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第98章:残编断简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豆沙团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250

    连载(字)

5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残编断简

…………

如今翻天帝重新修订,把妖神经化为天妖化身经,拔升了一个大层次,谁也不知道此部经卷究竟有多奥妙。

霍骏琰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只丢下一句:“等我几分钟。”

尤歌艰难地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许炎已经动了……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他的脸在月光下充满了动人心魄的美,像生动的画卷,像从诗画里走出来的*公子,也只有这般的温柔,才能戳得人发疼。

但宝瑞在一般情况下并不会提供私人定制,只是每年会在一些特别的日子推出限量版。可是,凡事都有例外,容析元,就是一个特殊的例子。

尤歌鼓着腮,不满意他的回答,扁扁嘴,低头,小手捏捏自己胸前的软白,嘟嘟囔囔地呢喃:“小吗……我一只手都还握不住呢……难道还要更大点?”

尤歌虽然有火气,可她也知道这件事跟佟槿无关,她不能再佟槿身上撒气,否则就真成了蛮不讲理。

“这次我们换个方式玩游戏……”容析元很配合尤歌的语气,就像是在诱哄着。

“那……”

容析元一直都觉得尤歌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可这次的事怎么她就变得不讲理了?翎姐是他的亲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能不闻不问?

“哟,这么热闹啊?刚才是谁说要给我的女人找来十个八个男人的?”熟悉的男声,带着一股冷冷的威仪,人已出现在苏慕冉身边,顺势将呆滞的她,拥入怀中。

许炎静静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击中了他的内心……尤歌对待小狗狗就像是对待小孩子那样有耐心和爱心,许炎不由得在想,假如尤歌有一天当了母亲,她会是什么样呢?一定比现在更美更温柔更充满了爱。

容析元咬咬牙,强压吓体内的躁动,低头望着两个孩子,开始发挥他奶爸的技能了。

“小祖宗啊,今晚就饶了你老爸行么?”容析元苦着脸,心里默念。

“后天?你确定是后天?”容老爷子笑得很像只狡诈的狐狸,慢慢从公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资料。

“不会是直接撒钱吧,土豪……”

将许炎应进店里,导购小姐热情礼貌地询问,推荐,可许炎却不慌不忙地坐在沙发上,拿出电话,给苏慕冉打过去……

许炎不经意地说了句:“护士,你没带手帕吗?该擦擦口水了。”

许大朝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果然是有目标了,是不是尤歌?哈哈哈……那小姑娘不错,不错……哎呀,老爹我终于明白你小子几年前帮

又过去了大约一星期,就在尤歌心里期限到期时,容析元竟然带着翎姐回来了!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现在失业,你该知道了,要我请客,那就一切从简。”

“许炎,你快帮他看看,他是不是在发烧啊?”尤歌略显焦急,娇嫩的脸蛋皱成一团。

“嗯,走吧。”正当佟槿想要发动车子时,尤歌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后边走出来……那里的位置是个电梯口。

她不知道已经有意无意的看了多少次时间,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窗外……可恶,怎么睡不着呢?

容析元深邃的俊脸在昏暗的光线里显得多了几分冷魅,可嘴角噙着的一丝笑却是很有深意的。

尤歌现在也学会了游泳,看着这清澈透明的海水,不由得心动,带来的游泳衣能派上用场了。

bsp;?? 许炎也听到了事情经过,用一种“你没救了”的眼神望着佟槿,突然就觉得那些看上佟槿的女孩子好可悲啊,遇到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就算是情圣了来都不知道要怎么调教才好!

佟槿伺候馋馋,所以也没空去厨房里盯着,许炎这货就有了足够的空间可以发挥了。

“大叔!”尤歌紧紧抱着他,像是看到了曙光。躲在这温暖宽厚的怀抱,感觉是如此安全和踏实,仿佛那些吃人的猛兽都不见了……

“在爬山啊……”

翎姐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随即抬手摸摸自己的光头,借此掩饰眼中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轻轻地叹息说:“还是改天再唱吧,我昨晚晕倒了,可能你还不知道……加上一晚上没休息好,我现在嗓子难受,像冒烟儿一样。”

当佟槿拿着枇杷膏进来的时候,翎姐已经关掉了摇篮曲。

说到这里,罗永昌故意停顿了一下,为了制造一点悬念和紧张气氛。

尽管翎姐的身世凄零,可她有着一颗宽容善良的心,她在孤儿院的日子帮助过很多小伙伴,她也曾跟着孤儿院的义工出去救助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容析元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此刻,尤歌、沈兆、佟槿,以及家里两个保镖,一起到了澳门,去酒店把行李放好,在天色刚黑的时候,立刻赶去了唐虞梅的别墅。趁夜色,先探探底,看看别墅的保安情况,然后才能考虑救人。

没错,佟槿要去澳门了,他在澳门有朋友,这次是专门过去为朋友升级公司网络系统的,正好可以去看翎姐。

管家在容老爷子身后已经站了三个小时,提醒了老爷子几次,但都没用。

女子似乎很惊讶,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对于他这样x光般的眼神,她觉得很唐突。

“好啦好啦,知道了,许大医生,我会尽快好起来的,一定不会让你名声有损,放心吧。”

“嗯,这还差不多。”男人说着,眼底闪过一丝复杂:“不过今天你的表现很好,很淡定,连我都要佩服你了,哈哈,不过更应该佩服我自己,是我把你*得这么出色的,否则今天你就露馅儿了。”

这种感觉很爽,让尤歌首次体验到了与对手过招的快感。容析元啊……商界公认的一大人物,今天却栽了,与她面对面都没能认出,这确实是值得尤歌骄傲的事。

香香,可以说是最幸福的狗狗了,它可以每天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不用忍受分别的痛苦,它是一个幸运的母亲,因为遇到了容析元,做事向来都是出人意料的,竟然将香香生的狗狗全都留下了,光是每天喂它们的食物都要花去不少金钱,但这对他来说太轻松了,所以他不会有负担,养一大群狗也可以。

但这只是表象,唯有家人的温暖才能让容析元感觉到自己是回家了。

此刻,某男正坐在监控室里看着屏幕的画面,要说气,没人比他更甚了。看到许炎出现,他马上吩咐沈兆下去接尤歌,但都没来得及,尤歌还是跟许炎走了。

许炎沉默了好半晌,终究还是没有再追问,目光也变得柔和了一点,只是眼底夹杂着难以解释的复杂与凝重。

“哇,香香,你是的仔仔吗?”

然而尤歌爱着容析元,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霍骏琰不允许自己将心事表露出来,那会使得他的自尊心受到刺激。他宁愿这样默默守着尤歌,当她的保护神,只要她和两个孩子平安无事,他就没什么可求的了。

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吃东西,似乎是很喜欢看她这自然不做作的样子。

在众人的注目下,掌声中,一男一女走进了大家的视线。

香香很想像平时那样摇摇尾巴逗小主人开心,但它真的好痛,似乎是有一根骨头被踢到了……尽管如此,香香还是很努力地动了动小尾巴,仰着脑袋伸出小舌头在主人的脸蛋上舔舔,雪白的爪子吃力地扬起,用自己暖暖的肉垫触着尤歌的腮边,用这样的方式安慰着它的小主人。

天啊,云南?

有人说:容析元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想干掉他。

“呵呵……我就想说一句,你们要闹出人命,千万别被警察抓到,否则整个容家都要跟着倒霉。”

此刻,在容析元眼中,郑皓月就是个疯女人,她越是这样,越会坚定他的决心。

尤歌脑袋晕乎乎的,嘴里充斥着他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玫瑰一般芬芳的酒味,缓缓流从他的口腔里流淌过来,流进她的喉咙……

“才吃晚饭一会儿,你又吃?”

“是……遵命……”

他不想被人误会,无论他是否会跟她成为一对恋人,他认为至少需要当面解释清楚。

“好好好,算你姑奶奶厉害,看在双方家长的份上,我就勉强跟你在一起试试,但是我不保证一定能结婚,如果交往的过程中任何一方觉得不合适想退出,随时都可以,这样,ok?”许炎这话是有点死要面子,可说得也有一定道理,谁在交往就能绝对保证要结婚呢。

太小的孩子就不允许去烧烤,只负责吃就好,大一点的孩子,十多岁的,可以在大人的带领吓体验烧烤。

憋着声音出了病房,苏慕冉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不动了,用力掰着他的手,企图从他的铁爪中挣脱出来。

“你看不出来我是在吓唬你?你还真以为我看得上你那两块肉啊?”

“呵呵……我不过是看在我老爸的份上,所以给你一次机会,看你能不能在三个月之内打动我。要不然你以为我真会无聊到跟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许炎不屑的口气,到也让人对他的话信了几分。

尤歌将香香抱起来,转身就往外边走,但忽然又想到一件事……

趁着她愣神之极,容析元强健的臂弯将她抱起,这轻盈的身子被移到了窗边。

会议室里暂时只有郑皓月和容析元两人,她假意问候了一下尤歌的情况,之后便一本正经地汇报昨天关于展销会的情况。

“等着,我会叫私人医生过去,你们记住,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还有,下不为例,如果人再出什么闪失或受伤,你们就全都滚蛋!”郑皓月冲着手机低吼,心烦意乱地挂了电话,然后赶紧又拨通了一位医生的号码。

见尤歌在出神发呆,容析元又是一阵头疼……挫败啊,看来她真的不介意,让他出去找女人,这么大度的妻子,他遇上了,是幸还是不幸?

尤歌现在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了,她也一直在观察沈兆的表情,被她发现他的眼睛有过一秒的异常收缩,神色分明不是最坦诚的状态。

容析元还不至于像郑皓月那么紧张,但身为主心骨,他总需要对目前的状况做出有效的改善,否则就显得很菜了。

尤歌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清大方而又不失灵气,比起旁边那些整容过度的面孔,尤歌这全天然美女的优势更加明显了。

“15mm南洋金珠,你们有多少?我全买了!”这位是年轻男人,一句话就霸气外漏啊。

“什么?这戒指是我先看到的,我还拿着呢!”贵妇不悦地瞪了旁边人一眼,立刻掏出包包里的卡。

尤歌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冒起来直窜背脊……什么人竟敢如此陷害宝瑞?此人用心何止是毒,简直是要赶尽杀绝!

龙晓晓愤愤地咬牙:“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容析元这回没有将尤歌抱进围墙去,而是抱进了主宅的楼上,卧室。

葛斌在看到尤歌时,眼里的神采闪了闪,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样的问题是会让面试者尴尬的,可面试官却是经常会问到。

“哈哈,该我了!”许炎爽朗地笑着,将几个酒杯斟满,一手搂着尤歌的肩膀,一手举着杯子。

容析元绝不想承认此刻在心底翻卷着的情绪是什么。从第一眼看到尤歌出现的时候,他就无法平静了,现在,许炎与尤歌那么亲密,他更是觉得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