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别跑:第68章:无缘无故

念你别跑 作者: 冰灵域

或许是因为方才的药劲还没有过去。

呃……呃……呃……

那是一张何等可怕的脸啊。

于是,无数人呼啸着将刀剑斩下,将长矛狠狠戳下。

今日……他们终于明白,为何这大明总是隔三差五的吊打大漠了。

萧敬一瘸一拐的来。

过不多时。

重重点头。

方继藩乐呵呵的,取了一副墨镜,戴在了王守仁的鼻上。

而后,群臣浩浩荡荡的列队排开,方继藩为首,个个穿着吉服,鼻梁上架着墨镜。

朱厚照冷哼:“还说和你没关系,这里,你来善后。”

方继藩怒吼:“太子殿下,你不要开玩笑啊,卧槽,我rn大爷的,你昏了,我怎么办呀,我上老下有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都是我的布置和安排,我担当的起吗?”

自己做的这些,哪一样不是为了儿孙们清除障碍呢。

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能认出来啊。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那么……按照规矩,大明所采取的盟誓之礼,势必要借鉴当时唐朝的经验。

当然,他们也有所疑虑。

这俱都是唐朝时传下来的礼仪,弘治皇帝安排这个礼仪,显然,是为了想要证明,大明的功绩,已直追汉唐。

他们是第一批学习语言的人,朱厚照亲任院长,方继藩乖乖去观了礼,热热闹闹的到了正午,朱厚照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见方继藩魂不守舍的样子,道:“怎么,见本宫做了院长,你不高兴?”

“并没有……这只是在关外,道听途说得来的,小人思来想去,觉得不妙,特地想办法入关,前来禀告。”

邓健便躬身:“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正因为这样的心理,所以他们见到王不仕这样的气派,心里,竟隐隐有了几分渴望。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

可方继藩这家伙,信誓旦旦,说是有一人,可以办成这件事。

现在好了,家奴也充塞了进来。

方继藩在心里吐槽了一番,接着继续道:“你看,他们有无数的财富,可是绝大多数人,却是胆小如鼠,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甚至,还听人说,不少的巨富,藏着掖着,有了银子,也不敢张扬,犹如过街老鼠一般,你说说看,这是为什么呢?”

方继藩哪里敢说什么,便朝弘治皇帝乖乖道:“陛下请放心,这工程,由儿臣的门生以及儿臣的徒孙,也就是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主持,有他们在,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所谓的虚数,其实也是老毛病,文科生嘛……譬如发生了灾情,这个时代,多数向朝廷的奏报是伤亡逾千,又或者是,百姓贫苦者,万人……

王文玉又道:“待会儿,尽量不要伤人,吓唬吓唬便是,伤了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呼啦啦的,大量的土人居然开始丢掉了武器和弓箭,居然转身便溃逃。

王文玉颔首点头,除了无数巨石的建筑之外,他还看到,这里,有一处高塔,也是巨石铺设而成,很有气势。

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领头,开始进行布置。

从筹建处得到的消息是,现在采取的,乃是分段开工的模式,这就意味着,可能一年时间,就足以贯通。

而看穿了本质,还是轻的。

就在许多人,还在议论着这个玩意能挣钱的时候。

“误会,你想有什么误会。”方继藩凝视着他,尖锐的质问道:“你送银子给我,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大家多买股票,也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私人的投资,将这银子,投进作坊里,投进股票和楼市,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要送我方继藩股票,你当我方继藩是什么人,我方继藩是那等丧尽天良,巧取豪夺,看着谁的银子多,就会暗中打他主意的人?。”

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

“呀,那个?那个不就是,姓方的还有欧阳志,借机勒索百姓财货的东西,这方继藩,搂银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哈哈,谁买谁傻。”

“哎呀,陛下这……怎么可以与民争利啊。”有人捶胸跌足。

只是这外行厂……

不过今日,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

消息一出,倒是有无数人来围观。

“此时,这富商和寻常百姓,手里捏着银子,却不知该如何是好,陛下……臣以为,齐国公和欧阳志所推出的这个,倒是有几分意思。现在人人都知道,投资生产,是有利可图的,因而不少的富商,都愿意将银子投入进作坊里,与人分红。只是可惜……这里头有两个问题,其一,是投资作坊,需要足够的财力,没有几千几万两银子,是不敢去想象的。其二,易引起纠纷。这铁路局,却将股份和分红,直接放到了台面上,任人去购买,十两银子,可以买十股,一百两银子,也可以买,若是有十万、五十万两的……更不必说了,可谓是老少咸宜,大小同吃。买的人多了,便可共同分担风险,而与此同时,大家买了这股,便可支持保定府将铁路修建下去,保定府修通了路,带来了便利,使无数的匠人,可以得到薪俸,无数的作坊,有了订单;而将来若是铁路能够盈利,又可使这些购买了股份之人牟利,这是一举数得,于国于民,都有诺大的好处。”

他抬头,凝视着王不仕:“可朕不相信,一样东西,可以尽善尽美,若如此,那么这天下,早就太平了。凡事,有利就会有害,难道,这东西,就没有害处吗?”

听说太子和齐国公来了,沈傲和杨彪美滋滋的迎了出来。

杨彪掏出了一块牛肉干,塞进他的嘴里:“不要怕,闭上眼睛,记着拉绳子就好了。”

杨彪开始教授刘瑾:“你要谨记了呀,飞下去之后,你拉这根绳子,呐,是这根,别拉错了。”

刘瑾:“……”

飞球开始落下。

于是,等廷议结束。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他大致能明白方继藩说的话。

“让国库掏银子,给蒸汽研究所和各个钢铁作坊以及西山建业补贴就可以了,也不多,一年大致三四百万两银子,便足够了,如此……”

“奴婢在。”萧敬道。

在这里,颇有几分佛朗机的风情。

却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他决定把贵人身上,坏的东西去祛除掉。

当然,王细作久在大明,当然对大明,有着远见卓识。

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

不修也不成,商贾们呼声很高。

“回恩师的话。”欧阳志气度非凡,这是一种饱经历练的气度:“现在能筹措的税银,只有八十万两。”

在宫中的日子,其实对于梁如莹这些女医们而言,并不枯燥,带来的数十箱医书还有期刊,足够她们看的。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庙堂之上,这样的话,不该由皇帝说出口。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陛下……”刘焱痛哭流涕:“陛下啊……臣这就让侄儿,立即收回退婚之书,这便让侄儿,将梁神医娶回家门,还请陛下恕罪,臣……希望陛下容臣等,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至少……有了一个出路。

在这个时代,一旦缔结了婚约,这梁如莹,便算是半个刘家的人了。将来过了门,也不再是叫梁氏,而是叫刘梁氏,这刘姓在前,梁氏在后,因此,奖励女子,想来,还是要奖励其夫。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脸色铁青,早知如此,还退什么婚啊。

“爹……妹子现在入了学,去了也是于事无补,爹你稍坐,我这就回去,看看是谁在乱嚼舌头,我去割了他们的舌头。”

……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梁如莹还极好学。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

方继藩忙是道:“儿臣一直都说家父没薨啊。”

他与刘健等人对视一眼。

没啥印象,不认得。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过一会儿,却有宦官和禁卫,拥簇着一人来。

刘焱点头,显得很满意。

刘文华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既是紧张,不敢斜视,却又忍不住为大明宫所震撼,等他站到殿中最角落的地方,心里却是一热,迟早……我也要位列朝班……一言九鼎。

再过一会儿,一脸焦急的张皇后也匆匆的赶来了。

看得出,御医们一脸为难的开始低声交流。

其实……她们真的不是来捣乱的啊。

梁如莹咬唇,却一把打开了宦官的手。

能救活?

萧敬还是很有羞耻心的,虽然是太监,那也还算是正直的太监,他浑身打了个哆嗦,看到这一幕场景,居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弘治皇帝已是懵了:“快,传御医,来人……再去西山……请方继藩,请苏大夫来。”

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宫里出了特殊的情况。

女医院医正,怎么听着,像女厕所所长差不多?

是许多人……

他们十之八九,是听闻了女医们要入宫的消息,便在这必经之路上守候。

“齐国公………”跪在地上的梁储放声哽咽道。

方继藩心里唏嘘,却拉不下面子来,便道:“知道了。”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他开始晃着脑袋,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不是因为平时穿的衣服太厚实,她们瞧不见我的臂膀还有我的六块腹肌。”

方继藩一愣,他随即,开始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至年前,方继藩上了奏疏,大抵是说,女医已有小成,可以入宫值守了。

萧敬笑了。

可谁晓得………前日的预赛,保育院队,居然输给了新城大发钢铁作坊子弟队。

第四章送到。求支持,求月票。次日,弘治皇帝召钦天监监正。

朱大寿的文章,对于周刊而言,就是贩售的保证。

“加紧印制,这一次,印刷量要多增一些。”

于是,人们茶余饭后,都在议论着此事。

方继藩不喜欢足球,对他而言,足球是他赚钱的营生,他反而关心的,乃是妇人们的街jie放运动,这才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娱乐终究只是娱乐,可站在方继藩这等角度,他所关心的,岂只是娱乐这样简单。

在学习的差不多之后,便要开始进行实习了,当然,实习和理论学习,需集合着来,因而,往往是上午学习,下午前往西山医学院里,进行观摩。

现在,看着这浩大的队伍,无数人穿着吉服,人人面带沉痛之色。

朱厚照和自己并肩而行,张口想说点开心的事,却发现……如鲠在喉。

李东阳只是唏嘘感慨,想当初的内阁三学士,而今,都已年过古稀,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年轻时的踌躇满志,壮年时的春风得意,极至迟暮,尚能入阁拜相,这样的人生,何其的完美,可到了如今……

“怎么不可靠,就是黄金洲送来的,老夫也不知,为何突然活了,刘公,事已至此,如之奈何?”

这样说来……自己的儿子,生存的几率,又大增了不少。

沉默了很久,刘健道:“此事,古之有据吗?”

李东阳沉吟半响:“汉武帝时,李陵奉旨出击匈奴,不幸兵败被围,当时消息传到了长安,汉武帝听从许多人的建议,以为李陵侍奉亲人孝敬,与士人有信,一向怀着报国之心,定会以死报效国家,绝不会贪生怕死,因此,所有人都以为他战死,皇帝甚至亲自下旨,抚恤他的家人,后来……才知道,李陵还活着……”

当初誓言旦旦为李陵辩护的人,统统获罪。

很快,便有小道消息传来。

“至于方继藩……”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这些日子,好生看着他,别让他想不开。”

…………

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的少年郎,想当初,自己魁梧,这个小家伙,在自己面前,只是瘦弱矮小,犹如一只小弱鸡。

一张薄纸片,花费只怕在数万两银子之上。

这一场仪式,许多都是弘治皇帝拍板的,不少的礼仪,都超出了郡王的身份,这叫恩旨,以此来旌表方景隆的功绩。

萧敬亲自给弘治皇帝扶正了通天冠,一面捋了弘治皇帝的冕服,道:“陛下,车驾已经预备好了。”

“现在什么时辰。”弘治皇帝道。

“快到卯时了。”

紧接着,便见木屑横飞,整个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船身一震,却依旧劈开了无数的木屑和巨浪,最终,直接穿越了安娜公主号。

一切的战斗,都变得徒劳无益。

它的声音,顺着铜管,迅速的传递至各个舱室。

“是啊。”弘治皇帝笑了:“只是,却不需恭喜朕,恭喜太子和齐国公吧,他们……才是出了大力的,你们哪,都该跟着太子和齐国公学学才是。”

方继藩依旧还沉着脸……目露凶光。萧敬……萧敬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

“所谓……”

海底下的叶轮,在水面下翻出水浪。

所有人都看向弘治皇帝。

情况稍稍好了一些,可依旧还是有人呕吐不止,苦胆几乎都要吐出来。

他觉得头皮发麻。

西班牙曾利用犀利的火炮,曾在威尼斯海域,痛击奥斯曼帝国舰队,为争夺北非打下了牢靠的基础。

两艘船都在移动,双方的船身,已近在咫尺,这是射击的最佳距离。

可是……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