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桌追定你了 第20章:伈伈睍睍

同桌追定你了

黑暗中的那一抹亮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5551

    连载(字)

35551位书友共同开启《同桌追定你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伈伈睍睍

当然,也不全是捧杀凤家、保持沉默的人,也有人为凤家辩解,只是声音太小,说出来的话力道不够。

“如果我们照做,赵王就没有再出兵的理由。”师出无名乃兵家大忌,就像哪怕所有人都知赵王是造反,可赵王还是要扯一块遮羞布一样。

这到不是顾家拿侨,而是宫里来了圣旨,这圣旨是给顾千城的,要顾千城回去接旨。

站在大秦的立场,他对西胡养兽兵一事是深恶痛绝的,但站在一个武人的角度来说,能指挥西胡的兽兵是每一个武人的梦想。可惜西胡皇室的秘法已经遗传。看西胡这次养出来的兽兵就能明白,西胡已没有驯养兽兵的能力。

“本王不介意纳你进府,秦王府还养得起一个你。”秦王这话半真半假,顾千城一时也不懂,这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千城这不是自贬,而是这个身体没有经过特殊训练,根本不可能下达什么强的催眠暗示,驯马都是吃力的。

“嗯。”秦寂言含笑点头,看顾千城一脸喜意,很不客气的补了一句:“你这么胆小怕死,哪里像是会催眠暗示的人,你要真有催眠暗示的本事,还需要让本王试你?直接暗示本王,忘了这事就好了。”

撒娇求安慰?

只有进京,在京城为官,他们顾家才能沾点好处,才能对外说是官宦人家,才能与官家打交道。

他认识顾千城时,顾千城就做着仵作的活,顾千城非常有主见,不是他不喜欢就会放弃的人。

至于保秦云楚的世子之位?

“什么意思?”顾千城皱眉,某人聪明的大脑从秦寂言露出来的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些许端倪,只是……

顾千城没法相信,秦殿下居然为了这种小事,而不高兴?

“本宫要在七夕宴选妃的事,传出来多少天了?你居然一直不闻不问?”秦殿下为这事郁闷了两三天,虽然之前被顾千城哄了一下,心情稍好了些,可提起此事还是带了一丝火药味。

小太监一脸喜意的道:“日前,秦王殿下得到消息,说是药王谷有长生果。秦王殿下从北齐折回后,欲前往药王谷,为圣上求取长生果。”

什么也没有,一丝痕迹都寻不到,他们根本不知秦寂言去哪了。

完全是屠手博斗,顾千城就在暗卫目瞪口呆中,用二刻钟的时间,就面前七个大汉放倒。

怎么处理船上的人不重点,当务之急,是把顾千城找出来。

感情都是处出来的,老皇帝不是铁石心肠,五皇子这般孝顺体谅,他怎么可能不心软?

顾千城坐在床头,看着赵王妃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赵王妃之前对原主是真正的好,因为……

不需要同营帐的人催促,顾承欢非常积极的打开盒子,把里面的信拿出来,这一看顾承欢脸上的笑容就淡了……

“现在也是我们的姐姐……”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秦寂言要是不将季家九族皆灭,又怎么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只要一想到,父王和母妃的死都是皇爷爷一手造成的,他就做不到敬爱这个老人。

为什么?为什么不对她下手?、

可是,秦殿下泼了他一盆冷水,“程将军手上只有五万人,想要拿下赵王是不可能的事。”还真当赵王是秦云楚,赵王可是带过兵的老将,他的本事不输给程将军,程将军想要以少胜多,除非天降神雷,把赵王的兵马全劈死大半。

顾家上上下下齐齐劝说,可这一次顾老太爷下了决心,没有一个人拦得了。顾二爷和二夫人想要把承欢留下来,可承欢却是面无表情,一脸坚定的道:“我跟着祖父走。”

北齐太后不气反笑,眼神一扫,她身旁一紫衣女官便上前说道:“来使的话我们北齐听到了,也请来使转告贵国秦王,同样的话我们北齐送给他。”

“拿到了,我们走。”秦寂言搂着顾千城的腰,带着她往前走。

帅营内,顾千城正在给秦寂言换药。这段时间每天都要迎接炸药的洗礼,秦寂言原本快愈合的伤,又有几处裂开了,尤其是背后肩膀处的伤,有发炎的迹象。

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秦殿下也很满足,双手不规矩的在顾千城腰间捏了一把,吓得顾千城手一抖,差点一刀戳进秦寂言的伤口里。

“可是……”今天的行动这么大,要是没有收获,他们如何交差?

带着忐忑与不安,户部尚书几人胆战心惊的走进御书房,老老实实的跪下,听到“平身”二字才小心翼翼的爬起来,站在一旁,假装自己不存在。

一连串的封赏赐下来,很快就到了重头戏,那就是追封先太子为皇帝,先太子妃为皇后。

还有,那圣、仁、贤、明、睿、康……真得不是打太上皇的脸吗?

暗卫带着顾千城蛰伏在天牢北面,静等时机!

“行动。”领头的暗卫手一扬,就从油纸布里取出一个火药包,引线一点,啪吱啪吱的火花闪过,却因为寒风太冷冽,也就没有传到天牢官差的耳朵里去。

“是。”暗卫示意亲兵留下来保护顾千城,他们负责解决忍者。

封似锦苦笑,“是圣上心胸宽阔。”他在落这一子时,也犹豫了许久,毕竟现在的秦寂言是皇上,不是他之前交往的秦王。

有几棵梨子,顾千城咬了一口,递到秦寂言面前,“快吃,很甜。”

“好好好,我去给祖母拿药。”顾千梦呆呆的,完全不知自己要做什么,承欢叫她干嘛她就干嘛。

“老太爷,你也帮我一把吧,我一个人扶不动。”不管怎么样,顾千城都不会放任顾老太爷一个人跪在那里,要传出去她这个孙女可以直接被唾沫淹死了。

“太医?放心,他死不了,就是朕死了他也死不了。”太上皇压根没有为封老爷子请太医的打算,在他看来晕倒的封老爷子,比清醒的封老爷子好对付多了。

“朕在想寂言那个孩子,真容易满意。”老皇帝兴志颇好,把刚刚的事和皇后说了一遍。

武定将状纸奉上,上面又有封家和言家施压,大理寺卿不敢不接状纸,又不敢审理此案,只得给皇上上报此事。

而周王以及他的家人,最后是被流放回原来的封地,还是回漠北,就看周王交出的东西有没有诚意。

“真得?”秦寂言的语气,恢复正常,仔细听会发现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呃……这件事都过去了,殿下你别生气。”顾千城不敢再多为暗卫求情,默默地在心里为暗卫们点一排白蜡烛。

朝臣脸色一白,咚咚咚的磕头认错,“臣绝无此意,请皇上明查。”圣上才刚登基,又没有子嗣,他们哪里敢提立储一事。

顾千城默默望天,已不指望自己能算出开门的数字。术业有专攻,计算不是她的长处,她只需要记住这些数字就行了。

五位数的计算量,对长生门的术数师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量。不过有了之前两次计算,这一他们的速度稍快,只用了三天半的时间,就把数字算了出来。

“65874”第四道石门开启的数字。

将这一俱焦尸拖出来,顾千城不顾火场灼热的高温,不顾疲惫不堪的身子,跌跌撞撞地往里跑……

“好马。”凤于谦双眼一亮。

这样,在朝臣对秦寂言落井下石时,也有人在朝上为秦寂言说话。哪像现在,三位王爷对秦寂言发难,朝中除了说几句公道话的人外,就没有一个人为秦寂言说话。

“多谢摄政王。”秦寂言颔首,见北齐太后脸色稍霁,秦寂言又说了一句:“太后娘娘,本王一向心直口快,还忘娘娘别往心里去。”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大哥!

秦寂言刚开始还很平静,可随着顾千城说起林中的危险,秦寂言的脸色就阴沉了起来。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服了忠心蛊,一辈子就是长生门的人,他们不想卖身。

“皇上放心,我……从不会为自己做的选择与决定后悔。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自己做的决定,就是含着血也要做完。”倪月再次福身,然后转身就走。

锦衣卫首领似乎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几张纸,呈到面前,“皇上,这是属下在顾姑娘房间发现的东西,只是初稿。”

如果平西郡王妃没有骗她的话,言倾十有八九是因为她才会去西北。

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

秦寂言迎风而站,在灰衣人下船后,冷硬的唇线微微上扬,“走吧!”

凤老将军无比庆幸,他们把京郊大营的兵马调来了,不然今天还真是头大。

顾贵妃被禁足,他们连递个话进去都不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上一步步打压五皇子和顾家,看着顾家在朝堂上好友,一个个远离顾家。

狼牙山的路太复杂了,稍不留心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声音不大,却引起了大殿内向导的注意,向异忙停手,谨慎的看向左右:“什么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