人背叛了他不说,竟然还把所有的罪名推到一个傻子身上,欺骗他,真是可恶。

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她自然要拖一个垫背,既然不能拖住那个傻子,若是能够借此机会除去皇后,也算是解恨了。

皇后气结,一脸阴狠的望向李贵妃,不由的冷哼道,“哼,李贵妃这是什么意思,有这雪凝的,除了皇上,就只有本宫跟你,你不会是怀疑本宫给你们下的毒吧?”

凤阑绝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快速的到了上官云端住的房间,只是刚踏进院子,便听到房间里传来轻呼声。

但是,她不是上官云端,若是凤阑绝给她戴这根链子时,戴不上,肯定会怀疑,那时候,事情只怕就暴露了,不行,她不能失败,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走到轿子前,有专门掀轿帘的人恭敬的将帘子掀开,上官凌雨便慢慢的踏进去,坐好。那帘子慢慢的放下。

“柔儿就麻烦神医了。”夜无痕极为客气地跟叶寒打过招呼,便直直地向外走去。

“皇爷爷,他们只怕就是江湖上的一些亡命之徒,想要进宫捞一笔银子的,能有什么人主使呀。”二皇子心中更是惊滞,听太上皇这意思不会是怀疑他吧。

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的反应,只是愣愣的望着她。

上官凌霜这次没有再恶人先告状,她知道,奶奶还因为前几天的事情生气呢。

“奶奶,您别生气,小心身体。”上官凌雨快速的向前,扶住老夫人,体贴地说道。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不是怕了她们,也不是无言以为,只是不想跟她们浪费口水。

她虽然是被休回府的,但是却算是待嫁女子,所以她若不来,就是抗旨,皇上可是正想法设法的挑爹爹的不对,她不能因为她的事情,而连累了爹爹。

在秦思柔的心中,因为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她对生命特别的珍惜,不止她的,也包括别的人。但是若是此刻夜无痕立刻杀了上官凌雨的话,她也不会觉的过分,她也不会有半点的同情。

为了夜无痕,她真的可以纵容,容认到这种地步吗?

她的身份是不能暴露的,否则,到时候,她会没命,夜无痕也会保不住,只怕就连。

说话间,身子猛然的一闪,竟然离了轮椅,快速的向着皇宫的方向飞去。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再拼一把,不拼,他便注定了是死路一条,若是再拼一把,若是会有一线机会。

像夜无痕这样的人,如何容认身边的人的背叛?

看来,果真如外面所传,夜无痕是真的很紧张秦思柔,这几天,上官云端已经知道了秦思柔的故事。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双眸扫过凤阑绝时,微闪了一下,今天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止他带走这个女人,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是,只有主子才配做绝王妃。”书秋再次连连的符合道。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皇上驾到。”恰恰在此时,皇上也来了。

就这样,床上,一个人瑟瑟发抖,一个人悠闲自在。时间一点一点慢慢的过去。

她可不会一厢情愿的认为那人已经离开了,因为她知道,他绝对是那种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人。

所以南宫雪这张脸与她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相似,这也正是,她进南宫雪的房间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想来个以假乱真。

她知道,夜无痕是一个极为危险的男人。

三夫人那张妩媚的脸上,顿时浮出五根鲜明的手指印,半张脸也快速的红肿起来,可见二夫人用力之大。

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她。

“来人,将那个捣乱之人,给本王妃拿下。”上官云端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向刚刚顶撞她的那个男子,看到那男子神情间的害怕,心中暗暗冷笑,突然对着身边的侍卫命令道。

或者那个侍卫,根本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去执行了她的命令。

“现在,大家能不能让出一条道路,让本王妃进城?”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扫过那些百姓,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许,但是却少了几分冷意,而是多了几分亲切的随和。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上官云端在她们的耳边,低声说道。

“皇嫂,你在怀疑什么?”凤忆希听到上官云端喃喃低语的话,略带疑惑的问道。

“皇嫂,其实三皇兄人很好的,只不过是因为腿上的伤,所以,这些年很少跟外人接触,所以,外人都以为他很难相处,但是,他对希儿真的很好。”凤忆希提到这个三皇兄,倒是极力的称赞。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皇爷爷,你到底想说什么?”凤阑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他看的出,虽然皇爷爷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望向云端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情不自禁的喜欢,很显然,皇爷爷应该是接受了云端的。

“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杀太上皇,而且,谁会傻到当着这众人的面,杀了太上皇?”皇后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沉声反驳道。

“父皇,她的确杀死了太上皇呀,这件事,可是十分的严重呀,父皇可不能心软呀。”二皇子也略带急切地说道。

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直直地望向凤阑绝,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些许的情绪,但是此刻的凤阑绝一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情绪,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心思。

那便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现在的王府中,也有凤阑锐的眼线,所以,进了王府后,他们便不必再跟着了。

叶寒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动,毕竟知道了那毒药出自哪儿,要找到办法就简单的多了。

“那本丞相就放心了,有些刁民,若是故意闹事,可万万不能轻饶。”丞相大人冷冷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

而丞相大人的唇角微扯了一下,心中冷哼,这个年轻人,看来也不怎么样,以他这种问法,对他可是一点威胁都没有。只要,这年轻人找不出证据,就不能拿玉儿怎么样。

上官云端在凤阑绝说出那话时,一双眸子便细细的观察着那几个侍卫的反应,所以,当她看到那其中一个侍卫的反应时,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不过,也不能因为他这细微的异样的反应,就断定了他是奸细。

“恩。”凤阑绝再次低声应着,眉头微微的一蹙,再次沉声吩咐着,“也要注意其它的下人,看来,这王府需要好好的整顿一下了。”

“这个还需要问吗?”那女人不答反问,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她到底是谁?为何非要逼着她参加选亲?

既然不能躲避,那就坦然的去面对,这是她一惯的风格。

就算他易了容,她也应该想到的。

她死了,是真的死了,不过,至少,她离开的带着笑的,那一刻,她应该是欣慰的。

不管上官凌雨犯下了什么样的错,毕竟是他的女儿呀,做为了父亲的他,怎么能够不心疼呀,那就是本能的爱。

“来人,将她的舌头给本王割了。”只是,恰恰在此时,夜无痕却突然冷声命令道。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这么骂云儿。不过,他也不会让这个狠毒的女人这么轻易的死了。

“对,对,一定是她,是她妒忌你姐姐的美貌,所以把你姐姐的脸毁了。”二夫人也连连的附和道,一双眸子也是狠狠的望向上官云端。

而那天秦思柔说她自己并不是夜无痕的女人,这一刻,她却希望秦思柔是他的女人。

其实他对夜狐倒是极有好感,好奇中甚至带着几分崇拜,夜狐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为百姓除害,而且那些人,都是连朝朝廷都有些忌讳的,就拿昨天晚上被废的李玉来说,不知道有多少的良家妇女毁在了他的手上,夜狐废了他,实在是解气。

她的话,再次让众人错愕,这白痴小姐脑袋中到底装的什么,竟然还幻想着王爷去接她?!

月儿可能是怕她昨天晚上太累了,也没来吵她。

就在那丫头快要捉住上官云端时,上官云端突然的扬起手,用力的甩了那丫头一巴掌,怒声道,“大胆狗奴才,竟然敢打本王妃?”

他此刻倒是十分的期待她所说的赢的漂亮,是个怎么样的漂亮法。

没有人规定,只不过是这么多年的封建思想,让她自己慢慢的养成了这种心理,便也愈加的让那些男人更加的过分。

此刻,就连那些男子,听到刚刚上官云端的话,都没有半点的不满,反而也是一脸的赞同,其中一个男子更是大胆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王妃说的真的很对,女人的确应该要有主见一些,这样才不会像一些木娃娃似的,你让她去东,她就去东,你让她去西,她就去西,实在是。”

房门紧闭的房间中,慢慢的传出悠扬的琴声,琴声很动听,只是,却似乎隐隐的有着几分急切,可见,弹琴的人有些着急,而且还有些心不在焉,有几个节奏甚至还弹错了。

“绝王,皇上只让绝王一人进宫?”那个太监微愣了一下,再次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声音中,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

“是,是,你厉害,行了吧,看来,我以后脸皮也要厚点。”上官云端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故意装做无奈地说道,他这是什么歪理呀,不过,若是当初不是他的坚持,她的确不可能答应他。

她知道,他也是一样。

“好了,好,本王亲自来教你武功,这样可以了吧。”凤阑绝一脸轻笑的望着她,现在的她,在他的面前,越来越情绪化,以前的她,总是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表情,将自己完全的伪装起来,但是现在,她却是将最真实的她,毫不掩饰的展露在他的面前。

月儿微愣了一下,似乎还刻意的望了一眼上官云端的唇角,然后才轻声道,“小姐说的了也对,那就先不喝了吧。”

先是装做热心的为她做嫁衣,紧接着,说是去给她祈福,所有的这一切的,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让人不要注意到她。

而上官凌雨精心计划了这一切,自然也不可能会让人轻易的看出破绽。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很快便到了泰和殿,此刻,泰和殿中,不仅仅是皇上,皇后,几位王爷,公主也都在,如今皇室中的人,只怕都全了。

“皇爷爷,绝儿回来了。”凤阑绝蹲下身子,蹲在床前,望着太上皇,低声说道,一只手,也紧紧的拉住了太上皇的手,不过,另一只手,却仍就紧紧的拉着上官云端。

就算是他终于肯娶亲了,皇爷爷高兴,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呀。

上官云端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还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他那只手满是折皱,但是却仍就修长,仍就宽大。

但是,她不可能什么?

咳声猛然的止住,一双眸子也闭了起来,而握着上官云端的手也无力的垂下。

平时凤阑绝便深得太上皇的喜欢,虽然没有登上皇位,但是却相当于就是凤月国的皇上了,而且,这凤阑绝又不是首子,只是排行第四,凭什么当皇上。

“皇后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皇后身边的一个女子却是快速的打断了皇后的话,一双媚眼微微的扫了皇后一眼,冷笑道,“皇后不会是想说,太上皇是自己咳死的吧?”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只有……

升起一股无法控制的喜悦,更多了几分欣慰,还好,她没事。

那个宫女对上他的表情,便完全的惊住,哪敢有半点的违抗,连连的退了出去。

只是这次的声音中已经没有刚刚的怒火,似乎多了几分无奈,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微微摇头,喃喃低语道,“本王要拿你怎么办?你就不能答应嫁给本王吗?”

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双眸慢慢的垂下,不去看他。

凤阑绝唇角的笑猛然的滞住,刚刚握向酒杯的手,更是猛然的僵住,纵是他再冷静,再沉稳。

而,他也的确想直接的选了她,因为,他的目标本来就只有她,其它的人,就算再美丽,就算再有惊世的才华,在他的眼里,也激不起半点的波澜。

这一刻,他真很想抱起她,带她离开,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

真是佩服她呀。

看他那样子,好像还挺得意的。

管他呢,既然他自己都不在意,她啥紧张什么呀。

不得不说,这绝王真是高人呀。

“父皇,不如再加上一条,若是接不上来的,就要惩罚,那样就更有意思了。”夜如梦一脸阴险地说道,她就是想着法子要整治上官云端,要让上官云端出丑。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随即说道,“母后,我突然记起一件事,忘记跟绝说了,我去跟他的侍卫说一声,让侍卫帮我转告一下。”

更何况,她又不是从国库中偷走的银子,而是从二皇子藏的地方将银子运走的,这样一来,她偷的就不是国库的银子。

“二拜高堂。”司仪再次高喊,凤阑绝便先牵着上官云端到了太上皇的面前,慢慢的弯身。

上官云端见一切都安排妥当,然后才跟李勇一起出了王府。

不过,五杯下去,二皇子也已经支持不住,慢慢的爬在了桌子上,皇上也早就醉死在桌子时。

他的双眸危险的眯起,只是愤怒中,却仍就难以掩饰那份对她独有的宠爱。他思索间,已经快速的出了房间,身子急急的飞出了王府。

凤阑绝快速的出了王府,在黑暗中快速的飞过,几个起伏,然后停在了一个极为幽静的格院中,这个格院是他以前买下的,那时候,他受了伤,怕被人知道他受伤的消息,所以在这儿疗伤,当时是李勇照顾他的,所以,既然那个女人说是跟着李勇一起,那么极有可能就是在这儿。

“是呀,是呀,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看把你急的。”上官凌霜也附和着说道,很显然还想把她当傻子骗。

她的东西可都是有数的,虽然她不痴迷这些东西,但是这些都是爹爹最近送她的,她自然都记的,她刚刚只是微微的扫了一眼,便发现少了一颗最珍贵的珠子,还有一根极为罕见,极为珍贵的玉佩。

“姐,你。”上官凌霜看到上官凌雨从怀中拿出的东西,惊住,呆愣愣地望着她,没有想到她竟然早就将最好的东西藏起来了。

说话间,她便发了疯般的快速的将桌上的东西狠狠的扫在了地上。

却没有想到,一转眼间,上官云端竟然折断了霜的手腕,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一个傻子在这种情形还能这般的冷静吗?

上官凌霜见二夫人问起事情的经过,知道算自己理亏,望向上官凌雨时,眸子中微微的闪过几分慌乱。

再大,再难的案子,她都能够应付,更何况是这种小事,这两上小毛丫头。

上官云端没有再理会她们,也没有再看二夫人她们一眼,而是自己迈步向外走去。

众人纷纷的惊住,目瞪口呆的望着慢慢向外走去的上官云端,都忘记了应该有的反应。

“你觉的可能吗?”夜无痕微勾的唇角此刻竟然慢慢的扯出几丝轻笑,只是那笑中,却有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

“本王劝你,不要在本王面前玩花样,对你,没好处。”夜无痕的身子愈加靠近上官云端,几乎贴到她的耳边,冷冷的声音中是明显的警告。

若是以此刻的表面的观察来看的话,似乎应该是柳如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不过,这才刚刚开始,一时间,也无法下定论,更何况还有一个女人没有出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