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完爱的迷途让我与你相守:第27章:一双两好

面具男半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很淡定的点点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全身都是泥,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明亮,这真是他认识的顾千城?

“长生门不愿意让外人知晓他的存在?”如果知道的会变成什么样?

“有了寻长生果的理由,我们晚一两个月回去也无防。”秦殿下费了那么多心思送礼,总得从老皇帝那里,要点好处不是?

老管家一脸欣慰的替秦寂言把东西收好,甚至交待侍卫,“要是殿下天亮前没有回来,就进宫给殿下请假,说殿下着凉了。”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嘛。

那人话未说完,只见一声闷响,那人的身体瞬间炸开了……不管是秦寂言还是顾千城,他们对忠心蛊的了解都不够多,至少没有药王谷主知道的多,自然也就无法分辨药王是不是骗了他们,或者隐瞒了什么?

“起来吧,这件事就算了,日后切不可冲动行事。”老太爷到底没舍得罚顾千城,顾千城面色潮红,低低地应了一声,颇为不好意思。

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这差距也太大了。

而此时,让暗卫和武定担忧的顾千城,已经和秦寂言共乘一骑,趁着黑夜走了,身边一个护卫都没有带,只有活下来的几个暗卫。

顾老太爷明确的告诉顾千城,他可以同意武芸和老大和离,但不同意顾千城离开顾家,顾千城永远是顾家的子孙,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

顾家对顾千城不好,可顾千城对顾家又何曾手下留情?

顾候爷在家呆了五天,不知听了多少难听的流言,而这些流言都和顾郑氏有关,顾郑氏在京城百姓眼中,只比青楼女子好那么一点。

顾夫人未婚与人私通,未婚怀孕的事暴出来后,不仅仅自己倒霉了,就是娘家也跟着倒霉。

“你们都听到了,以后不管什么事,都要顺着你们爹,不能再让他受气,谁要让你们爹受气,我就打断他的腿。”老夫人眼角通红,训斥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和儿媳。

顾千城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只是结了笳,有点难堪,并不妨碍写字。

她承认德妃有眼见也有魄力,可别人也不是傻子,德妃这么做,只会适得其反,至少她就很反感……

赵婆子一心想要巴结顾千城,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她来得不早,又提早离开了,知晓的也不多。

“是。”副将不敢耽搁,转身就去找封似锦。

秦寂言又对身后的亲兵道:“找言将军来见本宫。”

秦殿下听到后,当着众副将的面,赞封似锦才华了得,有安定人心的力量,众副将连连称是,他们这些年怎么也搞不懂的事情,封似锦一来就解决了,着实是能干。

这话……听得凤于谦一个机灵,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到唐万斤的手上。

长生门圣洁高雅的圣女,一身是血的蜷缩在笼子里,和普通的阶下囚没有什么两样。

“你去忙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顾千城眼眸带泪,再加上面上有几分病容,看上去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秦寂言一时看呆了,竟是迈不动脚。

“是的,他没有机会。弹劾顾贵妃和顾国公的折子,已经在内阁,封大人绝不会压下。”秦寂言好看的眉眼微扬,眼中的寒意只有他才明白。

“殿下……”好凶残。

顾千城带人转了一圈,大致了解摘星楼的布局后,就让人一寸一寸翻找摘星楼,把可疑的东西全部找出来。

“过去看看。”顾千城示意暗卫带路。

就像是为了打她的脸一样,她的话音刚落下,就传来顾千城凄厉的叫声,“不……不,我的孩子,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来人呀,快来人呀!”

秦寂言脚步未停,上前道:“皇爷爷,不可能。”

言倾身上带伤却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去了城门口。

封大人错愕的看向秦寂言,四目相对,看到秦寂言淡漠幽深,看不出情绪的眸子,封大人背脊有些发凉。

这个时间点不是天牢防备最弱的时候,但却是官差戒备最弱的时候。交班的官差想着回家,早就从紧张中走出来;接班的官差刚从家里过来没有多久,还没有进入状况。

“你们快去,把那两个忍者解决了。”

这院子也招待了不少女香客,那么多人住过也没有说什么,怎么到了顾家人头上,就成了这个样子?

“胆子不大,怎么敢在这条道上混饭吃。小子,你爷爷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在我猪头六的船上,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想要在我猪头六面前充大爷,你大爷我会打得你找不着北。”猪头六恶狠狠的瞪向秦寂言。

说到后面,秦寂言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我在京中从不与朝中官员接触,更不拉帮结派,皇上就是再厌弃我,也对我造成不了一丝影响。”

秦寂言反应极快的抱起顾千城,“呆在马车里别动,我下去看看。”

“去,告诉景炎,他要见的人来了。”秦寂言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减速,直接冲了过去,蛮横的将那只小队伍冲得七零八落。

八个人关注的重点都不同,但不可否认他们都犯了一个错,那就是太相信对方了。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而且,凤家也不可能出两个掌实权的人,风遥去管理暗风楼那一摊子事,再好不过。

“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老管家哪里舍得说不,放下吃到一半的饭菜,巴巴的跑了出去。

顾千城知道,子车这是怕老管家发现。

顾千梦想要逃,可她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如同千斤重,根本移不开……

顾千城恨死自己了!

围观的人,见二两银子这么好赚,一个个后悔不迭,可已经没有机会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两银子,被别人赚走。

说完,又对秦寂言道:“秦王别介意,我们娘娘一向欣赏晚辈,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皇上,一时心喜才拉着你多说了几句话。你刚来我们北齐,许是不知,皇上他身子骨一向不好,这段时间一直缠绵病榻,娘娘为了皇上心都操碎。”

摄政王轻轻点头,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给太后身旁的女官做了个手势。

顾千城把风遥闯进别院,打晕侍卫,又挟持她逃走的事一一说给秦寂言听……

“他们因我而死。”顾千城闭上眼,将眼中的泪水眨回。

当然,这不是证据,这只是秦寂言的怀疑,而这个怀疑值得深思?

亦正亦邪,谁也看不透他……在锦衣卫和子车满世界寻找长生门的探子,以及子羊三人时,他们全部躲在顾家!躲在老管家的庇护下!

“把暗风楼的杀手召集起来,另外……把那些隐世的杀手告诉我。”这些人实力不凡,绝对是一大助力。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只要他对五皇子露一点口风,五皇子肯定会同意。不过……

秦寂言并不想以身犯险,把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引了出来,找出了西胡与北齐埋在大秦的探子,秦寂言就已经很满意了,听到凤老将军的话,秦寂言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大小姐累了,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算了,左右只是一个小玩具,又不是好吃的。

它的玩具。

“你们继续找,我回去禀报娘娘。”领头之人果断做出决定,其他人忙分散开来,朝四面八方追去,务必要追到秦寂言的下落。

和顾千城说承欢的事,想必她不会觉得为难。

有勇有谋才能在战场上走得更远,各项都成为顶尖自然是最好,可对许多人来说想要成为顶尖的存在,并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的。

她的弟弟,家世不一是最好的,可也是有家世的人,而且他足够优秀也足够努力。

嘶……顾三叔打了个寒颤,觉得四周都是阴森森的,怕顾千城害怕,连忙将灯笼往顾千城身边移了一点。

“说不过你,总之少喝一些,别伤了胃,而且……山楂这东西少吃,要喜欢酸甜的东西,你让人熬酸梅汤。”山楂易导致小产,顾千城现在的情况不一般,这类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我不是那个意思。”顾千城暗道不妙,跪坐在秦寂言面前,可怜兮兮的道:“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不是有心的,别生我气好不好?”

哗啦一声,顾千城从水里站了起来,甩了甩湿发,顾千城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湿发包起来,随意的擦去身上的水珠。

老太爷说得没有错,言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错过言家了,她恐怕遇不到更好的人家,可是……

啪……将毛巾随手一丢,顾千城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身后,就这么朝屋外走去……

她知道怎么办了!

说话间,就要跑出去找大夫,幸亏顾千城反应快,一把将人拦住:“真得没事。”

江南是个好地方,山多水多,朝廷要派兵攻打绝不是易事,可是……

顾千城知道,景炎这是要和她一起胜膳了。

战场上,凤家军早已退出战斗,虽有人受伤却是零死亡,让顾千城对凤家军又多了一份欣赏,因为……

侍卫接过,隔着帘子递上,秦寂言掀起帘子,看到那块令牌,问道:“母蛊在里面?”武家人还真是阴险,母蛊交到了顾千城手里却不说出来,这种小聪明真的让人讨厌。

这个时候没有被点明的大臣,自是不会吭声。不怪他们冷血,实在是帝王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他们只是自扫门前雪,而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顾千城花了近半个时辰,才慢慢地挪回自己的院子,院子冷冷清清,与顾府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下过一次棋后,封老爷子很了解顾千城的棋路,没有半点意外,顾千城很快就惨败。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秦寂言这个时候回京,十有八九就是为了继位,连赵王这个乱臣贼子,都不希望秦寂言顺利回京登基,在京中的周王就更不乐意了。

这座官宅之前是赵王住过的,东西都很齐全,顾千城只将原本奢侈的物件扯了下来,换上他们自带的被子、床单便可入睡。

“何苦呢?!”秦寂言看着夜空,不知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景炎……

“今晚肯定没有看黄历出门。”从水里钻出来,景炎狠狠抹了一把脸,恼怒的拍打着水面。

承欢被送回来时,已经收拾干净了,他们根本看不出承欢受了多大的污辱。

“老太爷问起就说,没问就算了,这种小事不要劳烦他。”说了又怎么样,老太爷当初宁可牺牲承意也不敢得罪东其侯,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承欢,得罪握有实权的程将军。

可结果呢?

只一眼,子车就记住了那船的颜色,“船上的老大叫猪头六,就是抢走姑娘的人。”

“该死!”秦寂言暴虐异常,有杀人冲动。

船尾有两个水手守着,当秦寂言出现,两个水手吓了一大跳,张嘴欲喊,可不过说了一个字,就被一剑毙命。

在道上,黑吃黑是常事,他们经常打劫过往的船只,也被人打劫过,可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高手。

“长老有令,命你带人去炎灵城协助我门中人完成任务。”长生门的人知道君亦安对秦寂言的惧怕,自是不会告诉她,她要去拦截的人,是秦寂言与顾千城。

“谢谢大人。”君亦安心里发苦,她一点也不想做什么傀儡谷主,可她能说不吗?

华大夫一个用力,骨头接好了。

看着顾二爷和承欢父慈子孝,老太爷一脸感慨,老二要是一直这么懂事该多好。

“我们家惯常用的太医今天进宫当值,小的正在找别的太医。”大管家抹了一把汗,小心地看了顾千城一眼,生怕顾千城发脾气。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