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电话 > 第53章:不虞之誉

第53章:不虞之誉

圣安娜电话 | 作者:高姒柒| 更新时间:2019-09-02

……

而林雷就在瀑布旁,手持有近三十厘米长的平刀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不断地雕刻着,平刀近乎舞成了一片幻影,这平刀过处,石头的废料不断地抛飞开去,整个石雕的胚胎也渐渐有了大概模样。

不过即使如此,霍格也高兴的很。

“高手中的天才。”乔治补充说道。

“吱吱~~~”小影鼠快乐地在林雷的肩头跳跃着。

同时长弓已经拉到满月形态,陡然地那根箭矢极速射出,箭矢顶端那锥头更是隐隐有着青光闪耀,整个箭矢的速度达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地步,撕裂空气,划破了长空,眨眼功夫就划破了过百米距离。

如果这个年纪十五岁的天才人物,还是恩斯特学院五年级人物,那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同样他的石雕作品也会水涨船高。

兰德他们四人可是将自己的生活费都拿出来了,估计四人也只剩下不到一千金币了。不过幸好这学年也快结束了。

雷诺、乔治也都谈笑着,还在一旁开林雷玩笑。

此刻林雷、兰德二人分别站在擂台上的一边。

耶鲁笑道:“是挺可惜的,没想到最后被那个兰德得到了第一。”

魔法师越往上越是难以修炼。

“什么叫勉强算是神圣同盟?”雷诺撇撇嘴,“我叫雷诺,奥布莱恩帝国的。”

雷诺忽然眉头一皱看向耶鲁,“耶鲁,以后我金币不够花,你可要借给我点。等卢姆爷爷来的时候,我再还你。”

“呼。”缓缓吐出一口气,林雷从冥想状态中恢复过来。

霍格深吸一口气,看向林雷,眼中有着极度的激动:“好,好。”

霍格只感到自己的儿子,和往常自己认识的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

巴鲁克家族中热闹非常,连家族中十几名护卫队员以及其家眷都请过来了,在巴鲁克家族前院空地上整整摆放了五个餐桌,整个巴鲁克家族府邸中有的尽是欢笑声。

“林雷少爷,恭喜你进入恩斯特学院,将来林雷少爷肯定是伟大的厉害的魔法师。”一名家族的护卫队员笑着跟林雷恭贺道。

当林雷刚刚走到原先那门槛的时候——

“这小家伙真可爱。”林雷心底也愈加喜欢这小影鼠了。

“将来。”

也有第一次冥想过度,消耗精神力过多的近乎昏厥的状况;

只见一只有近二十厘米长的黑色老鼠正啃噬着一碎石,而后这黑色老鼠身影一闪,就直接到了十几米外另一处放有青石的地方,它也啃噬了几下。那黑色老鼠全身毛皮软软的,眼睛滴溜溜地,毛茸茸的尾巴,可爱极了。

挤满人的大厅,此刻无论是王都的贵族还是平民们,都非常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道路出来。就连原先瞧不起林雷这种乡下人的贵族们此刻脸上笑容也亲切友好,态度好得不得了。

林雷愣愣看着小影鼠。

“恩,你说贝,贝什么的,我就叫你‘贝贝’,怎么样?”林雷笑呵呵看着小影鼠。

整个香榭大道由平整的青石板铺成,可容好几辆马车并行。在街道的两边就是酒店、服装店、兵器店、酒吧等各种营业性场所。同时‘香榭大道’的两边各有着一排整齐挺拔的松柏树。

“谁如果威胁到我,威胁到我的亲人,我就会杀了他。”林雷坚定说道,看过不少书籍中关于家族起伏的事情,林雷很清楚,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神圣同盟六大王国十五公国,光明教廷控制整个同盟。

小影鼠身形一动,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巴鲁克家族屋顶之上,两三下就到了另外一座平民房屋屋顶,目视着林雷跟希尔曼。小影鼠尾随着林雷,一会儿就出了乌山镇。林雷一下子窜过来,直接单手抓住野兔的喉咙,只听得‘咔嚓’一声,原本痛苦挣扎地野兔抽搐两下就不动了。自从半年前观看过那两场战斗,龙血战士血脉蕴含的‘嗜血’就渐渐开始冒头了。

林雷微微点头。

“这两方面有什么用呢?”林雷疑惑询问道。

“德林爷爷。”林雷沉吟着皱眉说道,“我在书籍上曾经看过一些兵法,上面说过……擒敌先擒王。比如土匪,将土匪首领杀了,土匪大军就会自动溃散败逃。那精神力就好比土匪首领对手下的‘控制能力’。没有了精神力对大量魔法力、天地元素的控制,这些能量也会暴乱。”

林雷点了点头。

“林雷……整个大陆的魔法师,战斗的地点,几乎都是在陆地上吧?而在陆地上,那地系魔法师便是最占据便宜的。”德林柯沃特脸上有着一抹笑容,“脚踩着无边大地,地系魔法师便拥有着最大的依靠。”

德林柯沃特笑着说道:“地系魔法师的防御手段,在最初的时候,是很普通的土盾、土墙等等。而一旦成为五级魔法师,便可以施展出‘大地守护圣铠’,‘大地守护圣铠’这是一种不断进阶的魔法。”

“十级魔法┅┅”林雷深吸一口气。

在这盘旋在半空的黑龙的头顶,此刻正傲然站立着一名灰袍人,空中狂风呼啸,灰袍人长袍猎猎,可是他却如标枪一样站的笔直,在狂风中如磐石一般的稳。他的目光正盯着前方一位凌空而立的绿衣中年人,绿衣中年人正背负着一把长剑。

可仅仅一会儿,希尔曼忽然反应了过来,猛然转身看着所有的孩子,厉声喊道:“所有人,都给我回家,快,回家,都给我回家藏的好好的,快!!!”希尔曼的大喝,以及那狰狞的模样,令所有孩子一阵发愣。

林雷眉头一皱,嘴里嘀咕着:“血滴在盘龙之戒上?”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林雷忽然想了起来,自己被石头在头上砸出个伤口的时候,鲜血可是染红了自己衣服、颈部,估计也染到了这个盘龙之戒上了。

林雷奔跑不看脚下,一不小心踩到了石头,林雷一个跟头就跌了下来,可是林雷依旧转头看着东方天空,“那是什么战甲,防御怎么那么厉害?”

“到盘龙之戒中了。”林雷这一次非常清晰地感觉到盘龙之戒中有了一个魂灵。

林雷心中恍然。

“灵魂层次和德林爷爷你相当?”林雷嘴里吃着,心里跟德林柯沃特交流着。

“林雷,吃慢一点。”霍格见林雷这么快,不由笑着说道。

这个他曾经从书籍中看到过。

“好,我们现在开始今天的晨练,老规矩……面对朝阳,进行‘蕴气式’锻炼。”希尔曼很干脆地直入正题,顿时三个团队的孩子们都开始了‘蕴气式’的训练。

单手五指伏地撑,是锻炼手指力量以及臂力的一种简单而有效的办法。

霍格朝身後仔细看了看,朝希尔曼疑惑说道∶咦?林雷呢?刚才还在旁边的。

那迅猛龙,也很恐怖,如果,我也拥有一头迅猛龙,那┅┅

林雷一听就明白了,自己父亲说的应该是自己看到迅猛龙活活咬碎路加的血腥场面,却没有被吓住。

“是,父亲。”林雷平静说道。

“啪!”“啪!”“啪!”“啪!”……

“哼,哼~~”那嗜血铁牛双眼红的可怕,全身肌肉不断地扭曲纠结,不断地怒哼着,想要冲出火蛇的束缚,可惜每一条火蛇的束缚力都大的恐怖。

林雷,对于强大的魔法师,心底也有了渴望。

“蚯蚓?”林雷疑惑看着戒指环上雕刻的东西。

“这里是乌山镇吗?”忽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迅猛龙上方传来。

迅猛龙那庞大的骇人身躯,那坚硬的鳞甲,锋利的龙爪,结实地龙尾……而那神秘的魔法师身形又那么的小。

希尔曼笑着摇头:“不行了,当年我在军队中的时候,每天都是拼命地锻炼,在战场上血腥的厮杀,而现在,每天最多松松筋骨而已,没当年那么充满激情了。”

希尔曼嘴上说着,还不停地走着,仔细观察每一个少年动作是否规范。

而希尔曼,正是一位伟大的战士,他知道锻炼的重点,他知道循序渐进,他知道什么年龄的孩子训练该达到什么程度。如果程度太大,就可能导致孩子身体抗不住垮掉。

林雷自己也终于抗不住了,不过他还是用手臂撑住地面,缓慢地跌下。

“瑞恩巴鲁克。玉兰大陆第二位龙血战士。玉兰历4690年,在魔兽山脉击败并收服一头圣域黄金龙。成为黄金龙圣骑士!玉兰历4697年……”

“哈泽德巴鲁克,玉兰大陆第三位龙血战士,玉兰历5360年出生,首战于落日山脉激战圣域魔兽‘血睛鬃毛狮’。将血睛鬃毛狮击败令其落荒而逃,名震天下……”

旁边的霍格低沉说道:“我们巴鲁克家族前三代,连续三位都是龙血战士。一旦成为龙血战士寿命也会极为地长。第二代族长瑞恩巴鲁克,等到七百多岁的时候,才娶妻生子。”

“在哈泽德巴鲁克后,大概一千年,我们巴鲁克家族出现了第四位龙血战士。然后再过了大概一千五百年。隔了数十代之后。我们家族才出现了第五位龙血战士。不过之后地一千多年一直到如今,却一位龙血战士没有。”

站在那地林雷心底慌乱地很。有期待。也有一丝畏惧,畏惧自己体内龙血战士血脉浓度达不到条件。

这是耻辱!

人家岂会卖?

可是,林雷已经看到了。

希尔曼、罗瑞、罗杰三人相视一眼,看向林雷的目光中都有著担忧。

那位在迅猛龙背上的神秘魔法师一直没有动静,只是嘴唇微微动著,只是让迅猛龙单独应付。

“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即回去好好准备,解散!”希尔曼冷厉说道。

沃顿掰手指说道:“我先用麻布,擦地板,然后擦了夜壶,最后擦了……碗,对,吃饭的碗!”沃顿兴奋地看着林雷,期待着林雷的夸赞。

“咦?父亲怎么换衣服了?”林雷一看到客厅中的父亲心底就惊讶了起来,自己的父亲在家的时候,一般穿着是非常简单的。刚才吃晚餐的时候,父亲只是穿普通的衣服,而现在,却是换上了一套华贵的衣服。

点燃了宗堂中的一排蜡烛,整个宗堂顿时大亮,林雷一眼就看到了宗堂最前面那摆放着的一个个先辈的灵位。那密密麻麻的灵位,也说明了巴鲁克家族的古老。

远处观战的众多主神,完全沉默了。

“哦?”

林雷的灵魂攻击和物质攻击,单论玄奥振幅强度,比大圆满都要强十倍!

她立即想起,当初她怀胎十月诞生地儿子林雷和沃顿。她此刻,才真正担忧起来林雷。

众多主神紧张观看着,此刻,大家都意识到——

“哈哈……林雷!”

“你不是疑惑,我为什么现在不在隐匿自己地秘密吗?”命运主宰奥夫笑道。

林雷地确陷入了危机中。

意志威能每多一份,实力便强十倍。

奥夫怔怔地看着眼前林雷。

林雷展露的实力,已经越了主神的界限。

旁边地毁灭主宰提高了,也眨了眨眼睛:“难道,生命,也能修炼成为至高神”

“好,我会用最强攻击,让你死去的。”

剑影划过长空,蕴含着林雷的最强一剑再次施展出来——四系法则融合之剑意!

“刚才,那是什么”幸存的主神们完全被惊呆了。

此刻,灰色能量已经回涌向黑洞,完全消失了,连那黑洞也逐渐缩小,直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