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喂那个胖妞 > 第99章:怊怅若失

李珺则是忐忑看着胖子。

她娘的确希望她过安稳生活,不要报仇。

输的一败涂地!

“原来是他们!”

他这个徒弟‘臧锋’毅力的确不错,也有天赋,唯一不好的地方——太看重名利!在黑甲军时,臧锋就很看重高下等级之分,一般黑甲军都统,见到这臧锋心底都发怵。

臧锋看了滕青山一眼,目光如刀子般。

“这是赤鳞兽的黑『色』鳞甲!一面都是鳞片,另外一面则是一层灰白『色』厚皮!这东西,被我分成了三大块,每块长两丈多,宽一丈多!”滕青山说道,心里早计算过,三块加起来,大概五十几平方米。

“亲传弟子?”

“出枪吧。”诸葛元洪淡笑站在原地。

“你想学这招,你得先达到先天,到了先天之后,才能逐步前进,一步步来。”诸葛元洪说道。

一人一妖兽!

一人一妖兽从一开始所战斗地方,滕青山的‘如影随行’枪法连绵不绝,构成无形的庞大漩涡,完全将妖兽压制,每一次碰撞,滕青山都能前进,而妖兽也不得不后退。此刻,赤鳞兽已经退到了老巢门口!

“吼~~”看到滕青山,它再度愤怒起来。

“哼。”关绿脸『色』一冷。

人似奔雷,枪似闪电!

“好玄妙的枪法,连使用先天真元,都达到‘入微’境界,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不过,他死在我手上!”司马庆暗赞一声,右手却玄妙地变拍为抓,五指巧妙地仿佛抚琴一样,抚过滕青山的枪杆。

隐藏实力!

滕青山盯着那名银发老者,寒声道:“你不是后天武者!”

白长老惨,冀鸿同样情况糟糕!

冀鸿整个人被抽得抛飞起,一直飞到远处的岩浆湖岸上。待得落在地上,冀鸿顾不得喜悦,他震惊看着岩浆湖上空的滕青山:“青山!”

从被石子撞偏飞开去,到他翻身刚好扑在岩浆流湖面上,不足一个呼吸时间。

嗤嗤~~

“呼!”

滕青山随即看向那根植在黑『色』大石中的‘黑火灵根’,透明的黑火灵根,有着特殊光泽,隐隐流窜着神秘的能量。正是这些能量,才能孕养出‘黑火灵果’这样的宝贝。

“跟我走!”关绿一声令下,立即带着三十名精英,朝那深潭方向通道赶去。

大量暗器再一次席卷向那雷神刀‘吴越’,在岩浆湖边上的滕青山,手中也拿着一柄飞刀,目光凌厉盯着那道身影:“吴越!虽然我对你有好感,可是……关键时候,我也不能再留手了。”

“快,将寒铁战靴给我!”

总之,去的越迟,怕更难占到位置。

“热也没办法,忍着点。”滕青山笑道,“黑火灵果那天成熟,咱们这罪就熬到头了。”

单单岩浆河道的旁边路道,延续下两三百丈远。这还是大量武者住在隧道里的缘故。

这乌岱刚要靠近,在古世友旁边的两名高手立即冷眼看向他。

乌岱嘿嘿一笑,在古世友身前,小声说道:“黑火灵果所在地的秘密!”古世友眼睛眯起,目光如同冰冷刀锋锁定这乌岱。乌岱却憨憨一笑:“少岛主,我是一个小人物,现在,连一本兵器秘籍都没有呢,连内劲秘籍都是不入流的。”

“这人不必留了。”秃顶老者已经准备出手。

“青山,我看啊,再过几天,那黑火灵果就差不多成熟了。”冀鸿一边走着,还说着,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心情很好。

岩浆缓缓流动着,炽热的气流朝四周冲击着。

“杜老九!”冀鸿却是怒道,“你在半个月前就进来了?我问你,你怎么下的那足有百丈深的裂缝?”

大家都知道,那精瘦汉子,知道黑火灵果所在处,绝对不能让他跑出去。否则,归元宗就不可能轻松得到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了。

一股腥气弥漫过来,精瘦汉子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全身剧痛,随后就没意识了。

当即,滕青山吩咐道:“青虎,老杜,你们跟我进洞『穴』,其他人就在这周围,装作搜寻黑火灵果地点。等我们出来。”

越加的浓郁!

可没法子。

不过当落地时,杜洪直接矮身,同时贴地一滚,总算卸去了冲击力。

冀鸿是严令约束喝酒的量的,因为下午需要搜索,所以中午喝酒很少,晚上喝酒到是多些。可依旧有约束,百夫长最多一人三壶酒。

“青山的轻功,真不错。”冀鸿赞道。

谁能像滕青山一样,走在岩浆流边上,都不在乎。当然,滕青山也同样跟随冀鸿他们,距离岩浆流远远的。

就这样,滕青山他们看起来还是和往常一样,只是每天,冀鸿、关绿、滕青山三人都会悄悄的,小心地潜入洞『穴』两次。上午、下午各一次。毕竟,滕青山他们也无法确定,那黑火灵果什么时候会成熟。

“统领,这个中年人是什么人,好厉害、好霸气的棍法。”滕青山有些吃惊,原本以为这一战会是古世友能轻易获得胜利,可谁想,这名挑战者竟然能够将那古世友压着打,的确是难得。

他们二人,一人是归元宗黑甲军统领,一人是铁衣门长老,年龄相当。这人老了,反而会有小孩心『性』,‘老小孩’‘老小孩’,这个说法并非没道理。二人谁也不服谁,论实力,二人相差无几。

“青山,揍他!”滕青虎的喊声响起。

肌肉、筋膜、骨头,甚至于连气血流动,滕青山都能控制。

对诸葛元洪,这老者还是心怀惧意的。

单单滕青山暴『露』的实力,就令燕铁感到头疼了。

滕青山端着大碗酒喝了一口,笑道:“统领大人,我们周围那些武者们都眼馋的很呢。”冀鸿也瞥了一眼远处周围的其他武者,笑了。

那三名武者不由后退一步。

空气锐啸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惨叫声。

“雷神刀‘吴越’!”冀鸿郑重道。

骑黄鬃马,太没面子了。

“扎营!”冀鸿一声令下。

滕青山可是从小在大山里长大,不过关绿却没有在大山里生存的经验。

必须等到成熟那一天,才能采摘。

滕青山不由眉头一皱,的确,许多武者苦修十数年,就是为了一朝成名。

想到这,这赤脚青年不再犹豫。

有一些行走天下,风餐『露』宿的苦修者,他们为的就是一举成名,这次是良机!

不管是击败孟田,还是杀死孟田。

“不过我看的书中,并没记载它喜欢吃人。”杜洪说道,“赤鳞兽,我看再过一个月,就能完全成熟,变成过两丈高!它想要再蜕变,只能吃黑火灵果!我们要做的,就是夺那黑火灵果!”

“李金福!当年你李家庄和我滕家庄争水,那次,你击败我大伯。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滕青山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能在这碰面。”

而黑火灵果,同样未成熟时为黑『色』,成熟后,才变为通红。

“这天『色』刚好,现在也不太热,我们一口气,刚好能赶到下一个城。”滕青山笑着一拱手,“朱兄,不必在挽留。等什么时候,你来我江宁郡城,我兄弟再相聚不迟。”

随着滕青山一声令下,马蹄高高扬起,二十名骑兵都整齐划一停下。

将战马寄放在后面的马厩里,派了三名黑甲军军士去看守。其他人都进入客栈大厅里,十七人占据了四个桌子。

“他们发现,原来有一个吃人的怪物!”小二压低声音道,“那怪物,一片漆黑!一闪就没了,唯一看到那一幕的武者高手,也没看清楚,那怪物长得啥样,他只知道,那怪物一闪,一个人就被吞掉,没了!”

在扬州境内,和‘归元宗’并称第二宗派,完全控制楚郡的铁衣门?

这数十名族内最精英的汉子,一个个都拿着刀、枪,开始十人一队,分散开,开始在庄子里巡逻了。

“嗤!”非常轻微的声音,段侯眼睛一亮,立即悄无声息地一个翻越,从屋顶上翻落在地面上,悄无声息。

……

“嗖!”滕青山猛地一跃,直接跃到那妖兽上空。

“那妖兽太过狡猾!我没能杀死它。”滕青山摇头道。

“全身通红?”段侯一怔,随即眼睛亮了。

这一次,滕青山没有施展‘如影随形’枪法。

也就是说,滕青山将会直接名列《地榜》第六十一位!

黑夜中,一缕寒光『射』穿长空。滕青山盯着远处的孟田,左手刚刚『射』出一柄飞刀。

四十九刀,一刀快似一刀,这对身形移动速度、挥刀,都有非常苛刻要求。

“哈哈……滕青山,老朽佩服,看来过不了多久,你也能名列《地榜》,不过我孟田说话算话,今天,我饶你一命。”说着这孟田一笑,便朝远方黑暗中冲去,可是一道锐啸声响起!

一柄飞刀!

那二十几名在叁石客栈的汉子们,在厮杀一开始,就立即跑出了客栈,他们站在外面遥遥看着动静,此刻正看到滕青山和孟田在屋顶厮杀,随后掉下去。

滕青山的耳朵一动。

“公子,想听什么?”绿衣开口道。

而黑甲军军士每人还要穿着厚厚密实的重甲,重甲里面就好像火炉一样。还有,这重甲是黑『色』的!黑『色』最能吸热。黑甲军军士们在最炎热的时候,也不得不除掉头盔,将重甲连接处解开,好散热。

近一个时辰后,车队终于赶到了叁石客栈。

滕青山眉头一皱,客栈虽然不小,可是这下面就十张桌子。对方占了五张,只剩下五张桌子。黑甲军众人每人穿着重甲,一般四人就要占一张桌子,即使挤挤,都显桌子不够。

滕青山杀死十余名弓箭手后,一脚踹飞旁边的房门,直接冲入二楼的一房间,而后整个人“蓬”的一声直接撞碎大窗户,跃入正在混战的广阔后院中。

明白,一旦动黑甲军保护的货物,那将面临黑甲军的报复!朱崇石认为,强大的马贼团伙应该有顾忌,不会动手。

“哈哈……我是非常讲规矩的!只要你们将所有的货物,还有金银都留下来!我放你们活命。”那大当家的声音回『荡』在上空。

“这位应该是帮派的大当家吧。”骑在赤血马上的滕青山冷声道,“你就别在这蛊『惑』人了!让我们留下货物,金银?我们恐怕就是答应了,你们到时候也会趁收取货物的时候,来杀我们个措。”

那大当家脸『色』一变,他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小猫……”滕青山喃喃道。

“老爷,一旦他们知道,会怎么样?”绿衣美『妇』人忐忑道。

“他们不敢杀我和孩子,可毁掉或者抢夺掉我的货物,却还是敢的。”朱崇石眉头一皱,“如果货物被抢夺走,那等到十年期满,我成为家主的可能『性』估计只有两成。”

叁石客栈!

“都统大人,真是厉害啊!”

“爹,滕叔叔一个人能打败那么多马贼?滕叔叔有爹你厉害吗?”年幼的男童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远处滕青山,眼中满是崇拜,小孩子最容易崇拜英雄。更何况,滕青山能在洪流般的马贼中,轻易屠杀,擒住贼首。

从滕家庄赶到宜城,连半个时辰都没需要。

这住宅就是在江宁郡城,应该也算得上很不错的宅子了,有前庭、中庭、后庭三个庭院,住宅前面有三间屋子,而后面则是两层的小楼,上下加起来也有六间。整个宅子单单房间就有九个!

“这就是他妹妹?”诸葛青感到一下子心情愉悦起来,连跑过去,亲昵地牵起滕青雨的手:“我听说青山大哥有一个妹妹,原来是叫青雨。我单名一个‘青’,你的名字跟我很像,咱们很有缘呢。”

“小雨,你们几个别送了。”滕青山嘱托道。

在东方,那便是最为浩瀚的东海。

不过……

……

的确,天下间谁敢说朱童蠢?就是人家朱童真的做一件蠢事,肯定也会有人说,朱童做这事情别有深意,不是一般人能明白的。

诸葛元洪点点头:“当年我去拜访那朱童,见过他的十六个儿子,个个都是狠角『色』。他的九儿子,人缘较好,是一个看似糊涂的爽快青年,可实际上心机……深的很。我有感觉,朱家未来的家主,应该是在朱童的大儿子、九儿子和那十三儿子三个中的一个。”

一般一城和一城之间有两三百里距离,有的更远。

“让所有兄弟都安静下来,别吭声。”大当家吩咐道。

滕青虎一怔,随即『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到时候该咋办就咋办!”

响亮而蕴含着兴奋的声音,响彻整个练武场。

“你家老爷是?”滕青山到如今,还不知道那位老爷身份。

“新任都统?”其他人都彼此看去。

几人都点头。

滕青山五人心中一动。

滕青山五人都心热起来。

“好了,大家上山。”滕青山说道。

田单也点头道:“我看,青山他熬上几年,说不定就能当统领呢!”

“以表哥实力,应该接近一流武者。”滕青山暗道。

白崎想到唐含,心中也是一阵火热。

“滕青山,你干什么。”白崎喝道。

那两个兵卫心中无奈,可只能接受命令,扶着这白崎。

滕青山自己不怕,可是却帮不了别人。

屋内顿时只剩下白崎,以及一名照顾他的黑甲军士兵,白崎眼眸中凶光闪烁,扫过旁边的军士,便喝道:“你,滚出去!”

“完了,我完了!”

呼!

“是,统领大人。”五位百夫长躬身,离开了屋子,关上了房门。

“是,大人。”

“不,白崎不一定注意是我搜的那汉子。或许,还不会找到我麻烦。”胡童额头汗珠滴下,他却没注意。

“大夫已经请了!”杜洪洪声道,“那这样,我亲自跑一趟,带点人,赶回江宁郡城去,将这消息告诉统领大人他们。”

……

“没有!”田单摇头。

另外三名百夫长都点头。

“醒了?”滕青山四人都站了起来。

滕青山一眼看到正在说话的汉子,这汉子手心中正有着一些碎紫金粒子,滕青山眉头一皱说道:“八个人的紫金,怎么都到你手里了?”

“大甘哥,那位黑甲军大人跟你说什么的?”一些苦工向吴大甘询问道。

“嘿嘿,睡这冰冷木头床上,和睡在家里抱着婆娘,不好比啊。”

“大人!”那些兵卫们立即行礼,来人可是华丰城的城卫队大队长,可以说地位仅次于城主,这些小兵卫们当然恭敬的很。

李老三回头一看,不由惊恐:“董老大,救命!”同时两条腿拼命的蹬地,可是,右腿上绑着的紫金袋子,太重了,他根本跑不快。

这次大事做成,那将一辈子富贵。

“下一个!”胡童喊道。

“什么?”那两名胖汉子都大惊,而那银发头发中年人却平静的很。

之前没告诉那大胖、二胖,也担心那两个胖子大大咧咧『性』格,会泄『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